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惹祸上身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597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这一伸手,看似平常,其实竟夹杂着些许内力,还好林潜反应灵敏,一手架住那女子伸出的手掌,同时整个人轻轻一退,跳开了数米远。

女子并未得手,倒也没有显得吃惊,反而像是在意料之中。倒是林潜,突然有人来抢他怀里的信封,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女子一双凤眸紧紧盯着林潜的怀里,不顾林潜惊异的表情,用低沉的声音道:“信果然在你手里。”

“阁下大概是认错人了。”林潜稍缓了缓,开口道:“我只是在等一个朋友,并没有什么信件。”

女子冷笑一声:“倒是谨慎。”

突然间,趁着林潜不注意,竟然一掌推出,掌风习习,夹杂着寸劲,直直奔向林潜的面门。

林潜万万不曾想到,一个素不相识,看上去俏生生的的文静姑娘,竟然会突然向他出手。慌忙之中,他急忙伸手拆挡,使出一招乘风式搭配一招横拆,将女子的掌劲化解。但胸口却被女子的掌风撕扯,露出块口子,放在里面的信件也露出了一角。

女子盯着信封,一眼便看见了信上的署名,紫竹二字,她眼中立刻浮现出一股怒意,狠狠盯着林潜道:“你还有话说?”

林潜默默将信封重新按在怀里放好,却只是抬头淡然看了女子一眼:“就算有信,又关你何事?”

“关我何事?”那女子重复一遍林潜的话,眼中怒意更盛,竟是不做回答,接着又是一掌直攻林潜的胸膛,同时另一只手就朝着林潜怀里的信封抓去。

对于如此话不讲理的女子,林潜自然不欲多言,眼看着女子一掌一抓攻来,他只是大喝一声:“来的好!”当下以指代剑,使出了九天引剑诀中的一招落日长河直点女子胸口的璇玑穴。

一旦璇玑穴受击,定然全身真气受阻,女子不得已回掌相抵,而林潜正好又使了个白瀑倒悬,一掌打向女子的小腹,女子大惊失色,连忙双手交叉护住腹部,但此刻已经是乱了分寸。

简单几招,林潜已然判断出来,眼前的女子武功并不是很高明,只是不知道她为何突然向自己出手,莫非是与紫竹移交给自己的信件有关?

那女子被林潜几招弄的手忙脚乱,脸上不禁掠起寒意,突然刷的一声,竟然从腰间拔出一柄剑来,便向林潜的脖子上架去。

林潜连忙朝边上一跳,同时举起双手,朝着那女子喊道:“住手!住手!有话好说!”

女子冷哼一声,指着林潜道:“你刚才那几手功夫,断然不是吴越正派中的擒拿手法。邪魔外道,你还有话讲,速速受死!”说罢,就又是一剑朝着林潜的脑袋上砍去。

林潜无奈,心想着定然是哪里有了误会,但眼下这女子听不进人言,怕只有将她降服,才能好好交谈了。

心念至此,眼看着那女子一剑劈来,林潜顿时汇聚心神,使出一招化雨,化解了女子劈来的剑势,同时一个侧身,看准时机,一指叩在了女子持剑的剑柄上,差点叫她长剑脱手。

女子本以为自己使剑,可以占到林潜没有兵刃的便宜,但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面前的这位,乃是瀛洲剑门的小师叔,如今更是兼学了几招绝意剑式,在林潜面前使剑,无异于关公面前耍大刀,破绽百出。

女子一剑不成,一抖手腕,再次狠厉的递出一剑,朝着林潜的胸口刺去。这一剑,她还用上了剑招中的变换手法,虚实不定,表面上是刺向前胸,其实又可拖动剑尖,改刺下腹或者直劈肩膀。

然而,再凌厉的剑招变化,一旦被人料到了意图,便落入了下乘。林潜观其使剑,重心偏上,其手势类似于九天引剑诀中的一招镜中水月,他就已经猜测到女子是假意刺向他的胸口,其实是为了向上攻他的肩部。

心中有了防备,林潜故意卖了个破绽,果然那女子上当,转手就挥舞剑尖朝着林潜肩上刺去。

说时迟那时快,林潜猛然一掌推在了女子大臂,借着这股力道,更是一指弹开女子握剑的手掌,将那长剑凭空夺了过来。

林潜握剑,顿时画风改变,只见他左挑右刺,将那女子逼迫后退,紧接着一剑递出,正是降煞子第一日所教的递剑式,包含着进,退,转,变,四种变化,此刻在林潜的手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那女子见林潜这一剑递出,虽然招式简单,后招却是完全无法预料,飘忽不定的剑势加上虚实不定的剑尖,使得她完全落入了下风,不久就被林潜的剑圈所笼罩,眼看就要香消玉损。

只是,就在林潜胜券在握之际,他却突然停剑,然后随手一抛,将手里的长剑归还于女子,这让女子看在眼中,顿时满心疑惑。

“我想我们是有什么误会,姑娘为何对我如此仇恨,不妨说个明白!”林潜道。

“你这个奸贼恶徒,还要我怎样说!”那女子撂下这一句,抬起头狠狠问道:“我问你,让你送信之人,是不是个身穿紫衣公子扮相的男子,他叫你来,送信给客栈里一个汉子?”

林潜想了想,不知道其中有何问题,凝神道:“不错,正是如此。”

那女子惨然道:“那就错不了,我告诉你,那紫衣男子乃是我派生死仇敌,数日之前杀害了我的恩师,你作为他的同伙,你说我们何仇何怨?”

“怎么可能!”林潜忍不住惊呼,但听到女子耳中却以为他还在惺惺作态,不觉更加咬牙切齿。

那衣冠楚楚,慷慨大方的紫竹,竟然背负这样的血债,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还要什么话讲!”就在林潜分心思索之际,那女子一声喝断,看这架势,势要同林潜不死不休,弑师之仇,不共戴天。

“打住,打住!”林潜后退一步,先放下心中对紫竹的疑虑,对着女子开口道:“凑巧帮他送信是实,但我却并非是那紫衣男子的同伙,我们只是偶遇。”说罢,便将自己如何与紫竹偶遇,以及紫竹如何提出帮忙之事,与那女子诉说清楚。

这一片面之词,听得女子心里是将信将疑,但她还是道:“若你的话属实,那你们就是着了紫竹的道儿了。”

“什么意思?”

那女子冷哼一声:“还能有什么意思,你们就是被紫竹给利用了,他借你们来吸引我们的注意力,方便他自己逃脱。”

“可是,那粗鬓男子呢?又是谁?”

“你是说那个大汉吧。”女子突然扬剑,冰冷道:“三天之前,在南丹城赶来的路上,他已经被我杀掉了!”

林潜倒吸一口冷气,若真是如此,自己纵然是等上个三天三夜,也是等不到那粗鬓汉子的。

女子向林潜伸出手来,冷冷道:“既然你们不是紫竹的同伙,现在可以把信交出来了吧!”

“慢着!”林潜向后一退,朝着女子道:“你身份尚且不明,况且又是一面之词,我如何能信你?”

那女子冷笑一声,“我姓李,名铭月,乃是尘心派的弟子,正大光明!”

说罢,从怀中取出一块青铜刻印,上面标注着尘心派,李铭月六字,精雕细琢,不似伪造之物。

“李铭月,尘心派。”林潜在心中默念这六字。这是他闯荡吴越江湖接触到的第一个人。

“你又是来自哪里?”李铭月竖眉问向林潜。

“我……”林潜犹豫片刻道:“我来自瀛洲。”他故意不说剑门,是不想给剑门牵扯麻烦。

“瀛洲人士,来吴越做甚?”

李铭月心中起疑,但明面上颜色不变,道:“紫竹乃是丧尽天良的魔头,你若是与他无关系,速速把他的信交出来!和他撇清关系。”

“这封信为何如此重要?”林潜心中暗自作想,若真是关系重大,紫竹岂会随意交给一个陌生人?

见林潜还在犹豫,李铭月看了一眼外边,随即劝道:“你若是将信交出来,我们尘心派便算是欠了你一个人情!你若不交,那就与我们尘心派为敌,你可想清楚了!”

林潜并不为李铭月的话动摇,眼中却闪过紫竹温和的笑容,这样仗义疏财,颇有侠义的人,怎么可能是个魔头?

有个更深的念头藏在他的心中,正邪相生相对,如果紫竹真的是个魔道中人,自己是恪守正道,还是信守承诺?

就在林潜深思之时,天字号客栈外突然亮起一排火光,紧接着是一片齐刷刷的拔剑声和急促的脚步声,李铭月听到声音顿时喜上眉梢,转过头对林潜笑道:“现在,只怕你是想交得交,不想交也得交!你没得选择了!”

林潜朝客栈外望去,只见是黑压压的一片人,高举火把,将天字号团团围住,其中最前列的,正是尘心派的精英弟子,十几个出尘的美貌女子,穿着清一色的墨纹道袍,拔剑出鞘,聚在李铭月的身边,随时听从她的号令。

原来,李铭月自知不敌,便暗中用尘心派的秘术传音,叫门中弟子前来合力拿下林潜,期间她与林潜的谈话,目的就是为了拖延时间。

“奉大师姐之令,前来援助。一切安排,皆由铭月师姐作主。”迎面走来一位女子向李铭月汇报。

李铭月抬手示意,她轻轻走到那女子跟前问道:“大师姐还有什么吩咐?”

“大师姐外出有事,只道我们全全听命于铭月师姐,其他并无吩咐。”

李铭月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如今之下,替师报仇自然是第一等的重事,怎么正巧这个时候大师姐外出做别的事情?

她兀自摇头,也许大师姐另有紧急之事吧,毕竟师父意外殒命,尘心派的重担一下子全压在了大师姐这个尘心派首席弟子的身上。

李铭月不再臆想,她转过身子,目光如同冰刀一般带着寒意,指着林潜所在,毫不留情道:“众弟子听令,速速将此人拿下,押回尘心派受审!”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