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禁欲蛊
书名:护国战神 作者:联君 本章字数:2192字 更新时间:2021/07/23 16:00:37

成功开好了房间,秦飞的心中的计划已经完成了近九成,但是直到此时,他心目中的计划也依旧没完成,所以他打定主意,今天晚上必须拿下蚩蝶。

蚩蝶在进入房间以后,心情依旧没有平复下来,从小和爷爷一起长大,他的内心依旧是一个保守的女孩子,这还是她第一次和一个男人独处一室。

“你说好自己只睡沙发,绝对不能乱来哦!”直到进入了房间,蚩蝶内心还是充满了防备,但是由于内心的爱意,她还是选择了相信眼前这个男人。

“好好好,我保证只睡沙发,不会乱来。”秦飞一脸乖巧的保证着,但是内心在想,已经进入了房间,还能由得你吗?

蚩蝶不知道秦飞内心的想法,看着秦飞保证,她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就进了卫生间,洗漱起来。

隔着卫生间的毛玻璃,清分依稀能够看到卫生间中的美人,看着蚩蝶的身材,他的内心更加躁动了起来。

因为是在酒店,所以没过多久蚩蝶就简单的洗漱出来,经过刚才的洗漱,她的脸上还带着一抹潮红,看起来更加的诱人。

她一脸害羞的看着秦飞,“看什么看你还不快去洗漱。”

秦飞此时才发觉,其实比起玉冰儿那些美人来,蚩蝶有着自己的过人之处,他的内心已经加深了必须拿下眼前这个女孩儿的想法。

他急忙点点头,“好的,好的,我现在就去洗漱。”

秦飞知道,对付这样的女孩儿,自己不能着急,必须一步一步的来,所以他也没有露出自己心中的想法,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就进入卫生间开始洗漱。

听着里面哗哗的流水声,蚩蝶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直到秦飞走出门来,她的脸上还是充满了紧张。

不过秦飞也确实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反而是一脸平静的回到了沙发上,开始睡觉,这倒是让她迟疑了起来。秦飞这样的举动是不是太反常了?

不过这也让她放下心来,至少自己不用太过于担心了。

关了灯,二人虽然都安静的躺在了沙发和床上,但是内心都有着自己的想法,所以都没有睡着。

秦飞知道,开始实施自己的行动了,要不然,今晚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内心打定了注意,他就急忙开口,“那个,蚩蝶,我觉得这个沙发好硬,我觉得我这样会休息不好。”

蚩蝶也没有睡着,听到秦飞的话,她立即担忧的开口,“那怎么办?”

见到蚩蝶没有你回到自己的意思,秦飞就乘胜追击,“那个,要不然你让我来床上睡吧,我保证不动你。”

蚩蝶虽然已经知道了对方会这么说,但是当秦飞真的开口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迟疑了起来,“这样不好吧。”

秦飞轻笑一声,对方既然这么说,就说明她不会真的拒绝自己,他现在需要的,就是帮助对方克服自己心里的恐惧。

“没什么不好的,而且我们以后也一定会在一起啊,既然如此,那我们在一起睡还不是迟早的问题,而且我绝对不会乱来,你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听到了秦飞的保证,蚩蝶转念一想也确实如此,在她内心犹豫了一下以后,她才慢悠悠的开口,“那好吧!你到床上来睡吧,但是你绝对不能乱来哦!”

秦飞听到了她的话,立即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好的,好的,我知道你最好了。”

说完就一把跳到了床上,其实秦飞睡在自己的身边,蚩蝶内心更是狂跳起来,感受着对方的心跳,秦飞一把抱住了她。

蚩蝶被秦飞的举动一下子吓到了,“你做什么?你不是说好了不会乱来的吗?”

秦飞此时哪里还管的了这么多?他申请的看着怀中的女孩儿,缓缓开口道,“你好美,我好爱你。”

蚩蝶哪里会被别的男生这样过,顿时,所有拒绝的话都藏在了心里,说不出来。

秦飞见到对方没有说话,就知道有戏,然后一下子就吻住了蚩蝶,

蚩蝶的身体一下子就软了,感受着秦飞身上的气息,她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

秦飞腾出手来,就准备在进一步的时候,他感觉到身体猛地刺痛起来,他一下子停住了动作,身体因为剧烈的疼痛开始颤抖起来。

“秦飞你怎么了?”蚩蝶已经做好准备迎接接下来的事情,但是秦飞一下子停住,让她有些疑惑,

“我不知道,我感觉到我的身体一下子好痛,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秦飞吃痛的说着,就连说话也有些说的不清楚。

蚩蝶感受着秦飞的颤抖,就知道对方没有说谎。她急忙担忧的站了起来,然后打开灯,帮助秦飞检查着身体。

突然间她的脸色就变得严肃起来,整个人的脸色也是变得惊讶起来,“秦飞,你恐怕被我爷爷下了蛊了。”

下蛊!秦飞身体一震,关于蛊术的传言,民间一直没有停过,相对于肖枫那样清楚知道这些事情的人,在普通民众的眼中,蛊术是一种神秘的民间秘术。

而人们对于未知的东西,往往都是充满了好奇和害怕,此时听到自己被下蛊了,秦飞的心中更是充满了恐惧。

“你爷爷给我下了什么蛊?”过了一会,秦飞才感觉到自己的疼痛开始减弱,他慢慢站了起来,质问道。

蚩蝶脸上充满了苦涩,“恐怕是禁欲蛊,被下了这种蛊以后,一旦控制不住的话,被下蛊之人的身体就会疼痛难忍。”

“什么!”秦飞倒吸了一口凉气,那岂不是说自己以后都只能当一个和尚了吗?

“那你有办法解这种蛊吗?”秦飞一脸希望的蚩蝶,他之所以去找蚩蝶,就是因为蚩蝶也懂一些蛊术。

蚩蝶摇摇头,“这种蛊爷爷并没有教过我解,恐怕这个世界上,除了他老人家,没有人会解这种蛊!”

秦飞的脸色顿时间就变得绝望起来,难道,自己以后都不能体会男人的快乐了吗?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