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爸爸在和妈妈说话呢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230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等到宋玦钰和宋中天离开之后,宋玦奕的神情还依旧是淡淡的,其实很多时候他都不抱有任何希望了,医生说了,如果在一个月之内没有醒过来的话,那以后醒来的可能性会更加渺茫。

可是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将近两个月了,欧阳木涵还是没有任何要醒来的迹象,好在她的头发还没有掉,说明还有一线希望。只要不停止呼吸,希望就是一直有的。

可是想到这些的宋玦奕却忽然哭了出来,一个大男人再一次在欧阳木涵的病床上痛哭失声,“你快点醒过来啊,如果你一直都醒不过来,我怕哪一天,连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

时光荏苒,转眼三年匆匆。这三年来,宋玦奕已经将自己打磨得更加内敛,不管和什么人打交道,他的身上,完全没有了多年前传闻中的锋芒毕露,寒气逼人。如今的宋玦奕,像是一个温和而又坚硬的玉石,看起来圆润的时候,却不能让人有任何小瞧的气势。

身边的人将宋玦奕的变化一一看在眼里,也知道他之所以有这样的变化,都是因为病床上那个不知道何时能够醒来的女人。他们想劝说宋玦奕,不要再抱太多的希望,可是每次去医院看到宋玦奕安安静静地照顾欧阳木涵的场景,想说的话又收了回去。

这世间,若是没有了欧阳木涵,宋玦奕也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

时间证明了这一切,让人感到十分地不安,但是又无可奈何,毕竟这就是命运。

一开始的时候,宋玦奕不信命,现在他信了。冥冥之中,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宋玦奕还依旧守着欧阳木涵,身边已经没有了任何红颜。可是关于他和欧阳木涵的八卦,还在曲城的圈子里,流传着,像是盛开在河面上的花朵,一朵接一朵地开放着。

“你说这欧阳木涵有什么好的?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没脸蛋,现在还成了植物人,偏偏能够让宋玦奕对她不离不弃,该不会真的是狐狸精吧?”某某圈子里,一个女人吃惊地说道。

“怎么会是狐狸精?我看啊,也是报纸上说说而已,哪有一个男人可以忍四年,不近女色的?”另外一个声音,十分不屑地回应道。

“报纸上不可能乱写啊,而且啊,我有个朋友,是医院的护士,她告诉我说,照顾欧阳木涵的事情,宋玦奕都是亲力亲为,很难想象那个天神一般的男人,居然也会做这种事情!”

“那也只能说欧阳木涵命好呗,能够得到宋玦奕的心,这要是换做别人,那可是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有一个声音嗤之以鼻道,不过却掩饰不了她语气中的酸涩。试问那样的感情,哪个女人不羡慕?哪个女人不向往?

……

这群女人说话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到,就在她们的身旁,有一双眼睛正一动不动地看着她们,听着她们的对话,每一个对话都是关于宋玦奕和欧阳木涵的,听在他的耳里,只觉得十分地讽刺。

“宋玦奕,你答应我要照顾好木涵的,可是现在,她却成了三年的植物人!”男人喃喃念道,捏着酒杯的手上青筋暴起,像是在压制着心中的怒气。

“三年了,你让我的木涵,睡了三年,如今该是我回来将她唤醒了吧?”男人喝下酒杯中的最后一口酒,然后抬起头来,招呼自己的手下走过来。

“老板,有什么事情吗?”手下小心翼翼地问道,因为他察觉到自己的老板,心情不太好。

“我让你们帮忙查的资料,你们查到了吗?”男人冷声问道。

“回老板,该找的,我们都已经找到了,你要找的那位小姐,已经成为植物人了,你看看是不是……”手下没有直接把话说明,不过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不要在一个女人身上下功夫,很浪费时间的。

男人知道手下会说什么,一记冷眼扫过去,手下吓了一跳,于是继续说下去,“老板,我们已经查清楚了,那个宋玦奕除了必要的上班时间,其他时候都是守在病房里的,就算他不在,也会派很多保安守着,我们很难接近啊!”

“只有上班的时间不在吗?”男人认真地思索着,“该怎么把木涵带走呢?”

“老板,您再好好考虑下吧,为了一个植物人,得罪宋玦奕不划算啊,而且你很长时间没有回来曲城了,这里的一切已经不受你掌握了啊!”手下于是又继续劝说道。

“我什么时候仁慈了?”手下话音刚落,男人沉声问道。

手下人大喜,心想是不是自己的话被老板给认可了,于是继续说道:“对啊,老板就是太仁慈了,为了一个植物人,不远千里赶来这里,是不是特别不值?”

“我的意思是……”男人悠悠吸了一口烟,吐了一口烟雾,烟火缭绕的感觉,让人觉得他在黑暗里有些看不清面貌,但总归显得有点鬼畜,男人又吐了一口烟雾,继续说道:“我什么时候这么仁慈,仁慈到会有手下人来干预我的决定了?”

“老板……”手下人一听这话,就知道自家老板是真的生气了,马上就跪倒在地,“老板,我错了,我胡说八道,老板你不要生气,不要生气……”说着就开始自扇自己的耳光。

男人抿唇一笑,整个人又显得有几分斯文,“你刚才不是后承认说我很仁慈吗?我怎么会怪罪你呢?快起来吧,把事情给我办好了,要是办不好的话,我就不仁慈了……”

十分平静的一句话,却在手下人的心里掀起风浪,他知道老板不仁慈的时候,会怎么折磨人。记得有一次,下面不知道谁在背地里说了那个植物人姑娘的一句不是,大冬天的被老板扔进冰块桶里,待了一天一夜,出来之后,对着老板只哭,说什么以后再也不乱说话了。

从那以后,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植物人姑娘是老板的大忌,惹到了老板都没关系,但是千万不要说那位姑娘。如果想要在这里好好干下去,就永远不要提及那位姑娘。

想到这里,手下人就吸了一口气,老板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正当他心虚不已的时候,男人沉声说道:“还不快下去做事!”

“是是是……”手下人应声道,然后就走开了。

在周围只剩下自己之后,男人终于从烟雾中抬起头来,一张刀削一般的脸庞,在黑暗里让人捉摸不透,总有些神神秘秘的样子,“我回来了啊,你醒来还会记得我吗?”

原来,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那被迫离开曲城,远赴欧洲的杜城睿。

在知道欧阳木涵成了植物人之后,他就一直合谋着要将欧阳木涵带走,可是曲城一直都是宋玦奕的势力范围,所以他根本就找不到任何机会,直到最后才有机会溜进来。

而在医院里,半夜里宋玦奕忽然惊醒,如临大敌一般,第一时间就是看向躺在床上的欧阳木涵,确认她还躺在床上后,瞬间就虚了一口气,刚才的那一瞬间,他好像是失去了这世界上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确定自己最在乎的东西还在后,他不禁苦笑道:“你知道吗?刚才我梦到你被怪兽抢走了,我怎么追都追不到你,最后只能看着你消失在我的面前……”

“你说我一个大男人,都已经快四十岁了,怎么还会做这种幼稚的梦啊?”宋玦奕又一次苦笑着,“要是你醒来后,知道我做这样的梦,一定会把我笑死,欧阳木涵,你一定会笑……”

宋玦奕越说越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一开始只是眼眶有些红,最后竟然忍不住哭了出声,“你说我这么幼稚,以后还怎么保护你和笙儿啊?”

三年了,他已经等了三年了!

三年来,他不敢去想未来,未来遥遥不可期。甚至于也不敢去想过往,过往的追逐和等待,已经让他蜕变那个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宋玦奕。他害怕自己在等待的时间里,会越来越失去自己,到最后的时候,对欧阳木涵的感情,也只剩下一根稻草罢了。

没有哪个男人,愿意接受七年之痒。可是从相识到如今,已经九年了啊!

这九年来,他一直都活在等待之中,一开始是等待清醒的欧阳木涵醒来,现在还是在等待,只不过是等待昏迷的欧阳木涵醒来罢了!总归来说,都逃不开等待的宿命。

不知道是不是宋玦奕的哭声太大,竟然就这样生生将欧阳月笙惊醒。她醒来后起身走出房间,看到病床边站着的黑影,一开始吓了一跳,等到适应黑暗之后,才确定那是自己的爸爸。

“爸爸,你怎么不睡觉啊?”欧阳月笙从床上爬起来,低声问道。

宋玦奕一惊,赶紧偏过头去抹了一把眼泪,不让女儿看到自己这么脆弱的一面。等到恢复正常后,才转过头来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爸爸在妈妈说话呢……”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