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笙儿受伤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530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等到陈知昂离开之后,钟凯欣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进门脸上的神色就有些不对劲了。

欧阳木涵没有开口询问,等着钟凯欣主动说出她想说的话。

终于,看到欧阳木涵还是这么云淡风轻,钟凯欣脸上更加焦急了,“老板,你明明知道,他来找你,就肯定是要你把那笔钱抽出来,现在你不明不白就答应了他,对于公司的经济影响肯定非常大,老板,你比我看得透彻,你怎么还有答应他啊?”

钟凯欣越说越急,都快要急哭了。

可是看到欧阳木涵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她更是再急都没办法说出口。

“老板,你说话啊,那笔钱抽出之后,对公司的影响可是很大的,你快说一句话啊,都快要急死我了!”钟凯欣急切地要求欧阳木涵给她一个解释。

欧阳木涵终于从文件中抬起头来,看着钟凯欣这么急切的样子,不禁轻声笑了笑,道:“都是一些小事而已,你何必担心呢?虽然现在有点影响,不过以后可能会有好处也说不定不是吗?”

“老板,你就别忽悠我了,有没有好处,难道我还不清楚吗?你把公司的一切都交到了我手里,现在的情况就是,那笔钱抽出去后,公司的股盘可能会受到很大的波折,你应该考虑到这一点的!”钟凯欣哪里会相信欧阳木涵的话,以为她是在安慰自己。

“我什么时候欺骗过你?我什么时候又忽悠过你?”欧阳木涵知道这姑娘是在担心自己,想着她也比自己这个身体小几个月,做事已经这么沉稳,想必以后会有更大的出路。

而今天,她就是要借着陈知昂这个事情,让钟凯欣知道,做大事的人,就永远不要想着考虑眼前的利益,长远的利益,更需要用更长远的目光去考虑。

欧阳木涵想了想,还是不知道该怎么给钟凯欣一点提点,沉闷了半天之后,方才开口说道:“凯欣啊,以后你就会知道我做的这一切,是因为什么了。”

欧阳木涵开始慢慢解释,“比如说你吃了一条鱼,难道你觉得这条鱼,被你吃了之后,就没事了吗?它和你之间,就没有任何联系了吗?”

欧阳木涵摇了摇头,说道:“相反,它身体里的有机成分,在被你的身体吸收之后,已经成为了你身体的一部分,你觉得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老板,这当时是好事啊,能够吸收营养,那就是对身体有很大的好处的。”钟凯欣虽然不知道,欧阳木涵为什么会突然这么说,不过她还是认真地想了想,然后回答道。

“有营养的部分吸收了是好事,那万一要是不好的东西呢?比如说致癌物质呢?你还会觉得这是好事吗?”欧阳木涵又继续问下去。

“老板,你的意思是……”钟凯欣似乎有些懂了,又似乎没有懂的样子。

“现在的情况是,我明明知道那条鱼对自己的身体有坏处,所以你觉得我还会把这条鱼扔下锅吗?”欧阳木涵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如果钟凯欣还是没有明白的话,她就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去解释了。

“所以现在,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看到钟凯欣还是在认真思考的样子,欧阳木涵于是又问了一遍,她其实是希望钟凯欣的领悟能力可以更强一些,只是想到她的年龄,她又打消了这个想法。怎么可以让一个小孩子没有学会爬,就直接去跑呢?

“老板,我明白了,你为了以后陈氏企业出事,不会波及到我们公司,所以就提前准备好了一切,难怪你回来后,第一件事情是继续和陈氏合作,原来是为了今天!”钟凯欣总算是明白了欧阳木涵的意思,瞬间就开心得不行。

“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就最好,以后再出现这种事情的时候,你最好自己先去思考,只有等你学会去思考之后,你才能学到东西,不然的话,你永远也别想从我这里,学到真正的东西。”欧阳木涵毫不掩饰自己对于自己能力的自豪和得意。

“老板,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过我真的能够像老板一样,这么能干吗?”钟凯欣忽然想到了什么,有些失落地说道:“老板明明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岁,却懂得这么多,实在是让我感到惭愧,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像老板一样……”

“好了,你先出去吧,以后你就会明白了!”不等钟凯欣说完,欧阳木涵就打断了她的话,径直让她出去了。

她为什么这么能干?为什么可以独当一面,把一个公司撑起来?

她明明才只有二十三岁,却把自己活成了铁娘子,这或许就是整个曲城知道她的人,从她身上感到奇怪的唯一的一点吧?

不过欧阳木涵不知道的是,在知道宋玦奕要娶了她之后,整个曲城的人都在讨论,宋玦奕为什么会娶一个冷冰冰的,只知道工作的女人回家?

都纷纷在背后讨论,是不是欧阳木涵抓住了宋家什么把柄,才把自己送到了宋玦奕的床上。

要知道,欧阳木涵成功上位宋家,可是踩着自己亲姐姐的肩膀上位的。

这些舆论,都在曲城的人,一面在羡慕欧阳木涵的同时,一面又在背后嗤之以鼻。

欧阳木涵不知道这一些,当然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有多在意。

她只是知道完成自己需要做的事情之后,就可以轻松松地睡上一个晚上。

欧阳木涵摇了摇头,揉了揉有些吃痛的脑袋,让自己清醒过来。

每次面对陈知昂的时候,她都会从心底滋生出一股子恨意,这股恨意,像一把火焰,燃烧了她的整个胸膛,烧至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

而这些火焰燃烧后的结果就是,她会感到头痛,要好一阵才能缓过来。

等清醒过来后,欧阳木涵开始看最近陈氏的资料,以及曲城各公司的内部资料,想要从这些大数据的资料中,找到将来可以让她的公司,不会受到任何影响,还能继续发展的方式。

可是在看到欧阳氏的时候,欧阳木涵顿时就愣住了。看到上面的资料,欧阳木涵才发现,昨天欧阳雄和自己谈话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将公司的真实情况说出来。

从她手里的数据可以察觉出,就算现在欧阳氏表现看起来,还在正常运行,可是实际上,内脏已经接近瘫痪。现在的一切正常,不过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最后还不是要变成一堆白骨?

欧阳木涵唏嘘不已,她有种感觉,这一切,都和陈雲有关系。

只是陈雲究竟是什么人?她明明只是待在家里,从来都不出门,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手脚,将偌大的一个公司,搞得疲惫不堪呢?

也难怪,欧阳雄要开始防备她了。

欧阳木涵叹了一口气,决定让自己休息一下,等到抬头看了看时间,原来不知不觉都到了下班时间。欧阳木涵起身,将电脑关上,然后走出了办公室大门。

她想起今天欧阳月笙被宋玦奕带去了宋家,这么一想,她也就掉转车头,将车子驶向了宋家主宅所在的郊区方向。

在调转车头之后,欧阳木涵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按了下耳朵里面蓝牙耳机,听出了那边是宋玦奕的声音。

“喂,我已经过来了,你们在主宅里等我,我马上就过来接你们。”欧阳木涵以为是宋玦奕催她过去的,电话接通后,就轻声说道。

“你不用过来了在,直接去医院吧。”可是那边,宋玦奕的却显得非常急切。

“怎么?去医院做什么?是笙儿出了什么事情了吗?”欧阳木涵瞬间就急了,赶紧问道。

“……你快来医院吧,笙儿刚刚被推进手术室,你过来,我再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情。”宋玦奕沉默了片刻后,才低声说道。

从他的语气里,欧阳木涵可以听出,宋玦奕不敢告诉她实情。

“宋玦奕,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欧阳木涵一双手都快控制不住车盘,对着电话嘶吼道。

“笙儿骑马,从马上摔了下来,已经被送到了医院里。”宋玦奕只好告诉了欧阳木涵实情。

“笙儿骑马?笙儿怎么会骑马?你怎么可以让笙儿去骑马?”欧阳木涵不敢想象,自己听到的,居然会是这么一个解释。

她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的女儿,被一匹高大的马儿甩下马背的惨状。

一个五岁不到的小女孩,从马上摔下来,那该是有多严重啊!

见宋玦奕沉默着不说话,欧阳木涵又继续追问道:“宋玦奕,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欧阳木涵一边问,一边调转车头,向医院的方向走去。

“你先来医院吧,到了医院我再告诉你,你不要激动,开车小心点。”宋玦奕在电话那头,有气无力地说道。

就光是这样的语气,欧阳木涵就知道情况一定不妙,她正准备问清楚,忽然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抽泣声。

欧阳木涵隐隐听去,居然是倾雅的哭泣声。

瞬间欧阳木涵就愣住了,喃喃开口,问道:“宋玦奕你告诉我,笙儿从马上摔下来,是不是和倾雅有关?”问出这话的时候,欧阳木涵的眼睛很快就湿润了。

“……”宋玦奕沉默不语,欧阳木涵却已经得知了一切。

“是,不是?”欧阳木涵不放弃,又追问了一遍。

“……是。”宋玦奕又沉默了好一阵,最终还是承认了。

欧阳木涵深吸了一口气,默不作声地挂了电话。

她知道,下一秒,宋玦钰绝对会为倾雅解释,说她不是故意的。

不知道为什么,欧阳木涵就是有这种感觉。

这一刻,她对宋玦奕,十分的失望。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