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无从解释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215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怎么?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罗雨昕见欧阳木涵一脸疑惑的样子,不禁轻笑着反问道。

欧阳木涵不知道是应该点头还是摇头,或许是两者都有吧,她看着罗雨昕,觉得即使是在熟悉的地方,可是罗雨昕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熟悉的人了,此时此刻,她总是觉得有些陌生。

“你何必要这样呢?不过是一个真相罢了,又不是什么要紧事,你何必搞得这么大费周章?”欧阳木涵叹了一口气,语气中满满的都是叹惋。

“大费周章?不是什么要紧事?欧阳木涵,你可知道,就是你这样的态度,能够将一个在乎你的人活活气死你知道吗?”欧阳木涵的话,似乎触动到了罗雨昕的痛点,瞬间就让罗雨昕炸毛。

“很多年前,我对你说陈知昂不是你的良人,你跟我说不是什么要紧事,反正和谁在一起都一样,你可知道那个时候,我有多担心你?可就是你的态度,才将我气走,而到了今天,你还是如此!”罗雨昕一字一句地质问道。

“五年前,知道你猝死后,我就知道是陈知昂害了你,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回来找出真相,可是你是怎么对我的呢?你明明就还在这个世界上,你却选择瞒着我,让我像一个傻子一样,沉浸在悲痛之中,欧阳木涵,你可知道,你这自以为是,最伤人!”罗雨昕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像是炸弹一样,在欧阳木涵的心里开出了炸药花。

而眼眶不知不觉已经湿润了,欧阳木涵根本就不敢去直视罗雨昕的目光。

“你哭了?你居然哭了?你现在哭有什么用?你以为你哭了,我就会原谅你吗?我告诉你,欧阳木涵,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罗雨昕见到欧阳木涵哭了之后,心里先是痛了一下,不过马上想到欧阳木涵的所作所为,心中的那股怒火,又一次被点燃。

“你说话啊,你沉默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觉得我这个样子很好笑?是不是?”罗雨昕一步步向欧阳木涵逼近,声音一次比一次大,而欧阳木涵已经不敢再后退了,生怕自己简单的一个动作,刺激到罗雨昕,那样的话,她的情绪会更加不稳定。

“你要我说什么?既然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原谅我,那我说再多也是徒劳,除非你能够稳定好你的情绪听我的每一句话。”欧阳木涵牵着嘴角笑了一下,伸手将眼眶中的眼泪抹去,抬起头看着罗雨昕,苦笑着说道。

“好,我冷静下来听你说,我看你能够对我说什么!”罗雨昕将双手环抱在胸前,丝毫不掩饰嘴角讥讽的笑意,一字一句地说道。

“雨昕,你还记得多年前,你离开曲城的时候,我对你说过什么吗?”欧阳木涵一点都不介意罗雨昕用这样的神情去面对她,忽然开口问出了这个问题。

“恩?……”罗雨昕当即就愣了,她没有想到,欧阳木涵会突然问出这个问题,脑海中瞬间浮现出当年在机场的时候,牧涵对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

原本已经从脑海中除去的记忆慢慢出现,当时还是牧涵的欧阳木涵,表情十分悲恸,说了一句她至今都没有弄明白的话,“雨昕,若是你走了,可以得到自由,你随时都可以离开,当然你随时都可以回来……”

就这么一句话,成了罗雨昕记忆里的未解之谜,似乎永远也得不到答案一般。

“你当初说出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直到现在我都还没有明白,你现在可以将这些话给一次性说清楚了。”罗雨昕不愿意再去回忆那些话,干脆直接了当开口问道。

“当初我知道你心中对我有气,但是我没有办法,就算你要离开,我也想用一些方式来让你走得自在一点,可是你知道吗?我当时其实是想留住你的,可是想到我身后承受的一切,我也只能选择放手,那你知道,做出那些选择,我心里该有多痛?”欧阳木涵说着将头扭向一边,不让自己去直视罗雨昕的目光。

“你心里痛?可是你有我痛吗?牧涵啊牧涵,你是从来都不知道我有多在乎你是吧?”

可是欧阳木涵的这些话,似乎并没有让罗雨昕心里好受一些。在她把话说了之后,罗雨昕指着自己的胸口,用力地戳着,“你心里痛,可是你有它痛吗?你知道当我知道你离开人世的时候,我的心里有多难过,可是最后呢?你明明就出现在了我面前,却还是不信任我,你自以为的信任,其实也不过是你给别人的施舍罢了,欧阳木涵,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你更可恨的人了!”

罗雨昕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对欧阳木涵的质问,可是对于后者而言,真的不知道自己做出的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解释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若是罗雨昕不相信她,那么她说再多也都是毫无意义。

想到这里,欧阳木涵张了张嘴巴打算开口,最后却还是不动声色地闭上了嘴巴,静静地看着罗雨昕。这个时候,似乎除了对视,再也找不到更好的方式去表示自己的无奈了吧?

“你又不说话,你知道不知道,你每一次不说话,我都觉得你在心里偷偷地嘲笑我的无知和可笑,你知道吗?”罗雨昕呵呵笑道,说出了自己的意思。

“不是,我没有,雨昕……”欧阳木涵想要辩解,可是面对罗雨昕肯定的态度,本来就支支吾吾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的欧阳木涵,再一次被罗雨昕打断了。

“我们沿着河边,走一走吧……”罗雨昕突然提议道。

“走走?”欧阳木涵还没有搞懂她究竟想要做什么,想问个究竟,却见罗雨昕已经再往前走去了,于是欧阳木涵就只好跟在她的身后。

曲河是曲城的环城湖,像一条带子一样,将曲城环绕在其中。所以即使夜幕即将奖励,这个时候看向曲河,却还是有着几分恍如隔世的沧桑。

欧阳木涵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来这里了,而反观罗雨昕呢,面对这熟悉的景象,她的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

欧阳木涵叹了一口气,心想若是她可以和自己好好地看一看这风景,该有多好。

走到一座工业废楼的时候,罗雨昕忽然停了下来,转过身去看着额欧阳木涵,忽然就笑了,“你还记得这里吧?那时候,我就带着你躲在这里,整整一个星期没有出门,你每天的睡不着觉,就算是睡着了,也会因为做噩梦而醒过来,每次我都会在旁边安慰着你,不敢在你熟睡之前睡下……”

“那时候,我只是觉得保护你,是我的责任,后来我才意识到,那时候我对你的在乎,真的十分可笑,再怎么深厚的感情,也都比不过一个男人……”

“不,你听我说……”欧阳木涵听不下去了,出声打断罗雨昕的话。

“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你,我从你离开之后,我就一直对你充满了愧疚。”

“那现在呢?为什么你明明知道我在找你,却还是不愿意告诉我你就是牧涵的事实!”罗雨昕觉得欧阳木涵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为自己辩解,于是怒声质问道。

“重生?我一个无神论者,都不愿意相信自己是重生活过来的人,何况于你呢?如果我直接告诉你,我是牧涵,你估计也会觉得我是在和你开玩笑,或者是玩弄你吧?”欧阳木涵如实将情况说了出来,她真的从来没有打算要期满罗雨昕。

“后来我想要告诉你真相,可是情况根本就不允许我告诉你真相,我身边有太多未知的隐私,我害怕把你牵扯进来,所以我选择隐瞒你。”欧阳木涵叹了一口气,她已经打算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罗雨昕了。

“……”罗雨昕没有说话,等着欧阳木涵继续说下去。

“这副身体的主人,从下就不受待见,被恶毒的继母和长姐欺压,我重生之后,处处受他们限制,好不容易离开,让自己变得强大之后回来,大费周章才将牧氏抢了回来。”欧阳木涵继续说下去,“陈知昂和秦玉儿的背后有人撑腰,我担心是什么不能招惹的人物,所以一直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会被他们发现,所以在之前,我没有将真相告诉任何人。”

“任何人?那杜城睿是怎么知道的?”罗雨昕讥讽地反问。

“他……”说到杜城睿,欧阳木涵却不知所措了,“后来这副身子的好朋友明舟舟爱上了他,为了让他安心和明舟舟在一起,所以我不得已才将我就是牧涵的真相告诉了他。”欧阳木涵低下头,摇着头解释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罗雨昕似乎不为所动,冷声反问道。

“我既然知道你不会相信,但是我还是要向你解释清楚,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实话,你愿意相信与否,似乎已经不重要了吧?”欧阳木涵苦笑着摇头,喃喃开口。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