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杀人刀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377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尖耳青蛇与驼山骨佬二人已飞身至林潜的背后。

骨佬那硕大的骨棒攥在手中,一出手就能敲在林潜的脑上,登时头破血流。

林潜仍没有动,更没有回头。

驼山骨佬硬深深抵住手中的劲道,他没有动手,他还是不信。

但青蛇已经吐露他鲜红的蛇芯,尖耳青蛇整个人如同巨莽,一瞬间跃起,手持毒刀就要刺下。

时至此刻,他更相信自己的青蛇散。

碧绿的刀芒在夜中一闪而过,如同毒蛇溅起的毒液。

这次,是降煞子倒下去了,如同纸片一般摔落在地。

危急时刻,林潜凭借灵敏反应,电光火石间按住降煞子的身子,一起扑倒在地。

这一刀,同样没有得手。

但尖儿青蛇已经满脸微笑。

他看到林潜,又看到倒在地上毫无声息的降煞子,已经是胜券在握。

但尖耳青蛇还是忍不住称赞道:“少年好心性,差点就瞒过我。”

林潜道:“要杀便杀,何须多言?”

尖耳青蛇笑着道:“不急,你这样的有趣人儿,要好好折磨才对!”

他突然转过头看向驼山骨佬,满脸阴沉:“说好一同出手,你怎么突然停手?”

要知道,这种背信弃义之事,即使魔教也相当忌讳。

驼山骨佬自觉亏欠,忍不住低下头来,任凭青蛇阴冷的目光在他脸上扫荡。

被毒蛇盯着的感觉,怎么都叫人不舒服。

驼山骨佬被看的浑身起鸡皮疙瘩,但他仍忍着。

青蛇见他一直低头,以为是表示歉意,便放下此事,但心底却对骨佬有了隔阂。

驼山骨佬对青蛇,又何尝不是?

但眼下摆在两人面前的首要问题,是如何处置林潜,以及降煞子。

“如何处置这两人?”青蛇反问。

驼山骨佬心下一寒,道:“既然是你出手拿下的,自然你来处置。”

尖耳青蛇十分满意。

但他道:“骨佬,你去探探降煞老儿的鼻息。”

驼山骨佬知道自己再无法推辞,只得将手伸到降煞子人中处。

驼山骨佬道:“未死透,但也差不多了。”

他抬头望向青蛇问道:“要不要我给他最后一击?”

青蛇笑道:“不劳烦,我的蛇儿喜好吃新鲜血肉。”

说罢,青蛇将二指捏住,含在口中,轻轻发出嘶叫。

不比琴魔的琴声,青蛇这吹出的嘶嘶声,毫无音乐可言,刺耳,尖锐。

但驼山骨佬已是浑身直冒冷汗。

因为他督见,从那河水中,泥土里,密林深处,到处都有毒蛇爬出,全都朝这里游来。

青蛇也看见了,他更加的兴奋,就好像几日不见自己的孩子。

青蛇吹的,乃是他独有的唤蛇曲。

只要将药粉抛洒,过个几天时日,这唤蛇曲便能给他招来众多的毒蛇。

因此,他无需将毒蛇带在身上,也能取蛇毒,制作毒药。

这是他的一大杀招。

远远的古桥河畔,已出现无数条缓缓蠕动的黑影,密林间也是如此。

一股扑鼻的,令人作呕的腥味蔓延开来。

林潜,驼山骨佬都掩鼻,谁也忍受不了这种味道。

但青蛇像个没事人一样,任凭一团团黑影游到他的脚下,在他脚尖上扭动。

窸窸窣窣声从河岸传来,紧接着,空气中又多了股血腥味。

再看时,只见原本倒在河岸边的桐山琴魔的尸体,此刻已经惨不忍睹。

他的胸膛,头脑,手脚,全身上下,都是毒蛇撕咬留下的血洞。

很快血流干,只剩下一摊肉泥与断骨。

青蛇自顾自笑道:“死都死了,还不如便宜我的蛇儿。”

青蛇转过身对林潜道:“怕了吧,用不了多久,你就要葬身蛇腹。”

若他能在林潜眼里看到恐惧,绝望,不失为今夜的一番美丽风景。

只是,他话刚说完,突然间脑袋爆开,脑浆脑血全炸了开来。

原来,驼山骨佬已一骨杖拍在了尖耳青蛇的脑壳上。

死不瞑目!

尖耳青蛇一死,被他使唤出来的蛇群顿时狂躁不安。

驼山骨佬脚尖一挑,将尖耳青蛇的身子挑飞十米高空,待他快要落下,骨杖一甩,将青蛇的躯体直接抽飞至蛇群中。

蛇群躁动,数十百条毒蛇,如同箭一样向青蛇的喉管窜去,沙沙之声过后,青蛇也化作了烂泥血水。

用毒之人终以身殉毒。

林潜将这一幕看在眼中,虽然惊异但也只是一瞬间。

当青蛇将琴魔的尸体喂蛇,他与驼山骨佬间绷着的一条弦就已经断了。

若等蛇群完全游到青蛇脚下,是否将驼山骨佬也葬身蛇口,不是仅在青蛇一念之间?

将自己的性命交在别人手中,对魔道中人来说,是绝无可能的。

更何况,青蛇琴魔已死,剩下的好处便全给骨佬,何乐不为?

驼山骨佬处理完青蛇的尸首,回过眼看林潜,竟然是出奇的平静,心下暗称好心性。

他的两颗眼珠子挂在惨白的脸上,突然盯住林潜:“我偷袭同门,被你看在眼里,我是饶你不得的。”

这一点,林潜心里清楚,他也早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只不过,驼山骨佬苍白的眼球上,突然浮现无力的神色,竟有些意志消沉。

他徐徐哀叹道:“我年过半百,十年前唯一的弟子也死了,至今再无传人。”

驼山骨佬盯着林潜道:“你若肯拜入我的门下,现在去把降煞子杀了,我非但饶你不死,还尽心尽力传你武功。”

林潜笑道:“这背后偷袭的功夫,你还是另找高徒,我可不学。”

驼山骨佬嘿嘿大笑,扬起手中的骨杖,立时便向林潜头上打去。

速度之快,完全封锁了林潜所有躲避的位置。

突然,在密林深处,激射出三枚钢针,砰砰砰打在驼山骨佬的骨杖上,将骨佬手臂一震。

在密林之中,缓缓走出一位带斗笠,裹着披风的黑衣男子。

在他的右侧,贴腰插着一把刀鞘。

兵器都是长一分,强一分,短一分,险一分。

但男子的刀,只有一尺半长。

待夜风吹拂他的发丝,男子微微抬起斗笠,露出风刻刀削的侧脸。

林潜却心中大喜,他已经认了出来,这是他昔年游历江湖的好友,沈杰。

驼山骨佬以为是谁,但仔细一看,却是个和林潜差不多大的青年。

骨佬拄杖上前,忍不住笑道:“年轻人,偏偏喜欢见义勇为,但往往也丢了性命……”

但他很快笑不出来了。

因为就在他说话之际,一道凌厉的刀光,在他眼前闪过。

他根本没看见沈杰出刀,只看见沈杰左手放在刀柄上。

“左手刀……”

驼山骨佬喉管里咔咔作响,一道血痕已缠上了他的脖子。

他瞪大双眼,笔直倒了下去,鲜血狂涌。

沈杰冷冷补了一句:“杀人刀。”

林潜惊喜道:“沈兄,没想到能在这见到你!”

沈杰转身,拉下斗笠,道:“你不是在瀛洲,怎么跑到吴越来了?”

林潜道:“说来话长……但,你怎么也在吴越?”

沈杰笑道:“我本就是杀人的刀客,哪里有单子,我便出现在哪里。”

林潜点头,但转过身将降煞子抱起,道:“你道行比我高,快帮我救救这位老前辈。”

沈杰只瞧了一眼,见降煞子面色潮红,脸颊两侧与嘴唇皆发青,便知道毒已经浸入了心脉,基本上无救了。

见沈杰原地不动,其实林潜也大概料到,但他还是不忍相信。

刚刚还笑嘻嘻的找他讨要酒钱的臭老头,怎么就一声不吭倒下了。

如果他不全力打出那一掌,毒不会这么快进入心脉。

沈杰从怀里掏出一粒丹药递给林潜,道:“这是小还丹,可以吊住他一口气。”

他沉默了片刻道:“但这老前辈已经是九死一生了。”

林潜一把接过小还丹,塞进降煞子的嘴里。

“九死……一生?那一线生机在哪里?”

沈杰道:“吴越有位妙手医圣,一般伤势从来不治,只治那些快死之人。不管是刀伤,剑伤,中毒……只要有一口气在,都能医活。”

林潜大喜:“这医圣在哪?”

沈杰摇头道:“从前一直在白鹿山,但三年前就凭空消失了,白鹿山那屋子也只剩下残骸。若非如此,三年可以少死很多人。”

林潜道:“你是如何知道他的?”

沈杰道:“有人让我去杀了他,但我没找到。”

此时一片寂静,原本清净的古桥河畔,已经多了三具尸体。

林潜默然,他终于知道沈杰说的九死一生指的什么。其实连一线生机都称不上。

这种有了希望又再次绝望的滋味,实在叫人难受。

就在这时,远远的突然传来一个林潜熟悉的声音。

“妙手医圣,我知道在哪里!”

只见古桥对岸,突然走来一位身穿紫衣的公子,他虽脸上带着笑意,但手上的竹扇已经断成了两节。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