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宋玦奕放手了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2639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杜城睿和宋玦钰相视一望,知道宋玦奕是在心里生他们的气,纷纷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然后继续向宋玦奕走去。宋玦奕的脸上依旧愤怒,恨不得将两人撕成碎片。不是已经说好了,不去找欧阳木涵了吗?还有杜城睿,不是说好他带着木涵离开,永远不要回到曲城吗?

现在的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两人是在合起伙来算计自己吗?

牧涵也是僵硬在了当场,尤其是还有一个小女孩,紧紧地抱住自己,好像是害怕自己会离开一般,她更是没有办法去接受这一切。这个小孩子,叫自己妈咪,难道说她就是自己的孩子吗?

牧涵都没有搞清楚眼前的这一切是怎么回事,那边杜城睿就走到自己身边,笑着说道:“你要的答案,我现在就告诉你了,我知道如果我不说的话,以后你恢复记忆了,你会怨恨我一辈子,我怎么会让你怨恨我一辈子呢?”

杜城睿说着,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宋玦奕,轻声笑了一下,道:“这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就是你的丈夫,他叫做宋玦奕,是这个小女孩的爸爸,他在你昏迷不醒的三年,在你身边衣不解带地照顾了你三年,终于在你快要醒来的时候,让我带走了你。”

这个时候,抱着牧涵的欧阳月笙已经不再哭了。宋玦奕见此,向欧阳月笙伸出了手,“笙儿,到爸爸这里”

“他知道自己活不久了,所以就让我和你结婚,带你离开曲城,二婚是犯法的,我怎么会让你犯法呢?还有,我突然发现,我不愿意去娶别人的老婆为妻,所以牧涵,我现在告诉你,我不要你了,你要记住,是我不要你了,不是你不要我了。”杜城睿说着又强调了一句。

牧涵可以听出他话里话外的语无伦次,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于是只好选择沉默。过了一会儿后,牧涵才转向坐在轮椅上脸色铁青的宋玦奕,笑道:“我明白了,谢谢你,愿意告诉我真相,我们走吧。”说完后,就真的拉着杜城睿的手,向墓园大门的方向走去。

她的这个举动,让所有人都惊呆了。杜城睿按住牧涵的肩膀,十分郑重地问道:“牧涵,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你不是一直都想要问清楚,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吗?可是你现在居然……”

杜城睿觉得牧涵这样的举动,让他有些费解。牧涵表现得十分轻松,好像对这一切都不是很在乎的样子,但是杜城睿能够感受得到,她现在的心里,在饱受着煎熬。

“没什么好了解的,没有必要了,我们走吧!”牧涵都不回头看上一眼,依旧只是让杜城睿跟着自己走。见杜城睿不愿意离开的时候,牧涵松开了他的手,回头望向他,问道:“你不是想要和我结婚吗?我从来都没有反悔过,难道你希望婚礼取消吗?”

牧涵这句话,更是一语惊人。没有人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绝对不是牧涵的风格,她是那种一定会将事情解决清楚的人,所以在这里,她居然想都没想,就直接选择离开,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

“牧涵,你听我说--”虽然心里惊讶于牧涵的变化,但是他知道,一定不会是自己看到的那个样子,所以他必须把事情说清楚。

“说什么?杜城睿,你想要和我说什么?难道在你看来,我和你的婚姻,都是一个笑话吗?你想要和我结婚,我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你,怎么啦?现在我答应了,你反而还反悔了是吧?你把我当什么?是不是觉得我十分可笑?还是说你觉得自己可以玩弄我的感情?”

牧涵说着说着,脸色的嘲讽更甚,“我看,你所谓的绝症,也是骗我的吧?为了和我结个婚,你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怎么?你们所有人都觉得我是个傻瓜?就因为我失忆了,所以觉得自己都可以来玩弄我了是吧?啊?我牧涵,什么时候轮得到别人来决定我的一切了?”

“牧涵,你听我讲,不是你想的那样……”杜城睿急了,他该怎么解释,他一开始确实是想要和牧涵结婚啊,可是后来他经过内心的挣扎,最后还是决定将这一切告诉牧涵,不然的话,他不想以后牧涵知道这一切的时候,会在心里恨着自己。

“不是我想的那样,那你觉得我应该如何?杜城睿,你别告诉我,你一开始不就是抱着我不会恢复记忆的可能性,准备将这一切一直瞒下去吗?怎么?现在发现自己瞒不下去了,觉得将这一切告诉我,或许我会原谅你对吧?那我只能告诉你,决定不可能!”牧涵十分肯定地说道。

说完后,牧涵最后看了宋玦奕一眼,正打算离开,不过想到了什么,竟然向宋玦奕走来,欧阳月笙眼里闪过一丝希翼,正准备向自己的妈妈扑上去,却被宋玦奕给阻止了。无奈之下,她只好看着自己的妈妈,什么话都不说。

牧涵笑了一下,说道:“这小孩,真是可爱。”

她说出这话的时候,模棱两可的,让人猜不透她究竟想的是什么。

却见牧涵又继续说道:“宋先生,刚才我对你说的那些话,不过是我一时情急,说的胡话罢了,你当真也好,作假也罢,都没关系,反正从今天开始,我们之间,不会再有任何联系,你的千万种理由,拿来欺骗你自己就好,我只当自己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个笑话罢了。”

说完后,牧涵转身继续走开,杜城睿无奈,只好跟着牧涵一起走开。

宋玦奕还沉浸在刚才牧涵说的每一句话,之前的感动已经消失无踪。宋玦钰却急了,冲到宋玦奕面前,焦急地说道:“哥哥,你难道就这样让嫂子离开吗?你知不知道,如果错过这一次,以后你想要见到嫂子,都没有什么机会了!”

“难道现在让她留下,以后就有见面的机会了吗?”宋玦奕苦笑道,心里苦,但是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他没有想到,牧涵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真的是一点留恋都没有,着实让他感到心伤。不过转而又想到,其实这一切,根本就是他自己的选择,所以也就不会觉得有什么了。时间会改变一切,也会消逝一切,所以不管以后如何,他知道,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女孩子,再也不会想到自己了。

“哥你--”宋玦钰只觉得有些愤怒,毕竟他已经把事情做到这一步了,但是宋玦奕,却要这样选择,难道这不是在违背自己的意愿吗啊?

他明明就想要让欧阳木涵陪自己,可是却又不愿意开口,口口声声说是要放手,让对方自由,其实也就是自己不愿意去面对死亡,他把自己的懦弱,建立在和欧阳木涵的爱情之上。

宋玦钰心里一跳,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回去!”宋玦奕也就不再解释了,转动着轮子,打算离开。而欧阳月笙无奈,只好跟在自己的爸爸身后,小心翼翼地跟着,不敢发出太大的呼吸声。

就是那么一瞬间,她依旧不明白,明明妈妈就在自己的面前,但是为什么爸爸就是要装作不认识呢?小小年纪的她,并不明白,这世间有一种感情,叫做放手。

而现在,在宋玦奕和欧阳木涵的爱情里,是欧阳木涵选择了失忆,宋玦奕选择了放手。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