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大结局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3250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载着牧冬的飞机飞向了另一个方向,欧阳木涵正坐在窗户后面,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宋玦奕从身后向她走近,将她抱在怀里,柔声问道:“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啊,如果当初我没有恢复记忆的话,你是不是打算一直隐瞒着我,现在我发现,我居然一点都不了解你了,你说我该怎么办?”说着欧阳木涵摇了摇头,“我确实很不喜欢这样的不安全感。”

宋玦奕听了这些话,当即就笑了,将欧阳木涵抱得更紧,将下巴抵在她的颈窝,“事到如今,孩子都有了,肚子里即将多了一个孩子,你说你想反悔的话,那怎么可能来得及呢?晚了,知道吗?”

“不晚。”欧阳木涵摇头,“只要我想要逃离,不管什么时候都不晚,你还知道我的,只有我想不到的事情,没有我做不到的事情。”欧阳木涵摇头,随即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见此宋玦奕似乎想到了什么,说道:“你说得没错,如果你想逃离的话,我确实一点办法都没有。”

欧阳木涵叹了一口气,没有再继续说话了,挪了挪身子,将自己靠在宋玦奕的怀里,给自己找了一个很舒服的姿势。

宋玦奕望着窗户外面的世界,根本就不知道此时此刻的欧阳木涵脑海中在想些什么,只能在心里叹气。

转眼距离牧冬飞往美国去找他喜欢的人,已经过去十多天了,让欧阳木涵惊讶的是,就连宋玦钰也要跟着凑热闹,突然提出要回美国去。

他回美国去究竟要做什么呢?欧阳木涵想知道这背后的真相,可是那天的时候,宋玦钰只是单独在房间里谈了很久,等到出来的时候,宋玦钰只是对着自己说了一声“嫂子,保重。”然后人就离开了。

欧阳木涵望着他的背影,不禁有几分哑然,转向宋玦奕,郁闷地问道:“他这就走了吗?难道都不和爷爷说一下吗?”

“他不想和爷爷说,那就不说呗,反正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所有的事情,都是他自己做的决定,既然他决定了,我只能支持他的选择。”宋玦奕如是说道,但是语气之间,还是夹杂着一些伤感。

欧阳木涵顿了顿,一句话都不说了。在一段时间过后,她觉得自己已经闲得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做了。而这个时候,明舟舟突然出现了。估计是从宋玦奕那里知道欧阳木涵恢复记忆的事情,所以在没多久之后,她就从国外回来了。

看到欧阳木涵的时候,明舟舟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欧阳木涵知道,她来见自己,其实在心里做了很足的功夫,不然也不会这么害怕见到自己。

明舟舟望着欧阳木涵,终究还是开口了,“我听舅舅说,你已经恢复记忆了,所以我来看看你。”

“是的。”欧阳木涵淡然地回应道。

“你还怪我吗?如果不是我,你根本就不会受到伤害,而且也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了,舅舅告诉我,因为后遗症,你现在晚上都睡不好,我实在是……”明舟舟越说声音越小,头垂得更低,更不敢去面对欧阳木涵。

欧阳木涵听到这些话,心里确实惊讶不已,她什么时候因为后遗症睡不着觉了?她明明每天晚上都睡得很好,好吗?不过转而又想到,这一切可能都是宋玦奕对明舟舟说的,不禁心里就感到有几分好笑。一时间,心里想着,宋玦奕怎么会这样欺骗自己的侄女。

“你怎么不说话?木涵,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如今我也已经知道自己错了,我回来这里,就是想要得到你的原谅,如今我已经知道自己错了,最后的冤枉,只是希望你可以原谅我,不要再想着那些往事,我……”说到最后,明舟舟都说不下去了。

见此,欧阳木涵也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然后慢慢说道:“你该是知道的,我一向都不会在意这些事情的,你知道我是谁,既然我不是真的欧阳木涵,又怎么会想着这些事情呢?”

“木涵,你这么说,终究心里还是怪我的吧?”明舟舟低着头,喏喏地说道。

“我说了,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欧阳木涵反问道。

“木涵,我回来就是想要求得你的原谅。”明舟舟抬起头,很坚定地看着欧阳木涵,后者却笑了,“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原谅你?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哪里来的原谅呢?”

“你当真?”明舟舟不可思议地反问道。

“我从来都不会怪罪你,你对我好,我知道,你为什么那样对我,我也知道原因,既然凡事都有因果,那么我有什么好计较的呢?你觉得对吧?”欧阳木涵站起来,抓住明舟舟的手,慢慢地说道。

“……谢谢你。”在沉默了许久之后,明舟舟终究还是点了点头,抬起头十分感激地看着欧阳木涵,下一秒,眼泪就溢出眼眶。

欧阳木涵赶紧拿出纸巾给她擦拭眼泪,继续安慰道:“傻丫头,我真的不会怪你的,我知道那些事情,你都是迫不得已,所以今后你不要再给我道歉了知道吗?你没有对不起我,好吗?”

“恩……我知道了!”明舟舟用力地点头,终究还是一个比欧阳木涵年纪小的人吧,在这一刻,竟然天真地像是一个小女孩子。

等到明舟舟走的时候,欧阳木涵看着她的背影,在心里叹气。这样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想必走到了最后,终究还是会得到自己想要的幸福吧?正在这个时候,宋玦奕慢慢走到欧阳木涵身后,将她抱在怀里。

感受到身后宋玦奕的温暖,欧阳木涵不禁笑了,“是你欺骗舟舟我寝食难安的消息吧?”

“不欺骗这个丫头,她怎么会心甘情愿来给你道歉啊?”宋玦奕反问道。

“你这么骗你自己的外甥女,真的好吗?”欧阳木涵反问道。

“她该是要学着自己去承担一些事情了,明家从来都很少去管她,所以她就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做错什么事情,也从来都不会知道自己有时候的任性会给别人带来多大的困扰。”宋玦奕说着说着,自己就先砸吧了一下嘴,似乎也有些不满意。

“你不满意什么?”欧阳木涵没好气,转过身主动在宋玦奕的唇上吻了一下。

“不满意什么?我想问,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再生一个孩子?”宋玦奕将欧阳木涵抱得更紧,握住她的手,笑着调侃道。

“孩子?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呢!”欧阳木涵想也没想,就直接回答道。

“猴年马月?那不是要等很久?不如择日不如撞日,我觉得今天很不错,你看……”说完后,不等欧阳木涵反应,就将她拦腰抱起,然后冲进了两人的卧室。

宋家主宅里的仆人就这么看着,自家的男主人,又一次在大白天地将女主人抱进卧室,知道接下来又是没羞没臊的生活,然而他们都已经见惯不惯了,只是看了一眼后,又继续低下头做自己的事情。而在宋家别墅的三楼里,传出了让人羞涩的声音……

--------分割线--------

【宋玦奕】

这世间,所有因缘巧合,都是命中注定。欧阳木涵,我从来都是不相信缘分的,但是在认识你之后,我才意识到,有些人,是我终其一生,都需要等的人。

感谢上天,让你得到重生,否则我必将孤独终老;

感谢命运,没有让你死去,否则众生是你,众生又都不是你;

感谢月笙,将你绑在我身边,任凭岁月流逝,你都是我的唯一。

我不相信缘分,却又一直相信,和你在一起的岁月里,都是前世修来的缘分。

【欧阳木涵】

我知道自己性格不好,我知道自己任性,但是你没有离开,就是对我最好的安慰。当我知道你重病时日不多的时候,我多么希望,可以和你一同离开人世,任凭山高水远,郊区墓地的一方土地,也足够我们安守余生。

宋玦奕,为何偏偏是你?我终究不过是一缕幽魂,你何须如此待我?

终究穷极一生,这一颗心,终究还是会为你而跳动。

【杜城睿】

我走了,知道一辈子都不会回来,所以就没有打算再买回程的机票。我知道我得不到,也多么希望其他人都得不到,但是当那个男人跪在我面前,求我带走她,照顾好她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原来这几年的追求,终究不过是一场执念罢了。

我执念当年的自己,为何没有陪在她身边,失去了本该属于自己的那个人。恨只恨她一直都在我唾手可得的范围里,我却生生失去了她。

牧涵,愿来生,我可以不用放开你的手。

【宋玦钰】

时间不等人,你在世间如花的时候,我尚在花苞。待我花满已落地,你已嫁作他人妇。

终究,还是错过了一段暗恋的时光,但是又不后悔。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