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一缕不甘的冤魂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778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浑浑噩噩,仿若置身于火热和寒冰。

眼前乌黑一片,看不到任何的光芒,只有那来源不尽的黑暗。

原来人死后是这样的感觉啊,真是奇妙。

不过,这,是什么地方?她在哪?她怎么会在这里?

死了?死了!死了,死了……

等一下,不对,她还没有死,她还没有死!

再次睁开眼睛,牧涵抬起头茫然地打量四周,发觉自己在洗手间里,此时正趴在地板上。而地板上,还散落着已经摔成碎片的花瓶。

头还是很痛,可能是刚才自杀未遂,撞墙时的后遗症。只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陈知昂为了侮辱她,在她撞墙自杀后,把她扔到了这里?

牧涵紧咬牙关,强撑着身体爬起来,一摸后脑勺,满手都是血液。

她明明用头顶撞得墙壁,怎么伤口是在后脑勺呢?

牧涵看着地上的碎片,大概猜到了什么,想来是那陈知昂吩咐人做的,用花瓶砸了她后,把她扔到这里。

牧涵摇晃了一下脑袋,想让自己清醒过来,站起身走到镜子面前,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她站到镜子面前,拧开水龙头,将水扑到脸上,瞬间更加清醒了几分。她将脸上的水珠抹去,抬头看向镜子中的自己,然后就僵硬了动作。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牧涵还是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镜子里的一幕。

她看到了什么?她看到了一个陌生的面孔,一个看起来比自己小的女孩。

对,是女孩没错,镜子里的女孩看上去应该还没有满二十岁,只是面色有几分苍白。

她眨了眨眼睛,镜子里的女孩也眨了眨眼睛,牧涵吃惊,后退了几步。镜子中的女孩也跟着她后退了几步,牧涵还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瞬间被惊呆了。

难道,镜子里的就是她自己?

可是怎么可能?她怎么会长这个样子?不会的!

牧涵一步步地倒退,想要让自己清醒过来,这一定是梦,是一定是梦!

而镜子中的少女,也跟着她后退,面上也是惊恐的表情。

不,这不是真的!

牧涵双手捂住脑袋,冲出了洗手间,这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

可是刚冲出洗手间,就扑倒了一堵肉墙,她抬头望过去,只见一个面若桃花的男人正用极其怪异的姿势躺在地上,静静地看着自己。

因为被刚才的一幕吓傻了,直到现在脑子还处于呆若木鸡的状态,所以牧涵只能僵直着身子看着男人。

“喂,你,压到我了!”男人见她不说话,阴沉着脸色开口提醒。

“恩……对不起!对不起!”牧涵后退了一步,不停地哈腰道歉。

“你道歉有什么用?把我拉起来!”宋玦奕不满地提醒道。

他不过是来参加欧阳家女儿的生日宴会,嫌人太多太吵,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待一会儿而已。

可是谁知道,刚经过洗手间门口,就被这个丫头给“扑倒”了。

牧涵深吸了一口气,将男人拉了起来,可是因为刚刚苏醒过来,头还有些发胀,所以将男人拉起来后,她又重心不稳,向后倒去。

男人的手被她拉在手里,重心不稳,也跟着她跌倒的方向倒了下去。

等到牧涵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这个男人压在了身下,而这个男人的嘴巴,居然好巧不巧,正紧紧贴着自己的红唇。

气氛顿时尴尬不已。牧涵因为脑袋后面还有伤口的缘故,所以一时间没有任何动作。

而这在宋玦奕看来,就是她在对自己耍手段,想到这里,宋玦奕的面色冷了几分。

“丫头,你不用这么热情,我的年纪,已经大到可以当你干爹了。”

男人面色更加阴沉,这个女人,看起来应该还不过十六七岁,居然学会了这种招式。

说完,不等牧涵反应,就从牧涵身上起身,然后看都不看牧涵一眼,更别说拉她起来,径直走开了。

牧涵愣了好久,半天才回过神来,等到她站起身后,准备离开。可是刚抬脚,鞋子下似乎踩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

她停下脚步,抬起脚,看到了鞋底下的东西--那是一枚戒指。

戒指是极其简单的设计,只是戒指中间镶嵌了一颗蓝色的宝石,使得这枚戒指,简约中不失它的奢华。

这是刚才那个男人的东西?

牧涵弄明白后,转过身去,可是悠长的走廊里,已经没有了那个男人的身影。

她叹了一口气,皱了下眉头,不知道是不是把这枚戒指扔到这里,可是又怕万一被其他人捡到。

算了,她先放在自己身上吧,有机会再把东西还给男人。

牧涵将戒指收好,摸了一下后脑勺,伤口已经没有再流血,她要让自己保持清醒,然后才能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然后或许还能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

正在牧涵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有一道声音叫住了自己。

“木涵!你怎么在这里?”

牧涵?

这个人认识自己?

牧涵赶紧转回身子去,可是居然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女人。

她愣了一下,这个女人她从来就没有见过,如今自己已经换了一张面孔,对方怎么会把自己认出来?

见到牧涵没有反应,女人似乎有些生气了,嘟着嘴巴跑过来,揪着牧涵的耳朵。

“欧阳木涵,你是怎么回事?装作不认识我了吗?”

可怜牧涵,在商场上叱咤风云这么多年,都没有被人揪过耳朵。

可是刚刚到了一个陌生的身体里面,刚刚醒来就被人揪耳朵,真是……

牧涵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无奈了,不过她还是搞清楚了,这个女人叫得是“欧阳木涵”,只是恰好和自己的名字,在音节上有些相似罢了。

“我……”牧涵张了张嘴巴,一个“我”字发了半天,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毕竟这个时候,还是少说为妙,多说多错。

“我知道了,是不是欧阳沐云又欺负你了?”女孩看到牧涵欲言又止的样子,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哼,那个蛇蝎女人,我就知道她让你来参加她的生日宴会,一定不安好心,还好我明舟舟发现了不对劲,这才跟了过来!”

明舟舟?

好,牧涵记住了,这个女人叫明舟舟,看起来应该是她的闺中好友。

至于那个欧阳沐云,想必就是这个身体主人的姐姐吧,仗着年纪大,一直都在欺负自己的妹妹。

牧涵理所当然地想到,可是她没想到的是,事实的真相,根本就不是她想的这么简单。

“欧阳沐云把你怎么样了?”明舟舟这才想到关心欧阳木涵,不过她算是明白了,看来这个身体的这个好友,是个神经大条的女孩子啊!

好,既然如此,那自己从此以后就是欧阳木涵了,既然老天有眼,给了她重生的机会,那她就要好好把握这一切!

陈知昂,秦玉儿,这对狗男女,她要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要搞清楚现在是什么时候,她在什么地方,自己的身份是什么。

“这是什么地方?”理清了思绪,欧阳木涵抬起头问向明舟舟。

“什么地方?欧阳木涵你是不是吓傻了?这是普西汀酒店啊,欧阳沐云包下了酒店21楼庆祝生日,你不是一直在这里吗?”

普西汀酒店?

欧阳木涵心脏跳了一跳,这不就是她撞墙自尽的酒店吗?

这是巧合,还是注定她会出现在这里?

想到这里,欧阳木涵更加急迫了,忽的用力抓住了明舟舟的袖子,几乎都快要将她的衣服扯了下来。

“现在是什么时候?”欧阳木涵急切地问道。

“你别这么激动,你--”

“现在几点了!”欧阳木涵不想再浪费时间,打断了明舟舟的废话流。

“我来的时候看了一下,八点二十六,现在估计已经八点半了……”

八点半了,八点半了……

欧阳木涵松开了明舟舟的袖子,喃喃念道,如果她记得没错,她和陈知昂七点左右到达酒店,她应该是八点多一点,被拖到那间房间里,然后撞墙自尽!

也就是说,陈知昂他们还在这座酒店里,那就是说,她的尸体也还在这里!

欧阳木涵一直在沉思,面上的表情变化得有些诡异,明舟舟有些吓傻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总是觉得这个时候的欧阳木涵有些地方不对劲。

不过具体她又说不清楚,而就在她一直打量欧阳木涵的时候,后者突然一个激灵,然后撒腿跑开了。

“欧阳木涵你要去哪里?我们快回去,不然欧阳家那对母女,又有理由找你的麻烦了!”

明舟舟虽然好奇,等到她转过身去叫欧阳木涵的时候,对方已经消失在了走廊里。

欧阳木涵瘫软着身子靠在电梯里的墙壁上,看着数字从二十一慢慢下降,眼中蓄满了泪花。

既然陈知昂还在这里,那她就要去看看,他们会怎么处理自己的尸体。

可怜于她,牧家唯一的继承人,牧氏企业最大的股东,首席执行官,居然落得如此田地!

怪只怪她有眼无珠,错把鱼目当珍珠,让陈知昂那个渣男有机可趁!

这个时候,她忽然想到,当初她和陈知昂在一起的时候,罗雨昕还一直奉劝自己,说陈知昂不是个好人!

可是那个时候,她被陷在陈知昂的甜言蜜语里,哪里听得进去罗雨昕的劝告?

非但如此,她还因此疏远了罗雨昕,对方也因为气愤自己的疏远,直接去了美国。

如今她刚刚有了两个月的身孕,准备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陈知昂,可是谁知道,一切都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叮……”

一声声响过后,显示屏上的数字显示在七楼,电梯门也在一瞬间打开了。

欧阳木涵看到电梯门外面漆黑的走廊,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不管她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她都要走出去看个清楚!

陈知昂,秦玉儿,我会让你们不得好死!替我和我腹中的孩儿讨回我们应该有的一切!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