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替代品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892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说实话,在欧阳木涵看来,倾雅被宋玦奕拒绝之后,应该会收敛一些。

可是她明显就是在把宋玦奕的忍让当做是一种纵容,把她的好脾气当做自己肆无忌惮的资本!

在结束了游玩之后,宋玦奕和欧阳木涵准备带着欧阳月笙回家,可是呢,可是呢?他们刚刚上了车子,倾雅居然凑上来了。

整个人都贴在驾驶座的车窗上,嘟着一张红红的嘴巴,看着宋玦奕,“玦奕哥,我也好想去你家里看看,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都不要请我去你家吗?”

宋玦奕有些头疼,然后转过身来看了欧阳木涵一眼,而后者只是将视线挪开,什么都没有说。

宋玦奕叹了一口气,转向倾雅,“乖,今天太晚了,我改天再带你去玩。”

“今天为什么不行呢?玦奕哥,是不是嫂子不让你--”倾雅说着,挑衅地看着欧阳木涵,眼角的笑意十分明显,然后说道:“嫂子,我知道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对,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一般计较。”

虽然是道歉,不过话里话外,根本就没有要道歉的意思。

可是欧阳木涵只能忍着,不对这个表里不一的女人发脾气,依旧看着车窗外,一句话都不说。

宋中天就站在台阶上,眼中有着隐忍的笑意,静静地看着,也是一句话都不说。

可是就是这样的眼神,让欧阳木涵觉得他就是在看自己的笑话。

这个老家伙!

欧阳木涵有一种无来由的火气,蹭蹭蹭地往上冒,最后终于深呼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和这些人一般计较。身体要紧,身体要紧。

可是倾雅似乎就是看准了欧阳木涵的忍让,眼里闪过一丝得意,又开始作妖了。

“玦奕哥,你就让我今天在你家睡一晚吧,我还想和小侄女好好亲近一番呢!”

“你……”一向待人冷若冰霜的宋玦奕,在面对倾雅接二连三的撒娇,竟然都有些不知所措了。欧阳木涵明明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可是只能在心里忍着,看看宋玦奕如何选择。

如果宋玦奕要是敢让倾雅上车的话,她决定马上就钻出车子,带着笙儿打车回去!

宋玦奕还处于为难之中,突然他察觉到欧阳木涵的呼吸越来越沉重,于是他就意识到欧阳木涵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于是只好叹气一声,看向倾雅说道:“今晚你就在这里睡,有时间了我再来带你出去玩,知道吗?”

尽管宋玦奕的口气,就是一个大哥哥在哄自己的妹妹,可是欧阳木涵听着就不是滋味。

她不相信有什么兄妹感情,尤其是倾雅还有一张和她相似的脸,万一宋玦奕真的喜欢过倾雅,最后她离开之后,他下意识地找了一个和倾雅有几分相似的人呢?

比如说她,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

“玦奕哥--”倾雅拿出了杀手锏,眼里已经蓄满了泪花。

“听话!”不等她继续作妖,宋玦奕冷声呵斥道,倾雅被这一声吼吓了一跳,最后还是乖乖地后退一步,作出一副“我好可怜,你快安慰我”的样子。

欧阳木涵知道她是在做戏,心里嗤之以鼻,可是偏偏有人信啊。

宋玦奕看到倾雅这个样子,面上闪过一丝不忍,迟疑了片刻,说道:“你乖乖待在这里,我有时间给你带礼物,好不好?”

欧阳木涵听了宋玦奕的话,在心里竖起了中指。

一个快三十岁的女人,你用礼物哄她?真的当自己是天真美少女了吗?

她今天二十三岁,已经是他四岁孩子的母亲,他怎么就没买过礼物哄她?

“真的?”倾雅心里一喜,赶紧点头,“好,我就在家里等玦奕哥。”

一句话,就把欧阳木涵摘除在外,好像她才是宋玦奕的正牌妻子一般。

我在家里等你?

这是要智商多么欠揍,才能够说出口的话啊!

回去的路上,欧阳木涵一句话都没有说,即使是宋玦奕时不时和她交流,她都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宋玦奕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哄她,只好作罢。

回到家之后,趁着宋玦奕带欧阳月笙去睡觉的时间里,欧阳木涵进了房间之后,就将房门关上。所以等到宋玦奕出来之后,只看到黑漆漆的大门,在无声地控诉着一切。

宋玦奕顿感头疼,上前敲门,“你把门关了做什么?我还没进来呢?”

“你进来做什么?找你的好妹妹去!”欧阳木涵冷哼一声。

“……”宋玦奕无言以对,欧阳木涵是当真生气了。

“你先把门打开,我进来再和你说。”宋玦奕继续劝说道。

可是欧阳木涵一句话都没有回应,“啪”地一声将灯关上,似乎已经上床睡觉了。

宋玦奕挑了挑眉头,这是真的生气了吗?

好在客厅里有备用钥匙,他也就不和欧阳木涵继续废话了,拿起钥匙就将房间的大门打开。

却见到欧阳木涵已经躺在了床上。

“你怎么没洗澡就睡了?快去!”宋玦奕上床将欧阳木涵拽起来,让她去洗澡。

“你管我?去管你的好妹妹去,今晚老娘自己一个人睡!”

听了欧阳木涵如此豪气的回应,宋玦奕再一次挑起了眉头。

他怎么不知道,自己的妻子居然还有这么一面撒泼打诨的一面呢?真的是让他……

感到惊喜啊!

“我真的只是把她当做是妹妹,你不要多想,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无奈宋玦奕只好哄下去。

“妹妹?你把人家当做是妹妹,人家可不一定这样想!”欧阳木涵冷哼一声,倒头又准备继续睡。要是全天下都是妹妹的话,那男人还要老婆干嘛?

“你要怎样才相信我的话?”宋玦奕挑着眉头问道。

“相信你的话,宋玦奕,你先告诉我,我和她这么相似的一张脸,是怎么回事?”欧阳木涵其实最在乎的是这个事情。

她一向冷静,心思缜密,今天居然会为了一个人如此撒泼,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她什么都不怕,就怕自己将一颗真心托付给一个人后,对方只是把她当做是一个替代品。

果然,在欧阳木涵问出这个话之后,宋玦奕就不说话了,低着头沉默的样子,让欧阳木涵觉得有几分可笑。不回答,就当做是默认了对吧?

“是不是,从你第一眼看到我的时候,就把我当做是她了?”欧阳木涵冷静下来,一字一句地问道。如果这一刻,宋玦奕说是,她真不知道自己会如何面对。

“……”宋玦奕依旧低头沉默,嘴巴张了张,最后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

“宋玦奕,你不回答,我就当你默认了。”欧阳木涵笑了笑,伸手想将宋玦奕推开。

可是后者纹丝不动,任凭她怎么用力,都推不开。

“你让开,我要去洗澡。”欧阳木涵语气冷漠地说道。

“……”宋玦奕没有回答,也没有让开,两个人在床上僵持不下。

最后还是欧阳木涵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宋玦奕才让开让欧阳木涵去拿手机。

欧阳木涵一看居然是牧冬的电话,心里一愣,心想他这么晚了,还给自己打电话做什么?

接通电话,牧冬在电话那头神神秘秘地说道:“我今天收到一份陈知昂亏空公司资金财务的证据,是不是你给我送过来的。”

“什么?!”欧阳木涵瞬间就震惊了,她从来没有送过这个东西,相反她一直在寻找这个东西,可是因为自己的势力触及不到,所以最后什么都没有查到。

“你怎么会收到这些东西,我根本就没有给你。”欧阳木涵如实说道。

“那是怎么回事,这份东西,现在还在我手里,我已经备案一份了,要不要给你看看?”牧冬向欧阳木涵讨主意。

“明天再说吧,现在太晚了。”欧阳木涵心想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拒绝了牧冬的要求。

“那好,我明天再来约你,这么晚了确实也聊不出什么问题出来。”牧冬如实说道。

挂断电话后,欧阳木涵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怎么会有人送这些东西来呢?

难道对方知道,他们要对付陈知昂吗?

有太多的问题,在脑海中盘旋,欧阳木涵想问出个所以然来,可是最后都不知道该怎么去抓住问题的来源,最后只好将手机放在一边,然后才注意到宋玦奕一直在看着自己。

欧阳木涵动了动嘴巴,没有说话,起身向浴室走去。

这一次,宋玦奕没有阻拦她,等到她走进浴室后,宋玦奕看了欧阳木涵的手机一眼,知道刚才她是在和谁打电话,宋玦奕看了看上面的电话号码,暗自记在了心里。

而欧阳木涵在浴室里,满脑子想的都是刚才牧冬说的一切,居然会有人帮忙送上陈知昂犯罪的证据,这是上天都在帮助她吗?

可是谁会这么好心呢?欧阳木涵一时之间,想不出这个人是谁。

最后摇了摇头,起身出了浴室。

宋玦奕还是依旧坐在床上,换了一个姿势,等到她出来后,想说点什么,可是欧阳木涵直接将他忽视,径直爬上了床。

“还在生我的气?”宋玦奕凑近欧阳木涵,低声哄道。

“如果我真的生气了,你要怎么做?如果我没有生气,你又要怎么做?”欧阳木涵看着宋玦奕,十分认真地说道。

宋玦奕倒是顿住了,他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因为欧阳木涵从来这样生气过,以前就算是和自己争执,那全是因为不在意。

现在他可以感受到,欧阳木涵很在乎自己,而且这一次的生气,是因为吃醋。

“你告诉我,你在害怕什么?”宋玦奕忽然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欧阳木涵一下自己就愣住了,有些不知所措。

她在乎什么?对啊,她在乎什么呢?

这个问题,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就回答。只是脑海中,闪过前世看到陈知昂和秦玉儿在一起的画面,以及她离开后,看清的陈知昂的嘴脸。

她害怕什么?

人生而为人,最害怕的,莫过于从拥有到失去吧?

她所犹豫的这一切,不过是害怕有一天,宋玦奕会离开自己罢了。

想明白了这个问题,欧阳木涵马上嘴角就挤出一抹苦笑,看来啊,她还是低估了自己。

“你在笑什么?”宋玦奕也是不知道,欧阳木涵为什么忽然就笑了起来。

“笑什么?”欧阳木涵将宋玦奕的问题重复了一遍,末了停止了笑,很认真地回答宋玦奕的问题,“笑你真,笑我傻……”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