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师兄你真好
书名:护国战神 作者:联君 本章字数:2417字 更新时间:2021/07/23 16:00:37

晚上,肖枫躺在床上跟秦诗诗煲着电话粥。

得知大舅哥明天要来拜访,肖枫像是早有所料一样没什么反应。至于秦诗诗要求的好好表现,肖枫仅仅报之一笑。

就在这时候,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来到肖枫卧室门外。

“师妹进来吧。”仔细感应了一下对方的气息,肖枫笑着挂断了跟秦诗诗的电话。

听到肖枫的叫声,奎舞探了探脑袋,见肖枫依然挂断电话后,便冲着肖枫咧嘴一笑。

“师兄还没睡呢?”

“就算我睡了,你这会儿也要吵醒我的吧?”一边说,肖枫一边端着杯红酒坐在了房间的沙发上。

“过来坐。”

奎舞乖巧的在肖枫身边落座,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望着肖枫。

“这么晚了,你鬼鬼祟祟的跑过来是想师兄帮什么忙吗?”

“师兄你真好,我想什么你都知道。”

“这还用得着知道?你每次想我做什么的时候,不都这般神情?”肖枫笑着摸了摸奎舞的头。

“有吗?”奎舞装傻。

“有事说事。”肖枫收回手,有些郁闷道,“师叔让我明天跟他一块试试我有没有练毒的天赋,能不能活着帮你还不一定呢。”

奎舞闻言连忙出声安慰道:“师兄不怕的,你天赋那么好,一定不会练毒把自己练死的!”

肖枫:“……你可真会安慰人!”

奎舞眨巴眨巴大眼睛,毫不谦虚的点头道:“我也就这点本事了,师兄难道你忘了吗,那些年你被我爹练的死去活来的时候,不都是有我的安慰你才挺过来的?”

“人情都搬出来了。”肖枫揉了揉额头:“看来这次你求我的事难度不小。”

奎舞嘿嘿一笑,问道:“师兄,我看你自从当上龙神后,成天比我爹这个国士还忙,官应该不小吧?”

肖枫点头:“统领北境一切事宜,战时可调用炎国所有军士,官是不小。”

“既然官不小,那我的事对你来说肯定是小事一桩!”

奎舞很满意的说着,肖枫却不吃这一套。

“官虽然不小,但不是什么事都可以做的。比如我总感觉你这一次求我做的事,我不一定能办得到。”

“我都还没说呢,你怎么知道办不到?”奎舞噘了噘嘴。

“那你说说看。若真是顺手可以办到的,我帮你也行。”

一听肖枫松口了,奎舞快速道:“就是改个名字而已,你行的!”

“改名?”肖枫眉毛一挑,“你确定我帮你改名成功后,师父不会打死我?”

“怎么会?”奎舞连忙摇头,“你可是师父最得意的弟子了,他才舍不得打死你呢。”

“可我怎么记得,你十六岁生日的时候,怂恿 华英小师弟去偷户口本,被师父发现后华英掉了层皮来着?”

奎舞十分笃定道:“那是因为华英师弟不是师父最得意的弟子,师兄你就不同啦。”

“我怎么还记得,你十七岁生日的时候,许的生日愿望就是拿到户口本,跟师父软磨硬泡了老半天拿到后,师父却直接招呼炎国户籍总署不得同意你的改名申请呢?”

“可师兄你刚才不是说了,你的官比我爹大吗?”奎舞歪了歪脑袋。

“可我也说了,有些事不是官大就可以办的啊。”

见肖枫软硬不吃,奎舞直接使出杀手锏,双手抱起肖枫的胳膊摇晃道:“哎呀,我不管啦,我今年的生日愿望就是师兄你出面帮我改名字!”

“你撒娇也没用啊,除非等哪天我打得过师父我才敢答应你。”

“哼!”见杀手锏没用,气得奎舞将肖枫的胳膊狠狠一甩,“练毒练死你得了。”

肖枫哑然失笑,但也不生气。

奎舞拿肖枫没辙,重新又抱起肖枫的胳膊撒娇道:“呜呜呜,师兄你讲讲道理好不好,你说我一个女孩子家,名字叫奎舞,你叫我以后怎么见人啊?”

“奎舞与魁梧同音,有什么不好?”

“这名字别人一听就认为我很壮,可人家走的是可爱清纯路线,人家不要啦。”

肖枫闻言哈哈一笑。

因为可怜的师妹,也不知从什么地方明白了自己名字的含义后,这些年最大的愿望就是改一个自己喜欢的名字。

“你还笑!”奎舞一瞪眼。

“要不然你十九岁的时候师兄再帮你吧。”肖枫缓缓收敛笑容道,“到了那时候,师兄应该能突破到下一层境界了。”

“真的?”

“应该不会差了,至少,能扛得住师父的打就是。”

“那我们拉钩钩!”奎舞高兴坏了,也不管肖枫同不同意,伸出小指头就跟肖枫拉了钩。

“师兄真好!”最后,奎舞给肖枫一个大大的拥抱后便离开了肖枫的卧室。

奎舞一走,肖枫想起华英今天的遭遇就嘴角微微上扬。

‘小师弟今天可是帮我填坑了,这时候应该需要点安慰?’

想着想着,肖枫不自觉间就来到了华英的卧室门外。

“师弟,我可以进来吗?”

卧室内的华英正在打坐运气,听到肖枫的声音,不由得嘴角抽了抽。

被师兄坑了一波,华英的内心其实是拒绝这时候见到肖枫的。

可没等华英同意,肖枫直接就推门走入。

“师弟啊,是不是因为今天的事生师兄的气了?”

‘对!我很受伤,而且非常的生气!’华英心说。

“但是师弟啊,凡是不能看表面,你要换个思路想想,若不是师兄,你的修为能有这么大进步?”

‘信你个鬼!’华英不想搭理肖枫,再次闭眼修炼。

“不相信师兄说的?”肖枫笑着摇了摇头,“所以说师弟你还是太年轻,今天有好处的事,师兄让你去了。可最后吃苦的事,不还是师兄一个人抗下了?”

听到这,华英睁开了眼说道:“师兄,你今天就算把天说塌了了,我也不会去跟师叔练毒的。”

“还是太年轻不是?”肖枫淡淡的笑着。

“师兄是怕你误会,所以才来跟你解释的,毕竟学医练毒这一块,怎么说都是你比师兄合适,但最后师叔却是选择了师兄,为何?”

“为何?”华英有些迷糊。

“因为一直以来,你都是师兄和师父最疼爱的那个小师弟啊!”

仅仅一句话,华英一天的委屈顿时狂涌。

也这一天的委屈和人间凶险,也因为肖枫的这一席话消散不见。

所有的所有,都被几个字代替。

“师兄,你真好!”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