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决裂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2985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笙儿,是谁伤害了你,你告诉妈咪,妈咪不会放过那个人的!”欧阳木涵看到自己女儿这样无助,而周围的人,看着她们的眼神,是那么地异样。

就算是他们没有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她也能够感受到,他们的眼神里,分明就是在说:小三生的女儿,这一切都是报应,谁叫笙儿的母亲是个小三!

“妈咪,爸爸,那个人不在这里。”欧阳月笙摇了摇头,表示那个人已经走了。

“不在?”宋玦奕冷哼一声,又一次看向四周,招来了林助理,笑道:“你去对比今天的礼单,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做了事情不敢承认,偷偷一走了之!”

“是,总裁!”林助理领了命令,走开了。

“舅舅,今天是舟舟的婚礼,你这样大张旗鼓的,是不是太过分了?”明舟舟看不下去了,刚才杜城睿的态度已经让她有些伤心了,这个时候,她作为新娘子站出来说话,可以说是非常委屈了。

“我过分?舟舟啊,怎么说,笙儿也是你表妹不是吗?你表妹在你的婚礼上受了伤,难道你没有责任吗?你休息的房间里,都是你的伴娘和助理,难道你连你表妹发生了这些事情,你都不知道吗?”

宋玦奕一字一句地问道,看到明舟舟有些发白的脸色,他又继续说道:“舟舟啊,有些事情,不要做得太过了,是你的,已经是你的了,如果还有不满,最后会得不偿失的。”

“舅舅……我……”明舟舟想要解释什么,可是宋玦奕已经将视线挪开,显然不想再听她解释半句话了。明舟舟于是又将视线转向自己的丈夫,可是杜城睿的视线,却只在欧阳木涵和她女儿身上,半点没有挪开。

看到这一幕,明舟舟的眼眶更红了。她咬了咬下唇,将无助的目光收回,低下头去掩饰住眼底阴狠的光。欧阳木涵,你和你的女儿,都该死,凭什么,凭什么,已经有了舅舅的孩子,城睿的目光还依旧在你身上?凭什么?

杜城睿话里的意思,欧阳木涵仔细一分析,就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可是她不愿意去相信这一切,她真的不愿意去相信,明舟舟恨她已经到了这么地步,竟然眼睁睁地看着,有人伤害她的亲表妹?!

欧阳木涵不敢往下想,可是欧阳月笙哭红的眼眶又在提醒她,一定要保持镇定。

“总裁,我们已经对比礼单将在场的人,都确认了一个遍,自由一个人不在场。”这个时候,林助理已经知道是谁中途离开了。

“是谁?”宋玦奕冷声问道。

“是方家的人。”林助理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周围的人都能听见。

方家的当家人和方姳玉的母亲,听到了这句话,将视线在四周转了转,果然发现缺少了一个人。

“谁?”宋玦奕又问。

“方姳玉。”林助理说出这个名字。

欧阳木涵听到后,猛地抬起头来,她怎么就没有想到,是方姳玉那个人呢?

这一瞬间,她也想起了方姳玉是谁。

就是那个在大学时候,一直找她麻烦的人!记得那个时候,明舟舟还经常维护她,可是没想到,过了四年的时间,这一切,居然跌倒了过来。

明舟舟就在房间里,眼睁睁地看着方姳玉对笙儿做那种事情。

“现在,召集所有人,必须把方姳玉给我找出来!”宋玦奕霸气回应,将目光转向方家的人,“今天,和这件事情有关系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是,总裁!”林助理回应后,就走了出去,留下在场的所有人,面面相觑,看来宋玦奕是真的生气了。

“婚礼还照常进行吗?”司仪小心翼翼地问道。

“当然,要进行!”明舟舟咬牙说道,说完就看向宋玦奕,“舅舅,竟然已经知道是谁了,可以让我完成婚礼了吗?”

“当然。”宋玦奕不冷不热地回应,然后从欧阳木涵怀里,抱起欧阳月笙,两人一起将自己的女儿带出门外。欧阳月笙的伤太严重了,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两双手可能就要废了。

“他到底还有没有意识,沐云才是他的正牌夫人,整天和那个小狐狸精走在一起,他还有没有羞耻?无所顾忌了是吗?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场合?整个曲城的人都在这里!”

看着宋玦奕和欧阳木涵抱着欧阳月笙离开,一直坐在欧阳雄旁边的陈雲不悦地吐槽道。

“一点都没有将我们欧阳家放在眼里。”陈雲说着转向坐在一边的欧阳雄。

可是欧阳雄的态度淡淡的,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陈雲气极,不再说话。

气愤诡异了好一阵,司仪站在杜城睿身边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婚礼还继续吗?杜先生?”

“继续。”杜城睿淡淡地回应道,脑海中闪过的是,刚才出事的时候,欧阳木涵看着宋玦奕的眼神。是那么地信任,完完全全将信任托付给了宋玦奕一般。

要知道,最了解牧涵的人,全世界非杜城睿莫属。前世的时候,牧涵是那么强势,什么事情都要自己来,就连对待和她在一起很多年的陈知昂也是如此。

可是如今,她竟然会那么信任一个人?

这个眼神,让杜城睿彻彻底底地明白,自己和宋玦奕的差异。

或许也只有那样一个男人,才可以征服欧阳木涵吧?可是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杜城睿越想越觉得苦涩,不过等到意识回魂的时候,司仪已经在提醒他交换戒指了。

杜城睿又是一阵恍惚,低着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妻子,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是欧阳木涵站在自己面前,拥有的却是前世牧涵的面貌。

可是有些感情,一旦过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杜城睿在心里叹息一声,拿出戒指,给明舟舟戴上。

………………………………分割线………………………………

开车去医院的时候,欧阳木涵红着眼睛问欧阳月笙,“笙儿,你告诉妈咪,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妈咪,我就在舟舟阿姨旁边坐着,然后有个不认识的阿姨就过来,对我说,牵裙子的时候,为了不出意外,要在我的手上涂一点东西,我不答应,那个阿姨就恐吓我,说我不这样做的话,妈咪会生气,所以我就--”

后面的话,欧阳月笙不用说,欧阳木涵也是可以猜到了。方姳玉就是用恐吓,才让自己的女儿吃了这么一个哑巴亏的。

“舟舟真是太不懂事了!”宋玦奕怒声说道。

“这也不能怪她,她现在恨我,已经到了常人难以理解的地步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才能把这份感情给重新找回来。”欧阳木涵叹了一口气说道。

“她已经丧失理智了。”宋玦奕如实说道。

“发生这件事情后,我也就没有什么亏欠她的了,希望她以后和杜城睿,感情上不要又起波折。”

“你啊你,那和你有什么关系?是杜城睿喜欢你,又不是你纠缠他的。”宋玦奕有些别扭地说。

“你一点都不好奇,杜城睿和我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吗?”欧阳木涵忽然问道,她想知道,宋玦奕对他们两人的关系,究竟有没有怀疑。

“你们有什么关心,我需要担心什么?”宋玦奕嗤笑了一声,显然对这件事情一点都不在意。

“你这是什么意思?”欧阳木涵反问道。

“你现在都已经是我的人了,孩子也是我们共同的,所以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宋玦奕又继续问道:“难道我还会担心,你和杜城睿会在一起吗?”

“说得也是。”欧阳木涵没再说什么了,正好这个时候,车子停在了医院门口。宋玦奕抱着欧阳月笙下了车,向医院走去。

欧阳木涵忽然问道:“你要怎么处理方姳玉?”

“送她去非洲吧,那里比较适合她这样心黑的人。”宋玦奕轻描淡写地回答道。

然后欧阳木涵可以知道,这背后,不仅仅是送到非洲这么简单。

可是一想到,她和明舟舟从今往后,或许已经不能再和谐了,心里就有些堵。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