第一百一十八章:迟来的父爱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414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看着欧阳雄认真的眼神,欧阳木涵还没有从他的那句话中反应过来。

她对于这份迟来的父爱,反应却是有些迟钝。不知道是出于灵魂深处本能的反应,还是什么,她觉得这一份情绪,不应该是属于自己的。

难道说是原来的欧阳木涵吗?她一直渴望来自欧阳雄的父爱,所以即使是离开了,身体还会有本能的反应对吗?

欧阳木涵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一份触动,半天回不上一句话。

“丫头,你怎么啦?”欧阳雄和蔼地问道。

“没事,有些奇怪,爸爸今天的异常罢了。”欧阳木涵解释道。

“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以前见到我的时候,不是都不会叫我爸爸吗?”欧阳雄顺着她的话反问道。

“爸爸这么一说,好像是这么回事。”欧阳木涵不会说什么虚假客套的话,很大方地承认了。

“四年了,你变化了很多,已经没有当初那样子对爸爸了!”欧阳雄叹了一口气,又继续说道:“不过在四年前你离开的那一段时间,你对我的态度倒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欧阳雄沉吟了半晌,又继续补充道:“记得在之前的几年里,你每次见到爸爸,眼里的恨意,根本就掩饰不了。后来你虽然还是那么冷淡,不过我可以感受到,你的恨意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

欧阳雄说着,又不禁感叹了一下。

欧阳木涵在一旁听得一愣一愣的,欧阳雄说的那个时候,大概就是欧阳木涵被欧阳沐云砸死,她俯身在欧阳木涵身体的时候吧?

恨意消失了?

她根本就没有把他当做父亲,怎么会有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恨意呢?

以前的欧阳木涵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居然会让欧阳沐云失控到用花瓶砸死她。

难道说那个时候,欧阳木涵是知道了陈雲母女什么秘密,所以才会引来杀身之祸吗?

欧阳木涵想不明白,将这个问题放在一边后,抬起头来看着欧阳雄。

“那时候不懂事,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爸爸,所以就只能选择那样的方式啊,现在不是一切都好起来了吗?”欧阳木涵很认真地说道。

“你说得很对,那时候我确实一直忽略了你的情绪,没有给你一点关爱,所以你那样的态度是很正常的吧?”欧阳雄由衷地说道。

“那你现在呢,一个人带着孩子,你忙得过来吗?”欧阳雄问道。

“忙得过来。”

“宋玦奕是怎么回事?我听说他已经搬进了你的家里。”欧阳雄开始提到了宋玦奕。

欧阳木涵心里咯噔了一下,欧阳雄最终还是要提到宋玦奕吗?

她并不想和他讨论这件事情,她不想听到他劝说自己什么。

或许她骨子里,还活着欧阳木涵的灵魂,还是在渴求来自于他的父爱吧?

见欧阳木涵不说话,欧阳雄继续说下去,“他没有为难你吧?宋家人一向霸道,如果他是回来抢孩子的,你要小心,不要和他们硬碰硬知道吗?”

可是欧阳雄说的这一句话,让她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欧阳雄居然会对自己说这些话,而不是要她成全欧阳沐云的爱情!

欧阳木涵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张了张嘴巴,竟然有几分哽咽。

她摇晃了一下脑袋,将这份情绪抛之脑后,摇了摇头,欧阳木涵说道:“他不是回来抢孩子的,他只是住在家里,想和孩子亲近而已。”欧阳木涵撒了一个谎。

“那就好,如果他要对你做什么,你一定要告诉爸爸知道吗?”欧阳雄放心地点头。

“好!”欧阳木涵点头答应了。

“你这里还需要什么吗?”欧阳雄又将话题提到这个问题上。

“我在国外还有些资金基础,所以公司暂时不会出什么问题,爸爸尽可以放心!”欧阳木涵说。

“那就好,这样是最好的。”欧阳雄说着有些感叹,“四年前,我竟然没有发现你有这方面的能力,真是眼拙了!”欧阳雄笑了笑。

“没关系,以后我不会让爸爸失望的!”

“那就好!”

……

欧阳雄在欧阳木涵的办公室里坐了很久,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才离开。

欧阳木涵在欧阳雄离开了之后,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心里实在有些好奇,难道欧阳雄来见她,就只是为了表现一下父女情谊吗?

她才不会相信这种事情的发生呢!

可是转而想到刚才欧阳雄的态度,似乎这也是有可能的不是吗?

欧阳木涵心里十分疑惑,不知道该怎么去揣度欧阳雄的心理。

一整天的时间里,欧阳木涵都陷在疑惑之中,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理自己的思绪。

等到晚上的时候,欧阳木涵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她走到自己的房间,进门就看见自己的床上躺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欧阳木涵愣了一下,走近一看,宋玦奕抱着欧阳月笙睡得正沉。

欧阳月笙的一双小手,紧紧地贴着宋玦奕的脸,睡得极其舒适。

欧阳木涵看到这一幕,不知道是该心酸还是什么。以前欧阳月笙都会等她回来后,才会入睡。

可是现在呢?没有了她,她还能睡得这么熟。

而她的这个动作,是以前她的专属,如今欧阳月笙已经开始依赖起宋玦奕了。

她不知道这样是不是好事。

欧阳木涵其实并不希望,欧阳月笙依赖起宋玦奕的。

可是如果不那样的话,又能怎么样呢?

欧阳木涵不忍心让欧阳月笙失去爸爸,可是她又不愿意让欧阳月笙靠近宋玦奕。

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

不过欧阳木涵最担心的还是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曲城的人知道了,欧阳月笙是宋玦奕的孩子,他们又该怎么去评价她呢?

难道又要让她盯着私生子的身份在这个曲城生活吗?

欧阳木涵知道这个对欧阳月笙来说,是最残忍的事情!

毕竟欧阳沐云一直都是宋玦奕的妻子,她的存在,终究会伤害到欧阳月笙。

这个时候,欧阳木涵有一种冲动,就是带着欧阳月笙,再一次逃离海外。

不过那样一来,她所有的布置,就功亏一篑了。

她更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毕竟牧氏,是她爸爸妈妈的心血。

叹了一口气,欧阳木涵上前去给他们两人盖好被子,然后退出了房间。

第二日一早,欧阳木涵出门上班的时候,刚到公司楼下,就被一个人拦住了。

她抬头望去,只见一个有些陌生的人,站在自己面前,静静地看着自己,眼里流露出淡淡的忧伤。

欧阳木涵盯着对方看了好久,才想起她是谁。

“舟舟?”欧阳木涵喃喃念出对方的名字,眼眶竟然有些湿润了。

她回到曲城,最不愿意去面对的那个人,已经出现了。

“舟舟……”欧阳木涵又将她的名字念了一遍,有些无助地叹气。

“你还是回来了?”明舟舟依旧只是静静地看着欧阳木涵,过了很久后,才低声问道。

“对,我回来了。”欧阳木涵肯定地点头,慢慢向明舟舟靠近。

然而就在她准备去触碰明舟舟的时候,后者一下子躲开,似乎是对欧阳木涵的靠近很抗拒。

“舟舟?”欧阳木涵有些伤心,她知道这是自己必须去面对的,可是她必须这样做不是吗?

“对不起!”欧阳木涵低着头,说出了自己酝酿了四年的对话。

四年来,她知道这一天面对明舟舟的时候,一定是这样的场景。

“四年前,你离开的时候,为什么不告诉我?”明舟舟后退一步后,低声质问道。

“舟舟,我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我也没办法向你解释。”欧阳木涵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所以你一声不吭地离开,然后又一声不吭地回来?”明舟舟已经抑制不住眼眶中的眼泪,低声质问道。

“舟舟……”欧阳木涵依旧上前,想去安慰明舟舟,可是她的触碰,对于明舟舟来说,似乎已经成为了最大的刺激。她低头望去,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木涵,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我不知道我现在还能不能听进去你说的每一句话,可是当我知道你回来后来,我真的很开心,这四年来,我从来都没有这么开心过。”明舟舟看着欧阳木涵,眼眶中已经蓄满了泪花。

“舟舟,对不起!”这一刻,欧阳木涵除了对不起,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了。

“你不需要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我,四年前离开曲城,是你自己的决定,和我从来就没有任何关系。”明舟舟眼里有些受伤,她已经没办法去面对欧阳木涵了。

事实上她很早以前就知道欧阳木涵回来了,然而她也一直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来面对欧阳木涵。

可是她实在按耐不住,还是在今天选择在欧阳木涵的公司来见她。

“舟舟……”欧阳木涵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好了,木涵你什么都不要说了,你能够回来,我真的好开心!”明舟舟最后一次强调道,然后再也不看欧阳木涵一眼,转身跑开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