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青梅?竹马?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321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看到宋玦奕这么反常的一面,心思缜密的欧阳木涵,马上就猜到他们之间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

能让凡事波澜不惊的宋玦奕,有这么大的反应,看来这个女人,真的是不简单啊!

想到这里,欧阳木涵不禁抬起头,去细细打量这个女人。

一双勾人的丹凤眼,加上小巧玲珑的鼻子,还有那缨红色的红唇,浑身上下散发着吸引男人的女人味,前世的欧阳木涵阅人无数,知道这才是男人喜欢的那种女人。

也难怪,宋玦奕会这么大的反应了。

理清楚这些,欧阳木涵的心里有些难过,不过她还是没有丝毫流露,只是静静地看着。

宋玦奕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下意识地转向欧阳木涵,确定她没有任何反应后,心里突的一下,他太了解欧阳木涵了,她越是平静,就越是说明这件事情对她的影响很大。

宋玦奕冷静下来,看向站在面前的四个人,沉声问道:“你们今天来做什么?”

“呦,小弟,你这话说的,好像我们就不能来似的,爷爷设家宴,都不请我们,这又是几个意思?”宋玦然站出来,阴阳怪气地说道。

宋玦奕的视线在那个女人身上停了一瞬,然后看向宋中天,没有说话了。在宋家的主宅里,宋中天,是唯一有权力发话的人。

“今天不过就是一场家宴罢了,竟然都来了,那就坐下吧!”宋中天对于突然出现的四个人,打扰了自己和曾孙女相处的乐趣,心里有些不爽,不过还是给管家使个眼色,让他给他们几个安排椅子。

管家心领神会,让下人搬来四只椅子和四份餐具。

四人落座后,宋启明才看向宋玦奕,低声说道:“倾雅都亲自到家里来找你了,你怎么不打一个招呼?毕竟人家刚从外面回来,就来见你了!”

听到这些话,欧阳木涵就知道,好戏要上演了。

所以她也不着急,就静静地看着,宋玦奕要怎么做咯。

宋玦奕看向那个叫倾雅的女人,脸色冷得可以结成冰霜,不过随即宋玦奕还是缓和了几分,低声问道:“你回来做什么?”

倾雅似乎有些受宠若惊,整个人显得有些慌乱,“我听家里说,你要结婚了,所以我就回国来看看,只是看看,我……”

“看看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又或者说看看我找的是什么样的一个女人?”宋玦奕好不客气地问道,语气中也多了几分嘲讽。

听了这话,欧阳木涵心里咯噔了一下,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狗血剧情?男人要结婚了,女朋友找上门……

欧阳木涵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张了张嘴巴,看了宋玦奕一眼。对方也感受到她的视线,于是偏过头来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意。

欧阳木涵挑了挑眉头,宋玦奕是觉得她在担心吗?然而其实她有什么好担心的?

不过下一秒欧阳木涵就愣住了,因为倾雅的视线也顺着宋玦奕的视线,转向她。

这一次,是正面相视,欧阳木涵突然发现了一个有些神奇的事情。

从正面看过去,她和倾雅的眉目之间,竟然有几分相似。

只是她的脸,要清瘦一些,而倾雅看起来要圆润一点。

宋启明的老婆也注意到欧阳木涵发现这一点了,嘴角微微勾起,看向宋玦奕,笑道:“你从小和倾雅一起长大,当初要不是倾雅有事情,可能现在能成为你新娘的人,就是倾雅无疑了。”

欧阳木涵脸色一变,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吗?

她对于眼前的认知,还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地转过头去看向宋玦奕,希望他可以给出一个态度。可是宋玦奕在听到这些话后,只是将脑袋低着,一句话都没有说。

欧阳木涵的心一点点地沉下去,忽然有些觉得,今天的一切安排都是故意的。

“吃饭就吃饭,说这么多做什么?”就在这个时候,宋中天沉声呵斥道。

众人这才安静了下来,怪异的气氛在所有人之间流传,就连下人们,都屏住了呼吸。

吃东西的所有,倾雅的目光一直在宋玦奕身上打转,即使是被欧阳木涵看到了,也舍不得挪开。这一看就是在大张旗鼓的勾引了,欧阳木涵知道,那种眉目传情的眼神,最容易勾引男人了。

欧阳木涵有些郁闷,好在这个时候,宋玦奕没有任何反应,时不时给她夹菜,直接忽视掉了倾雅的目光。倾雅被这么忽视,饶是脸皮再厚,面子上也有些挂不住。

随即一双目光转过来看着欧阳木涵,仿佛要将她吞入腹中一般。

欧阳木涵勾了勾嘴角,宋玦奕的表现,还算让人满意。

倾雅有些无措,她没有想到,在欧阳木涵面前,宋玦奕居然会这么无视自己。

“啊!”忽然倾雅一声尖叫,众人的目光向她挪去,原来是她在吃东西的时候,将汤汁撒在衣裙上了,女孩子都爱干净,这一下,瞬间就让她不知所措。

“没有烫到吧?快去洗手间洗洗!”宋玦然赶紧说道。

“对啊,要是弄脏了可不好了,这件衣服怕是很贵吧!”宋启明的老婆也站出来说道,不过说出这话的时候,她的眼神,一直在似有似无地瞄着欧阳木涵,眼角有些嘲讽。

欧阳木涵挑了挑眉头,这件衣服很贵?有多贵?这个眼神是在暗示她没有衣品吗?

欧阳木涵不禁觉得有几分好笑了,这个人的脑子难道都被这些塞满了吗?衣服被汤汁溅到了就算了,还要给自己强行加这么多心理戏,这是有病吧?

“没关系,我去洗手间洗洗就好了!”倾雅莞尔一笑,从椅子上起身,目光都在似有似无地扫向宋玦奕,可是对方都对这一切熟视无睹,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倾雅面色流露出一抹失望,不过还是转身去了洗手间。

在倾雅去洗手间的时候,没个人的表情都十分怪异,估计一张餐桌上,最正常的就只有欧阳月笙和欧阳木涵母女两人了。

欧阳月笙是因为对这一切都不懂,只是知道一个不认识的阿姨衣服弄脏了要去洗手间。

而欧阳木涵则是对这一切都毫不在意,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这点小事算什么?

欧阳木涵耸了耸肩膀,继续吃自己的东西,忽然包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欧阳木涵以为是公司来信,赶紧拿出手机,却看到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

欧阳木涵一愣,点开信息一看,上面就简单的一句话:

宋玦奕是我的!

刚看完,欧阳木涵还在好奇,是谁这么无聊,然后下一秒,信息又发过来了。

这一次更直接、更霸气。

你等着瞧。

瞧?欧阳木涵当即就笑了,这个人的脑袋里是不是塞了狗屎啊?她没事去瞧什么?看看自己的男人有没有出轨吗?

这样明显的信息,欧阳木涵不用猜,也知道是谁给自己发过来的,除了刚才出现的倾雅还能有谁?不过欧阳木涵好奇的是,对方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号码的。

欧阳木涵没有回应,将手机收在一边,然后继续吃东西。

“啊!”正在这个时候,又是一道声音从过道里传来,众人闻声望去,只见倾雅倒在了地上,刚才的尖叫声就是她发出来的。

欧阳木涵还在心里嘲讽,这么幼稚的伎俩,拿出来也不嫌丢人。

可是刚嘲讽完,身边一道黑影一闪而过,马上就冲到倾雅的面前,将她拦腰抱起,来到沙发旁边,将倾雅放下后,却是一言不发。

而倾雅则是趁机抬头,可怜巴巴地看着宋玦奕,堵着红唇道:“玦奕,好疼~”

宋玦奕还是不说话,感受到身后一道炙热的目光,他回过头来,正好对上欧阳木涵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此时此刻的欧阳木涵,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头顶上的绿草,在阳光的洗礼下,在慢慢地生长,转眼就是一片草原。

她这是被绿了吗?自己的男人当着自己的面去抱别的女人?

这么幼稚的伎俩,只要稍加判断,就可以知道是真是假,如果不是因为打从心底里在乎,又怎么会上当?所以说刚才的一切,都是伪装,都是做给她看的?

想到这里,欧阳木涵就不禁在心里冷笑,她是不是还应该要感谢宋玦奕,这么给她面子?

想到这里,欧阳木涵脸上的冷笑更甚,阴测测地看着,让宋玦奕仿佛觉得被自己被她剥光了一般。可是他更喜欢在床上被欧阳木涵剥光啊,而不是在这样的场合。

“啊,疼,玦奕。”正在宋玦奕和欧阳木涵眼神对视的时候,倾雅的声音又响起,宋玦奕心里一紧张,赶紧蹲下身子,去检查她的脚伤。

宋玦奕脱下倾雅的高跟鞋,轻轻地揉着,“还疼吗?”

“不疼,你给我揉,我一点都不疼。”倾雅看到宋玦奕还这么关心自己,嘴角的笑意更加明显,说出这话的时候,眼角的余光,时不时扫向欧阳木涵。

那眼里的挑衅十足,分明是在说:瞧,我赢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