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祖母绿项链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201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恩……确实是吃饭的时间了……”欧阳木涵将余光转向所在沙发上的牧冬,暗示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说要去吃饭的话,应该把牧冬带上。

而察觉到欧阳木涵的意思,宋玦奕的眼神更冷了,低声问道:“牧冬还没有吃饭?”

“没有……”欧阳木涵摇了摇头,不管牧冬要怎么接受宋玦奕的眼神刀子,她都得让牧冬走出这道大门,至少要把饭吃了再说。

“那……一起去?”明明知道欧阳木涵想要表达的意思,但宋玦奕就是要明知故问,他要让欧阳木涵亲口拒绝这个请求。

可是欧阳木涵在盯着宋玦奕的目光看了很久之后,最终还是硬着头皮点头,她不能有任何退缩,必须要将牧冬给带出去,不然他的身体肯定会受不了的。

“……”宋玦奕没有办法了,在憋了好久之后,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欧阳木涵的要求。

既然答应了,欧阳木涵就将目光转向牧冬,只见对方在宋玦奕的目光注视下,已经有些不知所措了。不知道为什么,牧冬就是很害怕宋玦奕,那是一种没来由的畏惧。

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看到宋玦奕的时候,也就不过是几分敬意罢了。

“既然都已经这样了,那就一起去?”宋玦奕的语气还是不冷不热的,可是语气中的意思非常明显,如果牧冬不答应的话,等待他的一定是惨不忍睹的代价。

牧冬心里那个苦啊,本来失恋就已经让人很难受了,你让他自生自灭就好了啊!可是现在被宋玦奕这么一威胁,他自己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在确定自己没有第二条选择之后,他最终还是点头答应,起身换鞋子,等着和他们一起出去吃饭。

欧阳木涵也知道,牧冬的心里有些害怕宋玦奕,不过她没有办法,如果他可以自己去吃饭的话,她什么都可以不在意,可是毕竟是自己的弟弟,她怎么忍心看着他不吃不喝,就这样颓废下去呢?

三人一行出去简单地用了餐,宋玦奕和欧阳木涵一路上有说有笑,这可哭了一路跟在身后的牧冬。因为虽然宋玦奕是在和欧阳木涵说话,可是牧冬可以百分百的保证,宋玦奕的眼神刀子,一直通过余光在扫射他的存在。

唉……

牧冬只能在心里叹气,他何尝愿意在这个看着欧阳木涵和宋玦奕撒狗粮呢?

吃完午餐后,牧冬借公司有事情,赶紧溜了。这一下,欧阳木涵没有任何挽留,任凭他逃走。等到牧冬离开之后,宋玦奕凑近欧阳木涵,语气有几分不善,“以后我们出来吃饭,你再带一个拖油瓶的话,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今天不是特殊情况吗?这个牧冬,他好像动了真情了!”欧阳木涵若有所思地说道。

“动了真情?那又如何?难道还要你来教他怎么去追回心爱的女孩子吗?”宋玦奕不屑地反问道,他为了追回欧阳木涵可是缠了一年,外加苦苦等了四年。

“如果可以有更好的办法,我倒是希望他可以借用这次机会,改变自己,一个男人,应该要有更大的承受力不是吗?”欧阳木涵也叹了一口气,如果牧冬最终可以和钟凯欣在一起,那想必是皆大欢喜了。可是若是情况有变的话,她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劝说牧冬。

毕竟连她现在,在澳大利亚,都还没有找到钟凯欣的任何信息,那边朱昀说,钟凯欣根本就没有回过澳大利亚,那么她会是去了什么地方呢?

想必也是牧冬在澳大利亚没有查到钟凯欣的消息,以为她是在故意躲着他,所以才会这么伤心难过的吧?想到这里,欧阳木涵就不禁叹气,牧冬这条路,还要走很远啊!

下午的时候,欧阳木涵拜托了宋玦奕,转回去了公司。对于和陈雲的战争,她从来就没有懈怠过,因为她知道陈雲是一个不好对付的人,所以必须随时关注着这一切。

反观欧阳沐云,最近好像消停了些,看来上次的教训她是记在了心里,已经不敢轻举妄动了。

不过欧阳木涵的心里,却是有着更害怕的事情,那就是欧阳沐云之所以没有任何举动,那就是因为陈雲在背后操控着一切,所以欧阳沐云才没有任何动作。

可是陈雲接下来要怎么做呢?欧阳木涵越想越疑惑,不知道陈雲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她已经派人看好公司的每一个环节了,可是风平浪静,着实让人感到不安。

欧阳木涵将自己的担心放在一边,继续着实手头的工作。

……

而在另外一边,一身黑衣的欧阳沐云从公司下班后,就鬼鬼祟祟地赶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看到屋子里的人后,欧阳沐云的显然是松了一口气,走了进去,大声说道:“你考虑清楚了吗?”

“我既然已经来了,难道我还会有别的选择吗?”屋子里的女人没有回头,背对着欧阳沐云回答道:“那你呢?我要的东西,你带来了吗?”

“我当然带来了,如果没有带来,我敢来找你吗?”欧阳木涵眼里闪过一丝阴狠,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和她说话,不过眼前的局势,她只能强行忍着心中的怒气,将手中的一个东西抛过去,“给你!”

那是一条祖母绿蓝宝石项链,是以前欧阳木涵最宝贝的一条项链。之前一直背对着欧阳沐云的人,在听到动静之后,转过头来,接过欧阳沐云抛过去的项链,拿在手里端详了很久。

和欧阳沐云偷偷见面的人,居然会是罗雨昕!若是欧阳木涵看到这一幕,肯定就会知道,罗雨昕在电话里的道歉是什么意思了,她已经决定了,即使不择手段,也要让欧阳木涵承认自己就是牧涵,而且她要用最极端的方式,来惩罚欧阳木涵隐瞒自己的痛苦。

“这个你确定对你有用?”欧阳沐云有些不怀好意地问道。

“你是怎么拿到这个东西的?”罗雨昕不答反问,在端详了这条项链之后,她更加觉得疑惑了,既然欧阳木涵这么宝贝这条项链,又怎么会落到欧阳沐云手里呢?

“她现在接手了欧阳氏集团,抢了我的东西,难道我还不该那点回扣吗?”欧阳沐云强装镇定地回答道,但是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眼前的这条祖母绿蓝宝石项链,不过是一个赝品罢了,她哪里可以拿到欧阳木涵的东西?只不过是听说有人在找这个东西,所以她赶紧托人去订做了一个罢了。

“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我姑且相信你这一次,说吧,你要什么条件?”罗雨昕将项链收了起来,低声问道。

“我的条件,我早就跟你说过了,不管你和欧阳木涵是什么关系,但是我知道那个贱人很在乎你,如果你帮我的话,我一定有办法将欧阳氏集团从那个女人手中抢回来!”欧阳沐云十分肯定地说道。

“……”罗雨昕没有说话,在听到欧阳沐云骂欧阳木涵是“贱人”的时候,她的心里闪过了一丝不自在,不过很快就收敛下来,将这一切无关紧要的情感都抛之在脑后。

罗雨昕知道自己就是败在太过于在乎欧阳木涵,所以对方才会这么肆无忌惮地隐瞒自己,显然心里根本就没有过自己的存在。

越是想到这些,罗雨昕就有了一种被人抛弃被人背板的感觉,前世也是这样,她以为牧涵会听自己的话,可是最后她还是为了一个男人,丢下了从小到大的感情。

这一世,她为了给她报仇,回到这个举目无情的地方,可是她明明就还在,却要一直隐瞒自己,这可比杀人放火更恐怖了,戳心从来都是最恐怖的。

看到罗雨昕的眼神变了又变,欧阳沐云的眼里闪过一丝惧怕,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硬着头皮问道:“好了,东西我都已经给你了,你是不是应该答应我们的合作了?”

“东西是真是假我都还不知道,难道这样你就要我答应你的要求?”罗雨昕再看了项链一眼,若有所思地问道。

“你你你……你是怀疑我给你假货是吧?既然你不信任我,那你把东西还给我,就当我们今天从来没有见过面,你要找人帮忙,你去找其他人吧!”欧阳沐云说得很没有底气,因为她知道自己根本就拿不出来所谓的“祖母绿蓝宝石项链”……

见罗雨昕还在细细地打量那条项链,欧阳沐云生怕她真的看出点什么,伸手想将项链夺回来,可是猛地被罗雨昕给收回去。抬起头来,似笑非笑地盯着欧阳沐云,“我就是细细验验货而已,你紧张什么?我有说不答应你的要求吗?”

“反正,不管你怎么看,这条项链都是真的,你要答应就答应,不答应我就作罢,你给我一个准信儿!”欧阳沐云吞吞吐吐地说道,即使心里心虚不已,但是她知道,无论如何,自己也要强装镇定。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