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知晓一切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458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威胁的话从欧阳木涵的嘴里说出来,像往常一样冰冷和狠毒。

杜城睿感到十分难受,欧阳木涵的话,像一根针,狠狠地扎在他的心上。

若是可以选择的话,他倒是可以选择自己失去一切,忘记一切,去一个新的地方生活,将这些事情,彻彻底底地放下。他其实一直都明白,自己引以珍藏的一段回忆,对欧阳木涵而言,不过是前世的一个记忆片段罢了,可有而不可无。

想到这里,杜城睿对欧阳木涵,竟然增添了几分恨意,这股恨意漫天而来,让他的心里,向扭曲而又翻转的时间空洞,让他感到十分窒息。

若是可以,他真的希望自己可以忘掉这一切,拜托所有记忆上的折磨,重新开始。

杜城睿心里想到,然后下一秒,他就将自己的这个想法抛却在脑后。

杜城睿顺应着欧阳木涵的话往下说,“你不用恨我,也不用怪我,这一切我会处理好的。”杜城睿说完后,将电话挂掉。

这一瞬间,欧阳木涵知道自己是彻底把杜城睿伤害到了,但是她却一点都不后悔。

当斩不断,以后还会遇到更多的惆怅。

欧阳木涵想明白这一切后,继续认真地投入到工作之中。

下午的时候,宋玦奕的电话打过来,问她是不是明舟舟来找过她了。

欧阳木涵没有否认,承认了。

“舟舟是不是打了你?”宋玦奕追问道。

“……”欧阳木涵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反正宋玦奕迟早都是会知道这一切的,她说不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影响,然而她已经不想开口了。

“这个舟舟,太不知分寸了!”宋玦奕知道欧阳木涵不想开口,于是就不再多问了,在安慰了欧阳木涵几句之后,就将电话给挂断。

说实话,宋玦奕根本就没有想到,明舟舟回来之后,第一件事情竟然是去找欧阳木涵,实在是给两人一个措手不及。

宋玦奕知道,肯定是杜城睿又对明舟舟做了什么,让她大受刺激,然后才跑了回来。

不过对于远在国外的杜城睿,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去做什么,毕竟那里是人家的地盘,他的手伸不了这么长。

宋玦奕理清楚这一切,早早地从公司下班,开车去了明家,可是到了明家之后,才知道明舟舟根本就没有回过家,也就是说那丫头回来的目的,就是来找欧阳木涵。

宋玦奕感到十分无奈,明舟舟要是任性起来,真的是谁都不能改变她的决定。

宋玦奕叹了一口气,从明家出来之后,在车子上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开车去了欧阳氏。

欧阳木涵还在处理文件,听到开门的声音抬头一看,竟然看到了宋玦奕在门口,然后大步向她走来。欧阳木涵还没有反应过来,宋玦奕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在仔细上下观察了她之后,将目光定格在她的脸上,“这是舟舟那丫头抓的?”宋玦奕低声问道。

“她也是一时气愤,没有处理好自己的情绪,没什么大不了,几天就好了。”欧阳木涵摇头,让宋玦奕不要再管这些事情。

“这个丫头,太不知道分寸了,以后还得了?”宋玦奕气愤地说道,看着欧阳木涵脸,满满的都是心疼。

欧阳木涵赶紧劝说道:“放心吧,不过是小伤而已,舟舟还伤不了我,她也只不过是一时气愤而已,只要气消了,以后就好了!”

“你啊,还是这么由着她,她已经这么对你了,你居然还……”宋玦奕对于欧阳木涵,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对谁都是心狠手辣的,可是只要一遇上她在乎的人,不管对方做什么伤害她的事情,她都不会放在眼里。

“没事的,只是看着有些恐怖罢了,这些红印子,很快就会消失了,放心吧!”欧阳木涵继续安慰道。这一下,宋玦奕是无话可说了,他看着欧阳木涵,不过是想要安慰她两句,却反而被这个女人给安慰了。

这一下,宋玦奕是哭笑不得,不知道该对眼前的女人说什么了。

她终究不过是一个面冷心热的人,不管是谁,对她而言,都是值得在乎的存在。

想了想,宋玦奕也只能在心里叹气,不再对欧阳木涵说什么了,然后将欧阳木涵轻轻地抱在怀里,用自己的怀抱去安慰怀中的女人。

欧阳木涵可以感受到宋玦奕的担心,不过知道她不能多说什么,因为不管说什么,宋玦奕都会站在自己这一边,所以一时间,她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而宋玦奕则是在心里想着,要早一点将明舟舟送走,如果她在继续留在曲城的话,一定还会来找欧阳木涵的。

欧阳木涵并不知道宋玦奕的想法,在下班之后,就跟宋玦奕一起回家了,两人不免又是一阵温存。第二天,欧阳木涵再一次接到明舟舟的电话,电话那头明舟舟说要和她去以前的大学学校看一看。

欧阳木涵不知道明舟舟怎么会突然有这样的想法,不过她还是答应了她,而且已经在心里决定了,不会将这件事情告诉宋玦奕。

欧阳木涵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在上班的时间里,拒绝了宋玦奕接送的要求,开车来到了以前的学校。

这里的一切,对于欧阳木涵来说,是十分陌生的。

但是对于明舟舟来说,却是十分的熟悉。

她从初中到大学,都是在这里,而于欧阳木涵而言,她对这里,不过只有几个月的记忆而言,而且那个时候,她刚刚重生,对于这里的一切,更是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想明白这一切后,欧阳木涵踏进了校园的大门之内。

今天,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欧阳木涵都不会对明舟舟怎么样,只要她可以放下对自己的恨意,她做什么都不愿,也算是为了以前的欧阳木涵。

来到明舟舟所说的地方,欧阳木涵老远就看到她在一棵榕树下站着。

欧阳木涵一愣,难道这个地方,对于她们来说,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不过欧阳木涵的面上却没有丝毫异样,走到明舟舟身边,偏过头去看着她。这个时候的明舟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对着树枝发呆。

欧阳木涵不敢随意说话打扰她,只好在一旁看着。

等到明舟舟回过神来之后,欧阳木涵还没有开口,明舟舟就已经先开口了,问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问题,“你还记得这里吗?”

欧阳木涵当即有些不知所措,只好含糊地点头,“记得,怎么啦?”

“大学的时候,我们不喜欢上课,逃课了就跑到这里来,躲在这个榕树下,等到下课后我们就回去,有一次,我们竟然在这棵树下睡着了,等到新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三点了,但是还是没有人发现我们不见了。”明舟舟继续说下去。

“那时候我以为是我们很幸运,后来才知道,他们因为我是明家的人,所以才对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明舟舟说着脸上有些恍然,欧阳木涵在一盘看着,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些记忆,她通通都不记得,有些感人的瞬间,也只能从她的嘴里得知。

“你怎么不说话?这些事情你都还记得吧?”明舟舟忽然问道。

这试探性的问题,在欧阳木涵的心里激起千波浪花,她偏过头去看着明舟舟,只见她的眼睛也在看着自己,眼里总是有些怪异的神色。

欧阳木涵感到有几分诧异,总觉得明舟舟这话里有话的样子,是在对她是探索什么。

于是一时之间,欧阳木涵也不敢随意接话。

“你怎么不说话了?木涵?”明舟舟又一次追问道,一定要欧阳木涵给一个回应。

一瞬间的时间,欧阳木涵想要回答说还记得,不过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她忽然想到四年前自己随意翻看过的欧阳木涵的日记本,上面好像也提到了这个事情,不过地点却不是在这里,而是在另外一个地方。

“我当然记得啊,不过那时候我们逃课的地方,是在学校东边的爬山虎墙壁吧,那边的墙角有一个小洞,我们是从那里钻出去的,怎么会是在这里呢?”欧阳木涵聪明机智地回答道。

不过回答之后,她的心里有一阵的后怕。

原来明舟舟说这些话,是为了试探她,所以才故意将地点说错,看她能不能正确地说出地点。可是她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吗?还是说明舟舟已经知道了一些什么?

欧阳木涵越想越感到后怕,一双眼睛,看着明舟舟,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她怎么会想到这些?是有人告诉她的吗?

欧阳木涵的脑海中闪过千百种可能,但是最后只觉得唯一的可能,只能是杜城睿给她说了什么,所以她才会这样试探自己。

欧阳木涵想明白这一切,抬起头看着明舟舟,而对方也在看着自己,平静的眼神里,却是已经包含了对这件事情的看透。

“你看过木涵的日记吧?”明舟舟忽然问道。

然后在欧阳木涵不可置信的目光之中,明舟舟又继续说道:“你不用惊讶,这不是杜城睿告诉我的,他那么爱你,怎么会将这么大的事情告诉我呢?”

“舟舟……”欧阳木涵还处于震惊之中,想不到这竟然和她想的一模一样,明舟舟真的知道了这一切。

“你果然已经不是木涵了……”

明舟舟的眼神暗淡了一下,低声说出的这一句话,却像一颗定时炸弹一样,在她的心里炸开了惊涛骇浪。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