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被逼无奈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244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欧阳木涵一直沉默着不说话,而她的沉默,在罗雨昕看来,就成了默认。

“你是答应了吗?还是觉得自己需要好好考虑一下?”罗雨昕不动声色地说道,语气之间,隐隐有着逼迫的意味。欧阳木涵心里一愣,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

“你还记得你最宝贝的那条祖母绿蓝宝石项链吗?”正在欧阳木涵沉默的时候,罗雨昕忽然问道。

“你说什么?”听到罗雨昕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欧阳木涵当即就愣住了,那条祖母绿蓝宝石项链她已经交给了张青云,罗雨昕突然提到这个是什么意思?

“我说什么?牧涵,你最宝贵的祖母绿蓝宝石项链在我手里,你如果想拿回去的话,就快点决定要不要和我聊聊,当然如果你不答应我的话,我会在最快的时间内,让这条项链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罗雨昕的语气已经有几分不耐烦了。

“你是怎么拿到那条项链的?”欧阳木涵只想知道这个问题。

“你管我是怎么拿到的,反正现在项链在我手里就是你,你如果想拿回这条项链,你就没有任何选择,必须答应我的要求,和我好好谈一谈。”罗雨昕不冷不热地说道。

“……你在逼我?”欧阳木涵知道罗雨昕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了,这一刻,她感到十分悲哀,自己最好的朋友,竟然用自己最宝贵的东西来威胁自己,她明明知道,那条祖母绿蓝宝石项链是她母亲的遗物,就算她手里拿的是假的,但是她能够想到用这条项链来威胁自己,就已经让人感到十分失望了。

想到这里,欧阳木涵已经快掩饰不住心里的难受,她真的没有想到,有朝一日,罗雨昕居然会这么对待自己。

“你以为你沉默就可以解决这一切吗?我告诉你,如果你不答应,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这条项链,会消失得无形无踪,到时候我看是你的秘密重要,还是这条项链更重要!”

罗雨昕的话,像一把刀子狠狠地插在欧阳木涵的心上。

“你考虑得怎么样了?”罗雨昕继续追问道。

“……呵呵呵,你要我如何回答?”欧阳木涵苦笑不已,“若是我告诉你,你手中的祖母绿蓝宝石项链是赝品,你是不是会觉得很可笑啊?”欧阳木涵继续说道。

“怎么可能是假的?”罗雨昕当然不相信欧阳木涵的话,以为她在耍自己。

“我骗你做什么?真正的项链,我早就在五年前离开曲城的时候,将它放在安全的地方了,你现在手里拿的,我说是假的就是假的。”欧阳木涵肯定地说道。

“对啊,你说是假的就是假的,那我说它是真的,它就是真的!”罗雨昕已经认定是欧阳木涵在欺骗自己,所以不管欧阳木涵说什么,她都是不会相信了。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既然如此,你说它是真的它就是真的,那么你说,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吧?”欧阳木涵对罗雨昕,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那么伐定,一定是以为自己有了依仗。

虽然这一份依仗,会让欧阳木涵感到十分难受。

“你既然已经决定了,那么我有拒绝的理由吗?”欧阳木涵反问道。

“对,你没有。”罗雨昕承认了欧阳木涵的话,再说了她从来就没有想过否认自己的本意,她就是要借此机会,让欧阳木涵亲口承认,她就是牧涵的事实。

而且她这个性格,欧阳木涵最了解不过,她从来都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们找个地方见面吧,你想要知道的答案,我都可以告诉你。”欧阳木涵下了好大的决心,才终于决定说出这句话,她已经没有任何选择了。

“你终于决定了,你可知道我为了等你这句话,我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听到欧阳木涵一口答应,罗雨昕只觉得讽刺不已,她说出这句话,也只不过是为了让欧阳木涵明白自己的苦心罢了。

“事情已经这样,既然你只是想听我亲口告诉你,那你就约一个时间,约一个地点吧,你想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欧阳木涵的语气不冷不热的,让人差距不到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可是她突然答应,倒是让罗雨昕感到有些不自在了,不过她知道,事情已经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已经没办法改变什么了。

“好,我们去曲河边上的老地方见面,你想必还记得那个地方吧?”罗雨昕问道。

“那里吗……”欧阳木涵一愣,显然没有想到,罗雨昕居然会提出去那个地方。

“当然,不然你以为我要去什么地方?既然是想要知道答案,那个地方不是最合适不过了吗?况且,我们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去过那里了吧?”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罗雨昕的语气里,透露出了些许无奈。

那个地方,欧阳木涵当然知道,那时候她的爸爸妈妈双双去世,牧家破产,所有的债主根本就不相信她可以支撑得起牧家,所以一有机会,就会来要她还钱,动不动就是动手动脚。

记得那个时候,一个和父亲生前是至交好友的叔叔,竟然打着帮助她的名字,让她做他的胯下奴隶?天啊,那时候,她才不会十六岁,对方竟然会有这么龌龊的想法!

可是那时候的欧阳木涵,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只要可以让牧家回到原来的轨道,她什么都可以付出,可是最后,是罗雨昕,在知道她的决定之后,冲到酒店一巴掌将她打醒,然后废了那个“叔叔”的命根子,最后带着牧涵逃走了。

她们逃走的地方,就是曲河旁边的小木屋子,一藏就是好多天,这也就是罗雨昕刚才说的“老地方”,这么重要的地方,她怎么会忘记呢?

不过如果她记得没错,那个地方,现在已经变成废楼了吧?

“好,就去那里,什么时候去,我一定准时到达。”从回忆里走了出来,欧阳木涵答应了罗雨昕的要求。不管是去什么地方,上刀山下火海,只要能让罗雨昕消气、理解自己,她什么都愿意。

“三天之后的晚上,你看如何?”罗雨昕提议道。

“晚上?”欧阳木涵却有几分迟疑了,晚上的话,宋玦奕不回让她出门吧?

现在的宋玦奕对欧阳木涵,保护得跟什么似的,就是怕她会出什么意外。

“怎么?你怕我会对你做什么?”罗雨昕意识到了什么,更加嘲讽地问道:“牧涵啊牧涵,你现在也有害怕的东西吗?”

“好,就按照你说的,晚上我会准时去那里找你。”欧阳木涵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答应了,晚上就晚上吧,如果让宋玦奕跟着的话,他应该是会答应的。

“对,你很爽快,对了,还有一点--”罗雨昕继续提出自己的要求。

“还有什么,你说吧!”欧阳木涵耐着性子听她说下去。

“既然是我们两人解决问题的时间,所以你不能让任何人前来,不然的话,我们的约定就取消。”罗雨昕的意思很明确,欧阳木涵不能把任何人带过来,其中也包括宋玦奕。

“……”欧阳木涵无言以对,她哪里知道罗雨昕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怎么?我这个要求很让你为难吗?如果为难的话,那我们之间,就真的没什么好解决的了吧?”罗雨昕见欧阳木涵迟疑,继续讽刺地问道。

“你知道的,他是不会让我单独出去的,所以--”欧阳木涵说出了自己的为难。

“他?是宋玦奕吧?想来他对你,是十分在乎了。”罗雨昕却不为所动,“你若是让宋玦奕跟着你一起来的话,我们的约定就取消,我会将你在乎的祖母绿蓝宝石项链给毁掉,你知道我做得出来的!”罗雨昕继续威胁欧阳木涵。

“我当然知道你做得出来,而且你也知道,如果你真的把它给毁了,我一辈子都不会会原谅你的吧?”欧阳木涵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语气都是云淡风轻的,显得好像不是那么重要。

“我当然知道你不会原谅我,所以我们都各让一步不好吗?你一个人来,难道我还会把你怎么样吗?”罗雨昕呵呵笑道,其实她不仅要让欧阳木涵亲口告诉自己答案,更要让欧阳木涵收点教训,不然的话,那种被至交好友隐瞒的痛苦,谁来替她承受呢?

“你……”欧阳木涵顿了顿,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会不再执着于这一切呢?”

如果,五年前她自杀之后,没有重生在欧阳木涵身上,那么罗雨昕的执念,又发泄在谁的身上呢?欧阳木涵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眼睛里竟然隐隐有了泪花,她知道,这些事情迟早都是会解决的,可是她想不到,居然所有事情都聚集在这段时间里……

而直到现在,欧阳木涵都还不知道,这一切的巧合,是罗雨昕和欧阳沐云一起搞的鬼。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