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笙儿受伤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2763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笙儿,你怎么啦?”欧阳木涵小心翼翼地捧着欧阳月笙的手,眼睛瞬间就掉下来了。

“笙儿,你告诉妈咪,你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告诉妈咪!”欧阳木涵记得都快哭了。

“妈咪,笙儿好疼,好疼。”欧阳月笙哇哇大哭,在欧阳木涵的怀里趴着,哭得让人心疼。

宋玦奕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在颤抖,“谁干的?”

宋玦奕抬头将在场的所有人一一扫视了一遍,每一个扫视都让这群人心生胆怯。曲城还有谁敢去招惹这个人的?那个人是脑子被驴踢了吗?还是在这么重要的一天?

所有人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低着头保持沉默。

“谁干的!”宋玦奕怒吼了一声,这一声怒吼,像是炸弹在婚礼现场燃起,让人不敢抬头看他。

没有人回应,宋玦奕又一次将所有人扫视了一遍,最后蹲下身子安慰着欧阳木涵,“相信我,今天的事情,我一定会调查清楚,谁参与了,我谁也不会放过。”

这时候,欧阳木涵和宋玦奕都清楚地知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能够做到的。

所以这件事情的背后,一定不是只有一个人。

“宋玦奕,不管是谁,你不能一个人处理。”欧阳木涵将欧阳月笙紧紧抱在怀里,眼睛里已经是血红一片,她起身将周围的所有人也扫视了一边,将所有人的表情都看在眼里,最后她收回自己的视线,抱着欧阳月笙起身走开了。

“慢着,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你怎么可以离开?”正在这个时候,欧阳沐云突然开口说道:“今天婚礼上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等事情调查清楚了再走?”

欧阳木涵停下了脚步,偏过头去看着欧阳沐云,许久不说话,直到最后,忽然就笑了。她深吸了一口气,在欧阳月笙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低声安慰道:“笙儿,乖,我们待会儿再去医院,不哭了啊!”

在欧阳木涵的安慰下,欧阳月笙很快就停止了哭声。等到四周安静下来后,欧阳木涵抱着欧阳月笙站在宋玦奕的身边,冷冷地扫视着周围的人。

最后将视线定格在欧阳沐云的身上,那眼神里的意思很明显:如果你和这件事情有关系,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欧阳沐云被她的眼神吓了一跳,看了看周围,掩饰住了自己的慌乱。

欧阳木涵将视线收回去,等着宋玦奕接下来的发话。

宋玦奕又一次扫视众人,低声说道:“如果这件事情得不到解决的话,今天在场的所有人都别想离开。林助理,报警!”

林助理收到宋玦奕的命令,马上转过身子去报警。

“不能报警,今天是婚礼,怎么可能让警察来!”林助理刚刚转过身去打电话,宋玦然跳出来厉声喝道。欧阳木涵转过头去看了对方一眼,眼里闪过一丝阴冷。

宋玦然倒是被这样的眼神给吓到了,不过瞬间就反应过来,不过就是一个女子罢了,她有什么好害怕的?想到这里,宋玦然挺了挺身体,不让自己落低位置。

“舅舅,你看婚礼都要开始了,你报警让警察过来,不太好是吧?”明舟舟咬牙看了自己的妈妈一眼,想了想还是站出来劝说道。

“对,你说得没错。”宋玦奕表示理解,转过身去对林助理说:“再打电话,让警察都回去。”

“可是总裁,警察已经赶过来了。”林助理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那就让他们统统回去,我要去自己的方式解决。”宋玦奕轻描淡写地说道。

“……好。”林助理应道,然后转过身去打电话,让那边过来的警察赶回去。

在整个曲城,能够对整个城市的警察们挥之则来,招之则去的人,除了宋玦奕,再找不出第二个。

“原本是大喜的日子,却有人要对我的女儿下手,这是觉得我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妻子儿女了是吗?”宋玦奕怒声问道。

宋玦奕话音刚落,就有很多的黑衣保安从大门外面冲了进来,将四周团团包围住。

“二弟,你要做什么?”宋玦然又一次站出来,厉声问道。说着还不忘给自己的丈夫使眼色,让他出面说话。可是明越看了宋玦奕一眼,竟然什么都没有说,低下头去。

“我说过,今天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这里的所有人都不能走出半步!”宋玦奕怒吼道。

可是他一声怒吼,就足以让在场的人为之胆颤。

“宋玦奕,你给我清醒点,今天是你外甥女的婚礼!”这时候,宋启明站起来吼道。他是宋玦奕的父亲,这个时候,他不能再保持沉默。

“那就取消婚礼!”宋玦奕已经不在乎这么多了,今天伤害到的,是他的女儿。他小心翼翼保护着的女儿,怎么可能仍由别人伤害?

“婚礼哪里是你说取消就取消的?你也要问问城睿的想法不是吗?”宋玦然知道自己的弟弟一旦决定的事情,根本就改变不了,于是她转向杜城睿,希望他可以拿出杜家的势力,胁迫宋玦奕放弃调查这一切。

杜城睿站在明舟舟身边,将这一切看得十分透彻,他转过头去看了看欧阳木涵,想要征求她的意见,这个时候,不管欧阳木涵怎么决定,他都会满足她。

欧阳木涵冲着杜城睿摇头,意思很明显,让他将这一切交给宋玦奕来处理。

于是杜城睿就站出来说道:“今天在婚礼上发生这种事情,确实有些不愉快,不过怎么说笙儿也是一个小孩子,怎么会有人下次狠手呢?”

“所以,婚礼暂时推迟,等到宋先生找出了凶手为止。”杜城睿将皮球扔给了宋玦奕,反正做坏人的不是他,他站在一边看着就行。

至于婚礼嘛,反正最终都是要举行的,早点晚点都一样,他不在意。

“城睿……”明舟舟在听了杜城睿的话后,偏过头去不可置信地看着杜城睿,她想不到,已经到了举行婚礼的今天,杜城睿还是对这一切都不在意。

欧阳木涵也看到了明舟舟眼神里的悲痛,不过这个时候,她只能在心里说声对不起。因为不管是谁做出了这件事情,伤害了欧阳月笙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笙儿,你告诉妈咪,你刚才进来之前,发生了什么?”欧阳木涵见没有人站出来说话,和宋玦奕对望一眼后,将方向转向了欧阳月笙。

“刚才,我站在房间里,给舟舟阿姨牵婚纱的裙角,有个阿姨就过来,对我说,要在手里涂什么东西,才能够提起裙角,然后她就在我手上抹东西,我阻止了,可是她说,我不能喊,不然舟舟阿姨会生气,妈咪会生气,所以我就,我就……”

听到这里,欧阳木涵赶紧去查看欧阳月笙的双手,果然在上面看到了一些不寻常的透明东西。

该死的,到底是谁,居然在小孩子的手上涂胶水?还是强力胶?

宋玦奕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低声对欧阳月笙说道:“笙儿,你告诉爸爸,是谁在你的手上涂那种东西的?”

“爸爸……是……”欧阳月笙从欧阳木涵怀里探出脑袋,将四周的人看了一圈,眼里流露出害怕的神情,手上还是很疼,不过她知道自己不能哭,要忍着,要等到爸爸妈咪解决完事情再说。

看到自己的孩子在隐忍疼痛,还要帮助他们去指认坏人,欧阳木涵的心里难受极了。

在澳大利亚生活的时间里,她就这样把自己的女儿养成一个懂事听话的小姑娘,如今连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她都要自己忍着。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