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双腿废了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658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果然和欧阳木涵想象中的一样,当她冲到手术室门口的时候,倾雅正所在宋玦奕怀里,哭哭啼啼的,好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在寻求宋玦奕的安慰,而宋玦奕也很配合地一直在安慰她。

看着那张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蛋,缩在宋玦奕怀里哭泣。就这一刻,欧阳木涵有了一种,自己打扰了宋玦奕人生的错觉。或许,他和倾雅,才应该是天生一对的那个。

欧阳木涵不愿意承认,可是眼前看到的一切,都在提醒她这一个不争的事实。

意识到欧阳木涵来了,宋玦奕回头看了欧阳木涵一眼,下意识想将倾雅松开。可是无奈倾雅抱得太紧,他竟然没办法将倾雅从自己的怀里拉出去,只好无奈地看着欧阳木涵,希望她不要误会。

可是这样的情景,怎么能不让欧阳木涵不误会呢?

她只是冷冷地看着,仿佛这只是一场做戏一般,她丝毫不看在眼里。

而倾雅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从宋玦奕的怀里探出头来,见到欧阳木涵的那一瞬间,眼睛都瞪大了,然后又缩回宋玦奕怀里,似乎在畏惧什么。

宋玦奕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安慰道:“不害怕啊,什么事都没有。”

欧阳木涵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看着这两人在自己面前恩恩爱爱,心中的怒火已经燃烧了起来。

最终,倾雅还是在宋玦奕的安慰之下,“勇敢”地探出头来,直视着欧阳木涵,咬住下唇解释道:“对不起,欧阳妹妹,是我没有拦住笙儿,才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对不起是我的错,你要怪就怪我,要打我就打我,你千万不要生玦奕哥哥的气,他现在也很难过,你真的不要--”

“难过?很难过?”欧阳木涵嗤笑了一声,打断了倾雅的话,“自己的女儿受伤了,在手术室里生死未卜,他确实很难过,难过到在手术室门口抱着别的女人安慰!”

“欧阳妹妹,你不要这么说,都是我的错!”倾雅一听见欧阳木涵的话,整个人哭得更加大声,下一秒眼泪就滑了下来。

不过这一切,在欧阳木涵看来,那是要多恶心,有多恶心。心想这个女人,不去当演员真的是十分可惜了。那眼泪,说下就下,洋葱都不一定有这么好的效果!

“笙儿现在是什么情况?”欧阳木涵决定不在这个时候和倾雅计较,转向宋玦奕,问道。

“笙儿掉下马背后,就昏迷了过去,救护车来了之后,就送到了这里,所以具体情况,都还不是很清楚,现在就在外面等着手术。”宋玦奕不敢抬头看欧阳木涵一眼。

“宋中天呢?”欧阳木涵忽然问道。

“爷爷他知道笙儿受了刺激后,心脏病发作,在家里休息。”宋玦奕说。

“心脏病?在家里休息?”欧阳木涵嘴角勾出一抹嘲讽的笑意,道:“心脏病不送到医院,还在家里休息?难道就不怕出事吗?”

欧阳木涵话里有话,这时候,她只想要为自己的女儿讨回一个公道!

“木涵你听我说--”

宋玦奕还想解释,可是欧阳木涵根本就不给他解释的机会,“他说要见笙儿,我同意了!他说要笙儿回去陪他,我默认了。可是你们宋家,欺人太甚,将我的善良当做是你们肆无忌惮的资本,你们宋家简直太过分!”

欧阳木涵说着一双眼睛里,流露出满腔的怒火!

“笙儿才不过四岁,怎么可能会骑马?难道偌大的宋家,这么多的仆人,都没有人看着吗?还有宋玦奕,你不是在家里吗?为什么是这个女人在带着笙儿玩?你告诉我,这一切该怎么解释?”欧阳木涵恨不得将宋玦奕看得彻底。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难道不能带着笙儿玩吗?”这时候,倾雅不怕死地站出来挑衅欧阳木涵,“你怎么这么无理取闹,笙儿出事了,大家都很难过,你凭什么这么说?”

倾雅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可是眼尖的欧阳木涵,确实在那么一瞬间里,察觉到了她眼中不小心流露出来的一丝得意。

瞬间欧阳木涵就明白了这一切,原来这一切,统统都是有人在背后搞鬼!

“宋玦奕,我只需要你一个解释。”欧阳木涵决定再最后给宋玦奕一个机会,希望他可以解释清楚这一切。

“木涵,当时的情况很危急,倾雅根本就不知道笙儿会去骑马,所以才会发生这一切。要怪都怪我,没有照看好笙儿,才会让她……”

宋玦奕没有说完,欧阳木涵就已经听不下去了,冷声打断了他。

“对,你说得没错,就是你的错!”欧阳木涵怒声吼道。

“你身为父亲,却把自己的女人交托给一个蛇蝎心肠的毒妇,你确实该死!你确实该死!”欧阳木涵已经不能控制心中的怒火了,恨不得将倾雅从宋玦奕的怀里拉出来,狠狠地扇她一巴掌。

“木涵,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倾雅也不是故意的不是吗?谁希望会出这种事情,大家都很担心,你就不要再疑神疑鬼了好吗?”宋玦奕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一直帮倾雅说话。

“宋玦奕,你有没有想过,一匹马有多高。如果没有人抱笙儿上去,笙儿怎么可能会爬得上去?”欧阳木涵看着宋玦奕,眼中是说不出的失望。

“是笙儿吵着要骑马,所以我就抱她上去了,欧阳妹妹,都是我的错,你不要生气!这一切都怪我,都是我的错,你不要怪玦奕哥!”

倾雅看起来是在帮助宋玦奕说话,可是每一句话都是在惹欧阳木涵生气。

欧阳木涵根本就听不进去,在倾雅又一次扑到宋玦奕怀里哭泣之后,冲上前去,将倾雅从宋玦奕的怀里拉扯出来,然后狠狠地扇了倾雅两个巴掌。

两声清脆的“啪啪”声过后,倾雅的脸上瞬间就出现两个红手掌印儿。

“这一巴掌,是送给你那张嘴的!”欧阳木涵恶狠狠地说道。

“欧阳木涵你怎么回事?笙儿还在手术室里,你怎么还在这里无理取闹?能不能冷静下来?”在这个时候,宋玦奕还想着帮助倾雅说话,指责欧阳木涵。

宋玦奕向倾雅走去,想要去查看倾雅的伤势,可是被倾雅低着头的动作给阻止了。宋玦奕不放弃,于是就强硬地抬起清雅的脸,强势地要查看清雅的伤势。

欧阳木涵看到这一幕,心里更是来气,前世撞墙自杀的那一幕,忽然在这一刻从脑海中闪过。一股滔天的愤怒突然爆发,她冲上前去,准备再一次从宋玦奕怀里拉出倾雅,狠狠地收拾她一顿,余光中宋玦奕看到她冲过来,心下一惊。

在欧阳木涵拉扯上倾雅的时候,宋玦奕眼睛一瞪,将手按在欧阳木涵的手上,然后往后面一推,一边推还一边怒声吼道:“欧阳木涵,你就不要再添乱了好吗?”

这一刻在他看来,欧阳木涵即使在无理取闹,撒泼打诨。

欧阳木涵被宋玦奕这一推,瞬间就撞到了墙壁上,发出“嘭”的一声。

宋玦奕愣住了,欧阳木涵也愣住了。在后者被撞到墙壁回过神来的瞬间,回头正好和宋玦奕的目光交汇,宋玦奕心一紧,想要上前去查看欧阳木涵的伤势,可是怀中的倾雅似乎被刚才这一惊吓,整个人都瘫软在他的怀里,宋玦奕根本就没办法脱身,只好眼睁睁地看着。

正好这个时候,手术室的灯“啪”的一声灭了,手术室大门打开,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欧阳木涵顾不得查看自己的伤势,赶紧爬起来冲到医生面前,宋玦奕也将倾雅推到一边,冲到医生面前。

“医生,怎么样了?”

“孩子没事吧?”

两人异口同声,同时说出口。

医生看了看两人,沉声问道:“你们是孩子的父母亲吧?怎么这么不小心?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可以骑马?”

“对不起医生,是我没有照看好,你就告诉我,孩子现在怎么样了好吗?”欧阳木涵哪里听得进去医生的责备,赶紧拽住医生的袖子,声音都快哽咽了。

宋玦奕听到这一切,也十分不是滋味,本来就内疚的一颗心,现在更是狠狠地纠在一起。

“孩子的命是保住了,可是那双腿,算是毁了啊!”医生实在不忍心告诉欧阳木涵实情,可是最后还是忍不住叹息一声,将情况如实说了出来。

欧阳木涵一听这话,当场就有些晕了,宋玦奕赶紧搂住她,却被她一把拉开手。

欧阳木涵再一次抓住医生的袖子,抽泣地说道:“医生,你是不是搞错了?这么小的孩子,她的腿要是毁了,你让她怎么办啊?医生你快想想办法!你快想想办法!”

“我已经尽力了,你们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医生十分不忍,可是不得不将欧阳木涵的手拿开,叹息了一声,又继续说道:“待会病人就会转到特护病房,等护士处理好一切后,你们就可以去看她了。”

欧阳木涵还沉浸在刚才得知的这一切真相中,她怎么敢去相信,不过是一天的时间,自己的女儿就失去了那双腿。

要知道,这一辈子,欧阳木涵根本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生命。她以为自己是为了报仇而重生,可是在有了笙儿之后,她唯一的想法就是要用一生的时间去陪自己的女儿长大。

可是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欧阳木涵眨了眨眼睛,想将眼泪吞回去。

这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欧阳木涵告诉自己。

终于,护士小姐,将欧阳月笙从手术里推出来。

欧阳木涵赶紧扑上去,想要将欧阳月笙抱起来,可是被护士阻止了。

“孩子刚动完手术,不能有太大的波动,不要抱她!”

于是欧阳木涵只好在一旁看着,看到欧阳月笙眼睛轻轻地闭着,苍白的小脸直让她感到心一阵阵地抽疼。这一切,怎么不发生在她的身上呢?欧阳木涵在心里问道。

而一直在旁边的倾雅,在看到这一幕后,掩饰不住眼中的得意,和嘴角上扬的弧度。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