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脑子里有东西?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347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宋玦奕接到医院电话的时候,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或者说是那边的医院在给自己开玩笑,又或者说是欧阳木涵自己醒了,然后自己离开了。可是转向又想到,自己安排了这么多人在外面,不管是谁进出,都会受到检查的。一时间,宋玦奕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可是电话那头欧阳月笙哭着要妈妈的哭声,让宋玦奕深刻地明白到这一切都是真的。

“怎么可能会丢?你们告诉我,人怎么可能会丢?”宋玦奕一字一句地质问道,原本正在听他开会的一群人,面对突如其来盛气凌人的宋玦奕,一时间感到有些无可适从。

急匆匆赶到医院后,看到所有人摇头叹气的样子,宋玦奕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这一切,知道欧阳月笙哭哭啼啼的向他跑过来,缩在他的怀里哭诉说“妈妈不见了”,宋玦奕才相信欧阳木涵真的不见了。

这一瞬间,宋玦奕感觉自己的天都塌下来了,三年来的执着和等待似乎在一刹那崩溃。

欧阳木涵不见了?她怎么会不见呢?她明明动弹不得,怎么会从医院里消失呢?

这一瞬间,宋玦奕只觉得自己像是听见了一个十分好笑的笑话,可是他偏偏又笑不出来。

“有没有可能……会是她醒来了,然后……”宋玦奕十分缓慢地说道,似乎在用缓慢的预言,一字一句地证明自己的猜测是对的,“她自己走出去了……会不会有呢?你们说……”

可是林清的出现,打破了他的幻想。之间林清,从门外走进来,一脸忧郁地看着宋玦奕,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在宋玦奕的注视下,才缓慢开口说道:“总裁,这是医院的监控,我刚刚去保卫处那里拷过来,你……做好心理准备,事情和我们想象中的,有点不太一样……”

“什么……心理准备?”宋玦奕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将林清的话重新问了一遍,可是林清却不说话了,只是走过来,将电脑打开,给他看一个视频。

视频上显示的医院走廊的监控,一开始是平静毫无风波的。可是最后一个男人忽然闯了进来,在宋玦奕的注视下走进欧阳木涵的病房里。即使那男人低着脑袋,可是他的样子,宋玦奕却记得清清楚楚。

“怎么是他?”宋玦奕怎么也没有想到,带走欧阳木涵的人居然会是杜城睿。

那个明明说不爱欧阳木涵了,然后和自己的妹妹结婚的男人,最后又一次将自己的妹妹抛弃,可是这一刻,他又回来做什么?他要对木涵做什么呢?

很快杜城睿的行为给了宋玦奕答案。监控视频里,杜城睿以公主抱将欧阳木涵抱起,然后缓步大摇大摆地走出了病房,最后在经过摄像头的时候,杜城睿还抬起头来,看着监控着的摄像头,作出了一个十分挑衅的笑意。监控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杜城睿那张充满挑衅的脸,在监控视频上定格,也在宋玦奕的脑海中定格……

“怎么会是他?他怎么还能回到曲城来!”宋玦奕怒声吼道,可是这个男人不禁回来,还公然地将她的女人抱走,留下了这么一个挑衅的神情。

“宋总,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了,就是杜城睿将夫人带走了,而且周围根本就找不到他们离开的迹象,现在根本就没办法找到他们的足迹。我刚刚在警察局那边打了招呼,那边说希望渺茫,这是一场预谋已久的计划,根本就没办法下手。”

林清说到最后的时候,迟疑了一下,确定宋玦奕的表情没有什么异样后,于是又继续说道:“宋总,我们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怎么和杜城睿联系上?一定有什么蛛丝马迹的。”

“不用联系了,我知道他的意思,他既然决定要带走木涵,就绝对不会让我们找到的。”宋玦奕十分坦然地接受这个事实,说出这话的时候,神情平静得可怕。

“你们先下去吧,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宋玦奕说着慢慢转身,想要牵着欧阳月笙向自己的卧室走去。可是就在他刚刚转身的时候,身体突然一躬,嘴里就喷出一口鲜血。

红色的血点染红了素白的病房,像是冬夜的雪里开了一朵美丽的花……

宋玦奕忽然一个早晨的细节,他正在厨房里做饭,欧阳木涵坐在沙发上看书,她忽然念出了一句什么,当时他没有听清楚。等到出来吃饭的时候,他将她刚才看过的书打开翻看了一下,对上面的一句话感触十分深刻。

“冬日的响晴,是明媚的花,雪地里无声的告白,为你明日的繁花。”

他当时还没有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只觉得是一句写得十分优美的景物句子,可是现在想想,他似乎有点明白了欧阳木涵为什么喜欢这句话原因:如果知道终究会离开,沉默是最好的表白。

是不是只有到了离别的时候,对所有未知的东西都会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

宋玦奕不敢多想,怕自己下一秒就会莫名地哭出来。

吐血的一瞬间,宋玦奕的脑海中闪过了很多东西,像是隔海沧田,终究回归了平静。

最后脑海中剩下的,只是身边人急切呼唤自己的声音,好多人忙着去叫医生的声音,欧阳月笙哭着喊爸爸的声音……所有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像是一段离奇的交响乐,让他觉得莫名的悲伤。

木涵,你离开了。可是我已经没有了当年誓要将你找回来的勇气和决绝。是不是这几年的等待已经让我变得不像自己,还是说我开始懦弱起来,不敢去面对一切了呢?

宋玦奕醒来的时候,眼前是素白的天花板,他转头看了看周围,所有的一切,所有人都在注视着他。宋中天和宋玦钰站在一旁,面色忧伤地看着他。

“怎么啦?你们都这么沉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宋玦奕撑着身体站起来,摇晃了一下脑袋,可是发现自己的脑袋居然很疼,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

“哥,你现在感觉还好吧?”宋玦钰上前一步,将宋玦奕搀扶起,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事情,我现在已经好多了,我马上安排人去将你嫂子找回来。”宋玦奕沉声回答道。

“哥,你先听我说一句话好吗?”宋玦钰却忽然将宋玦奕的手握住,阻止了他要站起来的想法。

“有什么问题,你快说吧,不要耽误我去找你嫂子。”宋玦奕十分肯定地提醒道。

“哥,你好好听我说,医生刚才给你检查了,说你的脑子里有东西,如果不及时动手术的话,你活不了多久的,所以你必须好好听清楚,我接下来的每一句话,好吗哥?”

“脑子里有东西?”宋玦奕疑惑地反问道:“谁脑子里没有东西?你哥哥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脑子里全是东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要和你哥哥开玩笑了,不要耽误我去找你嫂子!”

说着宋玦奕就开始掀开被子要爬起来,可是被宋玦钰拦住了。宋玦钰的眼中满是泪水,紧紧地抱住宋玦奕,“哥,你明明知道我说的话另有含义,可是你还有和我装傻!”

“脑子里有东西,是你脑子里的癌细胞已经在扩散了,脑癌,你知道吗哥哥,是脑癌!”宋玦钰一边哽咽,一边说道,哭诉的声音在病房里响起,像是在幽深的海平面上开了一朵美丽的花。

宋玦奕还在脑海中思考宋玦钰话里的意思,心里还在疑惑:脑癌是什么东西?

可是等到他想明白的时候,晴天一阵霹雳,一瞬间所有的事情,都从脑海中过滤了一遍。

难怪他最近越来越容易忘记重要的事情,有时候会突然忘记了自己是谁;难怪他最近总是十分恍惚,会想到一些莫名其妙的场景;难怪他会莫名其妙感到忧伤,原来是因为脑子里有东西,左右了他大脑思考的权力和方向。

想明白这一切的宋玦钰,却忽然没有任何动静了。他安静了下来,然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中,缓慢地坐回到床上去,盖上被子,安静地闭上了眼睛。

所有人惊讶地看着这一幕,牧冬第一个按捺不住,冲上前来,怒声吼道:“宋玦奕,你不去找我姐姐了吗?你现在这个样子,是几个意思?是打算放弃我姐姐了吗?”

见宋玦奕不理会自己,牧冬只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浑身的热血扩张,让他感到一阵无来由的愤怒,然后伸出手去将宋玦奕的被子掀开扔到地上去,林清站在一边,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宋玦奕却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将身子微微一侧,背对着牧冬,似乎是不想和他讨论这些事情。可是这个动作,彻底将牧冬激怒了,“宋玦奕,你他妈的摆出这个样子,是给谁看的?啊!难道你觉得这个样子,我姐姐就会找回来了吗?你这个混蛋!你到底爱不爱我姐姐!”

牧冬的话问得撕心裂肺,宋玦奕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回答。

不爱吗?那这几年来的等待又是怎么回事呢?

“你给我说话,宋玦奕!”牧冬继续吼道。

“她被杜城睿带走,杜城睿会好好照顾好你姐姐的……”宋玦奕冷声回答。

就这一句话,所有人都沉默了,无声地看着宋玦奕,明白了他的选择。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