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托付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205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牧涵从外面回来的时候,隔壁的病房里,几个小护士正在收拾病房里面的床褥。牧涵感到好奇,于是就停下来,看着这几个小护士在整理的时候,窃窃私语着。

“你说这个病人,怎么说走就走了呢?唉,长得还挺帅的,可惜了那张脸。”

“对啊对啊,我还听院长说,这间病房的病人是个很牛逼的人物,之前还让我们好好伺候着。可是啊,说走就走,真的是,我都还没有一饱眼福呢!”另外一个护士叹息道。

“若是我是他的女人啊,就算他是绝症也好,是癔症也罢,我也要陪他度过最后一段时光,可是我听说啊,他的妻子跟人跑了,看来是不会回来了……”

“唉,有钱人的世界里,也有我们不知道的悲哀啊,那你说他最后的时光,不是很难熬咯?”另外一个小护士又继续叹气道。

“可不是嘛,一个大男人,生来这么骄傲,怎么可能接受得了?我看啊,他的妻子不回来,就是压死他的一根稻草……”

“……”

两个小护士不知道该说了什么,可是牧涵能听到的只是那个人最后的时光,最后的时光里活得如何悲惨。听到这些,她就忍不住泪流满面,甚至说不出有任何缘由,或许,是对那个人一生的悲惨感到悲哀吧?

牧涵上前一步,走到几个小护士面前。那几个小护士,一转头就忽然看到这么一个泪流满面的女人,不禁吓了一跳,赶紧问道:“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

“这间病房的病人,已经不在了吗?”牧涵颤抖着声音问道,怎么说不在就不在了呢?她走的时候,明明还好好的,他还关心自己,难道说这是人临死前的回光返照吗?

“对啊,他不在这里了。”其中一个护士如实回答道。

不在了,不在了。

牧涵的脑海中,就只闪过这几个字,也没有细想小护士的意思。

下一秒已经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护士吓了一跳,不知道这个女人怎么突然就哭了,难道说她和那个男人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这位小姐,你哭什么啊,那位先生只是出院了,又没有死,你怎么就哭了?”其中一个小护士上前来,递给牧涵一张纸巾,声音也不禁软了下来,安慰道。

“……”牧涵顿时无语,原来隔壁病房的病人只是出院了而已,可是她怎么就觉得自己很想哭呢?当她以为那个人已经离开人世的时候,她竟然有一种自己的人生就此崩溃的感觉。

“他只是出院了吗?”牧涵不放心地继续追问道。

“当然啊,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癌细胞已经扩散得很严重了,居然会突然出院,之前一点通知都没有,看来是临时看开了,不想把剩下的时光,浪费在病房里面吧!”

“也不是没有希望啊,听医生说了,只要去国外找最好的专家做手术,还是有机会会好起来的,只是病人自己不愿意,听说啊,是因为开颅手术的话,就算手术成功了,也会失去记忆,所以他啊,就不想做这个手术了,估计是不想忘记自己的妻子吧?”

“唉,你说这人是不是傻啊,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忘记了又能如何呢?”另哇一个小护士叹息道,显然是替那个病人打抱不平了。

听到这里,牧涵已经大概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隔壁的病人是有机会好起来的,只是他不愿意关于妻子的那段记忆,所以心甘情愿带着那一段记忆离开。

牧涵心想,那个男人一定是脑子被门挤了啊,如果他的妻子知道了这一切,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的吧?没有哪个女人心甘情愿,被自己的男人这样丢弃。

纵使他有千百万个理由,即使他的心里只有她,哪怕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她。

牧涵回到房间之后,杜城睿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她哭红的双眼,心里又是一震,还是生怕牧涵出去后会遇见什么人。然而不管他怎么问,牧涵都选择保持沉默,不轻易将这一切说出口。

到了最后的时候,杜城睿干脆就什么都不问了,静静地看着她。这样的眼神更是让牧涵内疚,于是就开口说道:“隔壁的病人出院了,说是对生死已经看开,我想到了你的病,若是你的病也好不起来的话,你该怎么办?你的家族又该怎么办?如果你的家人知道你的病情,他们应该会十分伤心吧?”

听到牧涵这么说,杜城睿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低声说道:“你能够为我担心,我就已经很满足了,何必去在乎那些不知道结果的结果呢?如果上天只给而来我三十年的寿命,我就和你开心地度过每一天,如果上天只给了我一天的寿命,那我也要用这最后一天来好好爱你,你还会害怕什么呢?”

“可是生老病死,真的就这么伤人吗?”牧涵不禁问道。

“对啊,你知道的,所有人都怕死,但是更怕的,是被全世界遗忘。所以啊,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要忘了我好吗?不管最后你在谁的身边,我在地上还是黄泉之下,你都不要忘了我好吗?”末了,杜城睿又补充说道:“被人遗忘,真的是一件十分残酷的事情,比被人拿着一把刀狠狠地切在心脏还要难受,所以牧涵你一定不要忘了我。”

被人遗忘是一件很残酷的事情,比被人拿着一把刀狠狠地切在心脏还有难受。杜城睿话音刚落,牧涵的脑海中就只闪过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脑海中,就只是闪过这几句话,像是有一根针,狠狠地戳向自己的心脏一般,让她感到无来由的抽疼。

牧涵,你曾经有忘记过一个人吗?你在无意中,拿着一把迟钝的刀,一刀一刀地切在那个人的心脏上,你看到他的心脏在流血,可是他却对你笑得十分灿烂。他说:你只要还在我面前,即使你心里已经没有了我的存在,也没关系。我不怪你,只怪命运,对你我不公。你忘了我,就是命运对你最大的眷顾。

牧涵不再多话了,杜城睿也不知道应该对牧涵说点什么。在短暂的沉默之后,杜城睿终于开口说道:“刚才你出去的时候,医生过来告诉我说,我可以出院了。”

“出院了?这么快吗?难道不是应该在医院里多待些时间吗?”牧涵当即反问道。

“傻丫头,待在医院里,也没办法将病给治好啊,所以我们还不如回家去准备我们的婚礼。”杜城睿笑着说道。

那一刻,牧涵脑海中却只是闪过隔壁病房的那个男人,心里有些疑惑。同样是面对生死,为什么那个男人的每一个选择,都是让人感到心痛。而杜城睿的一言一行,却让她感觉杜城睿的心里十分轻松呢?

难道说人和人之间的选择,都这么不尽相同吗?牧涵越想越疑惑,只是看着杜城睿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了。

第二天一早,杜城睿就已经从医院里出来了。康玥在一旁忙前忙后,所以牧涵就没有什么事情做,就在身后跟随着,像一个无知的女妇人那样。

康玥看到她的样子,眼里闪过意思阴霾,不过却没有流露出来,一直在杜城睿耳边说着什么。牧涵转过去看着她们的时候,也就只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气氛有些怪异,总觉得他们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自己一般。

杜城睿出院后,回了之前的家。这个时候的杜城睿看起来,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似乎生病都只是一个意外,如今的杜城睿生龙活虎的,根本就看不出一点病态。

杜城睿偏过头来看着牧涵,两人的目光刚好对视。杜城睿对着她宠溺地笑了一笑,问道:“怎么啦?还舍不得医院啊?要不我们回去,再住上一段时间?”

“算了,还是回去吧,医院的消毒水味道太可怕,人生不想再体验第二回。”牧涵耸了耸肩膀,将视线挪开,看向车窗外面。

杜城睿看着她的侧脸轮廓,心里却是苦笑: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太可怕,牧涵啊牧涵,你可知道,你也曾在同一家医院,也就在隔壁的那间病房里,一躺就躺了三年,也曾有个男人为了你,在医院里和你一起住了三年,将你照顾得极好。

可是如今那个男人病了,所以他不要你了,你知道吗?

想到这里,杜城睿再一次为自己的卑鄙感到可耻。同为男人,他不得不为那个人的选择而敬佩,同时也感到有几分心疼。

刚才康玥传达了那个男人带过来的话,杜城睿这才知道,那个男人一直都知道自己在哪里。甚至不用他的助理帮忙,就可以直接找到康玥的电话,想必是那个男人也不希望自己的决定被林清和宋玦钰他们知道吧?

那个男人说:

“不管她是牧涵,还是欧阳木涵,现在我完完整整地将她交到你手中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