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去美国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880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一路陪着欧阳月笙跟到特护病房的时候,欧阳木涵整个人都像是陷入了魔障之中,好像身体和灵魂在一瞬间,被掏空了一样。

宋玦奕在一旁看着这一切,心疼极了,可是平时一向很聪明的他,这个时候,竟然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欧阳木涵。在盯着欧阳木涵的背影看了许久之后,宋玦奕终于忍不住,将手搭在欧阳木涵的背上,企图将她抱在怀里安慰她。

可是双手刚刚触碰到欧阳木涵的背,后者就猛地回过头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那双眼睛里的愤怒和恨意,着实把宋玦奕吓了一跳。就这么一瞬间,他只觉得自己和欧阳木涵的距离,越来越远。他想伸手抓住她的手,却是实实在在砸到了坚硬的冰川上。

“木涵,相信我,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不会让笙儿失去腿!”宋玦奕灿灿地缩回了手,低着头向欧阳木涵承诺道。

“不用,我自己也可以救笙儿。”欧阳木涵不再去看宋玦奕,转过头继续看着笙儿,拒绝了宋玦奕的要求。她不想再看到宋玦奕那张脸,总担心自己会哭。

而宋玦奕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时候,外面吵杂了起来,然后一群人涌了进来。

为首的宋中天被人搀扶着,颤颤巍巍地走进来,嘴里还嚷嚷着,“笙儿,笙儿怎么样了?”

宋玦奕赶紧上前搀扶住他,不让他再往前一步,现在的欧阳木涵情绪不是很稳定,他担心这些人往前,会刺激到她,难免又会徒增许多事端。

“爷爷,笙儿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她的腿……”宋玦奕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这是他的女儿,他现在一直按捺住心中的悲痛,站在一旁安慰着欧阳木涵。

可是毕竟是第一次面对这种事情,所以在面对宋中天的时候,一个三十岁的大男人,竟然有些哽咽,不知道该怎么告诉自己的爷爷实情。

可是他的欲言又止,在欧阳木涵听来,却是他又想要给倾雅做辩护,眉头一拧,冷声替宋玦奕回答了问题,“医生说笙儿的腿保不住了,以后笙儿只能一辈子坐在轮椅上,一辈子不能走路……”

欧阳木涵一边说,一边站起来,转过身才发现,站在门口的都是宋家的人。

宋中天、宋启明、安然、宋玦然、倾雅……

这些都是宋家的老熟人,这个时候,也就只有他们在了。

可是欧阳木涵再仔细望去,却发现在他们的身后,站着一个不怎么起眼的男人,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仿佛没有存在感一般。只那么一瞬间,欧阳木涵好像觉得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男人,只是这一刻,竟然什么都想不起来。

欧阳木涵看着宋家的这一大家子人,瞬间气场全开。一双眼睛,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王,捍卫着自己的王土,不让任何人靠近半分。

连着宋玦奕都有些吃惊,他竟然从来没有见过欧阳木涵这样的一面,着实让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切。

“你们来做什么?”欧阳木涵冷声问道。

“你这问的什么话?笙儿受伤了,我们还不能过来看看吗?”安然首先站出来冷哼一声。

“请问,你是以什么身份来看笙儿的?”欧阳木涵冷声哼道,“笙儿的奶奶,还是宋家的女主人身份?又或者说是以看笑话的身份来到这里?”

“唉!你说话怎么这蛮不讲理?”安然这么被欧阳木涵怼一次,怎么可能接受得了,上前就想和欧阳木涵理论,可是被宋启明拦住了。

宋启明站出来,态度倒是柔和了几分,一字一句地说道:“木涵,我们也是担心笙儿,所以才来到医院的,你也不要这么埋怨我们,在笙儿做手术的时候没有陪在身边,你看啊,那时候不是玦奕爷爷身体不好,我们都陪在身边吗?现在玦奕爷爷醒来了,我们第一时间就赶过来了呢!”

“笙儿自然不需要你们,你们不要在这里假惺惺,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

欧阳木涵看着这些人,心中的怒火更甚,到这个时候了,居然还要给自己找借口。而且还是至高无上的道德借口?真让她觉得恶心!

她曾经怎么还会以为,嫁给宋家,其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呢?

“唉,你这话说得不对,我们怎么就是假惺惺了?笙儿也是我们宋家的人,难道我们在这里关心,就是假惺惺了是吧?”宋玦然站出来为自己的爸爸说话。

欧阳木涵没有理会他,而是盯着宋中天,虽然他被人搀扶着,整个人因为受了刺激弱不经风。不过欧阳木涵知道,这个时候,也就只有宋中天说话才有分量。

“偌大的一大家子人,居然连一个孩子偶读看不住,如果让我相信,这其中没有什么猫腻,鬼才信!”欧阳木涵看着宋中天,一字一句地说道:“一个五岁不到的孩子,居然有人会傻到让她自己去骑马,如今出了这种事情,你们让我这个做母亲的,如何能接受?”

“现在笙儿的双腿废了,你们跑来这里假惺惺,又是打的名头,你们自己清楚得很!”

最后一句话说了之后,欧阳木涵看也不看这群人一眼,转身继续对着欧阳月笙抹眼泪。

在众人不知所措的时候,欧阳木涵背对着他们补充说道:“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们在场的所有人,都不要再来见笙儿一面!”

停顿了片刻,欧阳木涵又说:“是所有人!包括笙儿的亲生父亲!”

这句话让宋玦奕脸色变了变,他还想上前,对欧阳木涵说点什么。

这时候一直站在众人身后,没有任何存在感的男人开口了。他一边说,一边走上前来,拉住宋玦奕的手臂,劝说道:“哥,嫂子现在情绪不稳定,笙儿又是在家里受伤的,嫂子埋怨两句,没什么问题,等过了今天,嫂子情绪稳定了,你再来见她也不迟。”

说着男人,就开始搀扶着宋中天往外面走去。宋中天见事情已经这样了,只好作罢,跟着男人走开。宋玦奕不想走,男人只好叹了一口气,说道:“哥,那你就在门外守着吧,记住,千万不要进去打扰嫂子,我们就先回去了。”

等到众人离开之后,欧阳木涵在欧阳月笙的额头上亲了一口,道:“笙儿,你相信妈妈,妈妈不会让你的双腿废掉的,妈妈宁肯自己断手断脚,也不会让你失去行走的机会!”

等到宋家的人离开之后,宋玦奕就坐在门口的长椅上,时刻注意着里面的动静,不敢有半分松懈。他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不过是去书房和宋中天谈事情的时间,笙儿就受伤了。当时的情况危急,他也没有怎么去思考事情发生的经过。

而现在,他倒是可以认真地思考一下,当时在现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莫非真的和欧阳木涵说的一样,这一切都和倾雅有关系吗?

可是马上宋玦奕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在他看来,倾雅从小一直都单纯善良,是断然不会作出这么狠毒的事情,或许真的只是不小心而已。

钟凯欣到了医院之后,第一眼就看到宋玦奕坐在病房外面,不禁呆住了,哑然问道:“宋先生,你怎么坐在外面啊?”

宋玦奕偏过头去看了钟凯欣一眼,沉声回答道:“你们老板受了刺激,现在不让任何人进去,我在门外守着她,担心她会出什么事情。”

“这样吗?那我先进去了,老板打电话,让我快点赶到这里。”钟凯欣解释了自己的来意,然后径直走了进去。她到现在还不知道事情的经过,也只是简单地知道,是欧阳月笙受伤了。

所以看到宋玦奕守在外面,没有进门,也就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对。

宋玦奕没有过多怀疑,只当是欧阳木涵给钟凯欣安排公司的事情。

钟凯欣走进去之后,看着躺在床上苍白面孔的欧阳月笙,以及坐在病床旁边压抑住抽泣声音的欧阳木涵,当即眼眶就红了。

“木涵姐姐,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钟凯欣哭着走过去,蹲在地上,将欧阳木涵的脑袋捧起,红着眼眶问道。没有人的时候,她都会叫欧阳木涵为姐姐。

“……”欧阳木涵看了她一眼,整个人显得有些恍惚,似乎没有认出自己面前的人是钟凯欣。

钟凯欣当即就被吓到了,“木涵姐姐,你不要吓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笙儿,笙儿她怎么啦?”钟凯欣觉得事情没有自己想得那么简单,不然欧阳木涵不会是这样的状态。

“凯欣?”欧阳木涵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钟凯欣,张了张嘴巴,声音如同蚊子在轻声哼。

钟凯欣仔细听去,才听清楚了欧阳木涵说的话。

“联系张青云,联系爷爷,我要带笙儿去美国,带笙儿去美国。”欧阳木涵似乎只会说这句话了,一直重复着联系张青云,带笙儿去美国。

钟凯欣明白她的意思,张青云自从欧阳木涵离开澳洲后,将那边的公司交给了朱昀,然后回了美国,毕竟那里才是他的大本营。

“木涵姐姐,真的要去美国吗?你告诉我,笙儿到底怎么啦?你跟我说好吗?”钟凯欣被欧阳木涵的决定吓到了,她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欧阳木涵抬眼望着钟凯欣,眼眶已经红得不像话了。

她看着钟凯欣,张了张嘴巴,声音还是十分小,似乎是想开口,但是嗓子像是被什么压住一般,开口都觉得很艰难。钟凯欣废了很大的力气,才听清了欧阳木涵的话。

“笙儿在宋家,被他们骗去骑马,马儿受惊,笙儿从马上摔下来,医生说双腿废了,可能会失去行走的能力……”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钟凯欣也被吓到了,有些不敢接受自己听到的这个事实。

“木涵姐姐,是不是医生搞错了?”钟凯欣还抱有一丝侥幸,从澳洲回来后,欧阳月笙一直是她在照顾着,都可以说是把她当做是自己的女儿了。

况且而言,她和欧阳月笙,也没相差几岁。

“没有搞错,医生亲口告诉我的。”欧阳木涵摇头,咬住下唇忍住抽噎,“你快去联系爷爷,让她想办法救笙儿!”

其实宋家也是可以救欧阳月笙的,只是在这个时候,欧阳木涵根本就不相信宋家的人,她不想再让欧阳月笙出什么意外,她是她这辈子,活下去的希望啊!

“好,我知道了,木涵姐姐,我马上就去联系张爷爷,很快的,你等我啊!”钟凯欣马上答应了下来,安慰了欧阳木涵几句后,就转身走出了病房大门。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