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感情升温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2966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回到了熟悉的天空之下,宋玦奕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到家里,那里有他想要见到的欧阳木涵和女儿。

助理知道宋玦奕的需求,接他上了车之后,都不用等他开口,直接将车子开到欧阳木涵家的方向。

回到家里后,宋玦奕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挑了挑眉头,心里十分纳闷。大白天的,欧阳木涵会将欧阳月笙带到哪里去呢?

宋玦奕挥手让助理先回去,然后他躺在沙发上,休息下。刚下机就马不停蹄地往这边赶,实在是有些疲惫。躺着没一会儿,宋玦奕就沉沉睡去了。

睡了约莫有一个小时,他就被开门的声音惊醒,宋玦奕马上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偏过视线看向门口,正好和抱着欧阳月笙站在门口的欧阳木涵打了个照面。

两人的表情各异,但是都没有说话,估计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但是这个时候,欧阳月笙却是兴奋得不行,她扑腾着从欧阳木涵的怀里跳下来,然后向宋玦奕跑过去。宋玦奕猝不及防,欧阳月笙就扑了上来,跳到他的怀里。

“爸爸,你终于回来了!”欧阳月笙兴奋地叫道。

欧阳月笙的动作太大,牵扯到了宋玦奕的伤口,不过他并没有因为将欧阳月笙放下,而是将她抱起,还蹭了一下,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在他怀里有个更舒服的姿势。

“笙儿是不是很想爸爸啊?”宋玦奕宠溺得问道。

“想啊,笙儿可想爸爸了!”欧阳月笙在宋玦奕的怀里蹭着,这一下,膝盖竟然撞到了宋玦奕的伤口。宋玦奕闷哼了一声,不动声色地将痛苦从脸上掩饰下去,依旧抱着欧阳月笙。

不过他的这个细微的表情,却是被欧阳木涵眼尖地看在眼里。她皱起眉头,向两人走过来,“笙儿快下来,不能让爸爸抱!”

“为什么?”欧阳月笙被自己的妈咪这么一说,有些奇怪地看着她。

“你先下来!”欧阳木涵不由分说将欧阳月笙从宋玦奕怀里抱下来放在地上,然后在两人呆愣的目光中,一双眼睛,探讨一般地盯着宋玦奕。

“你身体怎么啦?”欧阳木涵问道。

“没什么事啊,我好得很!”宋玦奕不想让欧阳木涵为自己担心,随口掩饰道。

“你在骗我!”欧阳木涵翻了一个白眼,她都闻到血腥味了,这个人还要骗她吗?

说完后,不等宋玦奕回应,就冲到宋玦奕面前,将他的衣服拉起来,然后下一秒就呆住了。

宋玦奕的腰上,缠着一圈纱布,纱布上还溢出鲜红色的血,染红了一片白纱布,一看就知道是刚才欧阳月笙扑腾的时候弄的。

“怎么回事?”欧阳木涵皱着眉头,将宋玦奕搀扶到沙发上坐着,望着他的伤口问道。

“没事啦,就是一点小伤而已。”宋玦奕打着哈哈,想要将这件事情搪塞过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说实话,你永远不要踏进这个家门!”欧阳木涵生气地吼道。

“……”宋玦奕含糊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欧阳木涵见他不回答,深呼吸一口气,慢慢地说道:“宋玦奕,你了解我的性格,你不说实话的话,我真的会让你永远也进步了这个家的大门!”

生气的欧阳木涵,一旦做出了决定,那是就匹马也拉不回来的,这一点,宋玦奕比谁都了解。

“枪伤。”宋玦奕顿了顿,简单地吐出两个字。

“这就是你不接我电话,也不给我打电话的原因吗?”欧阳木涵眼眶有些红,她没有经历过枪伤,唯一地感受就是电视上那些穿过肚子,肠子啊胆汁都纷纷流出来的画面。

“额,情况有些特殊,所以就没有给你打电话。”宋玦奕含糊地回应道。

“还好吧,要不要去医院?”欧阳木涵点头。

“不用了,我自己也可以处理。”宋玦奕表示不用去医院。

“那我给你包扎。”欧阳木涵面上依旧没有任何改变,起身去拿医药箱。

欧阳木涵给宋玦奕包扎的时候,都在小心翼翼的,防止她会不小心扯到宋玦奕的伤口。

“今天晚上,我可不可以去你的房间?”趁着欧阳木涵给自己包扎伤口,一般女人在这个时候,心最软了,于是宋玦奕趁机说出自己无理的要求。

“不行。”宋玦奕话音刚落,欧阳木涵就拒绝了。

“人家现在是病号,你怎么可以拒绝人家?”宋玦奕当即就嘟起嘴巴,有些撒娇的意味。

“你跟我撒娇也没用,如果你没受伤,我还不会拒绝,但是现在你受伤了,我是不会让你和我一起睡的。”欧阳木涵低声说道。

虽然话语听着很严肃,不过稍微一仔细听,还是可以感受到她语气里的担心和关心。

宋玦奕感到十分地满足,于是又趁热打铁道:“没事,我不会乱来的,我现在有伤,想乱来都不行。”宋玦奕靠近欧阳木涵,低声蛊惑道。

“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欧阳木涵不为所动。

“你不同意,我就半夜偷偷溜你床上去,反正我现在是病号,你不能把我怎么样。”宋玦奕眉里眼里,满是得逞的笑。

“……”欧阳木涵无言以对,抬头看了宋玦奕一眼,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过马上就收回视线,虽然面色看起来依旧很冷峻,不过却也掩饰不了,嘴角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宋玦奕知道有戏,也就不再继续哀求欧阳木涵了,嘴角扯出傻子一般的微笑,看着欧阳木涵小心翼翼地给自己包扎伤口。

虽然平时的欧阳木涵看起来有些严肃且不近人情,不过没想到,她在帮人包扎伤口的时候,动作居然会这么温柔,让他都有些恍惚,这还是自己认识的欧阳木涵吗?

那个怀着自己的孩子跑到海外,让他苦苦寻找了四年的欧阳木涵。

宋玦奕说不出是该庆幸还是该清醒,总之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了。

“下不为例。”欧阳木涵将宋玦奕的伤口包扎好后,将纱布仔细地放回在药箱里,小声地说道。

宋玦奕知道她是什么意思,虽然面上没有丝毫改变,不过却是在欧阳木涵转身去放药箱的时候,忍不住破了功。

“爸爸,你怎么这么高兴啊?”从进门后发现宋玦奕受伤后就一直在房间里的欧阳月笙,在这个时候,忽然从房间里探出脑袋,正好就看到宋玦奕破功的一面,不禁好奇地问道。

“没事儿,笙儿快去睡觉啊。”宋玦奕赶紧收敛住,笑着让欧阳月笙回去睡觉。

“爸爸,你怎么会受伤啊?”欧阳月月笙没有听宋玦奕的话,又瞪大了眼珠子问道。

“……”宋玦奕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要他怎么回答啊?万一给女娃子带来不好的价值观呢?

“爸爸啊,去教训坏人了,所以就受伤了。”正当宋玦奕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欧阳木涵已经将药箱给放好,走过来将欧阳月笙抱在怀里,“笙儿,我们该睡觉了。”

“爸爸好厉害啊,妈咪!”欧阳月笙并不想去睡觉,“我想听爸爸教训坏人的故事!”

“爸爸教训坏人已经很累了,等爸爸睡一觉,明天再给笙儿讲好吗?”欧阳木涵捏了捏欧阳月笙的小鼻头,柔声说道。

“唔,好吧。”欧阳月笙失落地垂下脑袋,不情不愿地跟着欧阳木涵回了自己的房间。

约莫过了几分钟,欧阳木涵从欧阳月笙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宋玦奕起身向她走去,问道:“笙儿睡了?”

“恩,睡了。”欧阳木涵回答。

“那我们也该睡了。”宋玦奕趁机说道。

“恩。”欧阳木涵点头,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可是就在她刚要走到自己房间门口的时候,忽然被人凌空抱起。她抬头转向宋玦奕的笑脸,呵斥道:“你有伤,快放我下来。”

“我抱你去睡觉。”宋玦奕没有听欧阳木涵的话,继续抱着她向房间里走去。

欧阳木涵因为宋玦奕有伤,不敢在他的怀里挣扎,只能保持一动不动,任由他抱着自己向房间里走去……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