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宋玦奕受伤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2786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欧阳木涵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打通宋玦奕的电话,可是现实却生生打了她的脸。

电话居然无人接听?

等到她再打第二次的时候,已经成了电话无法接通。

这种情况,很难不让人误会是宋玦奕故意将她的电话挂掉。意识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欧阳木涵就觉得心里有点堵,然后下一秒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过了好一会儿,欧阳木涵才从这种情绪中走出来,她还想告诉宋玦奕,今天他姐姐对她说的话呢!

“好不容易有个机会给你打电话,是你自己不要的啊,不要怪我,以后也不会给你打电话了!”欧阳木涵赌气地想到,然后将电话挂掉,陷入了沉思之中。

而此时此刻,远在海外的宋玦奕,正在一片废弃的建筑物里。单手撑着地面,另一只带血的手将手机放回口袋里,然后十分艰难地站起来,望着站在对面十米外,身穿黑色外套、戴着黑色口罩和黑色鸭舌帽的男人。

“你到底是谁?”宋玦奕面无表情地看着黑衣男子,面色冷峻地问道。

“我是谁?你觉得我会是谁?”男人哈哈一笑,声音尖锐得像古代时候伺候皇上的太监。

“你将我从曲城骗到美国来,就是为了让我猜测你是谁吗?”宋玦奕一甩头发,掩饰不住由内而外散发出的王者气场和王之蔑视的嘲讽,“你是不是闲着没事做?”

“宋玦奕,曲城是你的势力范围,黑白两道都在你的掌控之中,我傻了才会在曲城对你下手,如果不把你骗到美国来,我怎么对你下手?”黑衣人狠声说道。

“你对我恨意很深啊,怎么?我们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吗?”宋玦奕挑眉反问道。

“你不是很聪明吗?你猜猜看我们有什么仇恨啊?”男人呵呵冷笑,然后右手缓缓举起手中的枪,枪头对准宋玦奕的心脏,“你去问阎王爷吧,他会告诉你答案。”

最后一句话说完后,男人的手指,在慢慢地扣动手枪,准备一秒将宋玦奕解决掉。

可是就在他刚刚扣动板枪的时候,空气像是瞬间凝冻了一般,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宋玦奕,眼里满是疑问。而从宋玦奕这里看过去,只能看到这个男子心脏的位置,鲜血已经在大股大股地往外流。

“为什--”黑衣男子还没有说完,最后一个字只能挤在喉咙里,再也没有机会说出来了。

“为什么?你还想知道为什么?”宋玦奕呵呵冷笑,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腹部,然后慢慢向倒在地上的黑衣男子走过去,吃力地蹲下身子,将对方的口罩取下来。

一边取还一边说道:“反派死于话多,这个道理你不会不知道。”

等到口罩取下后,宋玦奕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面孔,当即就愣住了。

他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个人,对方怎么会对他有这么大的敌意呢?

“你不用看了,他在美国躲了这么多年,为了方便行事,早就整容变了容貌了。”在宋玦奕诧异的时候,一道声音从旁边响起,给他的疑惑解释道。

“所以他,到底是谁呢?”宋玦奕抬起头,面对着一张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疑惑不解地问道。

“你忘了五年前,你为了得到曲城郊区一块地的使用权,举报了一个大官?”听了宋玦奕的疑惑,男人解释道。

“这是他的儿子?”宋玦奕又问。

“是女儿!”男子挑了挑眉头,“她加入了美国黑帮,为了方便行事,所以一直女扮男装。”

“好吧!”宋玦奕无言以对,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让他差点挂在美国的人,居然是一个女人。

“行了,走吧,你的伤势很严重,该去医院好好躺着了。”男子不耐烦地催促道。

仔细一看,他确实有着一张和宋玦奕有几分相似的脸,只是肤色稍微有点黑,整体有点瘦,看起来比宋玦奕要有精神一些。

说完后见宋玦奕一动不动,而是盯着躺在地上的人,不禁加大了声音提醒道:“哥,我们该走了,你伤势这么严重,再不去医院,会出事的!”

“等一下,她好像还活着。”宋玦奕罢了罢手,“弟弟,把她也带到医院去吧。”

“哥你--”宋玦钰在听到宋玦奕的决定后,眼里闪过一丝震惊,有些着急地劝说道:“她差点让你挂在美国,你还要救她?你什么时候这么善心仁德了?”

“你什么都不要问,听我的就是,把她抱起来,送到医院去!”宋玦奕的态度强势了几分。

宋玦钰有些为难,“那你呢?哥。”

“难道你还不放心我吗?这点伤,我还撑得住!”宋玦奕又一次对着宋玦钰罢了罢手,让他将躺在地上的女人抱起来。

宋玦钰万分不情愿地将女人抱起来,没有看宋玦奕一眼,径直走出仓库。

“你小子--”宋玦奕不由失笑,他这个混球弟弟,是不是很久没见了,都知道和他耍脾气了?

“嘶--”然后下一秒就扯到了伤口,痛得他嘶了一声。不得已按住自己的伤口,跟在宋玦钰的身后离开。

刚刚撑着身子钻进车子里,宋玦奕就再也支撑不住,倒在了车子里。

宋玦钰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口,简单地给他包扎了一下,然后驱车向医院驶去。

而宋玦奕在宋玦钰给自己包扎伤口的时候,手下意识地伸向自己的口袋,将自己的手机拿在手里。

宋玦钰见到他的血打脏了手机,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将宋玦奕的手机从他手里夺过去,随意扔在了一边,然后回到了驾驶座……

宋玦奕的伤势还不算严重,然而对于另外一个人来说,就有点严重了。毕竟宋玦奕的子弹,只是打在腹部,而且因为宋玦钰及时给他止血包扎了伤口,送医院及时,所以医生很快就取出了子弹。

而对于那个女扮男装的女人,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本来子弹就伤到了胸口的动脉血管,手术本来就很难成功。所以直到宋玦奕微微转醒,那个女人的手术还没有做完。

见到自己的哥哥醒来后,宋玦钰赶紧冲上前去,“哥,你好点了吗?伤口还疼吗?”

“你小子,这不是废话吗?你让一颗子弹穿肚子试一试?”宋玦奕白了宋玦钰一眼,说道。

“还有力气呵斥我,看来没什么毛病了。”

“你小子,还顶嘴!”宋玦奕伸手就要弹宋玦钰的脑袋,可是下一秒就扯到了自己的伤口,痛得他“嘶”的一声,赶紧收回手,捂住自己的伤口。

“哥,你就别费劲了,你现在是病号,伤不了我的。”宋玦钰嘿嘿笑道。

“你啊你啊,越来越皮了!”宋玦奕指着宋玦钰,一副拿你没有办法的表情,无奈地笑了。

“那个人怎么样?没挂吧?”宋玦奕想到了将自己变成这个样子的罪魁祸首,问道。

“不清楚,医生还在做手术,应该是无力回天了吧,毕竟我的枪法还是很准的。”宋玦钰说到最后,掩饰不住语气中的洋洋得意。

宋玦奕没有多说什么,伸手去按住宋玦钰,“你扶我起来,我去找医生,不管用什么代价,一定要把人给我救起来。”

“哥,你好好待着,我帮你去问好吗?”宋玦钰没好气,将宋玦奕按回病床上,气呼呼地起身,说完后走了出去。

他就好奇了,宋玦奕怎么会对一个人这么伤心,难道这其中有什么问题吗?

宋玦钰穿过楼道向手术室走去,越想越觉得奇怪,不过半天还是想不明白这其中会有什么原因,让自家冷血异常的哥哥,会对仇人的命上心。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