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狭路相逢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598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尘心派弟子皆是以李铭月为主,李铭月被擒,顿时失了主意,只好照办。

李铭月眼睁睁看着林潜脱身回来,眉头皱成了倒八字,奈何她一动不敢动,因为降煞子剑还横在她脖子上。

虽然街上火光通明,李铭月的心实在是寒到了谷底。

待离尘心派弟子有段距离,降煞子拍拍李铭月的肩,示意她可以走了。

李铭月咬牙跺脚,径直转身。

但林潜在后面却拉住了她。

李铭月惊讶回头,听林潜不温不火道:“姑娘,我二人孤身在外,想问姑娘借些盘缠。”

降傻子闻言,顿时朝林潜竖起大拇指。

李铭月又气又恼,骂了句你以后最好别给我逮着,乖乖的把身上一沓银票掏出。

林潜心知她身上肯定不止这些,给了李铭月一个眼色,却不再纠缠,接过银票就和降煞子大步离开。

只剩下李铭月一个人留在这寂冷的街道里,漫漫长街。

第一次出师门就遭此挫折,在众弟子眼前被挟持,最后赔了银两,信却摸都没摸着。

李铭月蹲在地上,满心委屈,不觉两行泪水已挂在了眼角。

降煞子与林潜轻功跃过数座房顶,自觉已远远将李铭月等人甩开,才缓步下来。

降煞子盯着林潜手中的银票,嘿嘿直笑。

岂料林潜一把将钱捧在怀里,扫了眼降煞子道:“想都别想。”

降煞子顿时怒喝:“你忘了是谁救你出来了?”

林潜也跟着喝道:“是谁将银两全作酒钱给喝了?”

降煞子顿时垂头丧气。

林潜道:“你若是要喝酒,便问我要。但钱得放在我这里。”

降煞子抬起头,眼里又有了光亮。

恰此时,林潜突然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来。

薄薄的信封,究竟有什么魔力,值得尘心派这般重视?

林潜忍不住打开,毕竟今夜之事都是因为此信而起。

事已了,一切皆如瑾公言。紫竹拜上。

短短一行字而已。

林潜感慨,就算李铭月看到了,也得不出什么结论。

只是又有疑问从心中起。

事是什么事?难道就是杀害尘心派掌门?

瑾公又是谁?紫竹是魔道,瑾公岂非也是魔道?

两人走至古桥下,溪水寒潺,泉流幽咽,但不知哪传来袅袅琴声。

一曲惊孤鸿,一曲断回肠!

如泣如诉,哀不可闻。

何人奏曲古桥之下?

林潜尚且疑惑,但降煞子却戛然肃立。

逼人的杀气,已经随着琴声,荡着流水,扑面而来!

“何人?”

降煞子大啸,将凄厉的琴声硬生生打断。

风忽止,水忽静,一袭破羊皮裘,衔帽遮目,怀抱五尺古琴,缓缓从桥洞中走出。

“桐琴老魔!”

那人将琴落在地上,一只手扶起衔帽,露出一双阴沉宛如一潭死水的眼眸。

“还记得我,降煞。”

“你为何在此,莫非也是为了紫竹?”

琴魔笑笑,但他这一笑,却着实比哭还难看。

他督了眼林潜手中信封,冷道:“把信递给我。”

林潜默不作声。

琴魔突然一腿微曲,另一腿翘在上面,就这么盘坐在琴前。

降煞子顿时脸色大变。

只听隆隆两声,他指甲拨动琴弦,几道尖锐刺耳的音波席卷而来。

一瞬间就飘到了林潜跟前!

林潜只觉着脑中,耳中,胸口同时轰鸣,顿时哇的一口血吐出!

降煞子大怒,一掌就朝琴魔推出,夹杂十分功力。

琴魔一手抚琴,一手与降煞子对接一掌,嘴角流血。

但他如死水一般的脸却漾起笑意。

琴音绵绵,直撞降煞子胸膛。

琴声未伤人,伤人的却是暗器!

原来桐山琴魔另一手佯装抚琴,其实是从琴口捻出三根透骨钉,直弹降煞子胸口。

琴魔道:“你已中了我的毒钉。”

降煞子道:“那又如何,毒发之前我能杀你。”

这时,桥洞中又依次走出二人。

一人满面青色,三角眼,鼻子硕大,耳朵却小的可怜。

嘴角发出嘶嘶怪响,就像一条毒蛇!

另一人面如枯骨,阴森惨白,手中持一把骨杖,双眼如同秃鹫的眼睛,尖锐血红。

降煞子突然色变,却是拍手大笑:“好……好哇……有你桐山琴魔,怎会没有尖耳青蛇,驼山骨佬。我怎如此愚蠢!”

“你确实如以前一样愚蠢!”那驼山骨佬手持骨杖,嘿嘿笑道。

尖耳青蛇嘴角发出嘶嘶声:“琴魔的透骨钉上有我独门青蛇散,你支撑不了多久,束手投降吧。”

林潜见降煞子情况危急,心想紫竹书信上也无什么内容,不如就给了他们。

他扬扬手中信封道:“信给你们,让我们走!”

琴魔无动于衷。

青蛇骨佬皆冷笑,谁也不正眼看林潜手中那封信。

降煞子苦笑道:“你还未看出来么,信是幌子,他们的目的是我。”

“不错。”

那驼山骨佬道:“南丹城一有你的消息,我们三人便赶来了。”

琴魔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当年你这般辱我们,有没有料想到今日?”

“君子?”降煞子啐道:“什么时候邪魔歪道也配称君子了?”

琴魔道:“你且嘴硬,等会自有苦头吃。”

降煞子恼怒,刚要动手,但觉胸口透骨钉伤处一阵酸麻,整个人一个踉跄。

尖耳青蛇笑道:“看来是毒发了。”

林潜连忙扶住降煞子,将真气疯狂打入降煞子体内,奈何他内力低微,作用微乎其微。

降煞子小声在他耳边道:“我只怕要死在这里,但你不能死,你要去绝意宗!”

这传音秘术又耗了他几分真气,毒往降煞子胸口逼近。

降煞子咳嗽道:“我待会尽力拖住他们三人,你不必管我,只管逃!去找宗主替我报仇!”

降煞子眼神坚毅决绝,紧紧盯着林潜,只要林潜答应,他便立刻出手。

可林潜,又怎么舍得他这么做,眼睁睁看降煞子送死?

这时,身边突然传出一声嘶叫,尖锐且刺耳。

尖耳青蛇道:“不止是你,你身边那小子一样会死。”

青蛇瞪开他那双阴暗的三角眼:“我要拿你们来喂我的宝贝蛇!”

降煞子道:“他与你无冤无仇,为何杀一个少年?”

琴魔抚琴大笑,铮铮琴声跳动,让降煞子一片气血翻涌:“你以为我们不知道,这小子,只怕是你绝意宗的传人吧。”

“让绝意宗最后的种子凋亡,岂不是比杀了你还快活!”

降煞子强压怒火,他虽知这三人在激怒他,好叫他毒发更快,但这怒火是扼不住的。

两边都在等。

琴魔三人在等降煞子毒发,这样他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拿下他。

降煞子在等,看自己是否能将毒暂时压下。

但,优势似乎站在琴魔这边。

摧人心肠的琴声,四散在古桥河畔,幽深的流水,嘤嘤哭泣。

在琴声中,降煞子脸色一分差过一分,终于忍不住喷出一口血来。

琴魔大喜,顿时停下琴声,朝着降煞子呼啸而来。

他要报当年之仇,也要报刚刚降煞子一掌之怨。

砰!

一声掌响,人影如断线抛飞,狠狠砸在河畔边岸。

但,却不是降煞子的身体,而是桐山琴魔。

原来,降煞子有意吐血,实则积攒内力,诱敌上当。

桐山琴魔已倒在了十丈之外,头脚抽搐,大口吐血,眼看是活不了了,那古琴也成了绝唱。

尖耳青蛇与驼山骨佬互相对视,谁也不敢上前试探。

冲动是魔鬼,桐山琴魔的死已经证实了这点。

降煞子含血拍手,脸上却无痛色:“谁还来试试,老夫死也能拉上一个。”

尖耳青蛇与驼山骨佬都不上前,因为谁也不想被降煞子拉着一起死。

青蛇本对自己调配的青蛇散十分自信,但此时也不自信了。

他不清楚降煞子是在虚张声势,还是暂时已压制住了毒性。

他不敢赌。

但降煞子确实是虚张声势,此刻还没倒下已是他强忍的结果。

因为杀琴魔的一掌,不仅抽走了他全身的功力,也抽走了他的生机。

他不能倒下,一旦他倒下,林潜必死无疑。

林潜眼角湿润,他已看出降煞子的境地,但林潜还是要配合他去。

林潜上前搀扶降煞子,让降煞子依靠在他的肩上,但看上去却如他自己站着一样。

降煞子毒已入心脉,此刻眼中已失去了光彩,只是强撑着,没有闭目。

林潜忍着泪,却将他背过身去,替他合上眼眸。

降煞子已经发不出声音了。

但林潜却仍要说话,他厉声道:“二位还在等什么?难不成是怕了?”

林潜越是这样说,尖耳青蛇与驼山骨佬越不敢轻举妄动。

林潜道:“再不动手,我们可走了!”

说罢,他真扶着降煞子的背,一步一顿的朝外面走去。

林潜绝不回头,也不能回头。

他把后背完完全全的交给尖耳青蛇与驼山骨佬,但他们两人眼中却更是迟疑。

眼看着,林潜与降煞子已经到了他们视线的尽头。

驼山骨佬惊疑道:“咱们到底上不上?”

尖耳青蛇咬牙道:“上!总不能让琴魔白白牺牲!”

他大喝道:“我数三二一,我们一起上!那老头中了我的毒,还能将我们两个一起伤了不成?”

两人齐点头,霎那间凶意大盛,化作一青一白两道残影,朝林潜暴射去。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