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尸体失踪了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336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在拍卖会结束之后,宋玦奕本想趁着这个机会和欧阳木涵说话,可是他还准备叫住她的时候,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欧阳木涵已经离开了。

宋玦奕以为她是在躲着自己,于是赶紧让人跟住她,却被告知她去了警察局。

宋玦奕实在是搞不清楚欧阳木涵是在做些什么,所以在不久之后,也跟着像医院走去。

他一辈子都没有想到,这一次跟踪,他会看到一个自己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欧阳木涵。

陈知昂在监狱里,望着窗户外面冰冷的天空,眼神有些恍惚。

他回想了很多,更多的是想到自己为什么会认罪。

其实他明明知道警察是找不到尸体的,他大可以拒绝承认罪行,可是在话刚刚到嘴边的时候,他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想到了曾经和牧涵相爱的画面。

就那么一瞬间,他收回了自己原本要说的话,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1705号,有人探监!”就在陈知昂发呆恍惚的时候,忽然警察叫了他的代号。

他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警察敲了敲他的门,他才反应过来。

看来从今往后,他要习惯这个称呼了。

走了出去后,在透明窗户外面,他看到了欧阳木涵面无表情的脸。

陈知昂下意识想逃离,可是最后还是坐在了欧阳木涵的对面,拿起了电话。

“你来找我做什么?”陈知昂低着头,低声问道。

“尸体在哪里?”欧阳木涵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直接问出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

“尸体找不到了。”陈知昂随口说道。

“你在说谎!”欧阳木涵怒声吼道。

“我为什么要说谎?我都已经承认了自己的罪行,难道还会否认这一点吗?”陈知昂直接反驳道,抬起头看着欧阳木涵,眼里充满了疑惑。

欧阳木涵于是斥责道:“一定是你将尸体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陈知昂反问道。

“对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欧阳木涵问出了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其实她自己也想知道,“他再怎么着,也是和你同床共枕这么多年的女人,你将她逼死之后,难道连她的尸体都不放过吗?她若是知道,对你应该有多--”

“你怎么知道她是我逼死的?”欧阳木涵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忽然被陈知昂打断,“我跟警察说的是,是我杀死了她,可是你怎么知道她是被逼死的?”

“你究竟是谁?”陈知昂整个人显得有几分激动,眼睛里有些赤血。

这时候,看守他的警察,赶紧过来按住他。

欧阳木涵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漏嘴了,只有几个人知道,当年在酒店里的真相。

她其实是撞墙自杀,而不是陈知昂害死的。

所以这也是她想不到,陈知昂会承认杀死前世自己的原因。

“是不是秦玉儿告诉你的?”陈知昂皱起眉头,质问道。

“你别管是谁告诉我的,你赶紧告诉我,你将尸体藏在了什么地方?”欧阳木涵不想和陈知昂多说废话,靠近玻璃窗,一字一句地问道。

“呵呵……你和她是什么关系?你告诉我,你和她是什么关系?”陈知昂却忽然像是陷入了魔障一般,有些恍惚地看着欧阳木涵,眼神飘忽,似乎是想到了另外一个人。

“我就知道是你,你是因为他才这么对我的对不对?”陈知昂忽然又问:“你和牧涵是什么关系?”

“我和她是什么关系不用你管,你只需要告诉我,她的尸体在哪里?”欧阳木涵依旧不放弃地问道。

“她还活着对不对?她还活着对不对?当时现场只有我们的人,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当年的真相,她没死,所以才会将这一切告诉你对不对?”陈知昂又继续问道。

“……”欧阳木涵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难道陈知昂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可是她不相信,陈知昂一定知道些什么,所以他在掩饰什么。

“你不用这样,你掩饰不了什么的,你告诉我,你把她的尸体藏在哪里去了?”欧阳木涵继续追问道。

“她真的没死,你相信我。”陈知昂忽然抬起头,认真地问道。

鬼才相信!

欧阳木涵在心里怒吼道,她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如果陈知昂还是不说什么的话,她真的要被气死了。

“你不要说这么多废话,她的尸体在哪里?”欧阳木涵的脸色冷了下来。

“当年事情发生得太过于突然,我心里十分慌乱,所以就受了秦玉儿的挑拨,才将她的尸体埋在地板下面,可是我在发生那件事情之后,我就后悔了。”陈知昂开始将当年的事情徐徐道来。

欧阳木涵看到陈知昂的样子,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他,不过即使如此,她的心里还是不为所动,因为她知道,对于陈知昂,她已经没有任何情谊了。

但是她还是让自己沉下心来,静静地看着他,等着他说下去。

“在为她安排的葬礼结束之后,我忍受不了良心上的不安,我就去了藏尸体的酒店,想要将她挖出来,让她入土为安,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我还是希望她可以得到安宁。”陈知昂说道。

“如果你还记得你们这么多的感情,当年又怎么会发生这么荒唐的事情?”欧阳木涵微微勾起嘴角,讥笑道,陈知昂现在说这些话,还有用吗?

“可是在我挖开地板之后,我居然发现她的尸体不见了,从今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找到她。”陈知昂如实说道。

他的语气很认真,让欧阳木涵不得不相信。

和陈知昂在一起这么多年,她对于他是十分了解的,他现在的样子,看起来根本不像是撒谎。难道说尸体真的不翼而飞了吗?

欧阳木涵在心里疑惑地问道,其实现在她的心里,已经相信陈知昂的话了。

“那你为什么要承认说,人是你杀死的?”欧阳木涵不解地问道,她现在只想知道这个答案。

“你以为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我在监狱里再出去,我还会过得心安理得吗?”陈知昂低声反问道,“人性本善,估计说的就是我这样的人吧!”陈知昂自嘲地说道。

“……”欧阳木涵无言以对了,此时此刻,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在许久的沉默之后,陈知昂忽然抬起头,看着欧阳木涵,迫切地问道:“你告诉我,你和她是什么关系?她是不是还活着?”

欧阳木涵看着他,面色丝毫不为所动,最后,终于还是缓缓说道:“她确实已经死了。”

“……那你呢?”陈知昂愣了愣,继续追问道:“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我?”欧阳木涵挑着眉头,嘴角微微勾起,神秘地笑了笑,不紧不慢地问道:“陈知昂,2006年中秋节晚上的那场烟花,好看吗?”

就这一句话,时间像是瞬间凝固了一般。

陈知昂坐在透明玻璃窗里面,一动不动地看着欧阳木涵,眼睛竟然不由自主地湿润了。

“是你……”陈知昂喃喃念道,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是我,又不是我。”欧阳木涵没有直接回答,模棱两可地说了这句话后,将电话挂断,然后起身转身离开了。

她的背影在陈知昂的眼里,越来越远,最后终于消失不见。

陈知昂想要叫住欧阳木涵,可是张了张嘴巴,除了感受到喉咙里有些苦之外,竟然一个字都发不出来。在警察发现不对劲,将陈知昂带走的时候,他的脚步有些虚浮。

整个人像是被抽了魂一般,嘴里不停地念着同一句话。

“我就知道是你……我就知道是你……真的是你……”

没有人知道这句话是什么含义,而作为当事人之一的欧阳木涵,在出了监狱之后,望着头顶炙热的阳光,仿佛刚刚出狱的犯人,获得了重生。

可是下一秒,她的眼睛还是湿润了。

她和陈知昂之间的究扯,终于在这一天,彻底结束了。

从此以后,两不相欠。

回过神来,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一抬眼,竟然看到了一个让她惊讶的人。

宋玦奕站在马路对面的车子旁边,似乎已经等了很久。

她看着宋玦奕,宋玦奕也在回望着她,两双眼睛里,都写满了情愫,可是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就已经注定了无言以对。

欧阳木涵收回自己的视线,转身向自己的车子走去。

宋玦奕知道她会这么选择,所以一点都不惊讶,慢慢了跟上她的车子。

不管欧阳木涵的车速是快还是慢,宋玦奕都只是在身后不紧不慢地跟着。

因为他可以感觉到,现在欧阳木涵的情况有些不对劲,想必是刚才监狱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她受到了刺激。

在宋玦奕心里猜想之际,忽然前面的欧阳木涵加快了速度,车子在瞬间消失在他的眼前。

“欧阳木涵,你这个疯女人,你可不要给我做什么傻事!”宋玦奕嘴里怒吼了一声,没有时间多想,赶紧踩动油门,车子跟了上去。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