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牧冬对阵陈渣男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871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或许是一夜贪欢,第二天的时候,欧阳木涵愣是没有起来,在床上窝了很久后,到了十点左右,才晃晃悠悠的从床上翻身起来。

而她刚一动身,睡在一边的宋玦奕,就伸手将她抱住,按在自己的怀里。

“再睡一会儿。”宋玦奕都没有睁开眼睛,低声喃喃道。

那语气,就好像是一个小孩子讨要糖果一般,甜得腻人。

欧阳木涵在宋玦奕怀里,怎么动都不能将身后的人推开,直到身后传来威胁。

“你要是再乱动的话,后果自负!”

宋玦奕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沙哑,欧阳木涵马上就僵住了,尤其是耳边还能感觉到他沉重的呼吸声,被子里,有个东西也慢慢抬起头来。

欧阳木涵一动都不敢动,只能僵硬在被子里。

“乖!”宋玦奕轻咬了一下欧阳木涵的耳朵,夸奖道。

说完后,身后响起了他小声的呼噜声。

就这么一瞬间,欧阳木涵才觉得上天待自己真是不薄,有了丈夫,还有孩子……

“妈咪,爸爸,你们该起床了!”

说到孩子,欧阳木涵还没有反应过来,房间的大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然后欧阳月笙冲进房间里,一咕噜跳到两人的床上,在宋玦奕的身上骑马儿玩。

“爸爸,懒鬼,快起来,快起来!”宋玦奕还想睡觉,被这么一打扰,整个人都不好了。

可是睁开眼睛,看到是自己的宝贝女儿,心一下就软了。

“爸爸,你快起来,该起床了!”欧阳月笙继续在宋玦奕的身上撒娇。

“宝贝儿,你先出去,爸爸妈咪马上就起床!”宋玦奕已经睡不下去了,赶紧安抚着欧阳月笙,让她从自己的身上下来。

欧阳木涵乖乖从他的身上起来,转身在欧阳木涵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然后就屁颠屁颠地跑出去了。

等到她出去后,宋玦奕的脸色已经十分不好了。

欧阳木涵躲在被子里偷偷地笑,她收拾不了宋玦奕,可是有人可以啊,谁叫他是女儿奴呢?

“还笑?”冷不防耳边一个凉凉的声音突然响起,于是欧阳木涵就不再笑了。

“看来笙儿该送去幼儿园上学了!”宋玦奕忽然叹息道。

“会不会太小了?”欧阳木涵有些担心地问道,说白了她就是舍不得自己的女儿。

可是想到自己这么忙,根本就没有时间照顾她,也就没有什么舍不得的说法。

“不小,我宋玦奕的女儿,天资聪颖,幼儿园可以应付!”宋玦奕霸气豪迈地说道。

“是是是……”欧阳木涵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起身穿好衣服,和宋玦奕一起走出房间。

打开门才知道,欧阳月笙一直在门外候着,看到他们出来后,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

“爸爸,妈咪,我要去上学了吗?”欧阳月笙问道。

欧阳木涵还想着怎么跟欧阳月笙开口说这个,可是再仔细看去,她的眼睛里分明写满了期待。

宋玦奕和欧阳木涵相视一望,都哭笑不得。

回了公司之后,钟凯欣告诉欧阳木涵,牧冬已经以陈氏企业30股份的持有人去和陈知昂面谈了。听到这里,欧阳木涵有一些担忧,总是觉得牧冬会在陈知昂手里吃亏。

“老板,你没什么好担心的。牧冬那个精灵鬼,肯定不会吃亏。”钟凯欣一眼就看出欧阳木涵在担心什么,赶紧说道。

“哦?你怎么就伐定他不会吃亏呢?”欧阳木涵抬起头,问道。

“他当然不会吃亏啦,老板,我看啊,只有别人在他手里吃亏的分!”钟凯欣说道。

“是吗?”欧阳木涵观察了一下钟凯欣的表情,惊讶地发现她的脸居然红了。

钟凯欣还想说点什么,看到欧阳木涵的眼神,瞬间就不敢再继续开口了。

确实,和钟凯欣说的一样,牧冬根本就没有吃亏,还将陈知昂耍得团团转。

“陈先生说的话,我没有听错吧?”牧冬坐在陈知昂对面,慢悠悠地搅动杯子里的咖啡,慢悠悠地问道。

“你没有听错,我愿意用八千万,买下你手中30%的股份。”陈知昂很认真地说道。

“八千万?一个公司30%的股份,难道就价值八千万吗?陈先生是不是把我当猴子耍呢?”牧冬终于抬起头,语气很认真,但是依旧慢悠悠说道。

“一亿。”陈知昂已经快没有耐心了,这是哪里来的股东,怎么这么大的架子。

“不……卖……”牧冬依旧慢悠悠的。

“你想要多少?不要狮子大开口!”陈知昂急了,他今天已经被这个人给气得说不话来了。

一见面就怼他,你说怼就怼了,他有事要求他,认了就认了。

可是他用这种慢悠悠的语气来怼人,不管你怎么回怼回去,都像是一拳头打在棉花上。

这种感觉,轻而易举,就可以让一个人抓狂。

“我这头狮子,倒是不会开口,不过我会放屁,若是陈先生,觉得和我没有什么好聊的,陈先生大可以起身离开。”牧冬的语气,依旧慢悠悠的,手也慢悠悠地抬起,对向大门口的方向。

陈知昂瞬间就气得说不出话,瞪着牧冬,一双眼睛里闪着怒火。如果不是因为教养,他真的想将牧冬狠狠地打趴到地上。

“不过啊,陈先生可要想清楚了。”不等陈知昂说话,牧冬又继续开口道:“你要是今天离开了,我们的谈判也就不欢而散了,明天的董事会上,我要是说点什么的话,那多不好是不是?”

牧冬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都轻飘飘的,总之就是让人忍不住想要给他一拳头的那种。

“陈先生,真的要想清楚啊!”牧冬抬起头,对着陈知昂怒了努嘴,语重心长、恳切地提醒道。不过下一秒,眼里忽然一凉,端起手中的咖啡,“终于凉了!”

随即喝了一口,“好喝!”

这一过程,似乎都没有把陈知昂放在眼里。

他承认自己是故意的,他就是要气死陈知昂。不过他还是知道自己要守住分寸。

果然下一秒,陈知昂的脸色就不太对了,“你若是没有诚意,我就不用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如果你觉得因为那30%的股份,你就可以在董事会上,胡作非为的话,那我就告诉你,你的如意算盘,不会成真的!”陈知昂继续威胁道。

牧冬当然不为所动,陈知昂会这么说,不过就是看他刚从国外回来,以为他不了解陈氏现在的状况,所以才会这么说,想要让他败下阵来。

可是啊,欧阳木涵早在之前,就将一切给他分析好了,陈氏现在面临的危机,已经不是钱能够解决的事情了!

陈氏原本就是牧家的产业,那些股东们,几乎都是爸爸的好朋友,在陈知昂当上公司总裁的时候,他们都是反对的,不过最后也是看在陈知昂是他姐姐牧涵的男朋友,他又作出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求取同情,所以那些股东们才会把公司交给陈知昂管理。

可是啊,四年的时间,足以看清一切,当他们看清陈知昂的真面目时,自然不想将公司交给他来打理。失了人心,再想重新挽回,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陈先生,是在警告我吗?”牧冬想明白了这一切,所以根本就不用担心,抬起头,依旧还是那种慢悠悠的样子,让陈知昂恨得牙痒痒。

“你既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尤其是你还以这样的态度,就该知道,会面对这样的局面!”陈知昂毫不掩饰自己的倨傲,昂起下巴,藐视地盯着牧冬。

他以为自己这么说,坐在自己对面的人,会有所收敛。可是下一秒,他的表情,马上就僵了一下,瞪大了眼睛看着牧冬。

“呵呵……”牧冬只是轻笑了一声,丝毫不掩饰眉里眼里的嘲讽。

“你在笑什么?”陈知昂更气了,拳头紧紧握住,目光阴狠地看着牧冬。

“陈先生来这里之前,可曾打听过我的名字?”牧冬的眉毛挑了一下,挪了挪身子,给自己换了一个舒服一点的姿势,笑问道。

“你想说什么?”陈知昂一下子被问住了,眼神有些慌乱。他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因为太急功利切,确实忽略了这一点。

“陈先生,在谈判之前,都没有打探清楚,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人,就这样贸然地威胁我,这可不是聪明人应该办的事情啊!”牧冬如实说道。

“……”陈知昂抬起头,张了张嘴巴,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冷冽的眼神,像刀锋一般,静静地盯着牧冬,想要知道他会说些什么。

“陈先生不知道我的存在,可是我对陈先生,确实非常的了解呢!”牧冬慢悠悠地开口道。

“陈氏原来也不叫陈氏,应该说是牧氏的产业。陈先生是前任总裁牧涵的男朋友,牧涵去世后,陈先生当上了牧氏的总裁,将牧氏改了名字,你说是不是?”

“就算是真的,那又怎么样?”陈知昂硬气地反问道。

“是啊,不怎么样。”牧冬轻笑道:“陈先生为了稳住那些股东们,博取同情,装出一副对牧涵终身难忘的模样,博取了他们的同情,算是稳住了自己在公司的地位。”

“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你究竟是谁!”陈知昂听到牧冬说了这么多,马上就急了,低声吼道。

“陈先生,我还没有说够了。”牧冬皱了皱眉头,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不过他马上就眉开眼笑了,“陈先生还不认识我吧?我叫牧冬,是牧涵的亲弟弟……”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像一颗炸弹一样,在陈知昂的脑海里爆炸,几乎让他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这个人,居然是牧涵的亲弟弟?

怎么可能?牧涵明明没有弟弟,她是独生女,怎么可能?

不可能的,一定是这个人在骗他!

“你在骗我?”陈知昂眯着一双眼睛,眼里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狠狠地看着牧冬。

“我为什么要骗你?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身份。”牧冬轻笑了一声,眼神瞬间阴冷了几分,“还是说,陈先生觉得,牧家真的没有人可以威胁你的地位了!”

“你回来这里做什么?”陈知昂追问道。

“陈先生,你以后就会知道的,今天只是一个开胃菜,过几天你就会知道,我究竟要做什么了。”牧冬一边说,一边慢悠悠地摇晃着手中的咖啡,将咖啡一饮而尽,最后看了一眼陈知昂,眼里闪过不知名的光,随即起身,勾起了嘴角,离开了咖啡店……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