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情非得已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270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在杜城睿一边为当年的事情懊悔,一边想着怎么将牧涵留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其实牧涵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她的脑海中一直闪过刚才康玥对自己说的话,那样的感情,她没办法去理解,但是想想觉得可以体会得到。

她从来都不知道,在自己的身后,有一个男人曾这样爱过自己,爱到最后失去了自我。她也从来都不会想到,有一天,会有一个男人将自己爱到了骨子里。这是她这么多年来,一直渴望拥有的一段感情,可是没想到它会一直处在自己唾手可得的位置,只等着自己去寻找。

时间那么仓促,在杜城睿盯着自己看的时候,她已经在心里打算,是不是应该为了让杜城睿安心地离开,她嫁给他,做他的妻子,也算是给当年的感情一个安慰。

“你在想什么?”杜城睿见牧涵久久不说话,带着些许试探开口问道。

牧涵被他这么一打断,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抬起头来,笑着对杜城睿说:“我在想,婚礼的时候,应该穿什么类型的婚纱,是鱼尾裙,还是公主裙,还是大摆婚纱,头发要绣花的,还是纹珍珠的……”

她说出这话的时候,面露羞涩,像一个未知世事的少女,直看得杜城睿心动不已。

“你你你,你真的答应了?”杜城睿开心地问道。

“若是我不答应,你怕是失望到了极点吧?”牧涵开口问道。

“我……”杜城睿被这话问得一阵抢白,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是不是应该告诉牧涵,即使她不答应自己,他也有办法将她困在自己身边。

他不是宋玦奕,宋玦奕对于自己的爱人,给了绝对的自由。当然他也是,当初也就是给了牧涵绝对的自由,甚至为了她的意愿,去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

事到如今他也明白了,爱情对于女人来说,只要安身立命就可以了。他知道自己卑鄙,利用牧涵的同情心来迎娶他。而宋玦奕,却也因为知道自己得了病之后,居然让手下不要去找牧涵。你说这是不是傻男人?将来有一天,牧涵恢复记忆后,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吧?

没有爱,就没有恨。宋玦奕自认自己很爱牧涵,但是一旦到了大事发生的时候,他居然会选择将牧涵推离。好在也是他教给自己的方法,所以他才会想到,用绝症将牧涵留在自己身边。

绝症这种东西,谁知道呢?什么时候死都说不准。万一他一辈子死不了呢?那么牧涵也就可以一辈子留在他的身边了,不是吗?

“你看你急的,不管最后怎么样,你一定要安心听医生的安排,知道吗?”牧涵像哄小孩一样,耐心地劝说杜城睿不要太过于急躁,显然她是把杜城睿的沉思当做是他担心自己一辈子都好不了,所以给急的。

“哈,我听你的,我马上让康玥去准备婚礼!”杜城睿急切地说道,他已经决定了,不管怎么样,一定要让牧涵安安心心地嫁给自己!那个时候的话,她就是想要后悔,都已经来不及了!

“婚礼不急,可以等你身体先恢复了再说。”牧涵说道。

“不,先准备着,给你的婚礼,一定要非常盛大,不然我有什么资格去娶你?”每个男人,都把给自己的女人一场盛大的婚礼而感到骄傲,杜城睿也是如此。

牧涵没再说话了,看着杜城睿急切的样子,心里竟然有些压抑。她不知道为什么,在自己答应了杜城睿之后,心里竟然有一个声音在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她哪里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初恋情人马上就要死了,难道她还不能满足他最后的心愿吗?

“难道要我眼睁睁看着他满怀遗憾地离开这个世界吗?你给我闭口,再哔哔我屏蔽了你!”牧涵在心里对着那个声音吼道,然后很快声音就没再说话了。牧涵虚了一口气,享受着这难得的安静和清宁。

杜城睿刚准备开口,却见这个时候,康玥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份糖醋排骨。杜城睿的脸一下子就黑了,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要在他准备给牧涵说情话的时候出来,看来这个手下,是时候换换了。

康玥也只是刚才为了将牧涵留在这里,所以才主动去给她买糖醋排骨,没想到现在居然会是这样,他究竟做错了什么啊,为什么老板的脸色这么黑。

康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牧涵站起身,从他的手中接过糖醋排骨。然后走到窗户边的小桌上,慢慢地吃起糖醋排骨来,在盒子打开的时候,糖和醋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混杂在一起,让人忍不住心里痒痒。

杜城睿闻到这样的味道,只觉得自己的心和这弥漫在空气中的味道一样,又酸又甜。

甜的是,他等了这么多年,牧涵终于愿意嫁给他了。

酸的是,他居然要用这么卑劣的手段,去娶到自己心爱的女孩,心里难免有些难受,让他没办法接受。尤其是这还是在牧涵失去那九年记忆的情况下,如果有一天她恢复记忆了,一定会怨恨自己的吧?

康玥看杜城睿的脸色越来越黑,低着头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等到抬起头的时候,却发现杜城睿的眼神一直在盯着自己,对着牧涵的方向给自己使了几个眼色。

康玥明白了杜城睿的意思,他分明就是在说,“我杜城睿的女人,什么时候也开始吃快餐了?她想吃你就不知道请个大厨过来吗?这高级病房的配套,有这么简陋吗?”

康玥心里苦啊,他只是想着不让牧涵离开这个屋子,哪里会考虑到这么多。

罢了罢了,康玥知道杜城睿不会对自己怎么样,所以也就赶紧走了出去,将空间杜城睿和牧涵。等到出门后,康玥不禁叹了一口气,心里埋怨道:老板啊老板,唉,你之前还一直教育我们不要太看重感情,现在的你,不也是为了感情,什么都不顾了吗?

自己打脸,也不是这样打的吧?也不怕把脸扇肿,自己憋着难受。

等到康玥走出去后,牧涵还在吃糖醋排骨,她似乎并没有发现这主仆两人眼神中的交流,心里觉得这糖醋排骨,味道真是不错,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吃了吧?

正在牧涵在心里思考的时候,忽然听到隔壁传来一阵咳嗽声,想必是隔壁的病人,来到了窗边,所以咳嗽声很清晰地传了过来。

牧涵心里一紧,好像有千百只蚂蚁在啃食自己的心脏。

杜城睿见她突如其来的异样,同时也听到了隔壁的声音,不禁心里一紧张,心想自己不会是在牧涵之前住的医院吧?要知道,那间病房里,现在躺着的,是得了绝症,不知道能够活多少年的宋玦奕啊!

这一刻,杜城睿有一种想将康玥给掐死在娘胎的冲动。

而关于这个事情,康玥在后来给他的回应是这样的:

“老板,你如果藏得太严实,那就是说明你心虚。你说你如果直接把病房安置在宋玦奕的旁边,小姐就是想说什么都没办法说是吧?老板问心无愧……等等,老板,你看我做什么?我说得有什么不对吗?恩……称呼?称呼,好,夫人到时候就是想怪罪你,都没办法啊!”

那一刻,杜城睿忽然感到惊讶,自己身边的这个助理,在感情事情上,怎么会这么老套?瞬间让他肃然起敬。

“听说隔壁住了个绝症病人,他在等自己昏迷不醒的植物人妻子。”杜城睿看着牧涵的侧脸轮廓,忽然开口试探着说道。

“你认识隔壁的人吗?”牧涵没有表示过多的在意,随口问道。

“不认识啊,听说是个很厉害的商人,在曲城很有地位。”杜城睿如实道。

宋玦奕那家伙,在曲城的地位,确实没有人可以取代。

“很有地位的商人,什么时候都这么痴情了?自己得了绝症,应该是放荡人生吧,怎么会在这个病房里,等着自己的妻子呢?而且还是植物人……”牧涵惋惜道。

“听说他的妻子,在离开之前,就躺在他现在躺的病床上,他在身边照顾,已经三年了。他们还有个孩子,是个很可爱的小女孩。”杜城睿又继续说道。

“……这样吗?”牧涵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些叹惋,竟然该夹杂着一丝悲伤,“他的妻子真幸福,若是他的妻子知道,一定会非常难过吧?”

“难过?为什么会是难过?”杜城睿不解,于是问道。

牧涵没有说话,于是杜城睿继续问下去,“一般女人知道有一个男人这么宠爱自己,应该是十分感动,而且还很欣慰吧?”

“你说啊,如果她真的爱自己的丈夫,知道自己的丈夫为了自己,难道不应该很伤心吗?”牧涵继续叹息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希望隔壁的男人,可以早日等候到他的妻子吧!”

杜城睿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不过这个时候也只能顺着牧涵的话往下说:“但愿吧!”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