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山海可平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4216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目光瞧着已近日落,苏如鹤缓缓睁开眼,又打了个哈欠,他都睡了一个回笼觉,没想到醒来还是睡前的样子。

谢蕴捂手疗伤,罗深依旧狠狠瞪着他,目光好似要吃人。

苏如鹤搓搓手,满眼的难过,太长时间不沾染血腥,就这样闭目养神数个时辰,让他几乎要以为自己是个好人!

不是吗?给一群看不上眼的货色足够宽容,让他们又白喘息了半天光景,对敌人仁慈,这岂非只是好人才会做的事?

但他根本不是个好人,甚至坏的彻底。好人的举止让他作呕,坏人做好事就是良心上的折磨。

苏如鹤忍耐终于到限度了,他压低声音,冷声问道:“怎么还不来?再不来的话,嘿嘿,每多一炷香的功夫,我就折断一人的手指,先从娇滴滴的小姑娘开始!”

他从来说一不二,当下便狞笑一声,朝着小慧如青葱般娇嫩的玉手握去,他把小慧的手抓在手中,少女的手指果然纤细无骨,极其柔顺,可惜眼看着就要折断,这折断下来的美人指岂非更美?

不知道,没见过,得试试才知道。

苏如鹤正打算骤然发力,用上他混天紫极功里的玄妙功夫,刹那间就把美人指给拔下来,这样既瞬间感受不到疼痛,也能保持手指的完美,但他突然跳开,眉头一皱,脸上却露出兴奋的色彩。

他已感受到,在沧澜江,在归心崖,江水开始搅动,炽热的风开始呼啸,满天满地,此刻都凝聚笼罩着一股剑势,仿佛利剑高悬,一剑就能把沧澜江劈成两段。

不止是他,此刻银月刀魔也仰面,目露思索,罗深谢蕴皆仰望,林潜也开始注视天空。

漫天的剑气啊!剑气纵横,将云割碎,乘风而来,这是怎样少见的人间盛景!

“降煞子!”

苏如鹤望着这位背剑老人,目光中流露出兴奋,他早已等待不急。

岂料降煞子根本就未理睬他,而是紧紧皱着眉头,竟然就把那青霞色剑柄,蔚蓝色剑鞘的长剑甩在一边,大口怒骂道:“真他妈的路远路绕!刚吃完饭又累煞老夫!”

原来,正午时分作仙人御剑飞升气象的降煞子,说是飞往沧澜江归心崖,但他根本不晓得路,心里琢磨着山崖大概就是最高的山崖,却依然没找着。最后无奈,只好折身返回,找了个当地人询问一番才知晓,原来不是高山,而是山涧上的一块硕大的岩洞。

所以正午出发,到此刻已经是日落西山。

苏如鹤听他抱怨,心下也恼怒非凡,暗自埋怨道,倘若早点问个路,也让我少在这干等不是……但他面上却横眉冷对,凶光大盛道:“降煞子!倘若你要救你的徒弟朋友,就出手罢!”

众人也眼巴巴的盯着降煞子看,心想老头,咱这条命就搭在你身上了。降煞子顿时吹胡子瞪眼,明明说是过来赏景喝酒的,结果一来就摊上一屁股麻烦事,这又叫个什么事嘛!

看到林潜不怀好意的眼神,降煞子顿时暴怒,忍不住一巴掌糊在他脑门上,还抢过林潜的酒葫芦,大口咕嘟,嘴里骂道:“是你惹出来的麻烦事?”

林潜无奈道:“咱没招惹别人,别人可快把你徒弟搞死了!”

他拍拍自己的脸颊,瞅见没,乌黑光亮,快入土的人了!绝意宗最后的种子,已经乌黑焦黄,来晚一步,可就收尸了。

降煞子皱起眉头来,抬眼看向苏如鹤,摩拳擦掌,冷声道:“你干的?”

苏如鹤拱手嗤笑道:“多亏令徒的身体,助我魔功大成!”

降煞子兀自摇头,他知道面前之人活不了了。他随即抬头,嘴里只单单蹦出一个字,战?

“战!”

苏如鹤早已迫不及待,面前就是据说能够破他魔功的人,他可不大相信。

两人心有灵犀,各自跳下归心崖,朝沧澜江上跃去,只因为归心崖太狭小,且早已经坑坑洼洼,不适合这番天人交战。

一转眼,苏如鹤与降煞子坠入浩瀚缥缈的沧澜江,两人的身影都被沧澜江上的薄雾所掩盖,只是林潜乌黑的脸色更加发黑,全身没有力气,眼瞅着地上那把蔚蓝色长剑,只能对着归心崖底下破口大骂道:“剑!剑没拿!”

但山下两人,此刻却已开始交锋起来。

苏如鹤出手,一瞬间阴风怒号,眼见漫天黑云滚滚,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气势。魔功大成,此刻已经是第四楼的光景,武随心动,象由心生,刹那间沧澜江黑气腾腾,夹杂着紫光电鸣,苏如鹤一跺脚,内力倾泻而出,顿时激起脚底数道粗壮水柱,在空中交汇形成一头恶龙朝降煞子扑去。

降煞子刚大口闷了几口酒,醉意熏熏,眼见着水龙呼啸,急忙躲闪,脚步一踏,七摇八晃,蛟龙恰巧从他身边穿过去,降煞子一楞,眼瞅着水龙好玩儿,双臂一托,使出内力,竟然又将飞驰而去的水龙拉扯了回来。

他在怀中划了一道圆弧,蛟龙就出水,跟着在天上转了一圈。降煞子看的烦了,就将这条水龙抛掷了出去,原封不动的还给苏如鹤。

眼见水浪扑来,苏如鹤冷笑,单手如刃,凭空切去,顿时就将蛟龙的头尾给切断,那水龙顿时化作一团水沫沉到江底。

这当然只是道开胃菜,苏如鹤尚未使出真功夫。他的手上忽而紫气缠绕,乃是一招混天紫极功中的登堂入室,他双手伸展,于飞溅的江流中化作一只白鹤,已临近降煞子的身边,手臂一抹,那道紫气顿时形如尖刀,朝着降煞子的脖子抹去。

但这种刀剑功夫,恰好落降煞子的下怀。他一抬手就是一招绝意式中的乘风化雨,施展起来,比之林潜实在是天上地下,眨眼间就破解了苏如鹤这招登堂入室,并反其道威胁苏如鹤的下肋。

但他却没想到,自己实打实的一记手刀,敲在苏如鹤的身上却如同敲打在棉花上。降煞子不信这个邪,又相继呼呼几掌扑出,但苏如鹤泰然处之,任凭对手浪费内力。

自己的掌劲,竟然悄无声息的就被化解,这可怎么玩?降煞子从没遇到过!他正纳闷之际,苏如鹤一招擒拿扣肩,反身就将降煞子摔了出去,摔了个七荤八素。

苏如鹤单脚踩水激起千层浪花,伸手一探,势如破竹,只取降煞子的胸膛,但降煞子却一闪身腾空,卷波涛,独立山壁,而他先前所在的礁石,此刻已在苏如鹤的掌力碾压下,炸为齑粉,一点渣子都不剩下。

降煞子升腾至半空,一瞬间沧澜江风波止,他一脚踏在垂直的山壁上,山崖屏息。

苏如鹤默声冷眼旁观,心里却兴奋不已,这是总算要拿出压箱底的本事了?先前的较量,可还没那味呐!

可接下来,他却差点大口喷出一口老血!

只见降煞子单手一提裤腰带,左脚踩右脚,右腿踢左腿,竟砰砰使出纵云梯的功夫,溜了!

这叫个什么事?

降煞子气喘吁吁,累如老年,爬上归心崖,似乎这一来一回有要了他的半条老命。

林潜惊喜问道:“赢了?”

降煞子摆手摇头不语,林潜喟然称赞,拉着小慧指点道:“瞧见没,高人风范!”

小慧掩嘴嘻嘻笑道:“降煞爷爷一直是威风八面滴!”

但紧接着,苏如鹤一闪身便跳了上来,大气不喘,只是满脸愤恨,看样子恼怒的好像要吃人!便是连罗深谢蕴也从未见过苏如鹤如此狼狈的模样。

难道在归心崖底,面前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老头,当真让苏如鹤吃尽了苦头?

降煞子见苏如鹤这么快就跟了上来,脸色微变,拱手示意道:“高手!高手!”

苏如鹤皱眉,“你这是什么意思。”

降煞子悠然倒在地上,惬意的喝了一口林潜酒葫芦里的美酒,咂嘴道:“啧啧,就是你很厉害,我承认不是你的对手!”

苏如鹤怔住,几乎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犹豫再三,喃喃道:“你认输了?”

“对啊!”降煞子又小酌一口,满脸真诚,童叟无欺道:“我说阁下厉害,我认输了!”

苏如鹤目瞪口呆,紧接着满脸埋怨的望着银月刀魔,但见那霜白色的面具下看不出表情。苏如鹤此刻的表情,像极了一位独守空闺,等待丈夫到人老珠黄怨妇,他恶毒的望着银月刀魔,心中暗道:“这就是我熬着寂寞,辛苦等待了大半夜加上一个上午的人?你就给我叫来一个傻子?”

苏如鹤幽怨的脸上露出凶光,身上冒起紫烟,他冷声道:“既然这样,那你们就可以安心去死了。”

林潜突然点点降煞子的肩膀,小声道:“剑!剑还没用呢!”

“哦?”

降煞子突然胡子一瞪,一拍脑袋,挂起嘴角道:“还有这茬,让我给忘了!”

苏如鹤顿时全身无力瘫软,差点要跪倒在地上,心里骂娘道:“好不容易自己要杀人了,这又要弄哪出?又整个些什么幺蛾子?”

但见他面前的降煞子,突然从地上捡起那把蔚蓝色的长剑,整个人气势攀登。他一点一点抽出那把凉如秋水的剑锋,猛烈如实质的杀伐之气,一下子压的众人喘不过气来,就如同被海浪扑倒一般。

用棉布裹着的时候,小孩儿一碰都要生上大病,甩去长布条,剑未出鞘,余龙镇内剑气便溢满,此刻剑出鞘,当真是如蛟龙出渊,电闪雷鸣,每抽出一寸,苏如鹤便觉得他心里一沉。

一时间,整个归心崖上都被剑气堆满,地面上凭空开始出现剑痕交错,山石山壁发出轻微的颤鸣,万水皆屏息,万山皆沉闷,云落九天,被剑气冲霄,万里无云,而沧澜江亦开始呼啸,腾起数十丈高的气浪。

苏如鹤终于正色,他全身的力量都被调动起来,他浑身开始颤抖,丹田内的紫气开始不受控制的翻滚。

因为他已有预感,这惊天一剑,可以杀死自己!

剑终于完全出鞘,只见一抹清亮且刺眼的剑光,再者,就是铺天盖地的紫气狂涌。

然而,这番注定要名垂青史的天人交战,却并没有旁人想的那般焦灼惊艳,因为从抽剑,出剑,到收剑,一共用了三个呼吸,一个动作一呼吸。

紧接着,漫天的剑气纵横收敛于剑鞘,天地也开始回归于平静,山石砂砾不再飞舞,只是苏如鹤的胸口,却几近透明。

他的胸口逐渐喷洒出一道道剑光,被剑气捅出一个窟窿。五脏六腑皆被捣烂,丹田也炸碎,只剩下一团团紫气萦绕在怀中。

“好剑!”苏如鹤喃喃道。

听着却让人也不知道他在感慨这柄剑,还是握着剑的人使出的招式。

他面带苦涩,似是不甘心,又追问道:“这把剑叫什么名字!”

降煞子一歪头,努力想了一会儿,道:“涯望,望涯流川的涯望!”

“这又是什么招?”

降煞子归鞘背剑,不再去看这位眼眶眦裂,双眼通红颤颤巍巍的老人。但又觉得他甚是可怜,只好轻声道出。

“绝意剑!”

老人闻声,喟然长叹,声音听不出起伏,只有落寞的悲凉。

“绝意剑……这就是咳咳……能杀死我的剑?”

银月刀魔冷眼盯着苏如鹤逐渐丧失生气的瞳孔,注视着他默然倒下的身躯讥讽道:“我早说过,你必输无疑的。”

“绝意剑出,山海可平!”

“山海之下,众生皆蝼蚁。”

苏如鹤倒下了,带着他的苍颜白发,带着他一生的武学狂热,和那颗几近疯癫,可怜的心。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