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醒了???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199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牧冬心里一愣,因为他明显感觉到宋玦钰对于他亲姐姐身份的执着不同于往常,而且他似乎非常在乎这件事情,在乎到可以将他关押在这里,只为了逼迫他告知答案。

“我就是喜欢叫那个丫头姐姐,你能把我怎么样?我姐姐不是已经死了吗?你可以去调查啊,你来问我,我怎么告诉你?”牧冬勾起嘴角,他已经明白了,竟然宋玦奕没有将欧阳木涵的真实身份告诉宋玦钰的话,肯定有宋玦奕的原因,所以他不会傻到将这个事情说出来。

毕竟宋玦钰再恐怖,那也比不上宋玦奕,尤其是最近宋玦奕心情不好,惹上了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不告诉我?”宋玦钰也愣了一下,没有想到,牧冬居然会拒绝得这么明显,他何时受过这样的气,于是又一次向牧冬逼近,“你若是不告诉我,应该是知道后果的!我会让你后悔拒绝告诉我答案。”

威胁,十分明显的威胁,牧冬吓得吞了吞喉咙,心想惹上了宋玦钰的话,自己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可是他不敢多说一句话,生怕将自己的害怕流露出来,最后宋玦钰一咬牙,心想姐姐啊,我可是为了你,把生死都置之度外了,你一定要快点醒醒,帮我教训这个混蛋啊!

想到自己的姐姐,牧冬像是在一瞬间有了披荆斩棘的勇气一般,昂起头作出一副狼牙山五壮士赴死的豪情壮士的表情,大言不惭地说道:“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你要想知道,你找你哥哥去!”

“哦?这么倔强?你以为我真的不敢对你怎么样吗?”宋玦钰冷笑道,然后再一次逼近牧冬,“我知道你皮厚,不怕揍,那你说我用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最奇耻大辱的事情来对付你,你该怎么做?”

“你要做什么?”牧冬看到宋玦钰这个样子,当即就被吓到了,赶紧往后退了一步,可是竟然被人家给抓住了,任凭他怎么挣扎都没有用。现在的牧冬,只恨自己当初怎么不学习跆拳道,要不然的话,在这个男人手里,他根本不用这么狼狈。

宋玦钰只是冷眼看着这一切,然后低声说道:“你刚才不是说我是同志吗?那我现在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同志!”

“你你你这个变态,你想要对我怎么样?”听了这话,牧冬额头上的虚汗马上就掉下来,不可置信地指着宋玦钰,“你怎么这么变态?你果然是个同志,你想要对我怎么样?”

话音刚落,宋玦钰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戏谑,然后凑近牧冬,低声说道:“开苞,爆菊花……”

……

空气瞬间沉默了几秒钟,牧冬看着面无表情的宋玦钰,当即欲哭无泪了,“你这个变态,你竟然想着那档子事情,你哥哥还在医院里,你嫂子生死未卜,你居然做出这种事情,你--”

牧冬一字一句地控诉道,然后只见到宋玦钰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你以为是我对你怎么样吗?你太看得起自己了,别说我不是通知,就算我是同志,也不会对你这种货色下手。”

一句话,将牧冬的尊严,打击得无影无踪。他抬起头来,气呼呼地看着宋玦钰,“你这个混球,你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你居然敢说你大爷,你这个垃圾!”

“我告诉你,你有一天会躺在男人身下,被爆菊花的……”牧冬继续口无遮拦地辱骂道。

“闭嘴!”宋玦钰怒声吼了一声,然后将牧冬扔在地上,这一刻的牧冬心想,自己就这样被随随便便地扔在地上了吗?还真的像是一个被男人抛弃的怨妇呢?

不过刚想到这里,牧冬就呸呸了两声。宋玦钰看到他这个样子,没有多说什么,厌恶了挪开视线,然后走出房间,开始给自己的助理打电话,“给我找两个同志来,要攻不要受,赶紧的!”

……

牧冬在里面,清晰地听到了宋玦钰的话,当场就欲哭无泪了,一声怒吼伴随着撕心的感觉吼了出来,“宋玦钰你这个混球,我姐姐和宋玦奕不会放过你的!”

可是不管怎样,他的怒吼都只是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响,最后化为一片沉寂。

几分钟之后,房门再一次被打开,逆着光线,牧冬看不清来人的面貌,以为还是宋玦钰,于是继续破口大骂道。等到适应了之后,他再一次看向来人,竟然是两个光着膀子的大汗。

这一刻,牧冬只想怒骂一声,“你他妈的宋玦钰,老子要是真的那啥了,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就在两人慢慢向牧冬靠近的时候,牧冬终于学会了求饶,“宋玦钰,你的,我说,我什么都说,你快给我把这两个人给叫出去,我说!”

时间流逝,但是很多东西都不能为之改变,就好像很多年前情窦初开的宋玦钰,在见到那个雷厉风行的女人之后,他也只是在心里鄙视:这样的女人,以后怕不会得到好结果吧?

可是在她的手下做事之后,他却真正理解了日久生情这个华丽而又宝贵的词语是什么意思。

他那时候就知道,要想留在这个女人身边,最好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所以他选择按照家里的安排,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他以为只要自己羽翼丰满,有一天回来后,可以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可是最后得到了,却是她猝死在办公室里的消息。

时光荏苒,他放下了自己的那个情窦初开的心,一头扎进家族的企业里,以为此生再无相思再无恋情。可是却在这么一个机缘巧合的情况,却让他得知,自己当初情窦初开的对象竟然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但是最后呢?她却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嫂嫂……

宋玦钰听了牧冬的所有描述,已经知道了一切。原谅当初牧涵确实已经死了,只不过后来突然在另一个人的身体里活过来了。那以前的牧涵呢?她的尸体去哪里了?

牧冬没好气,“这个问题我姐姐都不知道,你以为还会有谁知道呢?”

“……”宋玦钰没有说话,牧冬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产生一股子疑惑,心想莫非这宋家二少爷,也和他那永远一副冰块脸的姐姐有何渊源?

于是牧冬问道:“你问我这些问题,难道是你和我姐姐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吗?”

“没有!”宋玦钰想也没想,就直接否认到,可是末了估计是觉得自己这样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又赶紧警告牧冬,“这不是你应该问的问题,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阶下囚!”

“……”牧冬嗤笑一声,不怕死地继续问道:“莫非你也是我姐姐以前的追求者,知道我姐姐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后,旧情复燃,想要和你的哥哥抢女人?”

“你给我闭嘴!”牧冬话音刚落,宋玦钰就恶狠狠地打断了他,“你要是再多说一句废话,我保证打得你满地找牙,你要是不相信的话,你大可以试一试!”

见宋玦钰的表情,不像是在说假话,牧冬缩了缩脖子,不敢说话了。

等到宋玦奕离开,将大门紧紧关上后,牧冬才忽然意识到,宋玦钰并没有要放走自己的意思。

“喂,宋玦钰,你说要放我走的,你个混蛋,你现在是几个意思?”牧冬跑过去踹门,却听见门外面,是宋玦钰在用钥匙锁门的声音,“你快把我放出去,我还要去找我姐姐!”

“你知道的太多了,在我找到你姐姐之前,你就在这里好好给我待着吧!”说完这句话后,宋玦钰转身离开了。走出门的瞬间,他的神情十分轻松,有一种压抑着自己很久的东西,终于在一瞬间得到了救赎一般。

他曾经的梦中情人还没有死,他还有机会去到她的面前,表达他对她的欢喜……

时间悄然而过,已经三日时间。这三天以来,宋玦奕依旧躺在病床上,没有一点动静,仿佛欧阳木涵的离开,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简单的插曲罢了。

而且因为欧阳月笙总是哭着找妈妈,宋玦奕一气之下,竟然让手下直接将欧阳月笙带回了宋家主宅里,自己一个人躺在欧阳木涵躺过的病床上,像一具早已被凌迟的尸体一般。

而在另外一边,一处世外桃源一般的国度里,一件茅草屋里,一个清冷的女人,在一瞬间睁开了眼睛,看着陌生的一切,她猝然一惊,还没有搞清楚眼前发生的一幕,脑袋突然一疼,所有的记忆在一瞬间爆发。

她不是死了吗?在陈知昂和秦玉儿那对狗男女要找人来侵犯自己的时候,她选择撞墙自杀了不是吗?她可以感受到当时的血流过自己的脸颊,淌进自己的衣领里……

她撞墙的瞬间,抱着必死的决心,所以她知道自己绝对存活不了。她做什么事情,都抱着绝对的希望,从来没有失败过,即使是自杀,也不例外……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