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奉命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4699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瀛洲,剑门。

虽然刘有才强行压住消息,但当日在场的弟子众多,林潜小师叔被人掳走的事,还是传到了剑门的各个角落,剑门一时风云四起。

卫箫作为最疼爱小师弟的人,第二日清早,便率先发难,一脚踏破掌门内院。这位行事潇洒霸气的女师叔,对着掌门师兄就是一顿臭骂:“刘有才,你死在院子里了?连小师弟你都护不住,竟然在你眼皮子底下让人掳走,这个掌门你还要不要当了!师父的叮嘱你还中不中听?”

正是女汉子一吼,墙瓦抖三抖。

但是纵然是墙瓦颤抖,掌门的内院铁门,依旧紧锁,丝毫不给卫箫面子。

见内院里面没动静,卫箫冷哼一声:“好哇,你不见我,你是怕我了对不对?没想到堂堂剑门掌门也成了缩头乌龟!”

卫箫扬手朝内院传音道:“惊刀门都骑到剑门脸上啦,你能忍我可忍不了,做掌门的不管事,我这个剑门长老可坐不住,明日我就率我门下弟子,攻上惊刀门,让他们履行赌约,交还小师弟!”

卫箫等了片刻,突然一脚重重的踹在铁门上,绯红的脸上升起一丝怒意,“你再不出来,信不信我把你的门也拆了?”

嘎吱一声响,沉寂的内院大门终于缓缓打开,刘有才无奈的从里面走出来:“我一直在里面听你说话呢。”

“为何不出来说?”卫箫扬起眉毛,一副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样子。

刘有才沉沉的叹了一口气,“这不是怕见你吗……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啥也不想,先上我这来兴师问罪!你让我这个掌门,在剑门里还有威严?”

“连师弟都护不住,不当也罢。”卫箫嘀咕道。

“诶…………”刘有才摸了摸后脑勺,自己只怕是又要多出几根白发了,“所以你要干嘛?如你所说,带上一堆人马,攻上惊刀门?”

“掌门不管事,我能怎么办。”卫箫耸肩。

“师妹啊,凡事不要急躁,要静下心来多想想,你怎么从小到现在就不变呢,火急火燎!你关心林潜,师兄我就不关心?关键是其中有问题啊!”

“什么问题?惊刀门欺人太甚,愿赌不愿服输,那我只能拿剑跟他们讲道理。”卫箫长剑出鞘,目光森然。

刘有才将卫箫手里的剑一把按回剑鞘,大声质问道:“你就真的确定,是惊刀门做的?不错,当日那人掳走小师弟时,确实喊了一句惊刀门,但惊刀门就会傻到当众输了赌约还强抢剑门子弟,最后自报家门?”

卫箫一阵沉默。

刘有才接着道:“小师弟被掳走的第一日,我就立马和惊刀门的掌门薛常联系,他也是很吃惊,而且惊刀门也算名门正派,薛常也是愿赌服输之人,应该不会做这种偷鸡摸狗的卑劣行当。”

“薛常?”卫箫嗤笑一声,想到那光头粗汉在自己身上瞟来瞟去的样子,就是一阵恶心,“那可说不准!”

刘有才正步上前,好好的拍了拍卫箫的肩膀道:“师兄不愿见你,就是因为你行事焦急,我想让你回去冷静冷静,那人喊了一声惊刀门的名字,难道不会是为了嫁祸于惊刀门?他有何意图?这些我们都不知道,敌在暗我在明,如何能冲动做事?”

“可是……”卫箫迟疑了一下道:“就算不是惊刀门,做出这种事的,也是些邪门恶派,小师弟岂不会有危险?”

刘有才摇头道:“我猜测,林潜暂时还不会有危险,若是那人要伤害师弟,为何不趁着师弟重伤,一掌将他杀了,而是冒着被我们剑门追杀的危险,背负小师弟下山?这其中缘由,还要细究。”

“嗯。”卫箫仔细想过,也觉得是这样。

“所以此事暂且不能着急,更不能兴师动众闹上惊刀门,这样岂不是让全天下都知道惊刀门抢走了我们剑门的小师叔?”

“那师兄你以为……该怎么办。”

刘有才深吸了一口气,思考了片刻道:“卫箫,这件事暂时你就不用管了,剑门还需要你这个长老做些事情,找林潜这件事情,我是打算交给咱们剑门的几位年轻一辈的弟子,安排他们下山,秘密寻找林师弟,这正好对他们来说也是一场历练。”

卫箫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担心道:“交给几位年轻弟子,师兄你如何放心的下?”

刘有才沉默半晌,道:“我剑门各路长老,因为试剑盟的缘故,如今分散在瀛洲各地,而剑盟关乎正道存亡,眼下尚未完成缔约……只怕……暂时他们还回不了剑门。”

刘有才叹了口气:“如今的剑门,表面上辉煌,其实不过是个空架子,有威望的,现在只有我这个门主和你这个长老,一旦我们二人出剑门,一些小人趁机攻上山来,后果怕是……不堪设想。”

卫箫闻言,脸色也凝重起来,“师兄,你说那人掳走林师弟,会不会就是诱使我们出山,其实目的是在……剑门!”

刘有才脸上阴晴不定,“很有可能!剑门万万不能有失,剑门有失,剑盟功亏一篑,数百年的基业毁于一旦。所以我们二人必须按兵不动!不,整个剑门都要按兵不动,要和往常一样,不能露出丝毫破绽!”

“可是……”卫箫目露愁容,“若真是这样,林师弟落入那些邪魔歪道手中,一定是危险了!几个年轻弟子怕是救他不回。”

刘有才踏前一步,凑到卫箫耳边,悄声说道:“我二人定然不行,各位长老也忙着处理试剑盟的事情,但眼下还有一人,唯有他,可救我剑门于水火!”

“还有一人……还有一人……难道是…?”卫箫琢磨着,突然脑中闪过一个人影:“你是说,韩师哥?”

刘有才点头。

卫箫疑惑道:“韩师哥多年前不是因为小师弟的事和师兄你闹翻,发誓终生不再理会剑门事务,他肯出手相助么……”

刘有才苦笑一声道:“我已修书一封,说了好些好话,让弟子代为转交。你韩师哥只是性子倔,其实对剑门,心里还是很在意的。”

卫箫犹豫片刻,最后还是说出口道:“可是当初,正是因为小师弟,韩师哥才会离开剑门,如今让他救别的人还好说,让他救小师弟,只怕他是不肯的。”

刘有才长叹一口气,抚摸着胡须颤声说道:“当年是小师弟的不对,而我们几个护着他更是不对!韩师弟他受委屈,我在信中已向他道歉,这么多年,想必韩师弟也该释怀,毕竟是同门师兄弟。如果他愿意带小师弟回剑门,我欠他一个人情,他叫我做什么我都答应!就是让我将掌门之位给他也没什么!”

“师兄……”卫箫脸上五谷杂陈,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刘有才心绪已定,不再迟疑,一锤定音道:“卫箫,此事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由剑门的几位杰出年轻弟子去找韩师弟,请他出山。而你就暂且不用管了。现在收起你的情绪,做出个长老的样子。”

“好。”卫箫点头,脸色逐渐恢复平静,但心中依旧波澜起伏。

刘有才上前拍了拍卫箫的肩膀,正声道:“如今天下看剑门,就是在看你我二人,凡事要慎重再慎重!”

卫箫心神恍惚。

接着刘有才一甩衣袖,朝卫箫摆摆手,怒气冲冲的道:“大清早来我这闹腾,赶紧回去,也不怕门中弟子笑话!”

卫箫闻言哼了一声,转头就走,同时还不忘铿的一声把剑插回剑鞘。

刘有才注视着卫箫远去的背影,思索着年轻一辈中可以担当此任的人选,心里有了主意。

剑门小师叔被掳走,在剑门之中,伤心的人可不少。

羽衣相当的自责,恨自己没能在小师叔受伤之际保护好小师叔。虽然在她心里小师叔天下无敌,但那个人竟然出手偷袭,当时的小师叔可是已经受伤的倒在地上,没法还手,不然羽衣想,再给那神秘人十个胆子,也不敢来偷袭剑门的小师叔啊。

羽衣在心里咒骂了那人几百遍,更让人生气的是,那人竟然当着她和雨萱的面出手,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羽衣想着,什么时候自己剑法大成,像小师叔一样厉害,一定要那人瞧瞧,当初被他一把推开的人,现在他再也招惹不起。

“小师叔,我以后一定保护好你!”羽衣一边刻苦练剑一边在心中发誓。

雨萱也很伤心难过,看不见小师叔,她一个人默默的回到院子里,一个人将桌子上的那杯酒一饮而尽。空空的酒杯,少了对饮的人,雨萱深深的遥望着远方,将牵挂寄托在眼眸上,“小师叔,你一定要平安回来啊!”

当然,最最伤心难过的,莫过于偏潮阁的那位年轻道冠。

话说那日,众弟子都赶往试武台,观看剑门小师叔林潜与惊刀门长老秦磨的对阵,唯独江年,因为一早就赶往瀛洲城,又从瀛洲城一个往返,接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去礼剑阁等待小师叔出关。好不容易等到小师叔的一句承诺,江年心下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下,回到偏潮阁就倒头大睡起来。

等他睡醒,正好是傍晚,其他弟子都出去吃晚饭,然而江年刻意不同偏潮阁的弟子一起,而是拿出自己准备好的,上好新鲜的清江鱼,悄咪咪寻到了那个和小师叔约定好的地方,一个无人知晓的桥洞底下,带上他的佐料,烤架,点起柴火,开始香喷喷的烤鱼。

撒上盐巴调料,金黄色的油滴从鲜鱼上滴落,散到柴火上,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江年拿上刻刀,小心翼翼的在鱼肉上划了几个口子,让蒸腾的热气穿过鱼骨,带着孜然蒜味的香气香飘十里。

火舌在鱼下肆意跳动,发出滋滋的声响,江年一边转动自制的木质烤架,一边嘴里哼着小曲,嘴角被鱼香味馋出了口水,这不仅仅是鱼香味,还是属于他江年爱情的香味。

焦脆可口的烤鱼已经准备好,烤鱼的香味已经让江年魂飞九天,他相信待会小师叔过来,也会深深为之迷醉。但是现在他还不能先吃,一切都要等小师叔先来,小师叔先动口,他江年才能跟上一口。

江年等了半个时辰,不见林潜踪影,想来是小师叔太忙,他心里笃定道:“像小师叔这么言出必行的人,说来那是一定会来的!”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江年猛的咽口水,将烤鱼再次热了热,他猜测:“小师叔既然要传我秘诀,说不定是想收我当关门弟子。我可一定要把持住,不能先吃,说不定小师叔就躲在哪考验我!”

然而此刻,林潜已经被降煞子带到了距离剑门八百里之外的地方。

最后,当清晨的阳光扫过桥洞,江年披头散发,默默的咬了一口手中冰冷发黑的鱼骨头,仰天长叹:“前有古人三顾茅庐,今有我江某人三请小师叔!我江年,为爱献身,死不足惜!”

次日,江年在礼剑阁前恭敬的站了一宿,面有坚毅,漠视旁人奇异的目光,然而无功而返。

再次日,淫雨霏霏中,江年独自撑了把伞,立在礼剑阁门口,注视远方,感慨万千,然而无功而返。

最后,一位来自听竹瑄的小师妹偷偷附在江年耳边,悄声告诉他道:“小师哥,你在等小师叔?你不知道吗,小师叔出关那天,就被人掳走了!”

这位面有坚毅的年轻人,先是一愣,继而睁大眼睛,目光呆滞,最后一把扔掉纸伞,抱着师妹号啕大哭。

这一哭,就是两天两夜,谁也没想到,剑门的小师叔在这位叫江年的年轻弟子心中,份量有这么重!

虽说过去了好多天,江年仍然是心事重重,整个人如同失魂落魄一般走在偏潮阁的巷子里,期间云莹也来看过他一次,但江年看到心上人的脸,却是越发伤心。

本来说好了的,小师叔来吃烤鱼,顺便可以教自己如何追求云莹,结果,小师叔却被人给劫走了。云莹虽然来看他,但也只是出于同门情谊,江年清楚的望见,两人之间存在着一条长长的沟壑,只有小师叔的帮助才能弥补的沟壑。

正当江年发呆之际,却听身边突然有人道:“江年,掌门叫你前往大殿一趟!”

江年回过头一看,原来是偏潮阁的掌教。“师父……我……”

老者注视着江年,走上前笑着拍了拍江年的肩膀:“没想到你与林潜私交甚深,以至于如此消瘦,现在掌门有要事找你,快去吧!为师很看好你哦!”

江年不明所以,只是按照吩咐前往大殿,到了大殿上,却见除了掌门刘有才之外,还有一位从未见过的女弟子,俊气秀美。

“掌门,你找我?”江年向前拜上。

刘有才微笑着注视台下两位,随后缓缓吐露道:“江年,谢柳儿,现在剑门交与你们一个任务,命你们结伴而行,秘密下山,寻找你们的小师叔,将他平安带回剑门!”

“是!”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