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欧阳沐云的心思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299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董事长,我没懂你的意思,如果我们不主动的话,最后的主动权就不会在董事长手里,到时候,董事长如果还要做什么的话,可能会束手束脚,要不再考虑考虑?”助理听到欧阳木涵的话,先是有些不懂,不过马上就觉得她的决定有些不妥,于是劝说道。

“没什么不妥的,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就是,不要多问,以后你就会知道了。”欧阳木涵神秘地笑着,对助理提出来的问题,没有丝毫的惧怕,她已经决定好了,以后的话,会好好地将这些事情给处理了,至于欧阳沐云和陈雲那里,她已经想好该怎么做了,所以就没有丝毫的担心。

“董事长……”助理还想说什么,却再一次被欧阳木涵打断,这一次欧阳木涵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让助理走了出去,她不想再在这些事情上解释这么多。

而在欧阳沐云的办公室里,秦深从欧阳木涵的办公室里走出来后,就径直去了欧阳沐云的办公室,可是一进门就被欧阳沐云扇了一巴掌。

“你把那笔钱转回了公司里,你可有问过我的意见?”欧阳沐云怒声问道。

“总经理,董事长已经知道你的事情了,如果不把那笔钱还回去,她要是追究起来,我们两个都要完蛋啊,亏空账目,这是犯法的啊!”秦深有些委屈地说道。

“犯法?我拿自己家里的钱,难道还是犯法吗?就算欧阳木涵那个小贱人知道了又怎样,难道她还能把我怎么样吗?”欧阳沐云双手叉腰冷哼道,显然根本就没有将欧阳木涵放在眼里。

秦深看到她这个样子,知道她还没有看清眼前的局势,想要劝说她,却被欧阳沐云打断了。

“行了,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那笔钱还回去了也就算了,你过几天再给我赚一笔钱出来,我有急用,知道吗?”欧阳沐云又一次冷哼道。

“总经理,现在这个时候,钱很难转出来啊,就算是要转,我们也要等一段时间不是吗?董事长已经知道我们的事情了,她没有表明出来,不代表她什么都不知道啊!”秦深这下是真的急了,他好不容易将之前的问题处理了,现在欧阳沐云又给他一个新的难题。

这是要他自掘坟墓的节奏吗?可是偏偏他连一点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我不管,那笔钱是你还回去的,你就要想办法让我拿到钱!”欧阳沐云才不会管这么多,这段时间她的情人需要钱去娱乐圈打点关系,所以她需要在最快的时间里,将这笔钱拿到手。

秦深可以说是苦不堪言,想要说话,但是看到欧阳沐云一定要他拿出钱,不禁后悔,当初为什么会听她的话,做这些勾当呢?

现在他是后悔都已经来不及了,两个人已经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就是想要脱身,也已经来不及了。秦深越想越后悔,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和欧阳沐云划清界限,毕竟他已经为她做了这么多事情了,也该到了退出的时候了。

欧阳沐云似乎看出了秦深的心思,当即就冷笑道:“你别想着和我划清界限,这些事情都是你一个人做的,你手里也没有我的任何把柄,如果你不为我做些事情,我就将你的事情公布出去,到时候,坐牢的人,只能是你,你可要好好想清楚了!”

秦深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欧阳沐云,“总经理你……你不能这样!”

“我可以不这样,但是你需要为我做事啊!”欧阳沐云理所当然地说道,显然是不打算放过秦深了。

秦深那个后悔啊,可是面对欧阳沐云的威胁,有苦说不清。

欧阳沐云说得没错,如果这些事情公布出去的话,最后倒霉的人只能是他,而不是欧阳沐云,毕竟那些事情的手脚,都是他一个人操作的。

最后,秦深只好无奈地点头,但却十分强硬地说道:“好,我答应你,不过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我以后不会再为你做事了!”

“你觉得你有选择选择的权力吗?”欧阳沐云嘲讽地笑道,显然并没有把秦深的话放在眼里。

“我是没有选择的权力,但是你相信我,兔子急了咬人,狗急了跳墙,若是把我逼急了,我也可以把你拉下水。”秦深望着欧阳沐云,眼睛里已经十分坚定了。

“你……你敢威胁我?”欧阳沐云被这样一个大男人的眼神吓到,不禁后退了一步,哆嗦道。

“我怎么敢威胁你呢?我只是告诉你实话而已。”秦深面不改色地说下去,“当初我是因为我儿子需要钱动手术,我才跟着你做这些勾当,现在既然你要这么逼我的话,我只能出此下策了,总经理,你好自为之,这是最后一次了……”

说完后,秦深不等欧阳沐云反应,就径直走出了办公室,留下欧阳沐云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咬牙切齿,可是又无可奈何。

要不是她的情人需要这么多钱去打点娱乐圈中的人,她怎么会这么无奈。

不过想到,自己的情人最后能够成为大明星,到时候她就是大明星的女朋友,想到这里,她的虚荣心就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另外一边,宋玦奕在准备婚礼的时候,也是感到十分头痛,因为他突然遭到了来自他爷爷的反对。宋中天说,如果欧阳木涵不把笙儿送回宋家,他断然不会同意这个婚礼。

可是在这之前,宋玦奕已经向欧阳木涵保证了,他不会强求她将笙儿送回来。

所以一时间,宋玦奕只感到十分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

欧阳木涵倒是并不知道这些,她现在在欧阳氏里面,在想方设法将陈雲和欧阳沐云的犯罪证据给找到,那样的话,她就有了威胁她们的证据,然后将这两人赶出去。

可是这两人做事根本就是滴水不漏,欧阳木涵根本就找不到任何把柄。像欧阳沐云和秦深一样,所有犯罪的事情都是秦深一个人在做,而欧阳沐云就直接抽身,根本就一点事情都没有。

意识到这个问题,欧阳木涵只感到十分头痛,这两个人还真是母女,连做事的风格都是一模一样。不过转而一想,也不能怪她们,毕竟夜路走多了,总是会碰见鬼。所以她们给自己多做一些保障,保证自己不会碰到鬼,那也是可以理解了。

但是欧阳木涵相信,只要是夜路走多了,最后总是一定会遇见鬼的。

大鬼小鬼不要紧,反正欧阳木涵知道,她绝对会是那只鬼!

下午的时候,钟凯欣给欧阳木涵打电话,哭诉说牧冬当着全公司员工的面,将她骂了一顿。电话那头钟凯欣哭哭啼啼的,欧阳木涵也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他为什么要骂你?”欧阳木涵赶紧问道。

“他就是一个混蛋,我提出了反对意见,他就骂我不知分寸,董事长,我受不了他了,你快把我带回去吧!”钟凯欣继续哭诉道,让欧阳木涵将自己带走,不要留在牧冬身边。

“你把事情详细得给我说一遍。”欧阳木涵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质问道。

“木涵姐,他还占我便宜!”钟凯欣继续哭诉。

“占你便宜?”欧阳木涵更是愣住了,这其中到底发生发生什么事情了?

“木涵姐他--”

钟凯欣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突如其来的电话给打断了,欧阳木涵一看,正好是牧冬的电话,她赶紧说道:“牧冬给我打电话了,我看看什么情况,我帮你教训他!”

说完后,欧阳木涵就将电话给挂断了,接通了牧冬的电话。

“喂,姐,钟凯欣那死丫头是不是给你打电话告状了?”电话一接通,牧冬就毫不在意地问道,语气轻飘飘的,显然根本就没有将这些事情看在眼里。

“你做了什么,她哭得很伤心!”欧阳木涵没有直接承认,而是反问道。

“她哭得很伤心?当着全体公司员工的面霸气反驳我的意见,我说了她一句,她还觉得自己委屈了?”牧冬不予置否地笑了,语气之间,有些莫名其妙。

“她还说你占她便宜,这又是怎么一回事?”欧阳木涵知道不能被牧冬带偏了,于是又问道,要是他们一直告状的话,她还要不要生活了?

“占她便宜?那丫头是这么说的吗?”牧冬不屑地问道。

“恩,你究竟做了什么?”欧阳木涵承认了。

“姐,你觉得我会做什么啊,我看那丫头老是和我作对,一开口我就没办法反驳,说不赢她,我只好封住她的嘴巴啊,难道有什么不对吗?”牧冬理所当然地问道。

“封住她的嘴巴?”欧阳木涵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就明白了,原来钟凯欣说的被占了便宜,指的是这个意思。

想到这里,欧阳木涵也觉得牧冬有些过分了,毕竟人家还是一个小姑娘,怎么可以这样对人家呢?正当欧阳木涵想要劝说两句的时候,牧冬却忽然说了一句话,打断了她准备说出的话。

“姐,你说那丫头,做你弟媳,好不好?”牧冬坏笑着问道。

一听这些话,欧阳木涵顿时就无言以对……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