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契机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2653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牧涵看到这个样子的牧冬,眼里闪过一丝心疼,这是自己唯一的亲弟弟啊,如果可以,她何尝不希望他能够拥有一个快乐的生活环境,而不是为病痛所折磨。

可是上天给了他一副好皮囊好出身的时候,就是忘记了给他一个健康的身体。所以他才活得那么痛苦,在美国的时候,他生怕自己活不过第二天,生怕自己随时随地会离开这个世界,所以他不敢交任何朋友,也不敢随便和任何人有任何牵扯。

“姐姐啊,你不需要用这么怜悯的表情看着我,你知道的,我从来都不需要同情,现在你还是好好看看你自己的事情吧,姐夫那边的事情,姐姐需要自己去处理,要知道,除了姐姐,也就没有人能够劝姐夫去接受治疗了。”牧冬自然而然地提到了宋玦奕的事情。

谁知道牧涵只是耸了耸肩膀,无所谓地说道:“这件事情再说吧,等我记忆恢复了我再去考虑要不要去关心他,毕竟那段记忆对我来说,就是一段空白,既然没有恢复记忆,那么不要也罢。”

“姐,这不是你的风格,你不应该是这么无情的人。”牧冬有些无奈地说道。

“无情?你来告诉我什么是无情,无情是宋玦奕明明知道我,却还有装作不认识我;无情是他明明知道他爱我,却还是忍着心痛将我送到别人的怀里;无情是他把自己的位置凌驾在我之上,总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为我做决定,这就是无情!”

牧涵说着竟然开始慢慢有些激动起来,“所以你现在还会觉得我很无情?弟弟啊,你永远都不知道,真正无情的人不是我,而是宋玦奕,他对我无情,对他自己更无情!”

牧涵是越说越气愤,在面对这些事情的时候,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情绪太过于激动了,以致于她都还没来得及搞清楚自己脑袋里想的是什么,这一份感情就席卷而来,让她感到十分痛苦。

如果可以,她宁可当初自己在坠楼的时候,可以直接死去,不然现在也就不会顶着这个身份,和那么多的人周旋,她不知道当初的自己是怎么做到的,总之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这一切都是徒劳。

“姐姐我理解你,可是你也要理解姐夫啊,他知道自己不行了,所以才会把你推开,你不了解姐夫啊,一个骄傲的男人,这样将自己的女人亲手送到别人的怀里,对于姐夫来说,也是很大的刺激吧,难道你就不能体谅一下姐夫吗?”牧冬说着说着都有些打抱不平了。

牧涵眉头一挑,轻声道:“你是在帮他说话吗?”

“姐姐啊,当然不是帮姐夫说话啊,我只是不希望姐姐恢复记忆后,会后悔啊!”牧冬撅着嘴说道,随之就开启了撒娇模式。

“姐姐,你要知道,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我当然是最关心你的啊!”牧冬将脑袋靠在牧涵肩膀上,声音软糯得像是嘴里含着一团糍粑。

牧涵肩膀一抖,手肘一下子打在他的脑袋上,说道:“你少跟我贫嘴,你别以为你的那点心思我不知道,你要是再多说一句话的话,我不保证自己不会把你放倒在地上。”

“……”果然,经过牧涵这一吓,牧冬果然就不再说话了。

耳边好不容易安静了下来,牧涵没再说话,于是就回去了。其实她自己心里有自己的打算,只要可以在最后的时候让宋玦奕可是先一步道歉,那么她自己就会跨过这一道坎。没办法,谁叫这一次,失忆的人是自己呢?

宋玦奕那边自然不清楚牧涵的心思,也只当牧涵是已经放弃了,毕竟她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想通了这些事情,宋玦奕却觉得自己有些难过,毕竟那些事情都是自己选择的,那么走到最后,就算是心里难过,那也只能自己忍住,毕竟自己的身体,根本就没有办法给欧阳木涵她想要的幸福不是吗?宋玦奕想到这里的时候,心里竟然有几分失落,其实如果可以的话,他当然希望那个陪在欧阳木涵身边的人会是自己。

正当宋玦奕沉思的时候,林清从外面走了进来,向他报告最近欧阳木涵的情况。林清说她去看了欧阳雄,两人不知道聊了什么,反正欧阳木涵走的时候,欧阳雄倒是很开心的样子。

“有知道他们之间聊了什么吗?”宋玦奕眉头一皱,低声问道。

“这个不清楚,当时房间里只有夫人和欧阳雄两个人,所以并不能听到他们之间聊了什么,不过我猜,大概是欧阳雄想要夫人继承欧阳家吧,毕竟现在欧阳雄的身子不行了,肯定会想着让夫人回去继承欧阳家的。”林清简单地解释道。

“这个老不死的,倒是很会给自己的女儿找事,当初怎么就不见他对她好一点?”宋玦奕嘲讽道,其实要不是看在欧阳雄身体这么差的份上,他肯定会给那个老家伙找点麻烦。

“你也不能这么说,毕竟夫人也是欧阳家的人,如果没有人的话,夫人肯定是要继承欧阳氏集团的。”林清替欧阳雄辩解道。

“就你最聪明,你先下去吧,她那边有什么动静,你一定要及时通知我。”宋玦奕白了林清一眼,不想再多说下去了,罢了罢手后,让林清下去了。

林清还想说什么,可是看宋玦奕的态度这么坚决,于是他也就只好走出了房间,在走出去之后,对着房门叹了一口气。他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做点什么的话,宋玦奕是一辈子都不会走出这个圈子了。而这一切,也都是他自己搞出来的。

“你要是想开一点,这种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其实很多时候,你知道自己没办法接受而已,要是你再勇敢一点,无惧生死,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顾忌呢?”最后林清叹了一口气,走出了楼道,继续让手下人去打听欧阳木涵的事情。

对于宋玦奕而已,所有的无关紧要,其实都是他最在乎的事情。他只知道,如果自己走了,那么对于欧阳木涵来说,所有的等待都是不值得的,所以他必须给她安排好一切,让她以后的人生,不至于有那么多的伤心和难过。

牧涵回到牧家之后,整个人像是失了魂一般,坐在沙发上,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毕竟对于她而言,所有的无关紧要,其实都是她心里在乎的。

她要的是,宋玦奕的一个回应,若是他真的爱自己,那么他就不会有任何顾忌,绝对会在最快的时间里将自己请回去。不过现在他越是沉默,欧阳木涵自己也觉得有些为难了。所以意思是说她自己必须要做出点什么事情来刺激宋玦奕吗?

刺激,宋玦奕?

牧涵想到这个,顿时心里就开始感到有几分兴奋,就好像是回到了以前,每次遇到有棘手的客户时候,她都会感到兴奋,只不过这一次,这个敌人变成了宋玦奕而已,所以这怎么能够不让她兴奋呢?

至于应该怎么做嘛,如果说以前的牧涵找不到方法的话,那么今天去见了欧阳雄,即使给了她一个契机。她既然可以继承欧阳家的话,那就是说会公布她是欧阳家千金的事情。既然如此,也就是说,整个曲城的人都会知道她已经醒来了,那么到时候,不管她做什么,都是顶着宋玦奕夫人的名义。到时候,哪怕有一点风吹草动,宋玦奕都会惊涛骇浪的!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