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阴险的牧冬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852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欧阳木涵和牧冬聊天,都没有注意到有一个人正无声无息地站在办公室里,慢慢向她靠近。

欧阳木涵挂断电话后,就闭上眼睛,用手按了按太阳穴,都没有注意到这个人的动静。

“夜深天凉,郊区风大?你和谁打电话呢,这么关心人家?”

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欧阳木涵猛地抬起头来,就正好对上宋玦奕那双阴霾的眼神。

她愣了一下,这又是怎么啦?怎么感觉又在吃飞醋了?

“我问你话呢,你在和谁打电话?”宋玦奕皱着眉头,将问题又问了一遍。

“没有啊,就很平常的一个电话而已。”欧阳木涵张了张嘴巴,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你当我傻啊,还是你觉得自己很聪明?”宋玦奕眉头皱得更紧,语气都有些不和善了,“一个普通的电话,你会提醒人家夜深天凉?”

“真的就是一个普通的电话,我瞒着你干嘛?难道你怀疑我在外面包养小白脸?”欧阳木涵可以确定,宋玦奕是真的生气了,于是站起身来,向他走去,笑着逼问道。

“你敢!”宋玦奕冷声喝道。

“宋玦奕,你长点智商行吗?还真当真了!”欧阳木涵没好气,怎么觉得自己在和一个小孩交流。

“以后不准关心别的男人!”欧阳木涵走近后,宋玦奕就一把将对方拽进自己的怀里,低声闷闷地警告道。欧阳木涵更觉得好笑了,这家伙还真的当真了。

“行了,行了,我听你的,还不行吗!”欧阳木涵像哄小孩一般。

“对了,你怎么突然来我公司了?”正在这个时候,欧阳木涵才想着问道。

“婚礼那边已经安排得差不多了,我呢,就要好好地休息一下,准备当我的准新郎,就将工作都扔给林清啦,所以我闲来无事,就来这里接你回家了!”宋玦奕很郑重地解释道。

“就这么简单?”欧阳木涵挑了挑眉头,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她怎么觉得他是来监视自己的呢?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巧,一进来就听到她和牧冬打电话?

“好吧,我是工作经过这里,顺路来接你回家的。”宋玦奕赌气一般回应道。

“……”欧阳木涵一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回去的路上,欧阳木涵看了看身旁认真开车的宋玦奕,想到了什么,忽然问道:“婚礼的时候,你家里会来吗?”

“……你希望他们来吗?”宋玦奕顿了顿,将问题抛给了欧阳木涵。

“现在的情况看来,应该是他们愿不愿意来吧!”欧阳木涵如实说道。

“这个你倒是不用担心,只要爷爷来,他们不敢不来。”宋玦奕显得一点都不担心,似乎已经伐定了宋中天会出现在婚礼现场。

“可是你爷爷真的会来吗?”欧阳木涵想到了那个将她和笙儿限制在宋家的古怪老头儿,看起来不像是坏人,可是偏偏做出的事情,让人喜欢不起来。

“他没有理由不来,如果他不来,他这辈子都别想见到自己的孙女儿!”宋玦奕肯定地说。

“哦,你是在威胁你爷爷吧!”欧阳木涵有些不相信地问道,宋玦奕还真的敢。

“有什么不敢的?他想要得到什么,总要付出一点代价,而且他还没有付出什么,就是接受你入宋家的门而已。”宋玦奕摇了摇头,简单地分析道。

“原来如此。”欧阳木涵点头,又继续说道:“有时候觉得你和你家人相处真奇怪,算计来算计去的,老的算计小的,小的算计老的,最后还不知道谁算计了谁!”

“你只需要知道,你的老公,不会是被算计的那个!”宋玦奕十分肯定地说,丝毫不想掩饰眼中的自豪,“你老公的智商,碾压那群人!”

“……是嘛……”欧阳木涵扯了扯嘴角,不知道该不该回应宋玦奕。

“你这段时间都在忙什么?”快到家的时候,宋玦奕忽然问道。

“除了忙公司的事情,我还能忙什么?”欧阳木涵闪了闪神色,将视线转向窗外,回答道。

“你最近不太对劲。”宋玦奕没有明说,不过他的暗示,欧阳木涵是感觉到了。

“你觉得我会瞒着你什么?说来说去,也不过是公司的事情,没什么好瞒的啊!”欧阳木涵耸了耸肩膀,想让自己看起来自在一些。

可是她怎么可能瞒得住宋玦奕,宋玦奕打量她的眼神,让她有种犯罪被抓住的感觉。

“到家了,不知道笙儿在做什么!”欧阳木涵巧妙地换了一个话题。

宋玦奕不打算继续追问,于是就不再说话了,和欧阳木涵一起钻出车子,回到家中。

第二日,牧冬不知道脑袋里哪根筋打错了,居然去了陈知昂的公司。

一路大摇大摆的牧冬,时不时向一群小姑娘们抛抛媚眼,逗弄下感情,很快就引起了公司的轰动。陈知昂在办公室里,刚刚还遭受到董事会的连环炮轰,在看到牧冬突然出现后,眼角抽了抽,有一种想将牧冬扇死的冲动。

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这个时候,来公司做什么?

牧冬走在楼道上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摄像头,竟然冲摄像头作出一个鬼脸,然后哈哈大笑着扬长而去,可想而知,对于在电脑面前看到这一幕的陈知昂来说,那是实打实地打脸啊!

按捺住胸腔中的怒火,陈知昂拿出了手机,给自己的助理打了电话,电话接通后,不等助理说话,陈知昂就直接吼道:“你把突然出现在公司那个臭小子带到我的办公室,记住,一定不能让董事会的人看到他!”

要是被董事会的人看到他,连环炮轰估计要改成定时炸弹了。

助理挂了电话,就赶紧向楼道跑去,可是就算他跑得再快,都已经来不及了。

他找到牧冬的时候,他正好和董事会的周董和杨董撞面,此时正相谈甚欢。

周董是知道牧冬存在的,而杨董,也是牧冬爸爸生前的好友。

助理暗叫不好,转过身去给陈知昂打电话,“总裁,我去的时候,那小子已经和两个董事聊起来了!”助理说这话的时候,都吞吞吐吐的。

闻言陈知昂深呼吸一口气,又继续问道:“是哪两个董事?”

他现在只希望不要是牧涵爸爸那几个衷心的朋友,在公司里,他最烦那些人了!

“……周董和杨董。”助理当然了解陈知昂的心思,迟疑了片刻后,还是如实说道。

“shit!”陈知昂暗骂一声,那小子果然是来者不善,故意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公司里!

“总裁,现在该怎么办?”助理等着陈知昂的安排。

“等他们聊完后,你马上将那臭小子带到我办公室里来。”陈知昂忍住怒气,冷静地说。

“可是总裁,他们好像要走出公司了,似乎是要出去吃饭。”助理哆哆嗦嗦地回答道。

“……”陈知昂只好作罢,忍住心中的怒火,将电话挂断。

可是电话挂断后,他还是不能忍住自己的怒火,竟然将办公桌上的东西全都推翻在地上。

“嘭”地一声,经过他办公室的一个下属,身体抖了一下,不敢再给他送文件过去。

这段时间,公司局势不稳,总裁的脾气动不动就发,他们都会躲得远远的。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陈知昂喃喃问道,这个时候的他,十分无助。

而在咖啡厅的牧冬和两位董事,确实相谈甚欢。

杨董惊讶地看着牧冬,还是有些不太相信眼前的这位竟然是已故好友的儿子!

“周董,这位真的是,是牧老哥的儿子吗?”杨董还想再确定这个事实。

周董当即就笑了,看向牧冬,笑道:“冬儿,你快告诉你杨伯父,你是不是牧老哥的儿子。”

牧冬点头,看向杨董,笑道:“杨伯父,您好,我叫牧冬。”

牧冬长相本来就讨人喜欢,加上嘴又甜,在介绍了自己之后,就将杨董哄得天花乱坠,哈哈大笑。

“现在相信他是牧老哥的儿子了吧?”周董趁机问向杨董。

“确定了,确定了,他那张脸,和牧老哥很是神似,尤其是那双眼睛,更是和牧涵小姐--”杨董说着,竟然不由自主地提到了牧涵,不过很快就收敛了。

周董看到牧冬脸色一变,知道他是想到自己的姐姐了,于是赶紧出来缓和气氛,“一看就知道是牧老哥的儿子,怎么可能会有错嘛!”

说完后,两人一起哈哈大笑,笑声中,有一种畅快。

他们还以为故人已经绝后了,可是不仅没有,最后竟然有了一个儿子!

“可是……”杨董忽然想到什么,看向牧冬,“你怎么会一直在国外不回来呢?”

确实,这个事情会让很多疑惑,家里发生大事的时候,牧冬都不曾回来,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忽然提出要回来呢?

牧冬顿了顿,平静地回应道:“实不相瞒,我天生心脏不好,一直在国外治疗。”

“国外负责照顾我的阿姨,担心我受到刺激,影响我的病情,所以就一直瞒着我。”牧冬继续解释道:“这一切,都还是我在一年前,手术成功之后,阿姨才将这一切告诉我的。”

说着牧冬低下头,神色十分暗淡,“我都没有想到,父母和姐姐竟然都……”

“好了,不要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现在你回来了,我和你杨伯父一定会帮助,把那姓陈的那个人给拉下马,牧家的产业,是你的,就永远都是你的!”看到牧冬这么伤心,周董赶紧出来说道。

“周伯父,你真的愿意帮助我吗?”牧冬趁机抬起头来问道,眼中还挂着泪珠。

“当然会帮助你,你是牧老哥的儿子,牧家本来就应该是属于你的,鸠占鹊巢,那算什么事儿?”说到这里,周董和杨董就十分来气。

鸠占鹊巢也就罢了,关键是那只鸠居然还对他们这些人指手画脚,孰可忍孰不可忍!

看到两人的样子,牧冬在他们看不到的角落,轻轻勾起嘴角。

果然和欧阳木涵调查出的资料一样,陈知昂接手公司之后,因为太作,已经将董事会的人得罪了个遍。现在已经是孤立无援的状况了,只能说不作就不会死。

现在这群董事都想要把陈知昂拉下马,不管是谁来当董事长,不管是谁接管公司当总裁,他们都不希望那个人是陈知昂!

牧冬就是明白这一切,所以才会在今天开董事会的时候,趁机来到公司。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