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蔚然青山长嗟叹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4549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他当然不是来喝酒的!但他手上却提了两壶品相尚佳的酒壶,闻味道大概是店里卖的金穗高粱白酒。

随着他指尖一抹一转,这两壶便滑溜溜落到林潜与降煞子两人面前,稳当优雅!

林潜忍不住称赞道:“铜鱼兄,何时练了这么俊的功夫?你可真是深藏不露!”

降煞子疑道:“你们认识?”

“当然认识!”林潜扳手指数到,如此一来,咱们可是第三次见面了吧。

薛铜鱼舒展他浓厚的眉毛,看着就像两条漆黑的游鱼挂在脸上,他微笑道:“是啊,好巧!”

他说罢,轻轻一抬手,放在苏如鹤怀里的那一卷羊皮卷,就轻飘飘的吸附到了他的掌心。

林潜抱着酒壶,凝眉道:“铜鱼兄,你手上这玩意儿,可不是谁都拿的动的!”

薛铜鱼笑道:“无妨,三两重的羊皮卷,我自恃还是拿的动的。”

林潜指着倒地的苏如鹤嗤笑道:“连他都拿不动,铜鱼兄,我奉劝你还是放手吧,此乃不祥之物。”

薛铜鱼却单摇头。

林潜自以为,薛铜鱼肯定是目睹了几人的争斗,认定了他手上的乃是惊为天人的武林秘籍,因此想占为己有,从此一鸣惊人。

但他可能不知晓,与实力不对等的宝物,藏在手中,必然惹来灾祸。

林潜自然还是要劝他,“铜鱼兄,连赤天白鹤都把握不住的东西,你又是何苦……”

薛铜鱼闻言却笑了,直言道:“赤天白鹤?恕我直言,就他,我还是不放在眼里的。”

林潜膛目结舌,欲言又止,但他边上的陈一露已摆下脸色,阴沉沉道:“林潜,你还猜不出他的身份?”

“那个神龙不见首尾的浮世教右使!”

薛铜鱼举手示意,对这个称呼却显得不以为然,但他已承认了这个身份。

林潜噤声失措,谁能想到,浮世教右使这位在教中排行第六的高手,竟然与他相遇三次。

这究竟是偶然,还是安排?

林潜心里有个不好的念头,任奇康对他说,余龙镇恰巧有两位高手,一位十几,一位前十,却都给他遇上了。

林潜盯着面前这个浓眉的中年男人,他怎也不相信,这位老赌鬼,被银月刀魔吓破胆躲在赌坊,家中又有母老虎坐镇的一个极其普通的人,竟然会是这场谋划的主使!

“你真的叫薛铜鱼?”

薛铜鱼摊开手心,笑着道:“如假包换!”

“你的名字也是真的?”

“我没必要骗你!”

“那你这次来,就是为了收尾?”

薛铜鱼摇摇手上的羊皮卷,又撇了降煞子与林潜一眼,道:“拿东西,顺便给你们带两壶酒。”

林潜喟然长叹,既而大笑,将怀中的那壶清香的金穗高粱酒仰面吞下,甩手擦去酒渍,道:“说的真轻巧!”

他突然沉下脸色,紧盯着薛铜鱼道:“可我要拦你,你又怎着?你只有一个人!”

薛铜鱼摆手,两条浓眉亦皱起,冷声喝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想讨教我天榜第六的道行,那薛铜鱼只能奉陪了!”

陈一露讥讽道:“阁下莫非未看见苏如鹤是怎么死的?绝意剑下,山海可平!诚不欺汝!”

薛铜鱼面色凛然,盯着降煞子背后那柄青霞色剑柄,蔚蓝色剑鞘的长剑,目露惧色。

那漂洋过海,积攒一地剑气纵横,如泰山巍峨压在他胸口的剑势,仿佛还在眼前。

但他却是将羊皮卷紧紧握在手中。

薛铜鱼不紧不缓道:“倘若这位老人家,或者你们其中哪一位,还能拔出这柄剑来,混天紫极功我便不要,双手奉送!”

林潜转身看向降煞子,但老头却面色凝重,深吸一口气,最后无奈的摇头。

“背剑已是极致,再无出剑的气力!”

降煞子这一句盖棺定论,无疑是打碎了林潜的一切念头。

没有涯望剑,连苏如鹤他们都不是敌手,更不提排名还在苏如鹤之前的浮世教右使。

薛铜鱼等待片刻,见众人说不出话来,便将羊皮卷放入怀中,笑道:“看来诸位,只能由着我将它拿走了。”

这一局棋,藏龙卧虎,明忽不定,最终仍棋差一招。

输了便是输了!

林潜叹息道:“什么时候开始布局?借你的酒,我想听听复盘!”

薛铜鱼笑道:“不妨你先说说?”

林潜点头道:“从一开始,从你们浮世教在垂云湖得知我与降煞相会余龙镇的时候,你们就开始着手布局了。”

“由苏如鹤假扮银月刀魔,目的是为了我陈师娘手里的混天紫极功。”

薛铜鱼道:“苏如鹤确实是一枚重要的棋子。”

林潜感慨道:“我一直以为他只是余龙四杰里的赤天白鹤,是个正道领军人物,但现在才晓得,他也是浮世教的手下。”

薛铜鱼道:“纯粹的善恶往往瞒不住人,只有那些亦正亦邪,多面人物,有时候才能瞒天过海,他们的城府也最令人忌惮。”

林潜叹息道:“便是苏如鹤了,自从我见到了他,就好像一切都是跟着他的心思去走,是他叫我去找谢蕴罗深,然后又在沧澜江遇上了我师娘,遇上了韩大哥,而他自己则到余龙镇扮作刀魔的模样再次出现。”

“他这一乱局,既让我对韩大哥起了疑心,又让我四处摸不着头脑只能去相信他,同时还成功的引起我师娘的注意,这可真是个一石三鸟的计策。”

“在这之后,浮世教就算完全出手了,任奇康,沈追,纷纷出现在我的眼前,浮世教控住了徐风都爷爷,继而用渡人茶控制住我, 最后让我用信来约在归心崖上,作为你们最后收网的地方。”

林潜忽而转身面向陈一露,疑惑问道:“为何我的一封信送往驿站,师娘你就会跟着我们一起过来?我并没有把信交给你。”

陈一露督了薛铜鱼一眼,冷冷道:“他大概是猜到,我会躲在驿站吧。”

“不错。”薛铜鱼点头道,“一个不见踪影的人物,既然知道有一场阴谋等待着她,而她又在等一个人的消息,那么哪里藏身才是最好的抉择?我猜是驿站。”

陈一露冷声称赞道:“好算计!”

薛铜鱼摇头笑道:“但我千算万算,却也没算到,阁下竟然是位女施主。”

陈一露冷哼一声不予理睬,倒是林潜继续追问道:“你是浮世教的右使,但你却一定不知道,任奇康与沈追是何人所杀,你也一定不知道,苏如鹤其实是想要独吞混天紫极功。”

薛铜鱼垂首俯视倒在地上的沈追任奇康,嘴里嘀咕着可惜可惜,他喃喃道:“苏如鹤的确也是一枚让人出乎意料的棋子,我虽然提防着他,但没想到他真的敢做出叛逆圣教的事来!”

“你早已提防过他?”

薛铜鱼笑道:“他虽然外号里有个鹤字,但并不像白鹤这般高洁,内心里住着的反而是一头见异思迁的恶虎,对这样的人怎能不提防?”

林潜突然若有所思,他直言道:“所以那晚在驿站外,我们才会遇见,根本不是我要去问你银月刀魔的细节,而是你主动诱使我提问,为的就是要我察觉到苏如鹤的动机,好替你除去这一个祸患!”

薛铜鱼不置可否,他大笑道:“你与白鹿山的联系,一直都在我的眼皮底下,你大概不知道吧,那位一直护着你的韩栋韩镖师,就是你要寻找的白鹿山第二人。借白鹿山的手除去苏如鹤,本来是我计划的最后一步,但没想到苏如鹤武学造诣如此之高,竟然悟透了混天紫极功。”

林潜噤声许久,才黯然道:“连白鹿山你都一清二楚,我输的不冤枉。”

薛铜鱼道:“你年纪轻轻,有如此心性已大善,只要再受磨砺,必成大才!”

“只不过,有件事情,你却还未说透!”

林潜猛然抬头,看着卖弄关子的薛铜鱼,问道:“还有什么是我没看清楚的?”

薛铜鱼笑道:“你以为,你为何会认识苏如鹤?你又觉得,徐风都是何时受我们控制的?”

他兀自叹息道:“错了,都错了。从一开始,在你还未来到余龙镇的时候,他就被浮世教所威胁,所以为何我会指路让你去悦来楼找他,有徐风都的话,你才会去结识赤天白鹤。”

“只不过,徐风都也耍了点小心思,他没有按照计划,单单让你找苏如鹤,反而对你说的是余龙镇的四大宗师,伏虎罗汉,灵动湖三洞主,还有星凤婆婆。他从哪里得来的这四人的消息?你就没有想过?自然是从我这里!”

林潜看了一眼倒地的徐风都,他心里明白,徐风都也只是一位老人,他已经做的够多,林潜心中并不责怪。他深深吸气,注视着薛铜鱼道:“浮世教有你这样的人物,天下岂非要大乱?”

薛铜鱼笑道,“你这句话,我权当是称赞,不过你有空关心天下大势,不如赶紧回绝意宗看看,我只提醒你到这里!”

众人惊疑,莫非绝意宗发生了什么事情?

薛铜鱼已转身,他的身影融入无边的暮色中,只是他的话还在林潜耳边回响:“作为右使,我已经够良心,但圣教左派,可不会心慈手软,倘若余龙镇是左派做主,你们今个儿就都别想活着离开……”

这话,居然和杨茈说的截然相反,到底谁真谁假,又是一个疑团。

只不过,此话的真假,现在的意义却不是很大,当务之急是赶回绝意宗。林潜朝降煞子示意,让他先走,自己随后跟上。

这话,倒是正合陈一露的意思,她笑呵呵的挽住降煞子的胳膊,朝林潜眨巴眼睛,两人便离开了归心崖。而小慧也扶着徐风都,与降煞子告别后,两人赶回风徊疗伤。罗深与谢蕴,则回到余龙镇上,找个好地方轻松喝一杯。

林潜孤身一人离了沧澜江,他还要去一个地方,青天府!

他按照苏如鹤临死的嘱托,在青天府的主阁楼转动那尊玉雕银鹤,走到那一间暗阁中,在暗阁的桌子上,放有一个匣子,里面装的是一封信。

林潜将信打开,信上说,倘若他苏如鹤死了,必然是死在他自己手里。死在他的痴心,死在他的妄念,但死前早已预料,却如何也放不下执念,不过这无所谓,人这一生多少也是为执念而活着。

在信里,苏如鹤交代,他屋子中藏有黄金白银数箱,持信之人大可随意拿走,但有一个箱子中藏有一块令牌,如是令,却要代替他转交给他的儿子,苏至之,前面的钱,就当是清人帮忙的费用。

苏至之去远游,但他总会回来。

林潜并未收下那几箱子的黄金白银,只是顺手拿了几叠银票,把自己兜里揣的满满,毕竟他一路上的盘缠已经不多了。

接着他又去了趟潇雅阁,将那枚如是令交给潇雅阁的杨茈,让她替自己转交给苏至之。

林潜一人走进潇雅阁,另有两人跟着他出来,其中一位是一个俏丽的佳人,但不是燕书书,也不是于念念,亦不是李歆楼,当然更不上吹曲弹琴的青小婉,莹小倩。

青楼女子,薄情寡意,嘴上说的喜欢,数天后再相逢,早成了陌生人。林潜倒也不以为意,他本就知道这里面的虚实。

跟着他出来的,是洛施雨,而另一人,则是无所不知的上官星。

青山,蔚然长绿,细水长流,大好河山的青山。

青山多壮丽,青竹衬日辉,漫山遍野的牵牛花,如霞光绽放,纷美异常。

但一切景致,都在日暮西斜,垂影朦胧中淡去。

青山埋枯骨,衣冠冢留思。

林潜不须询问,上官星已带他来到了这个地方,他未找到韩栋的尸体,因为韩栋已经尸骨无存,连着他身上的那块白鹿山玉牌一起粉碎。

就在山崖下,蔚然青山的深渊谷底。残留的,只有一块随风飘扬,挂在断石残壁上的破布片,沾满血的破布片。

衣冠冢,上面插着一枚镖刀,镖刀之末,悼念亡人。

洛施雨注视着韩栋的坟墓,感慨道:“他并未和我同眠,只是临走前交给我一串他的押镖钱,让我为自己添些喜欢的胭脂粉底,以后再找个好人家嫁了……”

三人无声,默默注视这坟墓,但他们心底的声音,里面的人或许可以听见。

蔚然青山长嗟叹,亡人远望未亡人。

(余龙镇篇结)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