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家宴风波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360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欧阳木涵脸色一变,恨不得将宋玦奕从那个女人跟前拉过来。可是转而想到这里有这么多人,在看着自己的笑话,她又忍住了这个冲动,眼神瞬间恢复平静。

宋玦奕似乎并没有感受到欧阳木涵的变化,依旧低着头给倾雅揉脚,在揉到一半的时候,倾雅忽然柔声唤了一声“玦奕哥”,那声音,甜得腻人,已经将周围的人忽视得一干二净了。

欧阳木涵,她这个正主,就这样成了小三发嗲的背景。

欧阳木涵看着这一切,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在奔腾,拳头在桌子下紧紧地握着,面上却依旧是云淡风轻,仿佛并没有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任凭你风吹雨打,草原上无风也无雨。

宋玦奕哪里不知道欧阳木涵的感受,可是他没办法放着这个女人不管不顾,即使知道,她一直在伪装,可是他做不到熟视无睹。

看到这一切,宋启明的老婆嘴角继续勾起,在看向欧阳木涵的时候,眼里满是挑衅的笑意,似乎在说,就算是要嫁给宋玦奕又如何,只要他心里没有你,你在宋家,还是什么都没有。

欧阳木涵当然知道知道这一切的背后代表了什么,只是面上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罢了。云淡风轻的欧阳木涵,在这一刻,只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宋玦奕给倾雅揉了很久后,将她的脚,轻轻地放在一边,低声说道:“还疼吗?”

“不疼了,一点都不疼了。”倾雅眉目含笑,对宋玦奕说道。

“没事就好,我们过去吃东西吧。”这一刻的宋玦奕,面对倾雅,竟然像一个大哥哥对待小妹妹一样,温柔得仿佛没有了脾气。

不禁如此,在发现倾雅起身有困难的时候,他竟然还用公主抱,将倾雅给抱回她自己的位置上。

欧阳木涵的心里当然不爽,只是面上还是要装作无所谓,不能落了自己的气度。

这一顿饭,欧阳木涵吃得非常不爽,再美味的食物,在这一刻看来,竟然已经失去了味道。

而宋中天,只要他和自己的曾孙女吃得好,其他的已经全然不在意了。

宋启明一直在询问宋玦奕公司的事情,那感觉,分明就不像是一个父亲在关爱自己的儿子,倒像是一个公司董事,在盘问董事长一般,分明就是等着他犯错,然后趁机把他踢下来。

宋玦奕一五一十地回答着,丝毫看不出心里有什么不爽。宋启明似乎得到了满足,没有再多问了,而这个时候,他的老婆,则站了出来,看向宋玦奕说道:“玦奕啊,你最近很累吧,我看你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年轻人,一定要注意休息,不能太过于劳累。”

这话还不如不说,欧阳木涵知道宋玦奕,对这个所谓母亲,一点感情都没有。

据说是在他回到宋家后,这个女人一直在背后找他的麻烦,一心想着要将他赶出宋家。

宋玦奕只是从鼻腔里轻声“嗯”了一声,随即就没再回话了。

女人有一种受到忽视的感觉,心里有些不爽,将视线转向了欧阳木涵。欧阳木涵知道这人是要将气发在她的身上了,只好硬着头皮,低着头假装吃饭。

趁机低声问宋玦奕,“这个女人叫什么名字啊?”

欧阳木涵在认识宋玦奕之后,竟然真的不知道他名义上的母亲叫什么名字。

“你管她叫什么!”宋玦奕冷声一哼,显然对这个女人的厌恶,已经到了极点。

无奈,欧阳木涵只好悄悄拿出手机,搜索这个女人的名字,这才知道,她叫安然。

难怪,会给宋玦然取个带然的名字,原来如此。

“你们的婚礼,准备得怎么样了?需要我和你爸爸帮忙吗?”安然开口笑道。

“你们只要不添乱,就是最大的帮助,剩下的时候,林清会处理好的。”宋玦奕冷声回答。

安然脸色一脸,整个人显得有些不好了。宋启明眼睛一瞪,呵斥道:“怎么和你妈说话的!”

“妈?”宋玦奕眉头一挑,讽刺地笑道:“能叫她一声姨,已经是我对宋家,对你们最大的尊重了,怎么今天我要结婚了,你们以长辈的身份出现,就要让我叫她一声妈呢?”

“希望你们不要忘了,我的母亲只有一个,她叫奎丝琳。”宋玦奕冷声补充道。

“今天是家宴,你提那个死人做什么?晦气!”宋启明面色有些挂不住,用他父亲的威严呵斥道。

“宋启明,你要是再说一遍,我保证把你从这栋城堡里,扔出去!”宋玦奕抬起头来看向宋启明,脸上闪过一丝阴霾,话里话外的狠绝十分明显。

“爸,你看看他这说得什么话,逆子!”宋启明转向宋中天,告状道。

“行了,都给我少说一句,今天是家宴,是我和我们家曾孙女相处的大好日子,你们要是再给我多说一句,我把你们都扔出去!”宋中天拍了一下桌子,中气十足地说道。

果然,他话音刚落,宋启明就不敢说话了。

宋玦奕也不说话了,不过不是因为不敢,而是给宋中天面子。

这一刻,欧阳木涵觉得这对爷孙的相处有些奇妙,似乎都对彼此不满,不过都打从心里里尊重对方。欧阳木涵耸了耸肩,不再多想。

“想不到,玦奕哥哥都要结婚了,唉……”正在这个时候,倾雅突然柔声说了一句。

欧阳木涵听出了她语气中的哀怨,心里确实嗤之以鼻。

拜托,您都三十上下了,能不能不要以青少女的语气说话,真的很恶心好吗?

“是啊,雅儿,当初要不是你生病出国,估计到了现在,和玦奕结婚的人就是你了!”倾雅话音刚落,宋玦然站出来附和道。

“决然姐姐,你不要胡说了,这……”倾雅说着看了欧阳木涵一眼,有些欲言又止,不过顿了顿,还是开口说道:“嫂子会生气的。”

这一声嫂子,叫得心不甘情不愿,不过她竟然想在宋玦奕面子卖可怜,非要叫宋玦奕一声哥哥,那她就只能叫她一声嫂子了。

欧阳木涵在心里暗自大爽,不知道怎么回事,从知道宋玦奕对这个女人有着不一样的感情之后,她就想要看到这个女人不爽的一面。

宋玦然没有说话,添乱的话,她只需要提出一点就好了,不需要太多,只需要引起一点点波澜就可以了。因为大海,会自己滋生波澜。

这一顿饭,果然食之无味。

欧阳木涵看向欧阳月笙,只见这个小没良心的,在宋中天的身边,吃得津津有味,已经将她这个妈咪忘得一干二净了。

欧阳木涵在心里扶额轻叹,这个女儿是白养了!

吃完东西后,宋中天没有要让众人离开的意思,宋玦奕不好拒绝,只好带着欧阳木涵回了属于自己的房间,而宋中天则继续带着欧阳月笙出去玩。

回了房间后,欧阳木涵静静地坐在床边,等着宋玦奕来告诉自己,关于那个倾雅的一切。

可是宋玦奕就好像不知道自己在生气什么一般,走进房间后,竟然直接将自己扑到床上,期身压住自己,然后开始解她的衣服。

欧阳木涵气极,宋玦奕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让她摸不着头脑。

欧阳木涵反抗着宋玦奕,将他从自己身上推开,“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你是我老婆,你觉得我会对你做什么?”宋玦奕低声笑问道。

“……”欧阳木涵眉头一皱,想直接开口问,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拉不下面子。

而宋玦奕似乎并不知道她在生气什么一般,翻身又压了过来,笑道:“没有人会来打扰我们,让我们温存一下,如何?”

“你--”欧阳木涵气极,她不知道宋玦奕是不是故意的,难道他是真的没有发现,自己生气了吗?一个青梅竹马的女人找上门来,他当着她的面,去给人家揉脚,他知不知道这代表什么意义啊?

欧阳木涵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继续将宋玦奕推开。

“你怎么啦,怎么突然就生气了?”宋玦奕有些丈二和尚,不知道欧阳木涵在生气什么。

欧阳木涵这才惊觉,他居然是真的不知道,瞬间就有了一种,所有的火气,化作一个拳头,想要得到解脱,可是最后都打到了棉花上。

宋玦奕还想问欧阳木涵在生气什么,可是看到她气嘟嘟的一张脸,瞬间觉得她小女孩的模样,真是可爱到极点。不过他忽然想到,身下的这个女人,小了自己十岁,不就是一个小女孩吗?

“你的青梅竹马,来找你,难道你不应该去陪一下人家吗?”欧阳木涵将脑袋偏到一边,有些微怒,她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难道他还不知道解释什么吗?

“你说雅儿?”宋玦奕愣了一下,马上就反应过来。

宋玦奕马上就知道,欧阳木涵想的是什么,刚想解释,忽然口袋里的电话响了。他有些烦躁,拿起手机一看,上面写着倾雅两个字。

欧阳木涵也看到了,嘲讽道:“看,你的青梅竹马给你打电话了!”欧阳木涵加重了“青梅竹马”这四个字,不过宋玦奕似乎并没有听出了她的不对劲,冲她做了一个禁声的表情后,按下了接通建。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