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不伦之恋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267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杜城睿想了很多,可是不管自己想了什么,最后脑海中浮现的,也只有康玥说的那一句话。他对牧涵,难道就只有愧疚吗?还是说在这几十年来的追逐中,他只是习惯了这样一个存在。习惯了想要拥有她,毕竟她曾经在自己唾手可得的位置。

想到这里,杜城睿又一次觉得心里十分难受,心里居然有那么一瞬间,闪过一个念头。那就是他要不要取消婚礼,告诉牧涵真相,让她知道,其实她爱的并不是自己,而是另一个人。

这个念头,像一个魔障一般,和自己的自私在心里打架,打得不可开交。

就在杜城睿准备给自己一个解脱的时候,牧涵从外面推门而入,他回头望去,正好看见她笑容满面的样子。就那么一瞬间,刚才的念头全部都消失不见。他告诉自己,若是牧涵在结婚之前恢复记忆,他绝对不会去打扰她,也绝对不会去纠缠她。

所以在那之前,他要满足自己的私欲,要给自己一个机会,给自己一个和她在一起的机会。

“怎么啦?”杜城睿将自己的想法抛在一边,转向牧涵,柔声问道。

“没有,我刚才想到,你的身体,究竟怎么样了,如果需要做手术的话,一定不要--”牧涵眨了眨眼睛,十分认真地说道。

“你在担心我?”杜城睿当即就笑了,柔声反问道。

“自然是担心你啊,难道我还不应该关心你吗?”牧涵很自然地反问道,一点也没有之前的僵硬。杜城睿心下一愣,有些搞不明白牧涵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奇怪。

“我身体会好的。”杜城睿点头说道。

“……”牧涵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总是觉得自己和杜城睿之间的交流,像是隔着一层纱,她永远都搞不清楚他话里话外的意思,他似乎也不能明白自己心中所想。

“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杜城睿说着向牧涵靠近,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将她抱在怀里,柔声问道:“你担心我,怎么?害怕我走了,你会守寡?”

“你明明知道我说的是什么。”牧涵皱了皱眉头,她明明更担心杜城睿好吗?若是他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她确实会担心,但是至少不会心伤致死。

“我现在抱你,你已经不抗拒了。”杜城睿又继续说道。

“……”牧涵又一次无言以对,好吧,她承认自己只是把他当做是病人在对待而已,所以对于他的拥抱,她自己就无所谓了。

“你又不说话,从医院回来后,你就不说话,我都有些搞不明白你究竟在想些什么了。”杜城睿又继续说道。

“你不用知道我在想什么,你只需要知道,你自己需要什么就可以了。”牧涵倒是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只是将这一切,当做是自己在满足杜城睿最后的愿望罢了,当然这些话,她不能够说出来。

“你去见了你弟弟,他是不是告诉你,你曾经有个丈夫?”杜城睿看到牧涵沉默,于是继续发问道。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就是想要证明牧涵爱的是自己,而不是其他什么人。

她和自己在一起,就只是因为想要和自己在一起,不是因为别的什么。但是他也知道,这些都只能是自己欺骗自己罢了。牧涵若是心里有他,也断然不会因为自己生病而和自己结婚的。依照她的性格,她会强迫自己去接受治疗,哪怕走遍全世界,也要将自己的病治好。

这就是牧涵,一个看起来冷冰冰,但是就是比男人还有男人的一个女人。

“我既然失忆了,就不要再提及。”牧涵将视线一闪,表示自己并不想提这件事情。

可是杜城睿并没有打算放过她,继续将她抱得更紧,“你怎么不说话?你明明知道,我之前对你说的话,是假的,你知道我在骗你,你为什么不责怪我,反而还要嫁给我?”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就不要再提了好吗?那些失去的记忆,既然我选择忘记,那就说明它们对我来说,并不是十分美好。既然如此,那些不美好的事情,难道不应该忘记吗?”

“不美好……不美好……”杜城睿没有说话,将牧涵说的话,重复了好几遍,最后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摇了摇头,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明白你的意思。”

“恩?”牧涵一愣,不知道杜城睿是明白了什么,不过她并没有多问,因为她知道,如果杜城睿自己选择要说的话,他一定会告诉自己的,所以在那之前,自己最后一句话都不要多问,以免杜城睿要胡思乱想。

最后的时候,牧涵从杜城睿怀里出来,两人都没有说一句话,牧涵走出了房间,将门关上,好像是突然没有了交流的需要一般,又是一阵沉默。

杜城睿对于这一切感到十分烦躁,他想要和牧涵在一起,一直都想要和她在一起,在所有的岁月里,和她在一起的执念,撑着自己走到了今天,可是到了两人似乎终于可以在一起的时候,他却纠结于两人之间的关系。

他知道这些感情,是靠着欺骗而来的,所以他也知道,有一天也会消失。但是他就是不甘心,他希望自己得到的关于牧涵的爱情,是从一开始就从来没有变质过的,她会一直给予自己属于一个妻子对于丈夫的那种关心。

然而现在,她和自己在一起,答应自己的求婚,也就是想着要让自己安心地度过最后的时光。这样的“爱情”,着实让他有些接收不了。

当然骄傲的人,都接受不了。

时光一闪,又是三日一过。这三日以来,牧涵和杜城睿之间的交流也不过是简单的几句话,婚礼还是依旧准备着,康玥那边已经邀请了美国杜家的所有人。

而在宋家主宅里,宋玦奕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晒太阳。而在另外一边,宋玦钰正气哄哄地草地的尽头冲过来,一直冲到宋玦奕的面前,居高临下俯视着他。

宋玦奕被遮挡住了阳光,心里有些不爽,抬起头来看去,在见到宋玦钰气哄哄地看着自己,不禁一愣,下一秒,嘴角就闪过讽刺的笑意,道:“怎么?管理了几天宋家,架势也大了?居然还敢这样看你哥哥?”

“哥,你出院之前的几天,你明明就在医院里看到了嫂子,你怎么不告诉我们,你知不知道,那几天我们一直都在调查嫂子的消息,现在嫂子已经没有任何消息了!”

宋玦钰生气地质问着,在见到宋玦奕这么不在乎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明明知道嫂子刚刚醒来,又失去了记忆,要是嫂子被人欺骗了怎么办?你一点都不担心吗?”

宋玦奕当即就笑了,道:“我自己都自身难保了,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她失忆了就失忆了,那不正好,她就不会回来找我了不是吗?”

“你是不了解吗?带走你嫂子的那个男人,对她的爱,不亚于我,她在他身边,或许是最好的选择。”宋玦奕又继续说道。

“哥哥你--”宋玦钰气极,他就是不愿意看到宋玦奕这个样子,明明心里在乎得要死,可是他偏偏还是要装作不在乎的样子。明明心里很难受,可是他还是要放弃这份爱。

“哥,你明明知道,只要你去找嫂子,嫂子是一定会回来的,整个曲城,现在就只有你可以找到嫂子了,你为什么不去找她?”宋玦钰继续追问道。

“玦钰啊,你有没有发现,你对找到你嫂子这件事情,似乎很在意啊……”宋玦奕忽然开口说道,语气之间,尽是玩弄的笑意。

“哥我--”宋玦钰吞吞吐吐的,有一种一直埋藏在心中的秘密被人识破了一般,神情不自在地闪躲着。

“什么时候开始的?”宋玦奕继续问问下去,似乎已经看出了什么。

“哥哥,你不要问了!”宋玦钰将视线转向另一边,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

就他的这个表情,了解他的宋玦奕一下子就猜到了真相,果然和自己想象中的一样,根本就不需要去试探什么,他是自己的亲弟弟啊,他的每一个表情,自己都可以知道他心中所想。可是这一次,他宁肯自己猜不透,看不明白。

“她是你嫂子--”宋玦奕有些为难地说道。

“哥哥,我知道,但是我对她,从来就没有非分之想!”宋玦钰赶紧否定道,他自己都觉得这件事情很羞耻,他居然爱着自己的嫂子,有朝一日,这个秘密若是被人知道,他会是宋家的耻辱,是所有宋家人谈之色变的存在。

“你告诉我,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宋玦奕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所以当初他才在暗地里阻止宋玦钰找到欧阳木涵。

自己都已经这个样子了,难道还要看着自己的弟弟落入歧途吗?还有欧阳木涵,如果自己真的不能陪她一起走到很远的地方,那么他会替她做一个选择。

只要另一个男人,对她的爱,丝毫不亚于他,就足够了,不是吗?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