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是你用花瓶砸了我?
书名: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作者:双子耳 本章字数:2249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7:10:32

“你这个贱人,爸爸把你接回来,就是让你来抢我的未婚夫吗?”

啪的一声,在空旷的屋子里回响,欧阳木涵抬头看着欧阳沐云,想起了刚才宋玦奕送自己回来的场景,不禁叹了一口气。

女人的嫉妒心理真是可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够让女人疯狂。

说到底,最后还是为了男人!

欧阳木涵十分不屑欧阳沐云的做法,还是权势人家出生长大的女儿,秉性竟然这么劣质,真是丢尽了欧阳家的脸面!

不过也不能说是欧阳沐云一个人的原因,那个宋玦奕也是脑子塞了狗屎,有病!

宴会结束之后,宋玦奕很热心地将欧阳木涵送到欧阳家的别墅里,欧阳木涵本来想拒绝的,可是他强行将她塞进车子里,当着众人的面扬长而去。

临走前,还特地在她的耳边轻轻蹭了一下,不知道的人都会以为他们是相熟已久的恋人。

这一切,不仅被欧阳家的下人们看到了,还被刚刚回到家里的欧阳沐云看到了。

这才有了,被欧阳沐云交到角落里,被人扇耳光的下场。

宋玦奕离开的时候,欧阳木涵只是冷冷看了他一眼,半晌后,方才问道:“你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可以走了!”

“我的目的?你知道我的目的是什么吗?”宋玦奕再一次勾起唇角,笑着问向欧阳木涵。

欧阳木涵被这么一反问,突然无言以对了。

她从来都没有和宋玦奕打过交道,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样的性格。

就是前世的牧涵,也根本不会想到,她会和宋玦奕以这样的方式相遇。

“我当然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不过如果是你想要利用我做什么的话,那我就只能告诉你,你的计划可能会落空哦!”欧阳木涵勾唇一笑,一副“不管你做什么,我无所畏惧”的表情。

说完后,欧阳木涵不等宋玦奕回应自己,径直转身走进了别墅。离开的时候,本来是明舟舟要送自己回来的,可是被宋玦奕给逼回去了。

而欧阳木涵在刚刚走进别墅里,就被一只手拉到一边的空屋子里,迎面而来就是一巴掌。

欧阳木涵看着欧阳沐云,眼神有过一瞬间的犀利,以及阴狠,可是很快就收敛了回去。

欧阳木涵看着欧阳沐云的眼神,依旧是那么惊恐,就好像是红眼睛的小白兔,看起来一脸无害。

“你看什么看?抢了我的男人,你还有脸看我吗?”欧阳沐云一张脸扭曲得可怕,似乎要将欧阳木涵咬碎吞入腹中一般。

不过是一个外室女罢了,竟然胆敢抢她的男人,真是可恶到了极致!

欧阳木涵看到了欧阳沐云眼里一闪而逝的杀意,突然明白了什么,轻微皱了皱眉头,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你别以为你摆出这么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我就会同情你,我告诉你,欧阳木涵,你现在不过是一个大学生,想要嫁给宋玦奕,想得美!”

“……”

……

欧阳沐云又说了很多,无非就是一些讽刺欧阳木涵的话。然而越说越起劲,欧阳沐云竟然开始咒骂起了欧阳木涵的母亲。

“和你那狐媚子妈一样,天生一副勾人的眼睛,那个花瓶居然没有--”

“唔!”说到一半,欧阳沐云就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然后往四周看了看,担心有人会经过这里。

于是又不禁放低了声音,“刚才在酒店洗手间里发生的事情,你要是敢告诉别人,我就把你的嘴巴撕破!”欧阳沐云警告道。

看到欧阳沐云害怕的眼神,这下子,欧阳木涵总算是明白了,原来她感刚刚醒来的时候,用花瓶砸自己脑袋的人,就是欧阳沐云。

只是在酒店里两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居然让欧阳沐云用花瓶砸死自己的妹妹?

欧阳木涵在思考的时候,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呆滞,欧阳沐云眼里的嘲讽更甚,怒了努嘴,眼珠子瞪了欧阳木涵一眼。

可是在转身离开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欧阳木涵戴在左手上的戒指,眼中闪过浓厚的嫉妒。

这枚戒指,应该是戴在自己手上的,可是现在,居然戴在了欧阳木涵手上!

老天是在和她开玩笑吗?那本应该是她的男人,本应该是她的戒指!

可是这个时候,欧阳木涵却没有打算让欧阳沐云就此离开。

竟然她敢用花瓶砸她,就应该为此付出代价不是吗?

欧阳沐云只是看了一眼戒指,强迫自己将视线挪开,不然她真的不敢保证自己会作出什么事情出来。

可是她想走,有人却不愿意让自己走不是吗?

就在她转身的时候,肩膀一下子被人按住。

她愣了一下,转过了身子,看到了欧阳木涵那双和往常明显不太一样的眼睛。

具体是哪里不一样呢?好像那双眼睛看人时候的样子不一样了。

以前的欧阳木涵眼神极其阴郁,不过现在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阴狠。

欧阳沐云心里疙疸了一下,竟然有了一种不知所措的紧迫感。

不过她很快就调整了过来,自己居然在这个一无是处的外室女面前感到恐惧?传出去会被人笑死的!

“你要做什么?你还想对我动手吗?”欧阳沐云咬牙问道。

“你,刚才说,是你用花瓶砸了我?”欧阳木涵没有回答欧阳沐云的话,而是一字一句地问道。

“是我又如何?难道你还想砸回去吗?”欧阳沐云扭了扭肩膀,想要挣脱开欧阳木涵的手,可是不管自己怎么弄都挣脱不开。

“你--”欧阳木涵说着向欧阳沐云靠近,偏淡的红唇凑到她耳边,一字一句地说道:“说,对,了!”

欧阳沐云眼睛一瞪,刚想问出点什么,可是后脑勺一痛,瞬间就失去了知觉。

欧阳木涵任凭欧阳沐云瘫软到了地上,没有要将对方扶起来的意思。

此时此刻,她的手里还捏着一个花瓶,她轻飘飘地看了一眼花瓶,然后放回它原来的地方,拍了拍手掌,对着吹了一口气,然后跨过欧阳沐云,走开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