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和轮椅置气的男人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314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宋玦奕?牧涵在心里将这个名字念了一遍,念完之后,发现心脏的某一个角落,突然跳了一下,不明就里的,她对与那个人的会面,感到十分期待。

等这份期待淡然下来后,她居然有些搞不明白,自己的这一份期待是如何而来。她好不明白,所以也就失去了几分期待了。想到这种来得莫名其妙的感情,是她愁眉不展也改变不了的感情。可是等到冷静下来,她还是想要知道,自己想要得到什么。

“你要带我去见宋玦奕?为什么?”牧涵的语气冷了几分,她不喜欢被这样对待,尤其是宋玦奕,他总是觉得可以操控她,这种感觉让她感到十分不爽,但是又没办法说出缘由。

“不管怎么样,你都是必须要去见他一面的,等见到他后,你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杜城睿有些神秘地说道,听到这个答案,牧涵只是挑了挑眉头,不再说话了。既然杜城睿已经决定好了,那去见一个人,对她来说,应该不会产生有多大的影响。

在这之前,牧涵从来都不知道,见到那个人,会让自己接下来的人生产生巨大的变化。

在得到杜城睿的回应之后,牧涵不再说话了,将视线转向车窗外面,不再去看杜城睿。就这么一刻,她忽然发现,自己和杜城睿之间,不过是隔着十公分的距离,可是却好像是隔着一个海洋一般,她忽然觉得这个海洋竟然让人没办法跨越。

明明可以听到身边杜城睿的声音,却又触摸不到对方的身影。牧涵并没有觉得这个距离不可跨越,可是她就是忽然觉得是杜城睿的抗拒,一直横跨在两人之间,让她没办法靠近。

当然,也是在后来之后,牧涵才终于明白:原来一直横跨在两人之间的,不是杜城睿的抗拒,而是她丧失的那九年未知的记忆。

宋玦奕……在想了很久之后,牧涵忽然很好奇,自己接下来要面对的这个人,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她至今都还记得牧冬对自己说的话,他是自己的丈夫,两人曾经似乎很相爱。只是后来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呢?如果她有曾经的记忆,会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那个人呢?

这一路上,牧涵想了很多,可是最后都想不到正确的答案。只是脑海中,对那个即将见到的人,感到十分的好奇。不管脑海中,给对方,做了怎样的描摹,她都还是感到很陌生,可是这陌生之中,又多了几分熟悉。真是奇怪的感觉,牧涵想。

半个小时之后,杜城睿的车子竟然是停留在了郊区的墓地。牧涵看到这个地方,才想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到这里来了。她知道自己的父母,就长睡在这里。

“你带我来这里?”在下车之前,牧涵有些好奇地问道,因为她是怎么都不会想到,杜城睿居然会带自己来到这里,实在是有些好奇。

“对,就是这里,你去见那个人之前,顺便可以看一看伯父伯母,我知道你很久没有来这里了。”杜城睿十分体贴地说道。

“……谢谢。”牧涵无意识地对杜城睿说道,她确实很久没有来到这里了。她之前一直想着回来这里,可是终究不敢回到这里,因为她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占据着一个陌生的身子,爸爸妈妈还能不能认出自己。

因为她知道,自己根本就是不敢去面对这陌生的自己,这一切,是自己所接受不了的,不管最后,是谁在支撑着她走到最后,牧涵只想到自己应该逃离这里。

“怎么?你不敢去见伯父伯母吗?难道你想一直躲着吗?”杜城睿看着牧涵似乎不情愿下车,于是开口问道。

“我……”牧涵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终究还是钻出了车子。看着这偌大的陵园,最后都只是让她感到恍如隔世。自己的父母就葬在这里,这里曾经是她经常来的地方,每次感到痛苦无助的时候,她都会跑到这里来,让自己大哭一场。

她一直都记得这里,可是在知道自己失忆之后,并且占据着另外一具身体之后,她就不敢去面对自己的父母,万一她们不认识了自己怎么办。

“走吧!”下了车之后,杜城睿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盘着牧涵的肩膀,向墓地深处走去。

每一步都很艰难,牧涵这才忽然意识到,自己是多么想要逃离过去啊,以致于每一步经过,都像是刚刚变成人腿的美人鱼,每走一步,都感到煎熬。

最后,好不容易来到了父母的陵墓前,她看到墓碑上并没有任何灰尘,心想大概是牧冬会经常来这里探望吧,不然这一切也根本就没办法去解释。

牧涵站在自己父母的墓碑前站了很久,最后依旧不会觉得自己没办法离开这里。

她有太多的话想要说,可是话到最后,却只是变成了一句“爸妈,你们还好吗?”

杜城睿一直在身后看着这一切,最后的时候,也会将目光转向另外一边,似乎在计算着什么。牧涵一心都沉浸在悲伤之中,并没有注意到身后杜城睿的异样。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即将到了傍晚的时候,杜城睿悄然离开。等到牧涵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天色已经黑了,而且杜城睿,竟然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她愣了一下,赶紧起身,向四周望去,哪里还有杜城睿的身影。牧涵瞬间就感到十分紧张,可能是身处墓地的关系,她会觉得杜城睿的消失,都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她知道自己必须马上找到杜城睿,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自己必须要找到她,万一杜城睿从此以后就消失了呢?他现在的身体这么差,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她该怎么办?

牧涵着急地往四周找去,却在那边的路口,看到了几个人向这边走来。她心下一动,赶紧向那边跑过去,想要问问那几个人有没有看到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男人。

宋玦钰推着宋玦奕,缓缓走在墓地里面的小道上,身边有两个工作人员,在介绍着空着墓地的价格。可以看出宋玦奕的态度有些不情愿,大概是被宋玦钰强行拉着过来的。

说什么,既然他都要死了,至少在死之前,要自己找好自己的墓地,他作为兄弟,不想在他死后,还要忙着选他的墓地。听到这话,宋玦奕只想将这个弟弟给打到在地。

不过想了想,也只能哭笑不得了。毕竟宋玦钰说得没错,他既然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那就应该在死之前,选好自己以后长眠的地方。

“先生,您看看那边的位置,不仅光线充足,风水也是很好的,您要不要过去看看?”同行的工作人员,估计是知道这个病人不久于世,所以态度是难得的好,即使是宋玦奕一路上都是一副臭脾气,他也觉得没什么,反而脸色还越来越和缓。

见宋玦奕不说话,宋玦钰赶紧开口说道:“我们过去看看吧。”说完后,不等宋玦奕反应,就直接推着他,跟着工作人员走过去,宋玦奕白了宋玦钰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先生,这块地,是这里最昂贵的,很符合您的身份。”转过一个路口之后,工作人员很职业地介绍道,可是半天等不到回应,于是他看向坐在轮椅上的宋玦奕,却只是看到他的目光,盯着某一处,从那边跑过来了一个面色苍白的女人。

“先生,您在听我说话吗?这里的位置是顶好的,很符合您的身份。”工作人员继续说道。

牧涵跑过来的时候,刚好就听到这一句话,心里诧异极了,原来是有人在这里看墓地,想必是家人要去世了吧,她记得前世自己来给父母选墓地的时候,是如何压制着心里的难过。

牧涵放慢了脚步,看清了坐在轮椅上的苍白的男人,那个男人也在回望着她,眼里满是不可置信。牧涵当即就愣住了,这个男人她认识啊,是之前杜城睿住院时,隔壁房间的病人,那个即将不久于世的男人。

宋玦奕看着牧涵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当即就想让宋玦钰推着自己离开,可是身后已经没有了人。他回头望去,宋玦钰正好拽着工作人员离开。顿时他就知道,今天的一切,都是宋玦钰安排好了的,什么提前选墓地,都是假的,他缠着他过来,就是为了要在这里遇见欧阳木涵!

不对,现在应该叫做牧涵了。

下意识的,宋玦奕就想要逃离,可是自己的轮椅竟然不听自己的使唤。他往后面一瞧,才知道,宋玦钰在离开之前,将轮椅的轮子给固定住了。

他那个气啊,居然被这个臭小子给算计了!

牧涵也不知道,那两个工作人员,怎么会被另外一个男人给带走了,而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病人,就这样面红耳赤地和自己的轮椅抗争着。说实话,这个画面,难免有些好笑,脑海中,竟然闪过一个词语--可爱。

对,牧涵觉得这个男人竟然有几分可爱,她从来没有见过,有那个大男人,会这样孩子气的置气。可是他偏偏又拿身下的轮椅毫无办法,只能臭着一张脸。

牧涵于是上前,不由自主地放柔了声音,问道:“请问,你需要我帮忙吗?”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