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得知真相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2661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杜城睿看着牧涵离开的方向,知道她是已经决定好了这一切,要去找回宋玦奕了。想到这里,杜城睿的心里竟然有几分释然,好不容易牧涵自己作出了决定,那么他就没有理由再留在这里了,美国那边还有很多的事情,所以他是时候回去了不是吗?

杜城睿转身离开的时候,也觉得自己可能永远不会再回来了,这一个伤心地,还是留给有心人比较好,他似乎并不属于这里。

这样一想,杜城睿苦笑了一下,偏过头去看了康玥一眼,却见对方,冲自己笑得十分光明正大,眼里有着自己看不懂的情绪。

杜城睿愣了愣,忽然就明白了,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就该放手,这样才是正确的选择,或者说你想知道我用了多大的勇气才想清楚这个问题?”

“先生的决定,我从来都不干预,只要先生觉得是对的,就去做就是,不要有任何顾忌,以后先生或许就会明白这个道理吧。”康玥轻轻地说道。

“或许以后会明白吧,只是现在觉得有些不甘心呢,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或者是以后,她都是有机会和我在一起的,明明我才是她第一个喜欢上的人。”说到这里的时候,杜城睿的神情有些落寞,或许他一直都觉得,自己才应该是那个女人的心头爱吧。

“先生,我们该上飞机了。”康玥没有回应,淡然回答道。

“恩,好。”杜城睿点头应道,又回头看了一眼,然后便跟着康玥上了飞机。

牧涵从机场离开之后,其实也并不知道自己应该去什么地方,只好来到自己熟悉的牧氏。走进牧氏的公司大厅之后,牧冬第一时间就从监控视频上看到了从外面走进来的牧涵,当即就瞪大了眼睛。他如果记得没错,牧涵现在应该已经坐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怎么会回来呢?

他赶紧从办公室里冲出去,下了楼来到牧涵面前,“姐,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

“……”牧涵不说话,于是牧冬只好自言自语,“姐啊,你说我是不是在做梦啊,你明明就已经走了,我是不是大白天的做了一个梦,所以我才会在这里看到你啊!”牧涵继续说道。

“不是,我回来了。”牧涵点头,将牧冬从自己面前推开,“我们去办公室说吧,我回来是有事情和你说的,有件事情我还希望你可以帮我的忙。”

“姐姐要我帮忙吗?”牧冬一愣,将牧涵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走进办公室后,牧涵二话不说,就径直坐到牧冬的椅子上,认真严肃地说道:“宋玦奕的病情,是真的还是假的,这是我最后一次,在你这里问清楚,以后不管会如何,我只是要知道一个答案,你必须把事情给我说清楚,我是你姐姐,你不能骗我,你如果骗我,我一辈子都不会和你说话,你考虑清楚后再来回答我的问题。”

“姐,你回来还是为了宋玦奕吗?”牧冬十分认真地问道。

“……恩。”沉默了许久之后,牧涵还是点头承认了。即使是失忆了,即使是对那个人没有丝毫影响,但是她不愿意欺骗自己,真的不愿意。

“那姐姐你要相信我的话,姐夫的病情,是真的,他没有多少日子了,所以或许这就是他心甘情愿,让杜城睿带你走的原因之一吧?你要知道,一个男人,无论如何,也不该让自己女人离开自己啊,可是姐夫偏偏就是做到了,我不知道他在背后承受了多大的压力,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他已经为姐姐安排好了一切,就是不希望姐姐会伤心地度过下半辈子。”牧冬继续说道。

“所以我和他之间的感情,真的很深吗?”牧涵不确定地问道。

“这个问题,其实姐姐自己都是知道答案的吧,别人给不了的答案,心都会告诉你答案,姐姐不妨问一问自己的内心,你想不想和姐夫在一起,话语可以骗人,口是心非可以骗人,但是眼神、心里的对话,是永远都欺骗不了自己的。”牧冬说着自己都觉得有些伤感,估计是想到了钟凯欣。

一时间,他自己都觉得,以前是不是太过于欺负钟凯欣了,以至于对方离开自己的时候,那是一点留恋都没有。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招人讨厌,但是他知道,自己是爱上钟凯欣了。

“好了,我知道了,你不用说了。”牧涵罢了罢手,不让牧冬继续说下去。

牧冬心里一愣,终究还是觉得有些难过。可是马上又想到,现在她担心的不应该是这个问题,毕竟宋玦奕的时间不多了,那么她该怎么去找回那一段失去的记忆呢?

“姐姐,其实你也不用太过于伤心,姐夫的病情,其实是可以治好的。”牧冬见牧涵有些伤心,于是又继续说道。

“恩?可以治好?”牧涵也愣了,想不到牧冬居然会给自己这个回应。

“既然可以治好,那么他怎么不去治疗呢?宋家家大业大,不可能有什么难言之隐。”牧涵听了牧冬的话,当即就惊讶了,原来并不是宋玦奕不去治疗,是他自己选择了放弃,只是这背后,究竟是有什么原因呢?

她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一个人放弃了自己活下来的机会。

“姐,你或许不知道,姐夫的病情,如果治疗的话,就只能在脑袋上动刀子,但是那样的话,活下来的机会,也就只有百分之五十,而且就算活下来了,姐夫也会因为开颅手术,失去记忆,那时候的姐夫,就会是孩童的心智,对于一个骄傲的男人来说,或许一辈子都不会接受这个事实吧?”牧冬如实说道。

“可是……可是……”牧涵一愣,支支吾吾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接受这件事情。

牧冬见她这个样子,也就不再说话,提醒道:“姐姐,你以为姐夫是担心自己会是孩童心智吗?他最担心最害怕的,应该还是会忘记你吧?如果把姐姐忘记了,那么你们之间的爱情也就不完整了吧?就好像姐姐现在失忆了一样,最后还是需要姐夫来保存着你们的一点一滴啊,而且,姐姐应该清楚,姐夫真的只是不愿意忘记你而已。”

“……”牧涵知道了宋玦奕不愿意接受治疗的真相,一开始脑子里是震惊的,不过后来马上就想明白了,或许她自己太过于计较这些事情,不过宋玦奕难道就想不到,她失忆后,他都愿意守着这一份记忆,难道她就做不到吗?

就算是两个人失忆了又如何?只要心中有那一份感情在,即使是隔着几十年消失的记忆空白,感情里的悸动,是万万不会改变的。

这么简单的道理,或许换做任何一个小孩都会明白吧?可笑啊,宋玦奕竟然会因为害怕,而选择去逃避这个事实。一时间,牧涵也有些唏嘘不已,听说宋玦奕是个没有感情的人,每个人都觉得他是强大的,可是没想到,有一天,他居然在命运面前,有那么软弱的一面。

牧涵只觉得心里十分可笑,可是偏偏又笑不出来,下一刻,转过身去面对着窗户外面,恍惚间又闪过宋玦奕一个人站在楼道里,注视着病房房门的眼神。

那眼神里,充满了无助和依恋,仿佛那道门的背后,是他苦苦等了千百年的恋人。

虽然他明明知道,那所谓的恋人,或许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