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出人头地难啊!
书名:万仙成尊 作者:潇洒做自己 本章字数:2175字 更新时间:2021/07/31 00:43:07

此时林传峰丢给林尘一个小玉瓶道:“这瓶一品上等柏翠金疮药精华,乃是治疗擦伤的良药,我看你修炼刀意也实属不易,一个锻体期的弟子,想要出人头地难啊!”。

此时的林尘看着手中的柏翠精华,心里一股暖意传来,但当他听到执事居然知道自己是为了修炼刀意而来,心里顿时警惕起来。而林传峰似乎看透了林尘的小心思,道:“你的右手的虎口已经被磨成了厚厚的一层茧,而且我看过你经常呆的洞穴,里面因为右脚用力,已经在地板上踩出了一个新的脚印,但是令人奇怪的是,练习刀意一般都是从三级风力开始修炼起,你为何要从二级开始修炼!”

听到这里林尘不知该不该相信眼前这名执事,因为他听说过太多的由于轻信别人,而导致身首异处的事情了。林传峰似乎看穿了林尘的担心,不禁出声微笑道:“好小子!知道隐藏实力,恩没错这个我不怪你,毕竟每个人都有属于他自己的秘密,你也不需要自责。”

听到这里林尘抱了抱拳道:“谢过执事不追究弟子不敬之罪。”

此时的林传峰突然从储物袋中抽出一把长刀道:“这是我的佩刀流苏二月刀!我的刀意虽然就连基本的雏形都没有形成,但是我曾经在周游我们南卓域的时候,曾经碰到过一位拥有五六成小成刀意的刀客,他的名字我也不妨告诉你,或许你以后会有机会见到他,他叫慕容轩天,他曾经指点过我一二,使我受益匪浅,或许是你我有缘,我发现你和那位高人有许多相同之处,我就给你演示一下你所学习的天雷凌刀斩的招数。”

说完只见林传峰,右手向上一抬,身子随着刀身晃动,渐渐地林尘感觉到林传峰的身影似乎包含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特别是他手上的流苏二月刀,在林传峰的手中似乎变成了林传峰身体的一部分。那种行云流水的感觉让人有一种错觉,就好像林传峰并不是在舞刀,而是在手持画笔,描绘着一副壮丽的画卷。

这时林传峰口中念叨:“疾!”只见从林传峰的储物戒指中飞出一根精铁木桩,林尘发现虽然这根虽然只是精铁木桩,但是自己居然看不出它的品级!而随着林传峰的攻势越来越猛,那具精铁木桩上面的划痕也越来越多。

而被林尘如此注视的林传峰,似乎根本就忘记了林尘还在现场,只见他右刀突然幻化成无数把刀芒,砍向机关人的同时,只听见林传峰喝道:“天雷凌刀斩之不动明王斩!”

只见林传峰单手结印,打出几个生涩的符号,而后只见其身后金光大作的同时一具不动明王像顿时出现在林传峰身后,此时的林尘可以明显感觉到林传峰的气势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舍我其谁的气势。

看到林尘一脸吃惊的样子,林传峰只是微微笑了笑道:“你是不是奇怪,为什么你没在书上看到有关这一招式的介绍,原因很简单,这是天雷凌刀斩的“隐招”也就是你们常说的招中招!你没有发现也难怪,因为我研究天雷凌刀斩已经快二十年有余了。要是你们这么容易就发现里面的不动明王斩,那我这二十余年也白研究了!”

听到这里,林尘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自己原本以为这名执事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的修士,却没有想到他居然能够看透天雷凌刀斩内的隐招。

隐招可不是一个修士就能随随便便看出来的,有两种情况,一是此人为武学奇才,能够对功法无师自通。但那毕竟是少数。

而更多的则是第二种像林传峰一样在这门功法上浸润了二十年,二十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但是能在一门刀法上用了这么长的时间,对于林尘来说是无法想象的。

看到林尘一脸震惊,林传峰微微笑了笑,“你不要感到惊讶,每一门功法的创造都灌注了每一位创造者的心血,就比如说功法阁里面最基础的身法,爆步!虽然原理很简单,但是你仔细探究起来便会发现不同!至于不动明王斩,我只能告诉你一句诗你自己参悟。踏破铁鞋无觅处,只缘身在此山中!”

说完这名执事挥了挥手,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壶酒,开始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林尘回到住处,此时已是半夜时分,而林尘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不能入睡,回想起林传峰在白天演示的情景,每一个动作林尘都历历在目,“嗯!林前辈曾经说过踏破铁鞋无觅处,应该是指不要我去找其他资料,因为这是徒劳无用的,至于只缘身在此山中,我一直参不透啊!”林尘爬了起来翻看天雷凌刀斩的招式介绍,虽然不管林尘如何翻看,林尘始终都没有参悟最后一句只缘身在此山中。

但是通过观察林传峰施展出来的不动明王斩林尘还是有些收获的,林尘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对于刀意有了一点点感悟,特别是在对于天雷凌刀斩的把控方面,林尘有了几分属于自己的见解。

在住处休息了一天的林尘此时又来到黑风洞,此时当班的正好是林传峰执事。看到林尘前来修炼,林执事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一壶酒,丢给林尘道:“小子,要想真正参悟不动明王斩,你要走的路还很长,我看你今天是要在四级风力下,来修炼你自己的刀法对吧!”。

林尘点了点头,看着林执事给的这壶酒,林尘想都没想,正准备喝掉的时候,突然林传峰笑着问道:“小子,你就不怕我给你的这壶是毒酒?”。

“林师兄说笑了,要是林师兄真的想加害于我,也不至于用这么低级的手段,只要林师兄在我修炼的时候调整一下风力,我这条命早就没了!再说了男子汉大丈夫应该快意恩仇,如果行事扭扭捏捏,那还活着有什么意思!”。

说完林尘将酒一饮而尽,擦了擦嘴道:“好酒!”虽然话虽如此,初涉酒场的林尘还是满脸通红,一股酒劲直冲脑门,就连看眼前的事物也有点恍惚。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