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双腿致残的真相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846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罗雨昕看着欧阳木涵,想说的话,都堵在喉咙里,根本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去安慰她,最后只能走到她面前,抓住她的手,想要以此给她希望。

“我知道,这件事情发生了,谁都不好受,但是木涵,你是笙儿的妈咪,你一定要坚强知道吗?把这件事情处理好,至于宋家那里……”

罗雨昕刚提到宋家,就被欧阳木涵打断了,“不要在我面前提宋家!”

“好,不提,可是你要想清楚,这个事情,你要如何处理呢?”罗雨昕说着转向门外,又继续说道:“他是孩子的父亲,你不能让他一直等在门外,不让他见孩子吧?”

“他若是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他早该进来给我解释了。”欧阳木涵冷声说道。

“什么意思?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变故吗?”罗雨昕不禁呆住了。

“笙儿是被倾雅那个女人害的,她故意让笙儿去骑马,所以才会发生这种事情,可笑的是,孩子的父亲还一直给那个女人辩护,你说好笑不好笑?”欧阳木涵自嘲地笑了笑,这个时候,她对宋玦奕已经非常失望了。

“这样……”罗雨昕愣了愣,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想了半天后,才终于明白,为什么宋玦奕会守在外面,不敢随意进来。

“你搞清楚了吗?那个叫倾雅的,是宋玦奕的什么人,他为什么要维护她?”罗雨昕皱起眉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这个消息。

“她是宋玦奕的青梅竹马,从她回来后,他就一直在维护她。”欧阳木涵将情况简单地说了一遍,整个人陷入了茫然之中。

罗雨昕盯着欧阳木涵看了很久,察觉到她脸上的表情,并没有这么简单。于是追问道:“你在意的,并不是这一点吧?”

“嗯。”欧阳木涵点头,“倾雅的脸,和我有几分相似,所以--”

“所以你怀疑,宋玦奕和你在一起,是因为你这张和倾雅相似的脸?”罗雨昕把欧阳木涵想说的话给补充上了,末了看到她的神情之后,忽然觉得对欧阳木涵来说,这是一个很残酷的事实。

不管从什么方向上来看,她都可以感受到这个性格冷漠的女孩子,对宋玦奕是动了真情,如果有一天,她忽然意识到这个男人对自己,居然是因为一张和初恋相似的脸蛋,她的自尊,她的骄傲,该是何等的打击?

罗雨昕不敢再去想象,她可以知道,这个事实对欧阳木涵的打击有多大。

顿了顿后,罗雨昕接着问道:“木涵,那这件事情,他知道吗?”

“他怎么可能会想到这一点?”欧阳木涵自嘲地一笑,并不想再多说什么,看了看门外后,放低了声音,“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我说什么都不会再让笙儿生活在这样一个充满危险的环境里,我必须把笙儿送走。”

“可是……”罗雨昕还想说什么,忽然被欧阳木涵一瞪,于是她就闭上了嘴巴。望着欧阳木涵的眼睛里,充满了心疼。

罗雨昕还是好奇,自己对欧阳木涵这种关心,是因为什么。

罗雨昕离开的时候,看到宋玦奕还是沉默不语地坐在病房外面,整个人在一瞬间苍老。她想上前去说点什么,或者说给他一点提示,可是想到欧阳木涵决然的眼神,她又停下了脚步,径直往楼道的另一边走去了。

罗雨昕离开之后,欧阳木涵想主治医生的办公室走去,她想咨询清楚,在欧阳月笙醒来之后,能不能马上送到国外去。可是在转向楼梯口的时候,忽然听到楼到后面有两个小护士在议论着什么。

欧阳木涵对这些医院里的八卦那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刚想起身离开,忽然听到其中一个护士提到一句什么双腿尽残,心里突的一下,马上就停下了脚步,静静地站在转角后面。

“你不知道啊,我在手术室里,看到那个小女孩的双腿时,真的是吓到了啊!”

“你看到了什么?”

“你不知道,当时的样子有多可怕,医生不让我们乱说话,可是啊,你不知道,那个小女孩,哪里是从马上摔下来的啊,分明就是被马踩伤的!”

“什么?竟然会有这种事情,那不是很痛?”

“对啊对啊,两条小腿上,掀开一看,全部都是马蹄印子,甚至啊,连肚子上都有,你说这哪里是摔下马伤的啊?”

说出八卦的女护士又继续说道:“分明就是被马踩伤的,你说一个小女娃子,被马踩了这么多脚,那双腿,能不被废掉吗?”

“天啊,难道都没有看着吗?这么多的马蹄印子?”

“依我看啊,分明就是有人在旁边看着,故意不上去抱孩子吧?”女护士唏嘘不已,语气之中,不免有几分心疼。

欧阳木涵听到这里,大概已经明白了一切。这两个护士讨论的,就是笙儿了。

而现在,她还得知了,笙儿受伤的另外一个真相!

笙儿的双腿被废,根本就不是摔下马儿导致的,而是在跌下马之后,她还在马儿的脚蹄子下面,被踩得遍体鳞伤,可是她居然还不知道?

当即欧阳木涵就流出了眼泪,双拳紧紧握住,整个人浑身都在颤抖。

等到那两个女护士离开之后,欧阳木涵才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一切,只觉得有些恍惚。

怎么办?她的笙儿怎么办?

她知道,当时倾雅肯定在场,而且她还故意支开了所有人。她的目的,不是笙儿的双腿,是笙儿的命啊!

这一刻,欧阳木涵恨不得抽了倾雅的筋,让她也感受一下,双腿废了的感觉!

深呼吸一口气,欧阳木涵知道现在还不是收拾倾雅的时候。

她强行让自己打起精神,然后向主治医生的办公室走去。

医生也没有想到欧阳木涵会在这个时候出现,看到了她的样子,医生眼里闪过一丝无奈,然后站起身来,邀请她坐下。

“喝点水吗?”医生客气地问道。

“不用了,我来是有些事情想要问医生的!”欧阳木涵拒绝了医生的茶水,开门见山地问道。

“……”医生感到很无奈,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你想要问什么,我知道的一定会告诉你。”医生思索了半晌,回应道。

“我想要知道,我的孩子,来做手术的时候,身上究竟有多少个伤痕?”欧阳木涵平静地问道,她知道,自己这个时候的回应,只是强行忍住心里的激动罢了。

见医生不说话,于是欧阳木涵又补充问道:“或者说,你告诉我,她被踩断了多少根骨头?身上有多少个马蹄印子?”

“你……”医生眼里闪过一丝震惊,没想到还是被欧阳木涵给知道了。

“你直接告诉我就行,不是你的错,我不会找你麻烦,什么责任我都不会追究。”欧阳木涵以为医生是在担心她会找他的麻烦,于是让医生放心。

“想不到还是瞒不住你,好吧,既然您过来问了,想必你也是知道了一些什么,那我就实话告诉你吧。”医生叹了一口气,决定告诉欧阳木涵真相。

“如果只是单纯地从马上摔下来,倒是不至于会这么严重,只是孩子在摔下马之后,很明显被受了刺激的马匹踩了好几脚,双腿上的骨头断裂,肚子上也被踩了几脚,盆骨有些受损,所以情况才会这么严重。”医生尽可能说得委婉一些,尽量让欧阳木涵接受。

欧阳木涵低着头,她就知道,就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笙儿她,她……被踩了多少脚?”欧阳木涵现在只想知道这一点。

“……恩,这个不好回答,双腿上严重下,大概有六七脚的样子吧,盆骨上,有两脚,肚子上有一脚……对了,胸口上也被踩了一脚。”医生不敢再说下去了。

“七脚……两脚……一脚……”欧阳木涵喃喃将医生说的这些话重复出来,眼眶瞬间就湿润了,“胸口上……还有一脚?”

天啊,她难以想象,那一脚又一脚,笙儿当时该有多痛苦啊!

她一定在呼唤妈妈,一定哭得很惨……

不,她一定连哭都哭不出来,在心里埋怨妈妈会为什么要把她留在那里。

欧阳木涵不敢再问下去了,也不敢再去想象,她怕自己的心会痛死!

那一脚一脚的,踩在欧阳月笙的身上,也是踩在她的心上啊!

“我知道了,谢谢你。”欧阳木涵抹了一把一眼,向一声告辞后,起身准备离开。

而医生看到欧阳木涵这个样子,也明白天下父母心的道理,在欧阳木涵准备拧开门把的时候,忽然提醒道:“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现在美国那边的医疗比较先进,可以用钠离子修复治疗的,这是目前唯一的方法,国内暂时还没有这样的技术。”

“我知道了,谢谢提醒。”欧阳木涵低声说道,然后开门走出了办公室。

回去病房的路上,欧阳木涵的脑海里,一直闪过医生说的每一句话。

那一脚一脚的,踩在笙儿的身上,可是宋玦奕居然还试图要隐瞒她!

欧阳木涵被愤怒充斥,纵使在隐忍,眼眶里也已经蓄满了泪花,再也控制不住,下一秒眼泪就破眶而出。

宋玦奕一直在病房门口,即使欧阳木涵不在,他也不敢走进病房里去看望自己的女儿。此时此刻,他的内心深处,一直处于斗争之中,不知该作何打算。

忽然,一道身影悄无声息地挡在他的眼前,他愣了一下,抬起头来,正好对上欧阳木涵那双没有任何表情,而且通红的眼睛。

“木涵……”宋玦奕心里咯噔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地唤出欧阳木涵的名字。

欧阳木涵望着他,忽然眼里充满了讽刺,一字一句地问道:“为什么不进去看看笙儿?”

“是不是不敢进去?”欧阳木涵逼问道。

“是不是害怕看到笙儿身上一块又一块的印子?良心上感到十分不安?”

“宋玦奕,你也有害怕的时候吗?”欧阳木涵几乎是嘶吼出声的。

“……”宋玦奕被她这一次又一次的逼问,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张了张嘴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没有想到,欧阳木涵居然这么快就知道了。

“你说话啊,宋玦奕!”欧阳木涵怒色吼道:“你为什么不敢给我解释?你为什么不敢进去?你知道那些伤口,踩在一个大人身上,尚且都要人命,何况是踩在一个四岁孩子身上?”

“笙儿,是在马蹄子下面,捡回了这条命啊!”欧阳木涵继续痛斥道。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