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宋中天的可怜之处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310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回到宋家主宅的时候,宋中天难得一次没有板着脸色,整个人看上去和蔼可亲,倒还真的像是欢迎自己孙女儿回家的曾祖父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欧阳木涵总是可以感觉到,宋中天看向自己的视线里,有一种似有似无的笑意,那种笑意,让人觉得他对于什么事情胸有成竹一般。

欧阳木涵有些郁闷了,难道宋中天还想对自己和女儿做出什么事情吗?

等到欧阳木涵想要仔细去观察,宋中天却不动声色地挪开视线,和宋玦奕洽谈甚欢。

这个老狐狸!

欧阳木涵忍不住在心里骂道,可是在宋家的地盘上,她只能小心翼翼地护住欧阳月笙。

“我的乖孙女,曾爷爷想死你了!”就在这个时候,宋中天将视线转向欧阳月笙。

欧阳木涵一愣,瞬间护犊子的心情窜了出来,有些防备地看着宋中天。

见此宋中天有些不在意地笑了,道:“孙媳妇,难道你还会担心我会对孩子做什么吗?”

“她毕竟是我的亲曾孙女儿,你这个担心可是多余的啊!”宋中天爽朗地笑道,想要给人一丝温和的力量,可是无奈于一辈子算计太多,所以不管怎么装,都是没有用的。

欧阳木涵想到这里,心里有些嗤之以鼻,不过还是将视线转向宋玦奕,将选择权交给他。

宋玦奕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欧阳木涵这才不情愿地将欧阳月笙带到宋中天面前。

宋中天对于这个曾孙女还是十分喜欢的,那眼神中的宠溺骗不了人。不过欧阳木涵还是十分不舒服,毕竟那是自己的女儿,她不希望被人像一块肉一样,觊觎着。

“孙媳妇还是很听这臭小子的话啊!”宋中天抱住欧阳月笙,在怀里爱不释手,然后将视线转向两人,哈哈大笑着。

“夫唱妇随,家族兴旺,什么时候,再给我添一个大胖孙子就好了!”

“……”欧阳木涵只觉得额头上滑过一道道黑线,不过却并没有将视线转向宋中天,无奈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孩子,一个就够了,难道还要再生一个,给你们利用吗?

她可没有忘记,宋玦奕对接管家族生意的无奈,分明就是一个大家族里,帮忙管理赚钱的工具吗!

当然,如果以后她的孩子,愿意从事这份工作的话,她没有一点怨言。

“今天中午就在这里吃饭了,昨天有个朋友,从国外给我寄了一些新鲜的松露,倒是可以值得一试,知道孙媳妇你们今天要来,我特地连夜请了法国的专业厨师,今天就好好吃点吧!”

欧阳木涵无语,就为了吃个松露,还要连夜从法国请来厨师,这宋家的生活,会不会太奢侈了?不过接下来宋中天的话,更让她觉得惊讶。

“其实我是觉得,松露应该煮火锅的,可是管家说那样不营养,唉,人老了啊,连吃点自己喜欢的食物,都要受人限制,唉……”说着宋中天更是叹了一口气。

欧阳木涵已经无语以对了,松露拿来煮火锅吃,也就只有这个财大气粗的宋老头干得出来了。

转身看向宋玦奕,都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一丝无奈,这千万可别真的让他们两个人吃松露火锅。

欧阳月笙不懂得松露是什么东西,只能睁着大眼睛懵懂地看着宋中天。

宋中天似乎是真的很喜欢笙儿这个曾孙女儿,她到了他的怀里后,他就一直爱不释手,生怕欧阳木涵会突然把孩子抱走一般。

欧阳木涵当然不会这样做,她只是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反正也就只有今天而已,吃了饭之后,她马上就带着欧阳月笙离开。

到了中午十一点半左右,那边的大厨精心准备的食物似乎已经好了,管家在宋中天耳边言语了一句,宋中天脸色一变,不过很快就掩饰掉了,他站起身,牵着欧阳月笙,向餐厅屋子走去。

“走了,我们去吃东西咯!”这一刻的宋中天,牵着欧阳月笙往前面跑,真的就像是一个老顽童一般,欧阳木涵将视线转向宋玦奕,那眼神分明就是在问:这还是你爷爷吗?

宋玦奕看了看宋中天的背影,沉默了半晌,方才说道:“他一声严苛惯了,到了我这一辈还要和我斗智斗勇,让我有能力接手家族企业,所以他这一辈子,估计最想得到的是,儿孙绕膝下的乐趣吧!”

“这样吧,照你这么说来,你这爷爷,还真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咯!”

“没办法,宋家是他一手创办的,他为了宋家,操碎了不少心啊!”宋玦奕又叹息道。

“想不到你还挺关心你爷爷的!”欧阳木涵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

“等你了解了这个老头,你就会知道,他的一生有多悲哀了。”宋玦奕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地回应道,似乎想到了宋中天的一生,为此叹息一声。

“什么事情?”欧阳木涵好奇地问道,她从来没有听过宋家的秘闻。

“就是--”

“到了,你们两个快一点,要吃饭了!”宋玦奕刚刚说到一半,突然被宋中天一声打断了。宋玦奕抬头看了看宋中天的背影,又转向欧阳木涵,低声在她耳边说道:“这老家伙听到我们在说什么了,我有时间再告诉你,这老家伙,什么不行,就这双耳朵,比谁都灵敏!”

说完后,就牵着欧阳木涵向前面走去,跟上宋中天的速度。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欧阳木涵心里想的还是,刚才宋中天突然一变的脸色,她总觉得,这脸色突然一变,和自己今天隐隐担心的事情有关系,可是她又说不出什么来。

宋家主宅用餐的地方是相当大的,这也是欧阳木涵第一次在这里用餐。

大厅很大,顶层上是装饰素朴却不失优雅的琉璃盏,照得房间里犹如白昼。

欧阳木涵不禁有些咋舌,一个用餐的地方,搞得跟宫廷一样,会不会有些太高调了?

不过宋中天似乎并没有觉得这样装饰不好,带着欧阳月笙坐在自己旁边,还一个劲地指着天顶问道:“这个好不好看?这也是曾爷爷专门请人设计的!”

欧阳月笙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天花板,于是就一个劲地拍手叫好,“真的好好看啊,像星星一样。”

听了欧阳月笙的话,宋中天的脸色中,流露出一丝满足。眼角的余光时不时转向宋玦奕,那小眼神,分明是想要证明什么。

欧阳木涵感到不解,转向宋玦奕,只听后者轻声说道:“在我小的时候,他将我从外面接回来,也是这样问我的,只是那个时候,我把宋家当做是害死我母亲的凶手,所以就冷声反驳了他。”

“这老头,可能是到了现在都还惦记着,今天觉得扬眉吐气了吧!”宋玦奕又补充道。

欧阳木涵再一次咋舌,忽然有些明白这个老人了,一个人住在这偌大的城堡里,身下的儿子们都在惦记着自己的财产,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合眼缘的继承人,可是这个继承人,还一个劲和他作对,你说换做哪个老人心里会好受呢?

可是想到了什么,欧阳木涵偏过头去看身边的宋玦奕,忽然感到一丝疑惑:难道宋玦奕真的如他表现得这般,对自己的爷爷,十分厌恶吗?

宋中天阅人无数,如果宋玦奕对他不是真心的,他应该不会放心地把宋家交到宋玦奕手中。

欧阳木涵想明白了这一切,心想或许这一切,都是他们爷孙两人做给其他人看的。

你说如果,让那些儿子女儿们知道,他们关系好的话,那还不得担心自己会失去应得的东西。

“唉!”想到这里,欧阳木涵就不禁叹了一口气,豪门是非多啊!

“你在叹息什么?”宋玦奕听到欧阳木涵的叹息,转过头来低声问道。

“没什么。”欧阳木涵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一句话,宋玦奕也就不再多问了。

这时候,房子里的仆人们开始上菜,每一个菜,都做得十分精致,果然是法国大厨的手艺。

咋一看去,真的是中式、西式食物都应有尽有,宋中天今天果然真的是带他们来吃饭的。

上菜之后,宋中天就不太关注他们两人了,不停地问欧阳月笙要吃什么,然后让管家给她夹,真的是极其宠溺自己的曾孙女了。

“爸爸,请他们一家来这里吃饭,怎么也不和我打声招呼,一家人吃饭,怎么可能会没有我们呢?”就在他们吃饭的时候,忽然一道生意阴阳怪气地响起。

众人回过头去,宋玦然、宋启明都往这边走来,其中还有两个欧阳木涵没有见过的人。

其中一个中年妇人,站在宋启明身边,一脸倨傲地看着欧阳木涵,不用说话,眼神中的一切,已经代表了一切。而至于另外一个看起来比较年轻的女人,不过欧阳木涵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猜测到,她大概也是三十上下,至少应该是宋玦奕的同龄人了。

而欧阳木涵也注意到了,宋玦奕在看到女人的那一瞬间,眼睛瞬间就睁大了,不可思议地望着女人,然后不由自主地站起了身。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