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短暂的温馨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336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宋玦奕想明白之后,想要将欧阳木涵喊起来,这样光着身子躺在这里的话,两人都会感冒的。

可是他伸手去触碰欧阳木涵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女人,已经趴在自己的身上睡着了。

他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可是又不舍得叫醒她,因为他知道欧阳木涵这段时间肯定没有好好睡觉,所以他想要让她好好地睡一下,不想让她累着。

宋玦奕将自己的衬衣拿过来,小心地盖在欧阳木涵的身上,双手轻轻地框住她。

就这么一瞬间,宋玦奕竟然觉得,如果可以,就这样和欧阳木涵过一辈子也是不错的选择。

慢慢的,他也开始闭上了眼睛。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欧阳木涵清醒了过来,在看到宋玦奕被自己压在身下之后,想到刚才的疯狂,面色有些不自在,赶紧从他的身上起来。

宋玦奕这时候也醒了过来,看到欧阳木涵面色上的不自在,嘴角含着不明的笑意,轻声说道:“穿上衣服吧,回家去再好好睡一觉。”

说完后,一只手稳住欧阳木涵,另一只手撑着身子爬了起来,起来之后,将欧阳木涵的衣服拿起,然后慢慢地给她穿上。

欧阳木涵还是觉得十分不自在,可是又不能动,只能让宋玦奕给自己穿上衣服,等到他将衣服穿好之后,欧阳木涵才打开手机看时间,发现已经是晚上七点了。

“饿不饿?”宋玦奕问道。

欧阳木涵摇头,然后从宋玦奕身上下来,坐到另外一边的驾驶座上。

“怎么可能会不饿?你都一天没有吃东西了,不想在外面,我回去煮面条给你吃。”宋玦奕说完后,径直下了车,然后走到驾驶座边,将车门打开,将欧阳木涵给抱了出来。

欧阳木涵还是十分不自在,刚才的画面又一次席卷而来。

“现在知道害羞了?晚了!”宋玦奕冷不防警告道。

欧阳木涵无话可说,任凭宋玦奕将自己抱上楼。

好不容易回到了他们的家里,欧阳木涵才忽然觉得,自己租的这个小房子,也只有在宋玦奕出现的时候,才会真的像是一个家。

等到宋玦奕将欧阳木涵放下后,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径直走到厨房里去。

看到厨房里面的一切,还是自己临走前的样子,不禁有些心疼,这个女人很笨就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

时间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宋玦奕从厨房里端出来一碗面,放在餐桌上,欧阳木涵坐在沙发上,有些拉不下面子,宋玦奕这才走过去将她牵起来,带着她坐到餐桌上。

欧阳木涵看着热气腾腾的面条,吞了吞口水,最后还是拿起筷子,拿起筷子,慢慢地吃了起来。宋玦奕见罢,松了一口气,然后走回厨房去,将另一碗面给端了出来。

两个人坐在餐桌上,将自己碗里的面条吃了,吃完之后,欧阳木涵看到宋玦奕也吃完了,伸手去想要将他的碗拿过来洗掉。

可是一下子被宋玦奕阻止了,然后在欧阳木涵惊讶的目光中,宋玦奕将她手里的碗接过去,走进厨房去,很快就传来了水流声。

欧阳木涵被眼前的这一幕弄得有些哭笑不得,甚至说有些难受。

她忽然想到,在这四年的赛跑之中,一直是宋玦奕在身后跟着,她不停地跑,拼命地想逃离,可是最后还是被宋玦奕给抓住了。

欧阳木涵看着厨房,想象着宋玦奕在屋子里的画面,想要走进去,最后还是自己把自己阻止了。她回到自己的房间,慢慢躺回床上,想着今天下午发生的一切。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就在欧阳木涵模模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忽然身后有人上了床,然后她感觉到,宋玦奕从身后抱住自己,小心翼翼地将她抱进怀里。

欧阳木涵想要挣扎,可是宋玦奕却将她抱得很紧。

“不用害怕,我会一直陪着你。”宋玦奕凑近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就是这一句话,让欧阳木涵难以接受,最后只能缩在宋玦奕的怀里,睡得十分香甜。

第二夜醒来的时候,宋玦奕发现,身边已经没有了欧阳木涵的身影。

他有些疑惑,这么早的话,欧阳木涵会去哪里呢?

他拿出手机给欧阳木涵打电话,可是电话那头传来的是,无人接听的通知。

宋玦奕有些担心,生怕欧阳木涵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宋玦奕继续给欧阳木涵打电话,想要知道她去了哪里。

下楼的时候,欧阳木涵的车子已经不见了。

他赶紧将车牌号码发给林清,让林清帮忙找欧阳木涵。

那边很快就有了回复,原来欧阳木涵竟然是去了郊区的墓地。

她去那里做什么?

宋玦奕感到有些奇怪,因为在这之前,他就知道欧阳木涵会时不时去郊区墓地,可是他并没有当做是一回事,只当是欧阳木涵去看望故人罢了。

可是这个时候,宋玦奕才是真的明白,她要真的是一张白纸的话,怎么可能会是一张白纸?一定是她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才会这么做。

宋玦奕打车去了郊区的墓地,将这个地方转了一遍之后,终于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欧阳木涵。她还是那一身衣服,在空中摇摇欲坠,似乎下一秒就会被风吹倒。

宋玦奕看到这个样子的欧阳木涵,心里瞬间产生了几分心疼,忍不住想要上前将她抱入怀中,可是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做,不敢上前打扰到她。

最后,宋玦奕还是忍不住走了上去,想要看清墓碑上的人是谁。

这是两个他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名字,不过其中有一块墓碑上的名字他记住了。

居然是姓牧的人,看来又是跟牧家有关系!

那就是说,还是和牧涵有关系吗?

宋玦奕有些惊讶,心里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一切,究竟跟那个叫牧涵的,有什么关系。

有太多的问题在宋玦奕的脑海中流转,最后他不得已将这一切放下,慢慢向欧阳木涵靠近,生怕她真的摔倒在地上。

“你知道这里面葬的,是什么人吗?”在感受到宋玦奕的靠近之后,欧阳木涵忽然问道。

“不知道。”宋玦奕老实地回答,他确实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我告诉你,这里面葬的,是这世界上最爱我的父母,你相信吗?”欧阳木涵认真地说道。

“?”看到宋玦奕脸上的笑意,欧阳木涵又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不相信,你就当我随便说说吧。”她刚想告诉宋玦奕这一切的真相,可是最后转而想想,好像说了也没有用。

她转身就想离开,可是在离开的瞬间,被宋玦奕一把抓住了手臂。

“你要是想说,你说,我听着便是。若是你不想说,我也不会逼迫你,你什么时候想告诉我,都可以,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相信你。”宋玦奕很认真地说道。

可是下一秒,欧阳木涵竟然将自己的手抽开,直勾勾地看着宋玦奕,眼中晦暗不明。

“你若是不想说,也可以不必勉强,我等你想开口的那一天。”宋玦奕很认真地说道。

“你一直都想知道这一切的真相不是吗?”欧阳木涵开口,不紧不慢地说道:“我明明是欧阳家的人,却想着逃离那个家,我明明和这个叫牧涵的女人没有任何关系,可是最后却一次次的和她扯上联系,你一直都好奇,可是你什么调查不到,对不对?”

“……对。”宋玦奕沉默了片刻,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他确实很想知道这一切,不过后来也就决定不再追究了,毕竟他已经选选择了欧阳木涵,就决定不再追究了。

“你想知道吗?”欧阳木涵问道。

“你可以不用说。”宋玦奕如实说道。

“可是你很想知道啊,与其让你在背后调查,我还不如直接将真相告诉你,这绝对是你调查一辈子,也调查不到的。”欧阳木涵如实说道。

“……”宋玦奕有一瞬间的心动,不过他马上想到昨天疯狂的欧阳木涵,知道所谓的真相,就是困扰欧阳木涵这么多年的原因,或许也是她一次一次想要逃离自己的原因。

说实话,宋玦奕想知道,可是最后却又害怕去知道真相。

“你还是不要说了。”宋玦奕按住欧阳木涵,不想让她将这一切说出来,他下意识地不想知道真相了,虽然心里还是忍不住想要知道这一切。

“你就是很想知道,你不需要掩饰,我今天就将一切告诉你。”欧阳似乎很不愿意放过宋玦奕,就是要在真相告诉他,她真的不想一个人撑下去了。

如果宋玦奕愿意接受,她跟定他一辈子,如果他不愿意,就当做是自己赌输了一把。

宋玦奕当即就想着要逃离,可是最后还是被欧阳木涵拉住了,她转过身看着墓碑,像是在回忆很久之前的画面,最后她大呼了一口气,慢慢说道;“其实我就是牧涵,是那个你调查出来的,已经去世了五年的牧涵……”

欧阳木涵的声音慢慢传来,像是过了一个世纪,最后在宋玦奕的心里,回荡回响……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