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吃醋的宋玦奕?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071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欧阳木涵愣了一下,心想这宋玦奕怎么会找到这里来?他是散步到这里的呢?还是特意来找自己的?

欧阳木涵不敢想象是后者,毕竟他一直在学校门口等自己,当然她也不会傻到以为是前者。

“丫头,我在你们学校门口等了你这么久,你居然来这里勾引男子,你好让我伤心。”宋玦奕只是不动声色地看着被杜城睿抱在怀里的欧阳木涵,面上居然一丝表情都没有。

欧阳木涵疙疸了一下,这是宋玦奕发怒的前兆啊,她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

想到这里,欧阳木涵赶紧从杜城睿怀里起身,一跌一跌地走到宋玦奕神身边,低头不说话。

宋玦奕顺势将欧阳木涵抱在自己怀里,问道:“脚伤到了?”

欧阳木涵点头,正准备买一下可怜相,赚取宋玦奕的同情,后者似乎一早就知道他会怎么说,不等她说话,就马上开口道:“翻墙的时候扭的吧?”

“……”

欧阳木涵无言以对,她哪里是翻墙弄的,她连墙壁都没有碰到好吗?

不过这个时候,就算她怎么解释,宋玦奕都是不会相信自己的。

“你翻墙做什么?”

“……”废话,当然是为了躲你。欧阳木涵一翻白眼,在心里吐槽道。

“不想和我一起去参加那个晚会?”

“……”可不是嘛,谁要去参加什么鬼晚会?

“你不说话,是什么意思?欧阳木涵,嘴长在你身上,是用来说话的。”

“……”欧阳木涵还是选择保持沉默。

“你若是再不说话……”就在欧阳木涵准备一直沉默的时候,宋玦奕突然凑近她的耳边,低声而又暧昧地说道:“我就当着这个男人的面,亲你亲到喘不过气。”

“!”欧阳木涵听了这话,心里马上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转过头去看着宋玦奕,像是在看着什么鬼东西一般。这个人怎么会有如此龌龊的想法?

“我没有翻墙,刚才走的时候,太过于匆忙,所以才扭到脚了。”欧阳木涵迫于威压,赶紧回答道。

“你来这里做什么?”宋玦奕没有打算放过她,继续追问道。

“我不想去参加晚会,想从这里翻出去。”欧阳木涵如实道。

“……”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对话,生生将一旁的杜城睿忽视在一旁。

过了约莫一会儿,宋玦奕似乎才注意到杜城睿的存在,看向他,问道:“这位先生,你是?”

“我是木涵同学新来的英语老师,我叫杜城睿。”

“杜城睿?”宋玦奕喃喃将这个名字念出来,一时之间想不起来是在什么地方听过。

“请问我们见过吗?”宋玦奕认真地问道。

“你是?”杜城睿一笑,反问道。

“曲城宋氏宋玦奕。”宋玦奕沉声回答道。

“我知道你,你以前也是在明城中学吧?你是我的直系学长。”杜城睿马上就想起了这个名字。

宋玦奕,在他上大学的那一会,因为太过于吐出,在这个贵族学校里,留下了不灭的传奇。

“你知道我?”宋玦奕眉头一挑,感到有些意外了。

“学长留下的传奇,我们那一届人尽皆知。”杜城睿含蓄地笑了,走上前来主动与宋玦奕握手。

后者出于礼貌回握了一下他的手,而杜城睿的视线又转回到欧阳木涵身上,问道:“不知道木涵同学和宋玦奕学长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未婚妻。”

“他是我叔叔!”

“……”

……

顿时无语,尴尬的气愤弥漫在空气里。

欧阳木涵和宋玦奕相视一望,各怀心思。

杜城睿一时有些懵逼,这个关系,实在是有点复杂啊……

“咳咳……”欧阳木涵咳嗽了一声,有些歉意地笑道:“我叔叔和你开玩笑呢!”

“……”杜城睿更加无语了,哪里会有叔叔和自己的小侄女这么开玩笑的?

“这样的话,那就--”

“谁说我是她叔叔?我是他未婚夫,什么时候,成她叔叔了?”杜城睿还没有说完,就被宋玦奕打断道,他今天频频被欧阳木涵打脸,谁知道是怎么回事!

叔叔?

他就算是年纪大了点,那也是英俊翩翩的好吗?难道她不能正常一点和他交往吗?

欧阳木涵还想反驳,就被宋玦奕一把抱在怀里,然后下一秒,他的将自己的脑袋板正,对上他,然后下一秒,他的脸在眼前放大,接着唇上一阵濡湿。

宋玦奕,居然在这个时候吻了自己?

欧阳木涵感到十足的愤怒,这个宋玦奕实在是太过分了!

就算是游戏,也没有必要一直占她的便宜不是吗?

如果他需要她的配合,直接说就是了,怎么还可以这么过分?

欧阳木涵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伸手将宋玦奕推开,气愤地看着她。

可是下一秒,又再一次被宋玦奕紧紧地框在怀里。

宋玦奕挑衅一般地看着杜城睿,嘴唇上的笑意慢慢地拉大,然后问道:“杜老师,不好意思,我的未婚妻有点调皮,让杜老师见笑了。”

“……”

杜城睿还能说什么?虽然心里好奇,这么一大把年纪的男人,怎么成了人家的未婚夫。不过对他刺激最大的,还是看着宋玦奕吻上欧阳木涵的那一瞬间,他竟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失去了一般。

“宋先生哪里的话,竟然是你的未婚妻,那我离开便是,不能打扰到你们不是吗?”

“杜老师有心了。”宋玦奕含唇一笑,目送着杜城睿离开。

欧阳木涵看着杜城睿离开的背影,心里闪过一丝抽疼,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当年他选择出国,将她一个人留在这里一样。

她当时多么无助啊,每一个夜晚,都要听着音乐才能入睡。

可是这个人呢?却从来都没有传来过任何消息。

可是如今,她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为什么会觉得很难过呢?

这一刻,欧阳木涵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微微勾起唇角。

有些人,一旦失去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宋玦奕一回头,就看到欧阳木涵那双悲切的眼睛,心里不禁产生了一丝怒气。

难道欧阳木涵真的被那个叫杜城睿的吸引过去了吗?

“舍不得?舍不得就追上去,我保证不打断你的腿!”宋玦奕霸道地说道。

“你?”欧阳木涵回过神,转过头来看着宋玦奕,不禁笑了,“你若是能够打断我的腿,随意。”

“……”宋玦奕显得有些狼狈,上前一步,将欧阳木涵拦腰抱起,一直向学校大门的方向走去。

“你放我下来!”欧阳木涵小小的身子,在宋玦奕宽大的怀抱里挣扎,可是越挣扎,宋玦奕将她抱得越紧,下一秒她仿佛已经不能呼吸了。

“晚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你如果不准备一下,难道就想以这样的方式和我一起参加晚会吗?”

“那你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欧阳木涵反驳道。

“你脚受伤了,你自己走出去,要走到什么时候,这样比较省事!”宋玦奕将欧阳木涵紧紧地框着,不让她乱动。

“你……!”宋玦奕说得好有道理,她竟然找不到理由反驳。

就这样,欧阳木涵忍受着众人诧异的目光,穿梭了大半个学校,来到了学校大门。然后又在街道上路人的目光中,被宋玦奕抱进了车子里。

一路下来,欧阳木涵自己倒是觉得没什么,只是抱着她的宋玦奕呼吸越来越沉重。

欧阳木涵勾唇一笑,看向宋玦奕,半晌,挑衅着问道:“就这样抱着我,宋先生都会有反应,宋先生真是饥不择食呢!”

“饥不择食?你说得没错,我就是饥不择食,不然我怎么会去吃屎?”

“……你!”欧阳木涵瞪大了眼睛,狠狠地盯着宋玦奕,“你在胡说什么!”

他居然说她是那种东西?这一下子,欧阳木涵的脾气是一下被刺激上来了。

长这么大以来,包括前世牧涵活过的二十多年,她还是第一次被人骂成这种东西。

“我胡说?是你说我饥不择食啊,人类饥不择食的最大极限,不就是吃屎吗?”宋玦奕毫不客气。

“……”欧阳木涵没有说话了,将头偏开,不再和宋玦奕争执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