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爷孙之争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2271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宋玦奕当然知道宋中天的心思,可是如今他只能和自己的爷爷在这里耗着,于是一时间他只能这样子,因为不能让自己的爷爷知道笙儿对他来说很重要,毕竟那是自己的孩子。

于是乎宋玦奕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不让宋中天看出什么情况来。

宋中天也和宋玦奕一样,静静地看着他,看来已经是打定主意,要等到宋玦奕主动对自己开口了。

宋玦奕也就这样耗着,一句话都不说,依旧静静地看着宋中天,于是很快,宋中天自己也熬不住了。估计是觉得根本就奈何不了自己的孙子。

于是咳了咳嗓子,低声问道:“你是打算就这样不开口吗?”

“话语权在爷爷手里,我怎么可以和爷爷抢白呢?”宋玦奕恭敬地回答。

“你--”可是即使语气听起来很恭敬,在宋中天看来,就是宋玦奕在故意和自己对着干。

两人再一次对峙起来,可是这一次,宋中天明显没有之前的底气了,整个人都在颤抖。

怎么过了四年不到,自家孙子的气场越来越强了呢?

而就在两人对峙的时候,欧阳木涵已经将车子停在宋家主宅的大门外面,正愁着怎么进入宋家。

可是将宋家周围转了转,只知道这里很大,半天都没有转到先前自己进来的地方。

最后,欧阳木涵来到一道比较矮的围墙下面,看着这里的围墙,欧阳木涵顿了顿后,从围墙上翻了进去。她从来没有进过宋家的主宅,所以只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如果可以找到欧阳月笙的下落,那就再好不过了。

欧阳木涵心想自己此时此刻,应该到了比较偏僻的地方,所以周围并没有什么人。

她将身上的灰尘拍掉,站起来向里面走去。

宋玦奕和宋中天还在书房里对峙着,都不知道欧阳木涵已经走进了宋家宅子里。

欧阳木涵对于宋家的印象,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宅子,加上她现在进来看到的,正好是宋家宅子的后院,这是种满了很多的鲜花,暂时她还看不到宋家的全貌。

终于将宋家的宅子看了一个遍后,她忽地抬头望去,就见到一个庞然大物映入自己眼前。

她愣了片刻,一时之间竟然没有想到宋家的宅子,竟然是一座城堡。

一座城堡?!

在寸土如金的城市郊区,竟然可以修建这样一座城堡,而且看起来,

欧阳木涵看起来,这一刻看到的似乎只是这栋别墅的背面,背面已经这么繁华了,那么如果是城堡的正面呢?

欧阳木涵不敢想象,背面看起来已经怎么庄严了,那么前面看起来,应该会更庄严吧?

欧阳木涵不禁咋舌,宋家的地位,是不是根本就不是她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呢?

这样一座城堡,竟然就好像是上世纪欧洲皇室的城堡。

欧阳木涵不禁有些担心,如果是这样的话,她还有可能抢回欧阳月笙吗?

宋家这样的地位,她有可能会抢回吗?

欧阳木涵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担忧过,不过她很庆幸,自己没有将希望放在宋玦奕身上。

深呼吸一口气,欧阳木涵开始向城堡里走去,尽量让自己避开一些无关紧要的人。

而在书房里,宋中天已经没办法再和宋玦奕对峙下去,他忍着气,不怒而威道:“你就准备在这里坐着,和我干对峙吗?”

“如果爷爷有了决定,我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我就会自己离开。”宋玦奕慢条斯理地回答。

“你要我做什么决定?”

“孩子。”

“在我作出决定之前,你就不打算给我一个解释吗?孩子的母亲是谁?”宋中天问道。

“爷爷,我现在只要孩子,不需要讨论这个问题。”宋玦奕还没有打算好,要不要和宋中天摊牌,因为他还没有将一切布置好,必须等到天时地利人和之后,才能将一切解决掉。

“你如果不给我一个解释,我根本就不可能会把孩子交给你!”宋中天这个时候,也不和宋玦奕继续隐瞒下去,一句话就承认了一切。

“爷爷,孩子是我的,你知道这一点就行,至于孩子的母亲,以后你就会知道了。”宋玦奕冷声回答道,如今他羽翼尚丰,已经可以和宋中天抗衡了。

“就是因为孩子是你的,所以我才会将孩子带回来,宋家的骨肉怎么可以流落在外面?你糊涂不糊涂?!”宋中天已经被宋玦奕气得说不出话来,一句话说完后,整个人已经快喘不过气来。

不过宋玦奕似乎并没有要关心自己爷爷的意思,望着自己的爷爷,就好像是看着一个平常的人。

“孩子是我的,和宋家有什么关系呢?”宋玦奕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

“难道你不是宋家人吗?!”宋中天被宋玦奕这样的态度,气得说不出话来。猛地站起身子,厉声质问道。

可是宋玦奕仿佛已经对这句话免疫了,面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的爷爷。

“我当然是宋家人,当初不是你强行将我带回宋家的吗?就好像你现在强行要把我孩子带回宋家一样,然后像逼宋启明一样,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宋玦奕冷声说道。

“你--”宋中天指着宋玦奕,居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脸色已经气得发红。

宋玦奕看着他这个样子,面上依旧什么表情都没有,仿佛只是在看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今天我来,就是要把自己的孩子带回去,不管你答应还是不答应,我都会将孩子带走!”宋玦奕望着宋中天,坚定地说道。

“若是我不答应呢?”宋中天前行让自己顺过气儿,冷声反问道。

“那我就将这座城堡翻个底朝天,总会找到她。”宋玦奕底气十足地说道。

“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宋玦奕起身,将房间里扫视了一个遍,忽然转过头来看着宋中天,笑道:“爷爷这几年来,一直待在这个书房里,莫不是觉得,在这个一方天地里,就可以执掌大权吗?”

宋玦奕的这个问题,问得犀利而又简单,一下子就让宋中天脸色苍白了几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