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吃飞醋了?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897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欧阳木涵震惊地看着牧冬身上的伤口,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上面的伤疤清晰地印在她的眼前,一瞬间,她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脏也开始隐隐作痛。

“这就是你姐姐不知道你存在的原因吗?”欧阳木涵喃喃问道。

“不然你以为呢?”牧冬轻笑了一声,不答反问道。

“不,这不应该是她不知道你存在的原因,就算是你心脏有问题,她也有权力知道你的存在。”

欧阳木涵已经陷在自己的情绪里了,她实在是好奇,爸爸妈妈为什么会瞒着自己。

“可如果她知道我的存在后,会把自己的心脏移植给我呢?”牧冬走到欧阳木涵身边,对着牧涵的墓碑就跪了下来,“姐姐重情重义,不然也不会被陈知昂和秦玉儿那对狗男女骗得团团转。”

欧阳木涵没有反驳,牧冬说的确实很有道理,前世她聪明一世,真的就只有被那两个人玩弄的份。

“爸爸妈妈一直告诉我,如果姐姐知道我的存在后,一定会将自己的心脏移植给我,就算小时候她不会,不过情况危急的时候,她一定会这么做的。”

欧阳木涵点了点头,确实如此,她如果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弟弟,如果可以救他,她会把自己的心脏移植出去的。不然前世她不会这么轻视自己的生命,出现那种事情后,就撞墙自杀。

“我的心脏是不确定因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犯病,爸爸妈妈的心脏和我不符合,唯一的希望就是姐姐,可是如果姐姐把心脏移植给我,对她很不公平,小的时候我恨过,但是最后还是释然了。”

欧阳木涵明白了这一切,想哭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她走到牧冬身边,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安慰道:“你姐姐在天之灵,一定会保佑你的。”

牧冬没有说话,半晌,才抬起头来直视着欧阳木涵,“所以,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帮助我吗?你和我姐姐,究竟是什么关系?”

“不要骗我说什么,你是我姐姐的好朋友,我姐姐不知道我的存在,可是我对我姐姐的一切,都了如指掌,我姐姐的身边,从来就没有你这号人!”牧冬又继续说道。

“……”欧阳木涵没有回答,松开按住牧冬的手,沉默思考了很久之后,才低声说道:“你若想知道,就乖乖听我的话,等牧氏回到你手里后,你用你的能力,将牧氏现在面临的危机解除,那时候,我就可以告诉你,我究竟是谁。”

“你真的会告诉我?”牧冬眼前一亮,站起身来,低着头看着欧阳木涵。

他个子很高,站起来靠近欧阳木涵的话,生生在她身上打下了一片阴影。

欧阳木涵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个亲弟弟的兴奋。

沉默的时候,却见他忽然又说道:“其实,我应该可以猜出你是谁的。”

欧阳木涵抬起头,牧冬的眼神里,有几分探究和深思。她心里一阵慌乱,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是嘛,你可以猜出我是你姐姐的什么人吗?”欧阳木涵笑得十分含蓄,问道。

“你会告诉我的,所以我懒得去猜测了,我等你告诉我。”牧冬说完这句话后,转身离开了墓碑前,“走吧,我该回去了,等找到机会我再去看看那两个老家伙!”

牧冬说的两个老家伙,欧阳木涵知道指的是前世的爸爸妈妈。看到自己的弟弟这么洒脱,欧阳木涵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笑了笑,跟上前去,向墓地的门口走去。

上车送牧冬回去的时候,欧阳木涵又问道:“你一个人在外面,没有经济来源,是怎么生存下来的?”其中还有昂贵的手术费,那可是一笔很大的开销。

“那两个老家伙,在决定把我送到国外之后,就给我存了一笔钱,用作不时之需。”

牧冬继续解释道:“他们活着的时候,那笔钱我就没有动过,因为他们每个月都会来看我,每次都会留下生活费。”

“这样,也就是说,他们去世的时候,你也知道?”欧阳木涵又问。

“恩。”牧冬点头。

“那个时候,怎么不回来?”欧阳木涵又问。

“我听了他们去世的消息之后,当场心脏就罢工了,送进了急救室,你说我怎么回来?”牧冬笑得毫不在意,仿佛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后来我回来看过他们,不过那个时候,没有机会去看姐姐。”牧冬继续说下去。

“原来如此。”欧阳木涵丝毫怀疑,相信了牧冬的话。

将牧冬送到酒店之后,欧阳木涵摇下车窗,对着牧冬警告道:“我已经来找你了,你要是在折腾我的助理,我不会放过你!”

“嘿嘿,好姐姐,我就是逗逗你的那个小助理而已,她是不是向你告状了?”牧冬嘻嘻笑着。

“别叫我姐姐,我比你小!”欧阳木涵没好气,牧冬怎么好意思叫她姐姐?

“你今年多大了?”于是牧冬问道。

“二十三。”欧阳木涵没好气地吐出自己的年龄。

“这么小?我还以为你都已经三十好几了呢!”牧冬故作惊讶道。

“那我还是叫你妹妹吧。”牧冬耸了耸肩膀,又嘻嘻笑着。

“我该回去了,你早点休息。”牧冬说出的称呼,欧阳木涵当然不会接受。

“好,你开车小心点!”牧冬冲着欧阳木涵扬了扬手。

不过是见一面的功夫,两个人的感情就这么持续升温。欧阳木涵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血脉相融吧?

摇了摇头,继续向回家的方向驶去。

到了家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欧阳木涵进门之后,第一反应是伸了伸懒腰,然后下一秒,才意识到气氛的不对劲。

女儿不在客厅里,那应该就是去睡觉了。

可是该死的,宋玦奕去哪里了呢?

欧阳木涵拧着眉头,他没有回来吗?

不过很快她就否定了这个想法,不可能,因为不管自己回来多晚,他都会在客厅等自己的。

这个三室一厅的小房间,让他们把生活过成了真正的小夫妻生活。尤其是两人感情升温之后,宋玦奕更是像一个恋家的男人,每天都会回家。

怀着疑惑,欧阳木涵小声地开门走进女儿的房间,确定她睡得很熟之后,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打开房门,就是一片黑暗,欧阳木涵打开灯,冷不防看到宋玦奕背对着她,在床上躺着,当场就吓了一跳。气氛真的不太对劲啊,为什么她会觉得宋玦奕的背影在冒冷气呢?

欧阳木涵转了转眼珠子,知道这个时候,最好不要去打扰宋玦奕的好。于是她转到浴室,准备先洗一个澡。

然而刚刚触碰到门把手后,身后一个声音忽然响起,“你还知道回来吗?”

恩?她不回来,难道要在外面过夜吗?

虽然在心里翻白眼,不过欧阳木涵也不敢说出来了,只能吞了吞唾沫,支支吾吾地解释道:“公司有点急事要处理,所以回来晚了。”

可是她的解释,却将宋玦奕激怒了,宋玦奕像暴跳如雷的雄狮,忽然从床上跳了下来,光着脚冲到浴室里,将手中的一沓照片,冲着欧阳木涵扬了扬,然后将这些照片扔在地上。

“你真的在公司加班吗?欧阳木涵,那你告诉我,你在酒店接这个男人又是怎么回事?”

欧阳木涵这才偏过头去看地上的照片,那些照片居然是他和牧冬在一起的照片。

马上欧阳木涵就感觉到不对劲,这些照片,分明就找好了角度,所以不管怎么看,她和牧冬的眼神,都似乎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欧阳木涵当即就愣住了,抬起头来看着宋玦奕,眼睛里闪着愤怒的火焰,“你跟踪我?”

宋玦奕顿了顿,深呼吸一口气,似乎在控制自己不和欧阳木涵发火。

“难道我还没有知道你在做什么的权力吗?”宋玦奕怒声反问道。

“宋玦奕,你知不知道,你的不信任,对我们之间的感情,是一种伤害?”欧阳木涵不知道为什么,在知道宋玦奕在跟踪自己的时候,她居然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

“那你跟我解释,你和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宋玦奕退让了一步,只是问欧阳木涵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虽然她知道,自己这样问,欧阳木涵也不一定会给自己回答。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欧阳木涵将脑袋偏向一边,赌气一般地回应道。

“欧阳木涵,你从来都不告诉我,你在做什么。”宋玦奕也不生气,闷声回应道。

欧阳木涵没有说话,于是宋玦奕上前一步,将欧阳木涵抱进自己的怀里,低声呢喃道:“你什么时候,才可以学着信任我,将你身上的秘密,都告诉我?”

欧阳木涵从他的语气里,可以感受到他的受伤,欧阳木涵突然明白了一些什么,她确实有太多瞒着宋玦奕的事情,可是她没办法去告诉他,自己的秘密啊!

“从四年前,你逃婚离开曲城,四年后回来,我就该知道,你永远不会告诉我,你的秘密。”

宋玦奕慢慢说道:“可是作为男人,你的丈夫,你孩子的父亲,我真的没办法接受,枕边人,瞒着我你的一切秘密,我希望可以为你承担一切。”

“……”听了宋玦奕的话,欧阳木涵的眼眶当即就湿润了,她抬起头,直视着宋玦奕,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知道自己不该瞒着你,可是你相信我好吗?我身上的一切,不是寻常人可以接受的!”

“在我没有将这一切完成之前,我不能让所有人知道我的秘密!”除了说这些,欧阳木涵不知道该怎么向宋玦奕解释,她想要让他相信自己。

听了欧阳木涵的话,宋玦奕叹了一口气,将脑袋埋在欧阳木涵的颈窝里,低声呢喃,“我该拿你怎么办?每次想要生气,对你发脾气,都会怕你比我先发脾气,闹别扭,又带着孩子逃离我的身边。”

“……”欧阳木涵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宋玦奕,在沉默了许久之后,她才终于将宋玦奕推离自己的脖子,轻笑着说道:“你吃飞醋的样子,真是很可爱呢,我很喜欢。”

“为了奖励你这么讨我喜欢,今夜我就奖励你,和我一起沐浴,如何?”欧阳木涵像一个小流氓,勾起宋玦奕的下巴,调戏道。

“这是你自己主动的,不要怪我。”宋玦奕向前咬了一下欧阳木涵的耳垂,低声蛊惑着。

欧阳木涵这才开始感到一阵后怕,自己是不是做错决定了?

可是由不得她反抗,下一秒就被宋玦奕强势地包裹在他的怀里……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