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陈氏垮台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262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出门之后,房子里已经没有了宋玦奕的身影,欧阳木涵知道他已经离开了,一时间心里有些失落不已,不过马上就稳住了情绪。她其实也没有想到,宋玦奕会是这样的选择。

一向高高在上的他,何尝这样跟人低声下气地哀求过?

而且最让欧阳木涵惊讶的是,宋玦奕在知道了她的异样之后,竟然还想着要一直陪着她。说实话,在听了宋玦奕的话之后,欧阳木涵的心里有一瞬间的触动,不过马上就让自己恢复冷静。

她理智地告诉自己,这个时候,不能去相信任何人。

终于,欧阳木涵恢复了冷静,起身向卫生间里走去,冲了个冷水让自己更加清醒。

一连几日,陈氏公司的局势已经越来越不稳定,欧阳木涵始终保持着冷静,将手中的工作一一处理,同时也将所有的可能情况预料了一遍,避免出现一些让自己难以预料的事情。

她不知道的是,自己在做这一切的时候,宋玦奕一直在背后默默地看着,想要在她需要的时候出手帮助她。当然,这些欧阳木涵都不知道。

在局势越来越紧张的时候,欧阳木涵接到了陈知昂的电话,电话那头陈知昂指责欧阳木涵,那笔钱根本就没有尽数到位,他说欧阳木涵在使诈。

因为钱既然转到了陈知昂的账下,所以原先买了那只股票的股民,当然就会去找陈知昂。

而陈知昂在不知情的情况之下,就成了股票证券债务人,那些股民纷纷找他讨回自己的钱。

他思前想后,觉得不对劲,这一切就是和欧阳木涵有关系。

“陈先生,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你说要那笔钱,我可是原封不动,按照原来的数字尽数还给了你,怎么?现在你跟我说这些,是想要赖账吗?”欧阳木涵冷笑道。

“为什么,那份股票的债务人会是我?”陈知昂咬牙切齿地问道。

“陈先生,你一直在买卖金融市场,这点道理难道你会不明白吗?那笔钱的拥有主,就是它所在股票的债务人,既然你要把那笔钱抽走,我虽然为难,不过也只能答应。”

末了,不等陈知昂说话,欧阳木涵又接着说下去,“当初可是你自己提出要抽走那笔钱的,我既然按照了你的要求来做事的话,现在你那边出了问题,就不应该再找上我才是。”

“那笔钱,分明就是你动了手脚!”陈知昂这个时候才发现事情的不对劲,不过已经来不及了,欧阳木涵根本就没有要和他多说废话的意思,直接了当地开口提醒他一个不争的事实。

“陈先生,现在的情况是,不管你说什么,都只会是你的猜测而已,在那笔钱转给你之后,你的公司,和我的公司,已经没有了任何牵扯,以后你那边出了什么问题,也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希望你认清这一点,想清楚了再来找茬!”

欧阳木涵越说心里越爽,她当然既然答应陈知昂将那笔钱还回去,那就是为了今天的这一切。现在已经到了这一步,她当然心情大好。

所以陈知昂现在的情况就是,他知道这一切和欧阳木涵有关系,可是他没办法指责她,哑巴吃了黄连,有苦想说也说不清。

直到现在他总算是搞清楚了,欧阳木涵做这一切的目的,就是为了斩断两家公司的联系,这样的话,他出事的时候,就不会牵连到她的公司。

这一刻,陈知昂才真正感受到欧阳木涵的可怕,这个看起来极其年轻的女人,不过二十三岁,却已经是老谋深算了。想到这里,听着电话里的静音,陈知昂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陈先生,你还有话要说吗?”欧阳木涵似笑非笑地问道。

“……”陈知昂不语,于是欧阳木涵就将电话挂断了。

她知道,陈知昂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而到了这个时候,牧冬已经做好了收回牧家的准备。

在晚上的时候,欧阳木涵一个人开车回去,出了公司的大门之后,她都没有发现,身后有一个黑衣人在尾随着自己。

等车子到了家楼下的小区之后,欧阳木涵刚刚从家门口出来,就忽然被人用黑布套住脑袋,然后下一秒整个人就被人扛到肩上,挣扎之间,欧阳木涵只知道自己被送进了另一辆车子里。

等那个人将她扔进后座上后,那些人就将她的手给绑了起来,然后她头上的黑布才被人掀开,她睁开眼睛望去,就见到了一个自己怎么都想不到的人。

“陈知昂?你要做什么?”欧阳木涵看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陈知昂摘下眼镜,整个人显得十分阴狠。欧阳木涵心下一寒,意识到了现在自己所处的处境。

“做什么?这个时候了,我如果不拉上一个垫背的,我是不是对不起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走一遭?”陈知昂没有回头,直接从后视镜中盯着沉着冷静的欧阳木涵,眼里闪过一丝不解。他还是没办法相信,这个女人在遇到这种事情后,竟然没有一丝惊慌失措。

越是了解欧阳木涵,他就越是觉得这个女人的深不可测。

可是最让他郁闷的是,她隐隐之中,总是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难道说是自己的错觉?

陈知昂也曾这样问过自己,可是活了这么多年,他从来不相信错觉。

“垫背?你觉得你有资格让我给你垫背吗?”欧阳木涵冷声反问道,她心想陈知昂是不是因为受了刺激,变得有些不正常了,居然会想到这么好笑的事情。

“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觉得我没有资格?欧阳木涵你觉得自己很高贵吗?”陈知昂被欧阳木涵的话一刺激,整个人像是瞬间失控的狮子,转身对着欧阳木涵怒吼道。

每次欧阳木涵一有瞧不起他的时候,他就会失控,当年他和牧涵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样被她嘲笑的,每一次在酒局之上,看到牧涵为了业务,周旋在各种男人之间,而那些男人留给他的,就只是嘲笑的眼光。

嘲笑什么?

当然是嘲笑他一无是处,还能待在牧涵身边。

每每想到这里,陈知昂的心里都充满了极度的愤怒。

“凭什么?”欧阳木涵继续冷哼,只觉得陈知昂的问题问得十分可笑,反问了之后,却没有再回话了。陈知昂却感觉她的沉默不语,是对自己的嘲讽,于是心里更加愤怒。

“欧阳木涵,我会得到今天这个下场,都是拜你所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你在背后搞鬼!”陈知昂冲着欧阳木涵怒吼。

“拜我所赐?我在背后搞鬼?陈知昂,麻烦你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想一想事情经过好吗?”

欧阳木涵显得十分冷静,好像并不担心自己的处境,“如果你心里没有鬼的话,我就是想搞鬼,那也是没有机会的吧?”

“我知道是你,就算你不承认,我也知道是你。”陈知昂冷哼道。

“随意咯,如果你觉得是我,那就是我。”欧阳木涵既不承认,也不否认,而是落落大方地看着陈知昂,好像现在被绑住的她,只是来陈知昂的车子里做客一般。

陈知昂被这一下,堵得无话可说,想要反驳的话,一句都说不出口。

欧阳木涵知道自己不能刺激到陈知昂,可是她没有办法,每次一面对陈志昂的时候,她都会忍不住爆出自己的脾气,前世的怨恨在一瞬间席卷而来。

“帮我解决这场危机。”陈知昂冷不防说道。

“恩?”欧阳木涵明显愣了一下,她是不是听错了,陈知昂居然让她来解决他的危机。

天知道,她为了造成这场危机,付出了多大的心血,怎么可能会帮他解决。

“陈知昂你在说笑吧?”欧阳木涵笑问道。

“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我知道这件事情和你有关系,欧阳木涵,你帮我解决这次的危机,以后你亚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陈知昂急切地说道,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欧阳木涵有能力解决这场危机。

“哦?什么都可以给我?”听到陈知昂确切的回答,欧阳木涵却笑了。

“对,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帮助我解决这次危机!”陈知昂肯定地说道。

“什么都可以给我啊,可是你觉得我现在这样,我还缺点什么呢?”欧阳木涵嘻嘻笑着,每一句话都在挑拨陈知昂的心弦。

但是这个问题,却还是让陈知昂愣住了。他看着欧阳木涵,虽然心里不愿意,但是他不得不承认,欧阳木涵真的什么都不缺,有什么是可以诱惑到她的呢?

正当陈知昂心里疑惑的时候,忽然欧阳木涵向前探了探身子,嘴角微微勾起,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魅惑的感觉。

“对啊,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欧阳木涵一字一句地问道。

然后在陈知昂被她的笑容蛊惑的时候,欧阳木涵的脸色瞬间显现出狰狞。

“我想要你的命!”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