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当年少儿无畏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306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在宋玦钰窘迫得要死的时候,牧涵嘴角上的笑意却越来越明显,已经不需要任何掩饰了。

宋玦钰抬起头来,直视着牧涵的眼睛,十分坚定地说道:“董事长,如果你觉得这样捉弄我很有意思的话,那我希望你收回你戏谑我的心理想法,因为我不是你可以随意嗤笑的人。”

宋玦钰毕竟也是宋家的二少爷,哪里受得了牧涵这样的对待,一时间心中的少爷脾气一下子就爆发了。可是即使他这样,牧涵看着她的眼神也越来越戏谑,最后已经丝毫不用掩饰了。

对此宋玦钰是又气又恨,可偏偏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就是这样似笑非笑的表情,就已经足够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他从来没有见过像牧涵这样的人,明明就没有多大的年纪,偏偏有一双狐狸眼。有一双狐狸眼也就罢了,偏偏还这么一本正经。真的是所有矛盾的气质都在牧涵的身上得到了体现。

“你盯着我看做什么?还不去工作?”牧涵见宋玦钰这么盯着自己,变脸变得极快,语气也冷了几分,宋玦钰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牧涵赶出了办公室。

工作?他的工作是什么?难道就是办公间那些琐碎小事吗?

意识到这些问题,宋玦钰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想找一个新的工作,只是想发挥自己的能力罢了,并且也是为了向爷爷和哥哥证明,他不用靠家里,自己也能够撑得下去。

当然他随时都可以回去,只是在回去之前,总要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不是吗?

所以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后,宋玦钰已经做好了辞职的打算。

可是在第二天之后,经理对他的态度,竟然有所改变了。不仅如此,还给他安排了别的工作,这份工作,正好和自己的专业对口,也是自己当初面试这家公司的时候,最想做的一个工作。

他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不过脑海中,下意识地闪过牧涵那张有着狐狸眼的冷漠脸。难道是她让经理安排的吗?不过她又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心里想法?

想不通这些问题的宋玦钰,当然不会傻到跑到牧涵面前问清楚,要是他跑过去又被牧涵羞辱一顿了怎么办?他可不想在一个比自己大几岁的女孩子面前,这么丢人。

当然宋玦钰的心里最害怕的,牧涵会不会是看上她了,想要包养他。因为上次看到她的男朋友后,宋玦钰十分自恋地认为,他自己的长相,比那个叫陈知昂的好看多了,当然也比他年轻很多,所以不管是什么女人,也应该会选择他吧?

当然这只是宋玦钰自己的想法,其实在那之后,牧涵给他安排了工作之后,又再一次将这个自恋脾气很大的小男孩忘得一干二净,继续自己的日常工作。

当然,一直自恋习惯了的宋玦钰,还一直都以为自己在那个总裁心中,已经占了一席之地。而她这么对待自己,或许只是故意而为之罢了,再或者,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是宋家的二少爷,毕竟她这么厉害,一定是可以调查出来的。

可是宋玦钰哪里会想到,牧涵连他那赫赫有名的大哥都不知道长什么样子,又哪里会去关注宋家默默无闻的二少爷呢?所以他难免空欢喜。

从回忆中走出来的宋玦钰依旧望着天花板,嘴角溢出一抹苦笑。

是从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上对方的呢?大概是从那不敢说出口的真心话开始的吧?

那时候的宋玦钰,一直在关注着牧涵的一切,每次都在偷偷地注视着门口的方向,想要看到牧涵的身影。然后在发现对方的时候,他又快速地将视线挪开,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可是不管自己怎么做,都好像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又或者是自己在自导自演一场戏罢了。

宋玦钰接收不了这样的反差,于是又找到了一个机会出现在牧涵面前,这一次,倒是没有见到她和自己的男朋友亲热,却是见到了她只穿着一件很轻便的衣服面对着落地窗做一字马。

黄昏暖黄的光线,铺满她的周身,修长的线条,像是在展览一件艺术品。宋玦钰不由得看呆了,不由自主地向牧涵走去,却因为心不在焉,踢到了地板上的花盆。

“砰……”一声轻响,两人同时回过神来。

牧涵回过头来,刚好就看见一脸呆若木鸡的宋玦钰,眉头瞬间就垮了下来。

“我不是说了,以后进门之前,一定要先敲门吗?”牧涵冷声质问道。

“老板,我敲了,您没有听到。”宋玦钰支支吾吾地辩解到道。

“竟然没有人回应,那你就应该找机会再来敲门!”牧涵语气越来越冷,因为她不喜欢,有人一次又一次地触碰自己的原则。

“老板,我有急事。”宋玦钰只好辩解道。

“急事?好,你最好给我说出是什么急事,不然以后你就从我的视线里消失!”牧涵还是原谅宋玦钰,当然她也不会知道,宋玦钰会说出什么事情来。

宋玦钰虚了一口气,在公司这么长时间了,他已经慢慢了解牧涵的性格,她竟然决定要让你开口,即使是现在这么冷漠的样子,也就说明她已经会慢慢接受了。

宋玦钰小心翼翼地将话说完,没说一句话的时候,都在小心翼翼地注意着牧涵的神色,确定她的面色没有任何异样后,才继续开口说下去。这一说就是好久的时间,久到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快说不下去了,可是牧涵还是很有耐心地说下去。

最后,宋玦钰终于说完了所有的话,等到他抬头去看牧涵的时候,才发现对方的视线已经不在自己身上了,而是将视线转向车窗外面,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看到这一幕,宋玦钰以为她没有认真听自己说话,心中又是一阵气血攻心。好不容易她回过神来,却依旧是看到了牧涵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似乎对这一切根本就不在意。

宋玦钰气极,正准备说话,牧涵却开始说话了。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说得很有道理,我愿意采纳。”牧涵居然就答应了,这个女恶魔居然就答应了。宋玦钰还是觉得这一切有些不可思议,要知道,他从其他同时的口中得知,牧涵是不轻易去答应别人的要求。

当然除非,对方的观点可以将她征服?难道说是他的观点,将牧涵征服了吗?

宋玦钰感到非常惊讶,一时间竟然绝觉得自己对牧涵的感情,好像也不是那么介意了。或者说他从一开始,就没有真正介意过。

“老板,你答应了?”宋玦钰觉得这一切,就好像是在做梦一般,牧涵居然这么轻易就答应了,实在是让他感到不可思议啊!

当时的年少无知,宋玦钰只觉得自己被人看上了,对他而言,是一个很幸福的事情。

“你的观点,我可以采用,对公司也有帮助,我为什么不答应?”牧涵挑了挑眉头,有些讶异地反问道。难道对方说的是正确的,她还不能采用吗?

对啊,在她的眼里,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从来不需要什么曲曲折折,这也就是在最后,宋玦钰对她表露心意的时候,她亲口对自己说的话。

“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不爽就是不爽,你的表白让我心里有所芥蒂,会影响我的工作,所以一请你现在就离开我的公司!”她看起来那么无情,可是偏偏能够招惹自己,又是为何?

宋玦钰想到了后来发生的事情,不再看天花板,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已经过去了,已经过去了。不管对方现在有没有恢复记忆,她是自己的嫂嫂,是自己哥哥挚爱的女人,是自己小侄女的母亲,就凭着这一点,他就不能越距。

牧涵并不知道宋玦钰对自己的感情,当初宋玦钰没有用真名,她也只是记得自己的公司有那么一个男孩,对自己有好感,但是脾气似乎不是那么好,最后被自己赶出去了。

所以现在看来,这一切,似乎只是有些人在一厢情愿罢了。

牧涵在将近十一点的时候,跑到了杜城睿的房间。当时的杜城睿正准备脱衣服睡觉,牧涵忽然走了进来,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你进来做什么?”杜城睿看到牧涵那双人畜无害的眼睛,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干脆问道。

“我听说得了病的人,晚上会睡不好,所以我过来看看你。”牧涵很认真地回答。

这一下,换杜城睿有些不自在了,只有他自己知道,什么病,都是假的。

“牧涵啊,牧涵,你已经是活过两世的人了,你该知道,半夜进入一个男人的房间里,意味着什么吧?”杜城睿慢慢向牧涵靠近,嘴角带着促狭的笑意。

“……”牧涵眼珠子转了几转,知道杜城睿的用意,赶紧一步步往后退。

“既然你睡得很好,那我就不打扰了。”说完就打算逃出来,可是却被杜城睿一把从身后抱住,瞬间让她动弹不得。

“晚了……”杜城睿在牧涵的耳边轻声说道,那后轻轻地在她的耳垂上,咬了一口。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