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看望欧阳雄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2681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时间匆匆,几天就过去了。牧涵依旧在普西汀酒店里住着,生活自感十分自在。

后来的时候,牧冬不知道怎么的,就找到了她,并且告诉她说欧阳雄已经不行了,希望能够见一见她。牧涵心里一愣,这才忽然意识到,她除了是牧涵之外,现在都还扮演着欧阳木涵的角色。

牧冬见她不说话,以为她是在为难,于是劝说道:“姐姐要是不想去的话,可以不去的,欧阳家的那点财产,还是留给欧阳沐云那个女人自己享用吧……不对,她现在也没机会去享用了。”

牧涵看了看他,心里倒是有些为难,不过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说道:“我还是回去看看吧,毕竟如今我占着这具身体,就该为这具身体的主人负责,毕竟欧阳雄是她的父亲,所以能够为她做的事情,我肯定会做好的,也算是对得起拥有这具身体的使用权吧。”

“姐姐当真要回去吧?现在很多媒体都盯着欧阳氏,都想知道,欧阳木涵不在了之后,宋家还怎么对待欧阳家,现在的媒体盯得特别紧,你要是回去的话,肯定会被媒体拍到了,到时候,整个曲城的人都会知道你回来了,但是却没有在宋玦奕需要的时候,陪在他身边,毕竟他衣不解带地照顾了姐姐三年,已经被媒体报道了不知道多少遍了,唉……”

“你的意思是,我回去看欧阳雄的话,一定会被媒体拍到的对吧?”牧涵显然并没有按照牧冬的想法往下想,脑海中想的是,如果自己回去了,被拍到媒体上的话。或许对于宋玦奕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刺激点,毕竟没有哪个男人希望,自己心爱的女人受到旁人的污蔑。

到时候,她倒是可以借助这一点,来逼迫宋玦奕将自己接到身边去。

不管最后有没有作用,其实只要她回到宋玦奕身边的话,她就一定有办法让宋玦奕接受治疗。到时候,就算是访遍世界名医,她也要将宋玦奕的病没有任何风险的治好。而且就算是他失忆了又如何,自己不也是失忆了吗?两个失忆的人,谁能知道不能发展第二波春天呢?

牧涵将这一切想得很美好,所以当即就决定要回到欧阳家,去看一下自己的那个所谓父亲。在那之前,牧涵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父亲,直到走进欧阳家的宅子里,看到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欧阳雄,她就感觉到心里一阵窒息。

估计是身体原来主人的反应,有一种牧涵自己没办法掌控的感情,从心里蔓延开来。她不由自主地泪目了,想到自己居然没有陪在父亲身边,心里更是难受到了极点。

“女儿……”欧阳雄看到自己的女儿,也控制不住激动了起来,忍不住从床上爬起来,挣扎着想要扑过来抱住牧涵。那一刻牧涵只觉得心里的感情十分奇妙,对于这个父亲,她从来都知道自己不会有多余的感情纠葛,可是在见到对方挣扎着想要抱住自己的时候,她终究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泪水瞬间就湿了眼眶。

“爸爸……”牧涵不受控制地唤了一声“爸爸”,然后向欧阳雄奔过去,搀扶着他。

“当初收到消息,我真的以为你永远醒不来了,爸爸从来都没有想过,居然还可以见到你生龙活虎地还站在爸爸面前,能够最后看你一眼,爸爸就是马上死去,我也值得啊!”欧阳雄叹息着说道,显然他是动情了,也或许是觉得,能够再见欧阳木涵一眼,是对他这一生的最好交代。

在当初知道欧阳木涵因为欧阳沐云和陈雲才坠楼成为植物人之后,他更是痛心自己,当初怎么引来这么一个祸患。戴了这么多年的绿帽子不说,还害了自己的女儿,简直就是该死!

欧阳雄越想,心里就越加难受,等到如今看到欧阳木涵安然无恙地站在自己面前,他倒是觉得就是死也值得了,只要自己的女儿活得好好的。

“你不要说这些话,你一定会好起来的知道吗?”牧涵赶紧安慰道,因为她也实在没能搞清楚,如今的欧阳雄,其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好起来。

但是她在来的路上,听了牧冬讲了一些她不知道的事情,于是就明白了,这些事情对于这个男人来说,已经是很大的打击了。而她成为植物人的消息,无疑让这个老人坚持了几年,显然是想等着自己的女儿醒来后,再放心地离开。

那一刻,牧涵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庆幸。

“木涵,爸爸让你受委屈了,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爸爸都一定会保护你,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委屈!”欧阳雄忽然伸手握住了牧涵的手,向她保证着什么。

对于欧阳雄突如其来的认真,牧涵是被吓到了。好在牧冬在旁边一个劲地向他使眼色,她才勉强可以镇定起来,扮演着一个好女儿的角色,柔声安慰着欧阳雄。

按照牧冬的说法,欧阳雄也算是一个可怜的男人。不光自己戴了这么多年的绿帽子,而且还让自己的亲生女儿被那两个女人欺负得毫无还手之力,他怎么不会后悔呢?

当然牧涵也知道,要是欧阳雄知道,其实自己的女儿,早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被欧阳沐云一个玻璃瓶给砸死了,他估计会更加悔恨吧?

牧涵来之前,还在考虑要不要将真相告诉给欧阳雄,不过现在这个念头,是已经被彻底打消了。她既然住进了这具身体里,就应该做好这具身体主人应该做好的事情不是吗?再者而言,她也该尊重这个时空的人,毕竟她永远都是一个入侵者。

那一个下午的时间,牧涵都陪在欧阳雄的身边,听他讲了很多关于这具身体母亲的事情。那一刻,牧涵不得不在心里感叹,当年自己的爸爸,比起欧阳雄来,真的是太男人了。那个时候,她的爷爷也是不同意自己的女儿和爸爸在一起,最后也是爸爸和妈妈坚持了一切,最后两个人才以私奔的方式,成功走入了婚姻的殿堂,生儿育女。

离开的时候,牧涵和牧冬谈论起了这件事情,牧冬大笑,不过并没有说什么,牧涵偏过头看过去,正好看见他的眼中一闪而逝的失落。牧涵一愣,没有搞明白牧冬突然的伤心是怎么一回事,一时间呆滞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

“你显然有些失落啊,是小时候爸爸妈妈没有把你养在身边吗?”牧涵直接开口问道,眼中有一丝的笑意,似乎是在嘲笑牧冬一把年纪了,还在这里玻璃心。

“你要是被爸爸妈妈送走,也不曾参与家里的一切,你也会很难过的。你知道当初知道爸爸妈妈过世后,我多想从外面回来吗?可是那个时候,治疗刚好处于关键时期,我回来的话,身体可能面临着机能下降的可能,所以我只能选择待在国外。”

牧冬继续说道:“姐,没有谁的人生是注定完美的,我从来都相信这一句话,当然也就不会再去抱怨什么,因为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命中注定,所以我只能接受。当然我也相信,如果换做姐姐是我的话,也不会去抱怨什么的。”

“……”牧涵忽然无言以对了,因为她知道牧冬选择和自己倾诉这么多,而且还是用怎么平静的语气,那也一定是看开了不少,所以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和自己倾诉。

那一刻,牧涵才忽然意识到,这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弟弟,其实也有着不为人知的成熟。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